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

第595章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第595章

小说: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独立军的风格曾经让所有将领感到羡慕,可惜的是,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学会。
原因其实很简单,在独立军里带兵的人和练兵的人都是原105小队的十几个人,独立军每一个小队的组成结构也是由105小队复制而来。
小队里必然会有一个强力前锋、两个侧卫,其中一个是莉娜那样强攻型,另外一个是翠丝丽那种技巧型;防御者也会有两个,一个是玫琳那种轻装防御者,另外一个是重装防御者,除外还有一个侦察骑士。
所有轻装防御者全都由玫琳训练,侦察骑士则由诺拉训练,其他位置的成员也都有各自的训练教官。
这种训练和指挥分开,却又是同一批人的模式,在其他军队里根本没有办法复制。
正因为如此,论实力,独立军比另外两路人马并没有任何优势,但此刻的混战中,独立军的伤亡明显少得多。
独立军的小队像是一只只刺猬似的,所有骑士全都举着十字长枪,枪尖朝着不同方向,不管敌人从哪边发起攻击都会被小队的某一个人挡下来。队伍的左右两翼,各有一个防御者守卫,两翼最容易遭到攻击,这是几年来无数次混战下来的经验。
每一个小队的末尾肯定还跟着一部高大魁梧的战甲,邵是“明王”“明王”总是背在身后的巨盾,是最好的防御;有这隙伙坐镇,任何一支敌人想从背后突袭独立军的人马,都要掂量一下能不能过它这一关。
不知不觉之中,原本应该是配角的独立军变成战场的核心。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海格特的人马和独立军并肩战斗三年之久,而德雷达瓦的军队同样也和独立军一起战斗过,所以从攻破裴内斯、三路大军南下的那天开始,一旦需要三军配合作战就肯定围绕独立军行动;将近一年的联合作战团让这变成一种习惯。
此刻城里完全变成一个修罗杀场,随处可以看到散碎的战甲零件。
只有散碎的零件或是炸成两截的残损战甲,地上没有躺着的稍微完整一些的战甲,因为谁都不知道那是不是在装死,等别人靠近之后突然“轰”的一声爆炸开来。所以两边的人看到倒下的敌方战甲都会远远一阵刀砍斧剁,把可能存在的威胁消灭在萌芽阶段。
也正因如此,战斗显得越发残酷。
在城市外围,有几块区域被严密封锁起来,那是临时医护所,受伤的骑士全被集中在这里。医务官早已忙得四脚朝天,借调来的念者们也同样忙得不可开交,但是仍爵有很多伤员来不及医治。
突然,一颗红色信号弹飞到天空中,所有人全都面带惶恐,看着飞到半空中的信号弹,看着骤然炸开的红色烟云。
那表示敌人的辉煌骑士终于出现在战场上。
前线指挥部此刻也得到消息。
“拜托了,各位。”
海格特显得异常平静,这原本就在预料之中。
没有人回答,大家都行动了起来。
辉煌骑士只有用辉煌骑士抵挡,此刻,这里集中着蒙斯托克所有的辉煌骑士。利奇、妮丝、翠丝丽、莉娜、玫琳、诺拉、埃尔文、坎贝尔、卡隆、哈桑、阿布哈姆、穆萨,整整十二个辉煌骑士,这种实力即便在蒙斯托克全盛时期也不曾有过。
在指渖部的外面,众人的战甲早已笮备好了。其他人用的是仙女龙4型,埃尔文、坎贝尔和卡隆则是用自己的专属战甲。虽然这些战甲的性能和仙女龙4型比起来显得有些过时,不过对他们来说,还足白己的东西用起来顺手。更何况,他们来之前也对战甲进行改装,加装能量护盾和能量锋刃。
不过最显眼的还是利奇和罗拉莉丝所用的两部灵甲,它们实在太神秘了,所以常谜底揭开时,连那些即将开赴战场的辉焯骑士们也忍不住多看两眼。
利奇没有管其他人,他飞身钻进他的灵甲里。那部灵甲原本是坐姿,他一进去,战甲立刻站了起来,背后巨大图案盘徐徐转动。原判的一侧顺时针转动,另外一侧逆时针转动。
这面圆盘虽然是空的,却也有两、三百公斤重,但是他高速转动起来之后,重量被离心力抵消了,顿时变得轻若无物。
转动的不只是那面圆盘,圆盘外面的刀轮同样急速转动着。它的速度更快,最外圈的刀刃切割着空气,激起一阵阵的震荡波。突然震荡波撕裂空气,在刀刃前方形成一圈真空。
这根本是光轮斩的一种变形。
随着一阵嗡嗡轻声,灵甲表面浮现一片白光,那是反重力装置启动了。
白光像是被一个无形的罩子牢牢裹起,只看到一个扁扁的圆盘漂浮在离地三尺的高度,圆盘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的模样。
这番景象如梦似幻,恍如天神降临人间。
几乎是一前一后,罗拉丽丝也进入她的灵甲,同样启动反重力装置。场面有所不同,整个营地瞬间笼罩一层淡淡的光雾,原本挺在车上的那部灵甲却从大家的眼前消失了。
如此的神奇,让众人感觉惊诧的同时又有一丝骇然。
这已经不像是灵甲,给人的感觉更像是神甲。
神甲全都有残损的地方,而且大部分神甲并不比灵甲强悍,但是神甲都有各自的特殊功能。此刻这两部灵甲,其中一部拥有隐形功能,大家还不清楚利奇这部灵甲有什么本事,但从他可以的造型,就让人有一种感觉,它的用法肯定很特殊。
翠丝丽最先从惊诧中恢复过来,她大喊一声:“快,别愣着,前线现在每秒钟都在死人。”
被这一提醒,其他人终于从惊诧中醒来,纷纷跳上自己的战甲。
战甲一部接着一部被发动。进入辉煌境界,速度会一下子提升许多,而且每一个动作都不会再有多余的消耗,所以辉煌骑士才能做到一步十尺,似慢实快。
不过他们再快也比不上利奇。
只看到白光一晃,转眼间化成一道匹练,尽头已没入滚滚烟尘之中。
没有寻常灵甲飞行时的轰鸣声,甚至连以往刺耳的尖啸都听不到,众人听到的只有“咻”的一声轻响。
无论是轰鸣还是尖啸都是高速飞行时,空气被急速压缩引起的。但是这一次空气没有被压缩,那一圈真空刀刃最适合干的事就是割裂前方的空气。
没有最大的一股阻力,速度自然快到极点。没有人知道极限速度是多少,因为利奇从不敢把速度提升到极致;他驾驭不了那种速度,就算有“时间凝滞”也不行。
和利奇相比,罗拉莉丝的声势要稍微大一些,只听到一阵呜呜声响,那声音算不上很响,但是有些劲急也有些刺耳。淡淡光雾瞬间蔓延开来,转眼间也消失在浓雾之中。
这两部灵甲让人大开眼界。一部能够隐匿藏形,但行动起来仍旧难掩声势;另外一部不能隐形,但飞起来却悄然无声。这两部灵甲如果合二为一就太可怕了。
看着两部灵甲进入浓烟之中,海格特转头命令身边的传令官:“升旗。”
在战场上升旗意味着决战开始,同时也意味着绝不后退。
以往升旗是用十几公尺长的空心钢管做为旗杆,但现在空中早就升起一个小气球;随着一声令下,气球上的人将早已准备好的旗帜轻轻抖开。三面旗帜从上到下一字排开,在狂风中舒展着飞扬。
最上面的那面旗帜自然是蒙斯托克第二共和国的国旗,往下一面是红底上绣着一个金色符号,这个符号有点像“Y”只是一左一右多了两个眼睛。这个符号代表的是龙,也是利奇的徽记。
每个骑士都有自己的徽记,代表着传承。利奇的这个徽记是105小队的成员帮他设计的,因为他最早设计的战甲就是“龙”;他最成功的作品“仙女龙4型”同样也和龙有关。
再加上传说中龙性最淫,利奇也是一样。
在这面旗帜的底下是一面金色大旗,旗面正中央是一个面具的标记。
这是影王家族的徽记。
旗帜刚刚升起,城里同样也升起一个小型气球,底下同样是三面旗帜:最上面的是瓦雷丁帝国国旗,底下两面是瓦雷丁皇室的标志和科尔萨克所属家族的徽记。
瓦雷丁人同样升起旗帜,表示他们也不想再拖延下去了。
卡斯莫利纳的中央大道上,两队人相隔百尺互相对峙着。
四处蔓延的烟雾像是被什么东西阻挡住似的,蔓延不进这片区域。
在别的地方战斗仍旧继续着,只有这里显得静悄悄的。
两边战甲的座舱全都开着,露出里面的驾驶者。
利奇随意一脚蹬踏在舱门上,他看着对面的科尔萨克。当初潜入卡斯莫利纳时,他曾经远远看过这位瓦雷丁最高统帅一眼;再往前就是天之祭的时候,他应该看过科尔萨克,只不过那一次的人实在太多,就算看到也记不住。
此刻的科尔萨克目光同样也投在利奇身上,不只是他,他身边的几个人也都一样。
好半天之后,科尔萨克扬声说道:“这场仗是我们败了,继续打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不过我不会投降。身为一个骑士,我只会选择战死沙场,不过我希望能够按照骑士的规则进行一对一的决战。”
所有的人都看着利奇。
说实话利奇不想答应,仗已经打到这个程度,自己这边的辉煌骑士无论数量还是水准都在对方之上,一拥而上才是最合理的选择。
“你们说呢?”
利奇转头问身边的人。
“答应他吧。”
第一个开口的是莉娜:“你或许不在乎,但是骑士有骑士的荣誉,你不会明白的。”
“我也想好好打一场。”
坎贝尔和莉娜有着同样想法。
卡隆没有说话,但他的眼神全是跃跃欲试的光芒。
相对而言埃尔文比较实际,他不怎么在乎骑士的荣誉,那东西是挂在口边用来说的;当初博斯罗瓦突袭瓦雷丁前线指挥部时,对方可没有一对一的交手。
不过这些话他只能在心底说,绝对不能表露出来。
利奇看到埃尔文没反应,以为他也同意,再转头看了看其他人。包括哈桑在内,从德雷达瓦过来的三个辉煌骑士显然也不怎么在乎。他们是来打仗的,早已做好战死沙场的准备;再说他们对利奇很了解,知道他们如果出意外,利奇绝对不会忘记他们,肯定会对他们的家人特别照顾。
最后剩下翠丝丽、妮丝和诺拉。
诺拉不会有任何表态,对方也不会找一个侦察骑士决战。
“打就打吧,我还想试试自己的身手呢。”
妮丝显然被这段时间对决中的一连串胜利搞得有些兴奋过头。
这个家伙表态,翠丝丽的想法也用不着多说,她们的意见一直都是相同的。
“好吧,现在就看谁上场了。”
利奇不打算扫兴。
“都是老对手了,就让我这个老家伙上吧。我要和某个人了结以往的恩怨;那不只是我的恩怨,还有布鲁姆的那一份。”
坎贝尔说着退进座舱里。
对面也有一个人进入座舱。
“从开战以来我一直都没机会表现,这一次你们别抢我的风头。”
卡隆大声说道,他有这种想法已经很久。
过往的五巨头现在只剩下他、坎贝尔和埃尔文,不过其他人都有过风光的日子,只有他从一开始就不顺;现在的位置是靠女儿得来的,这让他感到非常憋屈。他一直想要做些什么,可惜始终没有机会。他不可能和海格特争指挥官的位置,也不可能抢女儿的风头,现在可以算是他最后表演的机会。
看到坎贝尔和卡隆先后表态,埃尔文也有些坐不住。他没有心思和那些年轻人较劲,但被坎贝尔和卡隆比下去就有些不甘心。
“坎贝尔说的不错,就借这个机会了结一下我们以往的恩怨吧。”
他一指对面:“富波斯,我们是老相识,我想看看你这几年有没有什么进展。”
对面被指着的那个人也是一个老头,脸上居然还带着笑,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