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

第594章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第594章

小说: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海格特的人马一直和独立军并肩作战,他们看得多了,自然也明白拥有远距离攻击能力的好处。最先是摩撒赖学着这么做了,他没有“无空剑”这种秘法,所以只能用火炮代替。他弄出来的火炮反过来让利奇得到启迪,制造出肩扛式的无后座力火炮。克劳德没有摩撒赖的脑子,同时他又感觉火炮耍起来不方便,所以弄出这种飞斧。
在能量锋刃被发明之前,飞斧的威力有限,毕竟斧头一离开手就没有斗气的支撑,只能靠速度和冲击力杀伤对手;但用上了能量锋刃技术之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就像此刻,一柄柄飞斧刃口挂着蓝莹莹的光芒,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亮丽的轨迹,朝着瓦雷丁人的战甲飞去。
想要挡住一柄飞斧并不困难,可惜克劳德的人早已练出默契,他们不会各自为政,而是几个人朝着一个目标下手。他们选择的目标也是一些普通骑士,拿飞斧砸王牌以上的骑士根本是白费力气。
当四、五柄飞斧同时到了眼前,普通骑士里能够抵挡或闪避的,只有当初的玫琳、莉娜和黛娜那样的人物,那种人毕竟是少数。
一部部战甲在盘旋飞舞的斧头之下倒在地上,偶尔有一、两部战甲能支撑得住,不过克劳德的军队里有专门的人对付这种厉害角色。
和克劳德的推进速度比起来,摩撒赖的进展慢一些。他的打法又是另外一种风格。他的手底下有不少突击队,那是一帮最精锐的人马,这些人猛冲上去,像一根楔子卡在瓦雷丁守卫部队的空隙处,让瓦雷丁人没办法任意调动,而摩撒赖的本部人马则慢慢将分割开的敌人一口口吃下去。
在城里,科尔萨克听到那几声爆炸时就知道大事不妙,在他原本的预计之中,外围防线应该可以支撑一个星期,他只需要一点一点往上填兵,和对方打消耗战,虽然最终免不了败亡的局面,但会让蒙斯农克人损失惨重;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来这一手。
现在别说是一个星期,顶多只能支撑几个小时。
知道外围防线彻底失去作用,科尔萨克自然不会往上填兵,他甚至直接下达撤退的命令。现在每一分力量都很重要。
撤兵的命令迅速传了下去,只见数不清的战甲从外围防线的隐蔽处逃出来,朝着城里狂奔。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断后不断后,卡斯莫利纳就在几公里之外,只要逃进去就暂时安全了。
海格特的人看到敌军溃逃并没有追上去,他们很清楚追上去没用,对方肯定有接应的人马,贸然冲上去只会被对方反过来歼灭。此刻他们需要做的是稳扎稳打,依靠己方的战力优势,将对手一口一口吃掉。
总攻一开始,海格特就去了第一线,他带着大队人马开进瓦雷丁人的外围防线,不过他没有派人占领,因为他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有陷阱?万一有伏兵的话,他会非常麻烦。
此刻他只派少量人马,里里外外清理那条防线,除了检查有没有敌人残余力量、有没有各种暗门通道之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清点敌方留下的物资。
可惜的是,结果让人异常失望。除了在炮台上找到一些老旧火炮,还有一大堆没用的炮弹之外,其他什么收获都没有。反倒是搜查运兵战壕时,接二连三找到了爆炸装置,这些爆炸装置都被定时。
利奇、嘉利他们这些人跟着推进到己方防线一侧,两边隔着五、六百公尺,但是中间却工事林立。不过在刚才几阵惊天动地的爆炸中,这些工事已经化为了齑粉。
利奇看着那个爆炸留下的坑洞。他不喜欢这种进攻方式,这和太古时代的做法没什么两样;这条老路继续走下去,最后就是大规模的毁灭性武器。
他突然感觉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要趁着这场世界规模的战争还没有完全结束、趁着最后这段日子,让当今世界的人明白,战争的规则已经彻底改变。再坚固的防御工事都不会有任何用处,进攻的一方也用不着使用这种消耗大量能量结晶的爆炸装置。
心有所想,利奇的注意力没有集中于眼前的战事之上,反正他知道这一仗他们有胜无败。此刻城里的瓦雷丁骑士号称有十万,实际上是把伤兵都算上了,真正能战斗的只有七万左右;所使用的战甲也都是仿制的龙式战甲,联盟援助的全能量战甲大多在前期战斗中损毁。这一次真正需要担心的只有对方的几个辉煌骑士,除此之外就是科尔萨克这个天阶骑士。
“我如果想指挥中线的进攻,卡洛斯陛下会不会允许?”
利奇转头问罗拉莉丝。
罗拉莉丝有些奇怪地看着他,她实在想像不出利奇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你想成名?”
罗拉莉丝问道。她只能这样猜想,中线进攻将会是这场世界规模战争的最高潮,领军的统帅必然会名留史册。
问题是,她不觉得利奇还需要这些名望,将来历史书上写到这场战争时,他的名字出现机率十有八九会在安妮莉亚、卡洛斯、尼古拉斯、卡洛斯这些主要国家的最高首脑之上。
“我只是觉得战争不应该再这样打了。”
利奇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想证明自己。”
罗拉莉丝有些明白了,当一个人站在某个高度之上,确实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一般来说,这样做的人全是站在巅峰之上的人物,而他们所踏足的也是前人未曾达到的高度。她知道利奇总有一天会到达这一步,但现在似乎早了一些。
不过转念问罗拉莉丝又明白了。利奇看上的是这场世界规模的战争,他想要证实的那些东西,实在没有比这场战争更好的展示舞台。
“我不太清楚,卡佩奇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你有着马克斯传承者的身分;你或许没有把自己当成卡佩奇人,但他们却把你看成是守护者。”
罗拉莉丝说道。
利奇是第一次听到这些话,他知道罗拉莉丝不会骗他。
以前他真的没有把大叔的那座图穷馆看在眼里,但此刻他终于明白,原来那座图书馆不简单。
“卡佩奇人难道不担心,我继承那个位置后会太过偏袒蒙斯托克?”
利奇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就算卡佩奇是一个移民城市,从上到下都非常开明,也不至于开明到这种程度吧?
“守护者又不是管理者,除了像现在这种时候,守护者只不过是一个虚衔,受尊重但是没有实权;而像现在这样让卡佩奇再次面临生死存亡威胁的情况,至少在今后的半个世纪不会再发生。”
罗拉莉丝帮利奇解释其中关窍:“而马克斯所属的这一脉和卡佩奇人正好互取有无,这一脉的传人大多一心追求实力,可以说全都是武痴,他们对于权力不是很感兴趣;但骑上修练需要大量投入,这一脉的传人又一个个生性孤傲,不会愿意为了什么东西而向任何人低头,所以卡佩奇人专门设了这个位置。”
利奇总算明白了一些事,不过他还有一些疑问。他不相信卡佩奇人会如此慷慨,难道他们不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个道理?
再说,当初也曾经发生军事情报局故意引敌军进攻布勃卡的事,所以卡佩奇人不像罗拉莉丝说的那样简单,里面肯定也有人对大叔的做法有意见。
与此同时,他突然间想到,当忉自己第一次和大叔见面就得到“剑圣传承”那时的他并没有显露出惊人的才能,也没人知道他是纯血骑士计划的实验体,看起来比他天资超绝的少年肯定不会太少,大叔为什么这样做?是不是在卡佩奇,一直有人盯着剑圣传承?
利奇很想知道答案,但是他很清楚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同样他也知道,这些事不合适问罗拉莉丝。
别看现在安妮莉亚、四大王族和大叔的关系异常密切,实际上两者属于两大阵营。最初几场世界规模的战争,两者一直站在对立的立场上,直到六百年前的第二次列国战争,两者才站在同一阵营里,之后的关系才渐渐好转起来。
不过就算那样,两者也不足完全和睦。围绕着“剑圣”头衔的归属权,两边的竞争一向很激烈,在过去漫长历史中,有将近一半的时间,“剑圣”的头衔是掌握在这两家手里。
除此之外,他也从罗拉莉丝刚才的话里隐约听出一些意思。
显然,他的目的要达到的话,必须说服奥摩尔人。
对于这一点,利奇并不太担心,因为他知道卡洛斯非常好说话,而旦奥摩尔是一个帝制国家,和帕金顿比起来,奥摩尔因为不存在四大王族,所以皇帝的权力更大一些。只要说服卡洛斯,这件事等于成功了一半。
对于另外一半,他同样也有几分把握。
最近这段日子他为奥摩尔设计了好几套方案,用来重建那些被完全毁坏的城市,无意中发现奥摩尔人不像想像中的保守。他们对漂亮宽敞的房子也很感兴趣,世人之所以误会他们保守,是因为奥摩尔人对传统非常看重。
不脱离传统又充满了创新精神,这就是奥摩尔人想要的。他有绝对的自信能让奥摩尔人、让卡洛斯老头接受他的那套东西。
战斗仍旧继续,而且越来越趋于白热化。
海格特的人马已经攻入城区,另外两路人马也跟了进去。
此刻的卡斯莫利纳完全被烟雾所笼罩。瓦雷丁人对这座城市要熟悉得多,他们知道每一条街道的走向,也知道自己的部队集中在哪里,弥漫的烟雾同时也掩盖他们的行动。
这片烟雾对蒙斯托克和德雷达瓦联军来说同样也非常有利,他们本来就对这座城市不是很熟,现在烟雾笼罩之下,从原来的睁眼瞎子变成真正的瞎子,情况并没有坏到哪里去。
这三支军队又打惯了盲战。三年前利奇在卡佩奇时就喜欢把战场弄得乌烟瘴气,让两边的人全都看不见东西,他的这套乌贼战法曾经让弗兰萨帝国的精锐部队叫苦连天。德雷达瓦参战的骑士全都参与过西线突袭战,同样也是一场乌贼大作战,进入西线各国后方时可以什么都不带,唯独烟雾弹是必须准备的。
此刻满城弥漫的烟雾对于这帮人来说,是最适合他们发挥实力的战场。随着几路人马全都开进卡斯莫利纳,留在外面的只剩下辅助部队和预备队,战斗彻底进入混战阶段。
到了这个时候,任何指挥已经失去意义,不管是海格特、还是黛娜和阿罗多,他们能够做的只有不停联络各个小队,随时确认这些小队是否还存在。
一旦进入混战,胜负看的只有双方的实力和队伍之间的配合;什么战斗技巧、什么指渖钧术,到了这个时候全都失去意义。
在前线指挥部里,海格特沉默不语,其他人也是一样,大家都在等待。四周是负责通讯联络的念者,这些人显得异常嘈杂,不停地喊话。时不时还会有几个军官把情况收集起来向海格特报告。
在城里,滚滚浓烟之中,一场混战正在进行。
海格特的人马冲在最前面,独立军则和海格特的人混在一起,两边配合已经不是一天,互相早有默契。
海格特的人充当护盾和尖刀的角色,而独立军的人马则负责掩护和牵制敌人。
两边的作战风格也完全不同,海格特的军队有的勇猛敢拚,有的喜欢稳扎稳打,这要看是谁的队伍;不同军官指挥的队伍都有各自的特征。独立军则完全不同,从大队到中队再到小队,全都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不只是战阵的运用一模一样,就连进退之间也都相似;在烟雾中她们看起来异常分散,实际上却像是一张巨网,慢慢将卡斯莫利纳包裹起来。
独立军的风格曾经让所有将领感到羡慕,可惜的是,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学会。
原因其实很简单,在独立军里带兵的人和练兵的人都是原105小队的十几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7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