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

第596章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第596章

小说: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对面被指着的那个人也是一个老头,脸上居然还带着笑,朝着埃尔文点头,然后转身钻进战甲座舱里。
“留一个给我。”
妮丝叫了起来。
对面还剩一个辉煌骑士,翠丝丽和莉娜互相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想出手。
“这是蒙斯托克和瓦雷丁之间的恩怨,你别插手。”
莉娜冷冷地说道。
这个理由让翠丝丽没有办法反驳。
“我的对手是谁?罗拉莉丝小姐吗?”
科尔萨克转头看着那片光雾。所有人只有罗拉莉丝没有现身。
“你的对手是我。”
利奇退进座舱里。
科尔萨克没有多说什么,他能够感觉利奇给他带来的压力。更何况那部样子奇特的灵甲,也给他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对于一个骑士来说,个人实力在综合实力里只占三成比例,另外七成要看战甲。以前灵甲全都一样,所以分不出高低;现在不同了,利奇的那部灵甲明显与众不同。
几乎在一瞬间,利奇的灵甲就化成一道白色光带,他的移动方式非常奇怪,居然是左右横移。好在他最初创出“御风”就是侧身切入风的缝隙之中,因为那样的横截面最小,最容易挤入风隙之中。
正因为两边都是侧身滑移,当初把设计定下来之后,利奇又拿起早期版本的“御风”修改。
最早版本的“御风”是五年前创的,现在的利奇无论是实力还是见识都远在那时的自己之上,所以重新弄出来的功法远不是“御风”可比。
此刻他放开速度,绕着科尔萨克飞速旋转,上下左右全都是他的身影。
利奇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弱势,他的优势是拥有一部强悍得多的灵甲,而且对方不知道他这部灵甲到底有什么名堂,而他对科尔萨克的底细却了如指掌。
他早就在为这一战做准备。在帕金顿时,他让安妮莉亚帮忙找来科尔萨克历次和人对决的记录,从中分析此人的战法。安妮莉亚还帮他找来和科尔萨克风格相近的人做为陪练。他还有苏珊这个超级分析大师,帮他把科尔萨克的每一招每一式分拆叫来,从中寻找个为人知的破绽。
不过他的弱势也很明显。
科尔萨克毕竟是正牌的天阶骑士,境界上的差距无法回避。而且此人的经验丰富,就算有破绽被抓到了,他也可以靠随机应变化解。
几个月的研究不是白费的,利奇早已有一整套对付科尔萨克的办法。
他和科尔萨克比起来,最大的优势就是速度,正因如此他才采用游斗,以快打慢。
突然漫天飞舞的利奇改变飞行轨迹,十几个身影同时从四面八方朝着科尔萨克杀去,速度快到了几点。
离科尔萨克还有三四十公尺,利奇出招了。
只见十几个他同时伸展起右臂,紧接着闪电般一挥,手臂拉出一连串残影,将一连串刀轮朝着科尔萨克打过去。
这一次的“光轮斩”和以往又不相同,不再是一片暗淡青光,而是光灿灿的夺人眼目。更令人恐惧的是,那一长串刀轮打出之后瞬间改变方向,将科尔萨克的所有退路全都封锁起来。
一串刀轮就是数十个,十几个身影同时发招,而且是从四面八方袭来,漫天飞舞的光轮构成一个杀阵。
科尔萨克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慌乱了,但是这一次他有了这种感觉。他原本以为那只是障眼法,对方用的是幻术的一种。当上千道光轮切入他的“界”中的一瞬间,他骇然发现所有的攻击都像是真的,至少他分不出真假。而且这些光轮不同于传闻中的“光轮斩”并不是由一圈真空和震荡波组成,而是真正的刀片。
不过,科尔萨克毕竟是天阶骑士,实力摆在那里,他舞动手中长刀,瞬间交织成了一片刀网。
同样是刀网,不同境界的人使出来,效果完全不同。
只间脚下的大地寸寸碎裂,一道道深不见底的刀痕布满半径三十公尺的地面,被笼罩在里面的东西无论是大树还是房屋,全都被切成碎片。
利奇发出的刀轮同样也被劈成碎片,被斩碎的刀轮四处飞溅,转眼间化成满地乱滚的银色液珠。
所有刀轮都是由类似水银的液态金属组成。
液体和空气一样能传递波动,而且传递能力更强;声音在水里的传播速度比在空气里更快,而且能传得更远就是最好的证明。
一击没有奏效,利奇迅速闪开。他原本没有想过一击必杀,科尔萨克可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利奇对枓尔萨克刚才所使的那一招非常了解。那招叫“千裂斩”不过名称虽然是斩,实际上却是砍。他的那把长刀,发力之处只有顶端三寸长的一段刀刃,其他部分是不用的。
“千裂斩”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战技,既没什么威力,也谈不上奥妙,但是科尔萨克却硬生生将这种非常普通、只用于冲锋陷阵的“炮灰”战技,练到无人可及的地步。
越是普通的战技越是追求简单和实用,所以一旦强行练到至高境界,就会发现它有着无限的可扩展性,这也是古语所说的“大道至简”当初提到此人时,就连大叔和老伯都承认他是个人物。
不过“千裂斩”就算让枓尔萨克练到至高境界,始终还是有一个致命缺陷。
这招用的是砍。砍是刀的基本用法之一,不过和割比起来,砍对刀本身很有要求,对用刀的人也有要求,而且因为受力极大,时间长了,刀会承受不住。
利奇很清楚,自己唯一胜算就是科尔萨克的刀断折。
所以他采用的完全是快攻加上硬碰硬的打法。
他的这部灵甲两边手臂不是真的,而是像扇子一般可以完全展开的刀刃,合起来就是手臂模样,所以挥刀时可以看到那么多“残影”这就是利奇当初提到的“以意控刀”不过他并非只有这一招,他这部灵甲外面的巨型刀轮不只是破空飞行的道具,同样也是一件强有力的武器。
这片刀轮大而厚重,打造刃门时采用的是高强度合金,刀轮本身则是用高韧性金属锻造而成,比起科尔萨克那把长刀要坚固得多。
最关键的是,“光轮斩”是将“割”演化到极致的一种战技;虽然不敢说比“千裂斩”所代衣的“砍”更高明,至少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但两者对刀的损伤差别很大。
房子化成骝粉,街道变成沟壑。
骑士一旦到了天阶、驾驭灵甲之后厂绝对有一个人灭亡一个国家的能力;摧毁一座城市对于他们来说更是轻而易举的事。
而天阶与天阶之间的战斗更是恐怖到极点。当初利奇在大叔的护卫下,在卡佩奇前线见识过那一幕,此刻他自己成为其中的一个主角。
远处卡斯莫利纳中央的一座高楼之上,霍华德二世坐在宝座上,他看着这场对决。
他已经知道和科尔萨克交手的那个人是谁。
对此他一点都没有感觉惊讶,他有的只是嫉妒。
这就是千年来无数人的终极梦想:结合历史上曾经出现的强者血脉所制造出来的终极骑士。
他很不甘心。
如果那个人不是人工制造出来的纯血骑士,而是像初代圣皇或血色帝皇那样的天才人物,他愿赌服输,毕竟那种天才,一千年也就这两个;输在他们手里只能说运气不好,老天爷并不站在瓦雷丁这边。
但现在他却感觉憋屈。那是蒙斯托克花费力气、投入无数资金和人力研究出来的成果,他的失败只能说是败在他以往看不起的这个国家手里。
就像一个棋手,从开局到接近结束时始终都占据上风,甚至把对方的棋子快要吃完了,偏偏临末了来个大翻盘,对方凭剩下的两个小卒逆转局势。若是对方走狗屎运,他还咽得下这口气,但仔细一看,原来对方从一开始就做好布置,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这时他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人。
霍华德二世转过头来,他看到皇后站在门口。
“你怎么过来了?”
霍华德二世突然感觉自己挺对不起妻子,他风光时,皇后被他冷落一旁,得到他宠幸的只有几个年轻美貌的妃子。现在他沦落了,其他妃子可以一走了之,皇后却不行。
“我只是想看看从小到大生活的故乡的最后一眼。”
皇后轻叹一声,她缓缓走到丈夫身边。
“我很没用,是吧?我本来想给孩子留下一个大大的帝国,给瓦雷丁打下更好的基础,让我们有朝一日也可以成为帕金顿、奥摩尔这样的千年帝国。可惜,我失败了。”
皇帝没有显得颓然,因为他已经看开了。
“我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皇后心里一直都有些话,憋到现在终于有机会说了:“我早就预感到联盟可能会失败。看看乔治五世,再看看安妮莉亚和卡洛斯,两边的气度完全不能相比。再看看波罗诺夫和艾斯波尔、莎尔夫人。我们这边全都是一些疯子、偏执狂。”
霍华德二世微微一愣,然后他只有苦笑。皇后的话虽然尖刻却一针见血。联盟的疯子确实多了些。当一切还顺利的时候,疯子的缺陷还看不出来;但情况一旦逆转,这个致命弱点立刻显露出来。
联盟的失败不是开始于同盟突袭西线各国的后方,事实上,当弗兰萨人的大军控制西斯罗联邦首府拉森霍格尔的时候,联盟就已经失败了。
瓦雷丁落到现在这一步,也是因为被弗兰萨帝国无情抛弃。
皇后说得一点不错,这就是气度的问题。
这时窗外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撞击声。
霍华德二世扭头看去。
他原本以为是科尔萨克和利奇之间发生激烈碰撞,但他看到两道白光仍在激烈交锋之中,刚才的撞击并不是他们造成的。在东北角却有一处地方浓烟滚滚,一个巨大火球正冉冉升起。
那里肯定有一个辉煌骑士陨落。
“有一个陨落了,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看来,这场战斗很快就要结束,我也差不多应该动身上路了。”
霍华德二世转身进了房间。
此刻这间房间里堆满各种各样的东西,简直像是一个大仓库。墙脚旁边放的全是名画,各种风格的都有,这是皇室几个世纪的收藏。数千本书籍随意散落在地,那也是异常珍贵的古本珍籍;还有许多种类繁杂的艺术品,全都乱七八糟堆叠在一起。不过最中间堆着的却是衣服,全是霍华德二世曾经穿过的衣服。
他缓缓地走到那堆衣服中间,挑了一件最为华贵的披在身上,然后缓缓在自己宝座上坐下。
皇后走了过来。
“你没必要陪着我。”
霍华德二世叹道。
“谁叫我是你的妻子呢?”
皇后在一堆衣服上坐了下来。


第四章 决战开始
滚滚浓烟从皇宫里冒出来,过了片刻,大火猛地窜上半空中。那不是普通着火,肯定是放了不知多少助燃的东西,才会让火势变得这么大。
远处,太阳即将落下,落日前的余晖给到处冒着浓烟的卡斯莫利纳增添了一丝凄凉味道。
科尔萨克同样也看到皇宫中冒起的火光,他知道皇帝陛下已经先他而去。
突然间他感觉很累,从身体到心理都已疲惫不堪;他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他放慢动作,手中的长刀渐渐收拢。
利奇同样也感觉非常疲惫,不止是疲惫,他还感觉到身上每一块肌肉都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他的胸口也发闷,心脏的跳动变得越来越没有规则。
这就是改进过的爆裂斗气的危害。虽然他已经尽可能减弱这种功法对人体的伤害,但从目前的状况看来,伤害仍旧不小。
这种被他命名为“瞬逝”的功法,也是他敢于向科尔萨克挑战的原因之一。
之所以取“瞬逝”这样古怪名字,取得就是“转瞬即逝”的意思;除此之外也有“稍不小心,就会瞬间逝去”的含意。
虽然比它的前身爆裂斗气好得多,却是一种很容易让人丧命的可怕功法。
正因如此,看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7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