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都市电子书 >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 >

第24章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第24章

小说: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对着帮他要了一杯热水的人浅笑了下,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而对另一个人,像是犹豫了,摇摇头,说没找什么人。
  在酒吧待了好一会儿了,担心那三人已经谈完事情会找他,他放下杯子,跟酒保点点头,匆匆往楼上赶。
  他回来时,肖礼正好要走,看他跑的额头鼻尖都有些汗,笑着问了句,“今天这是去哪儿玩了,玩的一身汗。”
  “没…没去哪儿。” 肖齐呼哧呼哧直喘气,略微敛下了眼睛。
  “天变冷了,这一身汗回家可得抓紧洗澡,别回头感冒了。”贺谨言在旁边也笑着关心。
  兴许是他这句话起了作用,肖礼没再细问。单手放在口袋里,站了起来,“走吧,回家让你洗澡。”
  几人走出了门,肖齐略微落在男人身后,心里还扑扑腾腾的。去那酒吧之前,他没细想过能不能给那人知道,自己去了又合不合适,只刚刚急赶回来,被那么随意地一问,他却是明白,原来他还害怕那人知道他去酒吧了。
  万三今天也走在了后面,伸手揽过他脖子,笑的一脸心知肚明的小声问他,“刚去下面酒吧了?”
  偏头看他一眼,想起之前陪他过去的那两人,肖齐猜是他们说的,也就大
  方地点点头。反正,他也没有特意想瞒着谁,真想瞒,肯定会第一时间不让那两人跟着了。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那两人只送他回房间,根本没机会进门,连万三的面都没照,谈何告密?
  这完全是万三凭借他引以为傲的聪明智慧猜出来的啊。他想,肖齐这刚刚开了窍,又见过酒吧那情景,想再次去玩玩很正常嘛。刚才肖礼随意问了句,他就一脸小紧张、犹犹豫豫不正面回答的样子。当时那情景,他又不傻,自然猜得出来。
  “没事儿!不想让你大哥知道,三哥给你瞒着,下次再来,大大方方的去,别躲躲藏藏的。”心里还惦记那一面倒的胜利景象,万三真心恨不得现在就帮肖齐解决所有问题啊。
  肖齐听他的口气,鼻子小哼了下,“我本来就是大大方方的去的,没有躲躲藏藏。”
  万三笑,只当他又撒娇跟他瞎辩,全不当回事儿,“以后就算你大哥不来,只要你自己想来玩,就打电话给三哥,我派人去学校接你。
  听了他的话,肖齐蹙眉想了半天没有吭声,直到前面肖礼招呼他上车了,才跟下定决心似的,匆匆点头。
  有了万三的保证,肖齐即使没有天天来酒吧,但也算来的频繁了,有时一个星期还能过来两次。
  眼见学校马上就要进入考试周了,肖齐心里开始有些着急。不是着急那些要考试的科目,而是急他应该短时期不能再去那酒吧了。做学生的,还是要以学业为重的。
  这天在酒吧里,他觉得今天应该又算是无功而返了。就有些悻悻的要走,可酒保突然叫了他一声。
  “齐少,等等。”
  下了高脚椅的腿停了下来,回头。
  “齐少,小萧来了。”酒保倾身趴在吧台上,手指指了个方向,“那就是小萧。”
  这段时间,肖齐经常到这面来,听他身后的人称呼他齐少,酒保也就跟这么跟着称呼了。
  这位齐少每次来都是跟他要杯热水,然后就面色如常的在吧台坐住了,从不开口讲话,也不点其他东西,眼睛还一如之前一样,四处扫视,像是找什么人。
  只一次例外,要走时,问过他一句小萧是不是都不来这里。他这才明白,原来这位少爷这么久以来真的是过来找人的,不,是等人的。
  他告诉他,小萧也会来这里,但都是特殊情况。那个特殊情况他没好解释,而这位少爷也没问。
  看来,皇天不负苦心人,今晚还真给这少爷等到人了。
  肖齐顺着酒保指的方向,看到了很多人,但也一眼看出了哪个是小萧。尽管上次也是唯一一次,他看见的是人家的背影,但他记得,那特别短的头发。
  这次,这人
  ,头发还是那么短。
  正面很帅气很好看的人,跟他差不多高,但人家的五官却是都很明朗的。一笑,整个五官都生动了;不像他,笑起来除了有两个酒窝,五官都要挤在一起了。人家衣服也好看,很时髦、很亮堂,没他那么中规中矩,过于拘谨了。一头短发也是简单干练的帅气。
  原来这就是他大哥逢场作戏的人啊。
  可…再是逢场作戏,搭戏的人最起码也要能合自己的眼缘吧?
  原来,那人喜欢这样子的。
  看着看着,心底里不自觉的就悠悠叹上一口气,那隐隐伤心的感觉又来了。
  肖齐走了,之后就没再去那酒吧。
  回到学校,安心复习,迎接考试,等来寒假。
  大学生活的第一个寒假,他甚至一点期待都没有。
  内心里只有惶惶的不安,每天都是惴惴于要跟男人如何在同一个空间生活。
  害怕着、紧张着,却又很期待、很渴望跟男人待在一起。每当那时,他都会发现自己留意男人的时间变长了,越来越长。
  他留意他每一个细节,今天穿了什么衣服,扣子扣到第几个,吃早餐时左手端的咖啡杯还是右手端的咖啡杯,出门时先迈出的是哪只脚,回来时会在第几分钟内上楼。
  放了寒假,他每天都在靠这些打发时间。
  早之前男人说寒假太短了,春节还是他们两人一起过,就不去肖父肖母那面了。虽然对此,他是有些失望的,可就跟突然有些顿悟似的,心里猜测可能多半又是肖母身体不适怕他担心。所以,也就乖巧懂事的不做多问。只在肖母电话来时,跟她轻松的说笑。
  内心深处,他是相信男人的。既然不跟他讲实情,那肖母身体肯定没有差到不行。既然大家都不想让他担心,那他也愿意听话。
  他的异样,肖礼当然有所察觉。
  不过,他不明白的是叛逆期的小孩儿心事竟然这么多,每天每时每刻,脸上基本都挂着“我有心事”四个字;而且,话是基本没有,有时连听见问话,都跟走神似的,半天才有反应。
  他有考虑过,可以认真跟小孩儿交谈一次。但又觉得没必要,哪个孩子都是要经历这段时期的吧,自己慢慢走出来就好了。呃,虽然,他不太记得自己有没有这个时期。
 
    ☆、第28章

  都要新年了,肖齐还是一副黯然伤神、郁郁寡欢的样子,一点年轻人的朝气都没有。
  年三十的晚上肖礼说要带他出去玩,肖齐没想到两人在家里吃过年夜饭,竟是要到万三的那个酒吧里去玩。
  进门时,他还有些踟蹰犹豫,想着这人是不是知道他之前过来这儿,所以才带他来的。不知为什么,他就觉得还是不要让这人知道的好。
  今天酒吧里明显跟以往不一样,人尤其的多,有些人挤人、肩挨肩了,音乐也放得震耳欲聋,却很喜庆,有过年的气氛。几个超大屏幕上,放什么内容的都有,有一个甚至还在放新春新闻。那些人也像是轮番在玩什么游戏活动似的,很热闹。
  肖礼单手护着他略微走在前面,因为一时两人贴的太近,肖齐清楚闻到男人身上独有的那股味道,有些凛冽、像是薄荷掺杂绿茶的味道,很好闻。脸微微红了下。
  两人来到吧台那面时,万三和贺谨言已经在了,身边还有些人,一群人像是在闲聊,反正有笑声不断传出。
  万三一见肖礼把肖齐也带过来了,笑的欢快地起身把自己那位置让给肖齐。现在人太多,座无虚席,是没空位置的。
  “这么晚,你怎么把他给带过来了?平时这个点儿,乖宝宝早该上床睡觉了吧?”万三问的是肖礼,却跟肖齐挤眉弄眼。
  肖齐瞪他,什么乖宝宝。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儿。此时,他却没想起来,肖母可都一直宝贝宝贝叫他的。
  “带他出来放松下,家里太安静了。”肖礼随意说道。
  万三和贺谨言同时无语,也不知道这人说的叫什么理由。不过,也无所谓,他们也就随便一问。
  酒保手快的调好几种饮品给几人送过来,却唯独给了肖齐一杯热水。
  这位齐少自从上次见过小萧后,就再没来过酒吧了。作为一个合格的酒保,重要人物的喜好他不会随着时间日久而忘记。虽然这位重要人物的喜好只是一杯热水。
  肖礼看着肖齐手中的那杯热水,脸上表情平静不变、喜恶不分。刚那酒保明明一副跟肖齐很熟悉的表情。
  旁边贺谨言也是有点儿小吃惊,随后就笑着看万三。
  万三一见肖礼此时的表情,才知道这人真的就是自己想带肖齐过来就来了。不是已经知道肖齐来过这边才带来的。
  笑的很牵强,打哈哈似的凑近肖齐,“你没跟他说你来过这儿,他才带你来的?”
  肖齐此时还没感觉到他大哥情绪有什么明显变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怎么突然一下子像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来过这里了,但他竟也没觉得多紧张。
  他没有故意瞒着谁,不过,心里想的是最好别让那人知道。
  可既然知道了,也没有关系吧。毕竟,他每次只是来坐一下,喝一杯水,连跟人多讲一句话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想开口说话,这才发现嗓子有些紧,咳了一声,“嗯…同学说酒吧很好玩,我没去过。后来跟三哥提过一次,他就带我来这里玩了…呃,几次。”
  话说的半真半假,身边同学确实有聊到酒吧的事情,但到底是他主动要来,还是万三带他来的,这就有待商榷了。
  不过,肖礼听了,也没什么太大反应,喝了口手中的酒,摸了摸他的头。
  万三知道这事儿就算过去了。觉得自己炫耀显摆的机会终于来了。
  “哎哎,都觉得肖齐这段时间的变化没有?”
  贺谨言只知道这段时间肖齐情绪不见高涨,明显变化倒没发现,晃着手中的酒杯,眼角眉梢笑的一贯柔和,“别跟我说是你带出来的变化。”
  “这你倒还别不承认,真是我给肖齐洗的脑、开的窍。”
  “三哥!”肖齐突然出声叫了他一下,觉得这人越说他要越尴尬了。
  万三急忙赔笑,“好好好,三哥什么也不说了,什么也不说了。”
  贺谨言算是知道这两人这段时间为什么比之前好了,合着是有共同秘密了。
  万三说是不说,之后却也间接的用眼神跟另两位示意,瞧见没,对于举目可见抱在一起、亲在一起的人,而且还是男人,肖齐的表情毫无变化、视线扫到处也是淡然的略过去。
  不避不闪,竟似习以为常,一点羞窘吃惊的意思都没有。
  肖礼心里讶异了下,却平和的笑了。也该如此,任什么人之间有什么亲密行为,一个思想成熟的人都应坦然对之。像上次那样只因见了别人亲吻撒腿就跑的行为,是不太成熟。
  “这次你总算是做了件能拿的出手的事情了。”贺谨言笑说。
  此时三人,因为陆续跟人打招呼,已从吧台那面移了出来,坐在一个隔间里。在他们的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肖齐坐在吧台边,手里换成了热的西米露,面前还摆放一些零食。
  这是万三刚吩咐的,哪能让肖齐只喝白开水。
  “那是。”万三洋洋得意,“不过,肖齐现在无论看男的跟男的,还是男的跟女的,都没什么反应,那表情…”顿了下,“倒别说,真有老僧入定的范儿。”
  “……肖齐这段时间还是那样不言不语,没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