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都市电子书 >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 >

第23章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第23章

小说: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吗?”
  万三一愣,“你说小萧啊?”
  “嗯?谁是小萧啊?”他没
  听过这名字。
  “就是跟你大哥逢场作戏那个。”万三好笑,“他是在这店里,不过,估计今晚不会到这下面来了。”
  他这大店里,集各种休闲娱乐与一体,管吃管喝管玩管住的,但每层楼上都有明确规定,哪些人是可以做哪些事情的。小萧虽然也是他店里的,但跟这酒吧里的一群孩子还是不太一样,没特别需要,他都是在楼上服务,很少下楼。
  原来那个男孩叫小萧啊,听这名字年龄也不大,还跟自己一个姓呢。不知道是不是也姓萧。
  也不知道万三是不是猜出他的心思了,接着就笑嘻嘻道,“他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那个萧,跟你可不一个姓啊。”
  肖齐点点头,情绪看着又有些低下去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倒挺想见见那个叫小萧的人,他怎么就不怕那人呢。
  虽然那人看着温和,其实全身上下一股不可冒犯的气势。
  记得,在肖母那时,肖母就问过他,跟大哥相处这么久了,对他什么印象啊。他清楚记得当时自己拧眉沉思好半天,才总结了男人:温和而不可冒犯,厉害而不嚣张,威严而不凶狠。虽然逗的肖母直乐,但话却是被承认了的。连无意听见的肖父,也笑着说形容的再贴切不过。
  既如此,那男孩儿怎么就敢亲上去了呢?女人亲的还是脸颊,男孩儿亲的可是嘴巴啊。
  万三觉得今晚带肖齐玩的、看的也差不多了,怎么说,也要留点时间给他消化一下成人世界男人女人感情玩是怎么玩的。他决定送肖齐回学校了。
  他倒不怕带肖齐看这些会把人带坏,由他想,这些只是肖齐作为男人成熟的第一步。去看那些所谓的“科普片子”,还不如看实战来得更易于理解。当然,这只是实战中的一小部分,那些“技术”部分,他觉得肖齐可以自己摸索。
  哪个男人对那方面不是自学成才?
  再说了,他也不想一步到位越俎人家大哥那个职责啊,觉得今天这样,就已经很好很好了。
  对自己今天所作所为万分满意的人,送了肖齐回学校。本想急于向那两人炫耀今天的事情的,但想着肖齐之前深怕他一副打电话回肖家的样子,猜他还不愿让他大哥知道。他也就暂时很艰难的忍住了。决定等肖齐这叛逆期的少男情窦稍微长开点,再去炫耀。
  最起码,目前,这算是他跟肖齐两个人的秘密啊。难得啊,肖齐是跟他有秘密,不是跟老贺啊。
  找万三解惑,并在他带领下见识了些以前从没见识过的那些场面,坦白讲,肖齐除了刚开始感觉惊诧讶异万分,最后的感觉,是很麻木的,或者说无感。
  说不上讨厌那些行为,看不惯那些做法,他
  就是没什么太大感觉,无论男人女人,还是男人男人。
  两性关系那神秘的面纱在他几次三番误打误撞看过后,真的只有刚开始他是惊慌失措,甚至是甚为尴尬、不好意思的。
  现在,他可以完全把这当做一种正常的人类发展过程必须有的生理需求。
  生理课上,他又不是没有学习过。
  只是偶尔想起来,还是隐隐有些伤心,这种伤心的原因,每次都是在想到男人也许以后还会跟别人有亲密的举动时才有的。
  此时,他已不局限于只想着之前有哪个男人亲了那个人、又有哪个女人亲了那个人。
  脑海里想象的那副画面显得比较模糊,但感觉却很清晰。甚至有时一觉睡醒,都觉得家里要多一个人了。
  提笔,想尝试把那副画面画下来,却每次都是动作僵住,然后放下,叹一口气。心里会更伤心些,难过些。
  他这段时期的异常,有时拧眉沉思、有时沉默寡言、连家都很少回,被一干大众理解为他这是叛逆期夹杂青春期一块来了。兴许还有了喜欢的人。按他的年龄算,估计是要姐弟恋。
  众人在最后一点上有着心有灵犀般的意见一致,觉得他的苦恼也正是来于“姐弟恋”这三个字。
  宋逸跟他说,肖齐啊,要是真有喜欢的女生了,男生是要主动的。
  许蓓蓓跟他说,现在女生都蛮喜欢姐弟恋的,肖齐你机会很大哦。
  万三跟他说,大学就是为了谈恋爱的,喜欢的这个追不到就追另一个,总能追到的。
  贺谨言跟他说,交个女朋友一起出门看电影,是很美好的享受,年轻时可以多经历几次。
  连肖礼都跟他讲,要试过了,才能知道有没有机会,这样整天苦恼的不动作,是等不出结果的。
  肖齐觉得这些人都是莫名其妙,说了很多遍,他没有喜欢的人,也没有喜欢他的人,他不想跟任何人做男女朋友,但他们一个个的最近话题总是跟他讲这个。
  俗话说,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再好的脾气,他也不耐于解释了。
  随他们想吧,反正他没有。
  现在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也不爱老回家。每次想到回去就要面对那人,他就惶惑不安。梦遗的事情,始终还没忘记。
  宿舍里的几人说是不怕带他看片,但着实想避着他些。只是,又有一次被撞破后,还是肖齐坦然跟他们讲,以后再看这个不用故意避着他,他不想看,会自己出去回避的。
  几人当时笑得有些干、有些窘,却心里觉得他太善解人意啊。
  所以,他在宿舍住的倒也相安无事、问题不大。
  只是这天,他想着自己在宿舍确实待了很多天了,这
  星期无论如何是该回家一趟的。不然,张妈也会念他。
  福伯载他回来都快傍晚了,进了大厅,就看见久未相见的男人翘着腿一派悠然的倚靠在沙发上,喝着茶,看着杂志。
  现在天气渐冷,由于家里开着暖气,男人仅穿了一件米色衬衫,外搭羊毛的深灰背心,看着简单休闲,又不失沉稳内敛。
  十来天没见,男人好像是越来越帅了。最近这段时间,只要看见男人,他就有这种感觉。不知是不是因为两人不再是像从前那样天天相见才会如此。
  “回来了啊。”男人站了起来,温声道,“正好,跟我出去吃饭吧。你三哥和谨言哥说很久没有见到你了。” 
  肖齐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三哥没有把之前他去找他的事情告诉他吧?这段时间,他一门心思的胡思乱想却只琢磨“男人”这一个焦点,好多事情都没放在心上。
  学业上自是没什么,他从来都是按部就班的走。只生活上其他的人事物,他的心思就没那么集中了。有时甚至都忘了那天是要跟宋逸他们吃饭,还要被人打电话提醒。
  其实,他倒也不是怕万三把事情说了,不过,最好别说。
  “想什么呢。快去换衣服,我到车里等你。”
  看着呆呆傻傻上楼的人,肖礼无奈地摇头,这叛逆期的小孩儿话少、不愿待家里、不想跟家长沟通,这他都了解过,但时间要经历这么久的么?
  这小孩儿现在无缘无故、随时随地发呆的本事是越来越强了。
  


    ☆、第27章

  到了吃饭的地方,肖齐一进门,就直奔万三而去,这也算是难得一见的奇景了。贺谨言和肖礼看的都是一愣,但也不以为意。
  肖齐瞪圆个眼睛,面上稍有焦色的跟万三对视,人精似的万三哪能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下巴朝另两人的方向抬了抬,用手在嘴巴上比划一个锁死的动作,头一摇,肖齐当即知道他没说。
  心里微微放松了一下,随后展颜跟人家笑了一个,语气颇为褒奖的小声说,挺聪明的嘛。
  那是那是,万三回他得意一笑。
  “这两人难得没掐,连大眼瞪小眼都没有,是发生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了么?”贺谨言早坐于位置上,眉眼仍是柔和,笑着开口。
  肖礼也笑了下,却没接话。
  “看,看,嫉妒了吧?嫉妒了吧?就只带肖齐跟你好,整天跟你说悄悄话的,不带跟我好一回的啊?”
  “知道跟你好一回就行,还挺有自知之明的。”贺谨言还是那么笑,先倒了杯水给走到他身边的肖齐。
  “你就是嫉妒,嫉妒。”万三跳脚,“肖齐,别喝他那杯水,我给你重新倒。”
  “三哥…”肖齐笑的为难。
  每次这两人都这样,以前他还好理直气壮的跟贺谨言一头对付万三,可现在有个不大不小的把柄在人家手上,脾气也不那么横了。
  “谨言哥,我跟三哥也没说什么,你别拿话气他了。”软声软语的,竟是帮万三说话了。
  万三扳回一局,头一次有这种一面倒的胜利,耀武扬威的跟贺谨言扬扬下巴。深觉以后要多给肖齐排忧解难,他太喜欢这种胜利的感觉了。
  “难得听你帮他一回,行,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他计较。”贺谨言摸摸他的头。
  肖齐两个梨涡露了出来。
  “行了你们,都吃饭吧。”被忽视已久的人,有些面无表情的发话。
  三人对视一眼,吃饭。
  吃完饭,这三人好像还有事情,就让肖齐自己先出去玩。
  跟在肖齐身后的两人,原想还按他以前玩的习惯带他去常去的那几个地方。
  哪知出了门,一路安静低头的人,突然有了动静,竟是自己率先改变步伐的方向了。
  刷卡,坐电梯,凭着之前来过一次的印象,肖齐再次进了那酒吧。
  里面已经人颇多,但由于他不是从正门进来的,整个人周身气度也不像是出来玩的,尽管身量容貌都是很好,却一时间,无人敢上前跟他搭讪。只都按兵不动,安于原位,好奇而又跃跃欲试的打量他。
  不知他到底对那些打量的眼光有没有察觉,虽是对人多略略皱了皱鼻子,却已踌躇地坐上吧台了。
  酒保见他来,自是不敢
  怠慢。心里想着,老板也真够放心的,让这位少爷晚上高峰时期来这里。眼睛又一瞟,啧,反正有人跟着。
  “您是喝上次给您调过的,还是再给您调种新的口味?”
  上次,老板带人过来,左一声肖齐,又一声肖齐的。事后,他都不需要多个心眼,自然能大概猜到这位肖齐的家世。姓肖,还跟老板那么肆无忌惮相处的,很可能就是老板仅有的几个朋友中肖少那面的人了。
  知道这里调的每种饮品大概都会放酒,又想起之前肖礼告诉过他不许喝酒的事情,他犹豫了下,礼貌的开口,“这里有白水么?”在看到酒保点头后,又说,“那给我杯水就好。”
  酒保内心不知何种滋味,却面色如常的倒了杯水递过去。
  肖齐坐在吧台边的高脚椅上,以他现在不到一百七十五公分的身高,脚尖着地,勉勉强还是可以的。他试了下,觉得有些费力,又老实的把脚放回椅子的搭脚处。
  手里捧着那杯水,是冷的,他仅抿了一小口,就没怎么喝了。现在天气已经渐凉了,他一般都喝热水。
  转着高脚椅,视线来回转过整个酒吧的空间,有时遇着隔开的小包间,头还要略微探探,一副明摆着在找什么人的动作。
  “给齐少一杯热水。”身后的人显然很有眼力劲,一个这么说。
  另一个却问,“齐少是在找什么人么?您说说看,兴许我们能帮找找。”
  对着帮他要了一杯热水的人浅笑了下,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而对另一个人,像是犹豫了,摇摇头,说没找什么人。
  在酒吧待了好一会儿了,担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