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95章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第95章

小说: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了一般;失去了知觉。

时光仿佛回流;王二妮回到了牛河村种着桂花树的院子;留着鼻涕的宋五郎像是一个跟屁虫一样跟着她;明明还是个瘦弱的孩子;却总是和小大人一般;自称她的丈夫;什么好吃的东西都留给她,努力的想要用他单薄幼小的肩膀为她挡风遮雨。

那时候宋五郎黑白分明的眼中尽是渴望关怀的渴求;乖巧懂事,又是那么惹人怜爱。

在看看如今的宋五郎,身材颀长,都已经高过她许多,就算是如今眉头拢紧,紧紧地抿着唇,却一点也无损他的英俊的容貌,夜色下如玉一般的面色晶莹透亮,目光更是如星辰一般的闪耀,当真是玉树临风,光彩夺目。

王二妮苦笑,怪不得林小姐那么喜欢他,也怪不得两个人单独相见的时候,她总是能听见自己心脏咚咚跳动的声音,就像是遇到了让人心动的男子一般,特别是当宋五郎用小时候的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她的时候,她就会心软的毫无能力抗拒,事情到底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月亮划过云层,将一缕银色的光芒洒在屋内磨平的青砖上,映出模糊的光线。

宋五郎心中涌上不忍,王二妮水盈盈的双眸中,有着无比脆弱的伤痕,伤人的话语像是双刃剑,同样划破了他的心口,他感觉到自己血液澎湃的流动,胸口钝痛,但是不行,虽然感情在叫嚣着让他必须要硬下心肠,只是理智却狠狠的牵绊着他的决定。

“俺已经不奢望什么了,你走吧。”终于,宋五郎听见自己暗哑的声音说出这样的话来,语气中有着显而易见的不耐。

王二妮忍了好久,才把委屈的泪水凝在眼眶处,颤抖的说道,“你就是这么想的?”

“……”宋五郎别开脸。

“我知道了。”王二妮倚着门框浅浅一笑,这一笑却是比哭还难看,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演着无人观看的戏剧,可笑而滑稽,谁都看出了她的小心思,就连林依丝若有若无的敌意其实也是因为她看清了她对宋五郎的不甘心,只有她自己以为藏的很好。

王二妮背过身子,一步一步的离去,动作很慢很慢,似乎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去,

月亮划过云层露出了面容,将地上洒上一层冰冷的银色,将本就无人的院落,映

衬的越发落寞,几许冷风吹来,冻得翠花有些发颤,她仔细提着八角纱灯,生怕被风吹灭了。

“奇怪,夫人进去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出来?”

正在翠花犹豫着是否要进去寻人的时候,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露出王二妮有些憔悴的面容来。

“夫人?”

王二妮像是没有听见翠花的话一样,沉默不语的向前走去,眼神迷茫,步伐迟缓,在月色中就像一个受伤迷路的小兔,恍然不知所措。

翠花自从进府以来,还从来没见过王二妮这样失魂落魄的摸样,几位爷都宠着夫人,三位少爷和大小姐虽然顽皮但是也不失分寸,懂事知礼,夫人的脸上总是荡着温柔的笑意,说话轻声细语。

翠花感觉到了一阵的难过,她想今天是不是鲁莽了?

忽然一个黑色的身影闪过,翠花还没看清人影,就觉得如急速的风暴一般,那个人快速的卷起王二妮回到了屋内,“哐当”一声,门又被关上。

“五爷,你这是要干什么?”回过神的翠花急切中推门进入,只是……屋内的情形让她目瞪口呆,片刻后她红了脸颊,脚步悄悄的退了出去。

暗黑中传来的急促的呼吸声,宋五郎吻住王二妮柔嫩的嘴唇反复的描绘,紧紧地拥抱着她,想要一次次确认不是在梦境当中,他发现自己的下意识的动作根本不受冷静大脑的控制,很快这种单纯的唇舌嬉戏已经满足不了他,有力的手臂从身后解开了王二妮的腰带,转瞬,女性的丰盈悄然的出现在他的眼中,那么的美丽,晶莹如玉而又柔软馨香,简直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花园。

宋五郎把脸埋了进去,感受着柔软的丰盈碰触着他的脸颊,就像是最上等的美酒,让他沉醉。

王二妮身子被拥的紧紧地,她感觉到了一种内心的炙热,就像是身子落进了熔岩之中,滚热难耐,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奇怪感触,如她第一次感到了男女的鱼水之欢,男人的刚硬和女人的柔软碰撞出来的耀眼火花,迷惑住了她的眼睛。

宋五郎像是织了一个密集的渔网把她笼在里头,没办法挣扎半分,王二妮从来没有一次这么的渴望,渴望和一个人融为一体,然后印上自己的痕迹。

月色升到了半空中,屋内弥漫着欢爱之后的气息,宋五郎半眯着眼睛望着羞涩的穿着衣服的王二妮。

晶莹的肌肤遮掩在华丽的

衣衫当中,窈窕的身段却是更胜之前,削肩细腰,无一不散发着耀眼的美丽,让他如痴如醉的跟随,心甘情愿的身陷进去。

“不要看了。”王二妮不用回头也知道宋五郎火热的目光直直的注视着她,这么一想,她脸上的红晕更甚,却无端加了几分的美感。

宋五郎笑的眉眼舒展,像是一个刚吃到糖的孩子,满足而快乐,“媳妇,你这时候才知道害羞了吗?”

“你不要乱说。”王二妮忽然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他。

宋五郎从身后环住了王二妮的腰身,火热的气息扑在脸颊处,声音清晰入耳,“媳妇,俺真的很高兴,这是俺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候。”语气中有着真挚的感情,更有着害怕失去的小心翼翼。

王二妮感受着宋五郎的不安,忽然有点心酸,她想着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作为,明明的充满了酸味的嫉妒,却装模做样的一副大度的摸样,“委屈你了,是我太鲁钝了,只是林小姐她怎么办?”

“林小姐那里,俺自有安排。”宋五郎小心翼翼的瞧了眼王二妮的面色,似乎生怕她生气一般,斩钉截铁的说道。

“什么安排?”王二妮背过身子,目光炯炯的注视着宋五郎。

宋五郎微微一笑,吻上了她的腮边,呢喃道,“送她回去。”

“……”王二妮面露不忍,叹了一口气。

宋五郎满不在乎的安慰道,“俺的心在你这里,就是强行和林小姐……,反而是害了她而已。”

一月后

已经进入夏日的天气有些闷热,林依丝坐在马车上神色恍惚的望着帘子外越来越远的宋府,咬紧了牙齿。

“小姐,喝些酸梅汤吧。”丫鬟芳菲端了杯酸梅汤递给林依丝。

林依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就着杯子喝了一口,只觉得沁凉如冰,心里稍安慰了些,“难为你还准备了这些。”

芳菲笑了笑,“是宋五爷叫人捎的,说是天气酷热,担心小姐在路上受不住。”

林依丝面色一凝,紧紧地捏紧杯子,眼中闪过又爱又恨的情绪,好一会儿才暗哑的说道,“他担心?他是担心我不依不饶吧,想想真是一场梦境一般。”可是即使只是一场梦,她也希望能一直做下去,自从在家里看到他开始,心就不受控制的深深被吸引,再后来宋五郎为了父亲洗脱冤屈,就更是难以自拔



当初自己千恩万谢的感激着他,只差说出以身相许的话来,他却求着她演一场戏,明明知道进入宋府只是权宜之计,只是为了让那个村姑一样的女人…王二妮感受到女人的妒忌。

她以为不过假以时日,宋五郎终究会在王二妮和她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明眼人都应该看出那个所谓的王二妮不过是一个村姑,如何能和从小锦衣玉食,高门大户的她相比?

只是当她第一次见到王二妮的时候才发现她想的太天真了,王二妮不仅容貌娇美,身上还有一种独特的女性柔美,如水一般温柔的笑容,温暖的说话语调,做事总是徐徐行之,让人如沐春风,即使身为女人的她看到,也忍不住想要去亲近,更何况从小早就失去了双亲的宋五郎?这种女性的柔美对于他来讲简直就是致命的吸引力。

林依丝笑的苦涩而不甘,她输了,输的彻底……

一年后

入冬后不久开始下起大雪,不到几天就积起了厚厚的雪层,到处都是银装素裹,耀眼的白色。

门外传开急促的脚步声,厚厚的布帘被小丫鬟掀起,一个面容俊逸气质儒雅的男子疾步走了进来,人还没进屋就开始嚷嚷道,“二哥,媳妇到底怎么样了?”

“四郎,你怎么这么快就赶过来了?不是说要几天?”宋二郎诧异的问道。

自从被王二妮接受之后,宋五郎就不顾众人的劝阻递了折子辞官,一心一意的陪着王二妮,只是当宋五郎辞官回归故里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不少学子慕名而来,宋五郎见人数众多,便是开了学府,又找来曾经的同窗的好友王铺友一起授业,这半年来已经办的有声有色,只是那学院离宋府有些远,来回需花费一日的时间。

屋内红木八仙桌左右两边各坐着宋二郎和宋三郎,下摆的座椅上坐着的是一脸紧张的宋四郎。

“二哥,俺心里实在放心不下,把授业临时交代给了铺友兄,就急匆匆的回来了,本来昨日就能到,没想到这雪下的太大,很多路都堵住了,这才拖到现在。”宋五郎眼中闪过懊恼之色,随即又问道,“媳妇现在这已经是发动了?”指了指用厚厚的帐幔挡住的里屋,里面人声沸腾,还时不时传来王二妮的□声。

“媳妇今天早上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不过想着这几天雪下的大,非要挺着肚子去院子里看看雪景,俺劝不住,只好小心翼翼的陪着……没曾想还是滑了

一脚。”宋二郎说的忧心忡忡,面上止不住的后悔之色。

宋五郎听的已经呆住了,脸色发青,好一会儿才磕磕巴巴的说道,“那媳妇,没事吧?”

宋三郎见宋五郎吓得唇都白了,便是拉着他坐下,又让小丫鬟去沏茶,安慰道,“郎中已经看过了,说媳妇这已经是足月了,之前胎位也正,这一滑到不过是提前发动而已,倒也无需忧心。”

宋五郎那脆弱的心刚刚得到了些安慰,接过小丫头递来的茶水抿了一口,忽而听见屋内王二妮一声惨叫,那手中的茶杯没有抓稳,只听“哐当”一声,立时碎在地上。

众人只看到一个人影闪过,一下子消失在内屋的帐幔之后。

屋内又隔了两层,外间里,几个小丫鬟和婆子拿着热水和白布来回忙碌,一层月牙白的锦绸帐幔后手暖和的炕头,王二妮正躺在炕上脸色痛苦的□着。

邱婆子是附近有名的稳婆,王二妮的几个孩子都是她给接生的,倒也熟悉宋府的情形,见宋五郎愣愣的站在屋里,便是露出无奈的笑容,劝慰道,“我的五爷,这可是女人生孩子的地方,男人是不能进来的,不吉利的很,你快出去。”说完就要把他赶出去。

宋五郎像是没有听到邱婆子的话,径直的问着王二妮,“媳妇,是俺……,你还好吧。”

王二妮哪里会好,宫缩一次比一次厉害,疼的她连喊的力气都没有,只是她见宋五郎语气中少见的恐慌,便是心生怜意,嘶哑的安慰道,“没事,你先出去,嘶……啊……”紧接而来的一股阵痛,只把王二妮疼的喊了起来。

这一声呐喊,倒把宋五郎吓得魂不附体,脸色煞白,喏喏了半天也不曾开口。

还好宋家其他兄弟反映了过来,宋三郎直接进屋想把人拉走,“五郎,你这是干什么,不要让媳妇分神。”

“就是,宋三爷,您赶紧把五爷拉走吧,这里乱糟糟的。”邱婆子急忙附和道。

宋五郎也知道自己有些鲁莽了,只是身体像是冻住一样无法动弹,便是有些欲哭无泪的说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2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