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94章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第94章

小说: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嘿嘿,就知道瞒不过你,不是俺舍得把人送出去,是媳妇心里……,俺是替她的心做决定而已。”宋三郎无奈苦笑。

宋四郎闻言一愣,也露出几分无奈的神色,“何止俺看出来了,其实二哥也不糊涂,只是他这人习惯了把话放在心里不说。”

“难为二哥了,他是个实心眼的人,本就不擅长处理这些,这几年却要处处顾虑家里,还要照顾俺们几个,如果要是大哥在……,他总是能把事情处置的妥当,又能让人心服口服,要是有大哥在,五郎的事情何必拖上这许多日子。”

提到宋大郎,两个人沉默一会儿,宋四郎打破沉默说道,“即使大哥在也是无可奈何,媳妇从小看着五郎长大,难免一时想不开,不过真要让她割舍,如何放的下?不过要是大哥在家里,总是能让俺们几个心里舒坦,这事不谈了吧,五郎也不容易,他隐忍多时,总算也逼出媳妇的真心,成败就看今天了。”随即宋四郎从背后拿出一瓶瓷白的酒壶来,“咱们兄弟喝一杯吧。”

“嘿嘿,看来你也闷得厉害。”宋三郎也不客气,随手就把酒壶抢了过来,饮了一口,“好酒啊,走,俺屋里还有一盒点心,正好做下酒菜,看来今晚咱兄弟要同塌而眠了。”

“大哥的病到底如何了?”

“说是西域有个番僧,有着和咱们中原完全不同的手法,去年就带着人去了,不过一直都没消息回来。”

“真希望快点回来。”

“是啊……”

随着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暗处,声音也慢慢的听不清楚了。

“夫人,你不进去吗?”翠花拿着灯笼照在红木雕花门上,死死地往门缝里瞧着,直恨不得能看到屋里的情况。

王二妮一番踌躇,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鼓不起勇气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心虚,“翠花,你说我进去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

“其实五郎和林姑娘两个人郎情妾意,你情我愿的,我何必进去讨人嫌?”终于,王二妮埋在心里的多年的男女平等思想开始发挥效用,貌似这时候才想起自己这个灵魂是一个现代人。

“夫人,林姑娘可是还在孝期呢!”翠花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理解的样子,忽然拍了拍脑袋,一副我知道了的表情,“夫人你是担心五爷不高兴?不会的,你都不知道每次五爷看到夫人眼睛都是亮亮的,别提多高兴了,那眼神跟别人就是不一样,奴婢看了心里都觉得甜滋滋的。”

“是吗?我怎么没注意到?”

“夫人那么忙,要照顾几位少爷和大小姐,还有二爷,三爷,四爷……”翠花夸张的拿着手指数着,“怎么会有空注意这个嘛。”

王二妮愧疚道,“这些年真是愧对五郎。”

“夫人这样想就对了,所以,还是赶紧进去看看五爷吧。”翠花摸了摸手腕上的杏花纹路赤金镯子,心想,三爷是这么交代的吧,她没背错吧?她可还记得,三爷说了,她要是说的不好,这镯子就要被收回去,当然忠心护主的她可是为了夫人才这么做的,五爷也是太可怜了点。

正在两个人交谈这会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王二妮吓得立即往后退去。

灯笼散发出的橘色光芒,照出两个窈窕的身影,王二妮和林依丝两个人对视了半天,也没有用蹦出一句话来,一个人是太过窘迫,一个人是太过震惊。

“林姑娘,你怎么在五爷的房间里?”翠花的话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

林依丝双侠通红,瞪了翠花一眼,捂着脸就跑开了。

王二妮心中烧起一把名叫愤怒的火焰,当然除了愤怒之外还有一种不明的情绪暗暗交织,使得她想也没有想就立即推门走了进去,林依丝果然在宋五郎的屋子里,难道两个人已经……

“翠花,你在这里等我。”

“噢。”翠花老实的应道。

屋内黑漆漆的,连一盏油灯都没有点,还好窗外月光投了进来,映出几分亮光,穿过正厅,东边就是宋五郎的内室。

“五郎?”

王二妮喊了半日也不见有人回应,心里有了不好的念头,她可是听说这一晚上宋五郎可是没少喝。

正在王二妮胡思乱想之际,忽然感觉腰上一紧,一个用力就把她勾入了床榻上,随即是一个温暖而灼热的身躯附了上来。

一阵阵的酒气扑面而来。

“是谁!”王二妮忍不住惊恐的尖叫,使出吃奶的力气,拳打脚踢,想要把人推下去。

“别喊,是俺。”

似乎因为酒醉,声音中带着几分暗哑,但是王二妮还是听了出来,这是宋五郎的声音,“五郎?”

“嫂子,你听出来了?”

王二妮这颗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只是感觉到宋五郎坚硬的胸膛压着她的柔软,两个人就像连体婴一样,紧密不可分的叠加在一起,她红了脸颊,“快挪开身子,五郎你这是要干嘛?”

宋五郎却是不动分毫,语气中有种迷离的脆弱,“嫂子,真的是你吗?”

那灼热的气息扑在王二妮的脖颈处,带出一阵阵说不出的热意,王二妮赶忙收了心思,“自然是我,五郎,你压到我了,快起来。”

“不,俺不起来,俺就要这么抱着你。”宋五郎的语气像是一个颇为任性的孩子。

“你果真是喝多了。”

“俺没有喝多,你是王二妮,俺是送五郎,对不对?你看没有喝多,俺脑子清醒着呢。”

这种略带孩子气的话王二妮哑然失笑,心中确定宋五郎是喝多了,便是放软了声音哄到,“五郎乖,快点,你压的我快喘不过来了。”

“好吧。”

宋五郎想了一会儿,一个翻身,两个人刚好颠倒了过来,这下宋五郎在下而王二妮则在他的身上,“这样还难受吗?”

王二妮的脸更红了,因为这翻身的过程当中她隐隐约约感觉到了某种熟悉的热度,那是纯男性的象征,不得不又一次提醒着她,宋五郎已经是一个完全的成年男子了,“你这样抱着我成什么样子?”

“俺为什么不能抱着你?”

“因为你喜欢林姑娘,你刚才和林姑娘在一个屋里头做了什么?”王二妮想到这点,不禁严厉的问道。

“林姑娘?”

“你不会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我记得啊,林姑娘不就是依丝妹妹吗?她只不过担心俺不舒服,这才过来探望俺的。”宋五郎目光中带着几分委屈,好像在指责王二妮有些严厉的口气。。

王二妮见了有几分心软,语气温和道,“那就是你们两个没有……嗯,那个?”她忽然有些开不了口,难道要她直接问,你们两个上床了没?这也太粗俗了吧。

宋五郎见王二妮问的别别扭扭,便是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和我男未婚女未嫁,自然都是清清白白的,嫂子你这话问的……”

王二妮这才放下心来,狠狠的踢了宋五郎两脚,“这就好,害我白担心一场,行了,这夜也深了,我得回去了,不过你这样子还真让我不放心了,伺候你的丫鬟呢?刚才来的时候发现一个人都不在。”

宋五郎漆黑的眸中,有种说不出来的异彩,他得意的笑了起来,“俺知道,嫂子你今晚会来,特意把他们都支开了。”

“我?”

宋五郎看着王二妮嘴唇因为惊异,微微张开,那红嘟嘟的唇瓣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蔷薇花,让人忍不住热血沸腾,只恨不得一口气吞了下去,而他也是这么做的,“自然是你……,俺一直在等的人。”

两片嘴唇贴在一起,柔软,轻盈,带着灼热的温度。

屋内的气温慢慢的上升,暗夜中传来了暧昧的喘息声,还有衣料摩擦的悉悉索索的声音,这似乎在交织一种迷人的乐曲,让人欲罢不能的,难以抗拒的诱惑。

忽然,黑暗中传来的“拍!拍!”的清脆响声。

王二妮衣衫凌乱,她的襟口已经被拉开,露出丰盈的柔软,那洁白的颜色在黑夜中是那么的莹润夺目,她发丝歪斜,嘴唇更是红肿的一塌糊涂,“我……”

火热的激/情从宋五郎墨色的眸中散去,他退开身子,站在床沿,身体挺的昂然,像是要维护自己少的可怜的尊严,只是语气却是带着受伤的脆弱,“明明是喜欢的,为什么?”

王二妮慌乱的拉起衣衫,直到整理完毕才舒了一口气,“这是不对的,你明明喜欢的是林小姐,五郎,今天就……就当没有发生过好了。”说完就要匆忙的离去,只是她脚步踉跄,看着很是狼狈。

“你还要逃避的到什么时候?”宋五郎带着几分阴森的语气在屋内响起。

“我没有逃避。”王二妮习惯性的否认,今天的事情太乱了,乱的她的心里开始慌慌的。

“没有吗?那你今天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是为了劝阻你不要乱了章法,对,你喜欢林小姐是一回事,但是总要先办了婚事才能……”在宋五郎凌厉的注视下,王二妮忽然就有些说不下去了。

宋五郎笑的讽刺,几步上前就揽住了王二妮的身子,他的目光直直的注视着她,像是要看透她每一分的表情的变化,“真的这样吗?那为什么刚才在门口迟迟不肯进来?”

王二妮恍然,“原来你都知道?”

“对,该死的都知道,现在,王二妮,你告诉俺,为什么不敢进来?”

“我不是担心撞见你和林小姐……”

宋五郎微眯着眼睛,透着几分的危险,直接戳穿了王二妮的伪装,“不,你是因为心虚,因为你发现你正狠狠的嫉妒着依丝妹妹,你没办法理直气壮,你怕被人看出这样的心思。”

王二妮慌乱的摇头,“我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因为你一直在否认这份感情,因为你曾狠狠的抛弃过俺,你还有什么脸面承认?”

“你胡说!”王二妮仿佛被人放在热火上烤一般,只觉得又是惊惧,又是痛苦。

宋五郎却是没有放弃,言辞越发的犀利,“你骄傲的自尊无法让你承认,你曾经唯恐避之的感情,让你感到了愉悦,甚至让你产生了嫉妒!”

“我没有,你胡说!”

“你敢说当依丝妹妹到咱家里来的时候你没有过不悦?你敢说当依丝妹妹要代替你帮我做衣衫的时候没有失落?你敢说当今日你听到俺要和依丝妹妹成亲的时候,你满心的欢喜,没有一分一厘的怨恨?”

“……”

“而且,依丝妹妹比你年轻,比你美貌,她的出身更是你无法比拟的,你狠狠的嫉妒了,对不对?你知道她其实有些瞧不上你,因为总觉得你是乡里的村妇!”

如果宋五郎的话语是一把刀,王二妮觉得她已经是遍体鳞伤了,他的每一句话都戳中了她的隐晦心思,痛得她死去活来,是的,她不喜欢林依丝,从来都不喜欢,因为她的到来代表属于宋五郎的关怀要被夺走,宋府是她的家,她辛辛苦苦的经营的地方,从和宋家兄弟同甘共苦开始,她们已经成为一体。

但是林依丝不是,她只是一个外来的闯入者,带着高高在上的姿态,虽然语气温和,礼貌周到,但是却带着淡淡的疏离,保持着应有的距离,王二妮不是傻子,她知道这个女子瞧不起她,更瞧不上她的生活方式。

作者有话要说:高估了自己码字的速度,咳咳,写了一半先贴上来了。明天继续,一定要在2012完结掉。

第112章(完结)

夜色寂静;屋内安静的仿佛连落针的声音都能听见,王二妮目光震惊的注视着宋五郎,有那么一刹那觉得全身的肌肉仿佛都凝固住了一般;失去了知觉。

时光仿佛回流;王二妮回到了牛河村种着桂花树的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2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