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BL电子书 >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

第38章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第38章

小说: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抚额,心里叹息了一下下,反正当初都决定拆CP了,现在也算成功了吧!
  吩咐好像对犬夜叉十分感兴趣的白夜把他拖进城堡,我领着两对准爸妈往里走,决定从现在开始把菜谱全都改成孕妇适用型。只可惜当初没让穿越女她们带一本孕妇的指导指南过来,只能请教一些有经验的老婆婆和妖怪了。
    
                  
 
离别与后来
   对于住进了两个孕妇的城堡,城下的人类十分淡定,对于其中一个孕妇是妖怪,他们就更淡定了。人是人他妈生的,妖当然也是妖他妈生的呗,咳咳,某些例外。
  因为神乐还在危险期,不能做高危险运动,钢牙只好陪着神乐暂时住下来,除了想亲热的时候一大堆电灯泡之外,真的没什么。
  至于另一对恋人,要当傻爸爸的鬼蜘蛛被家暴的次数更多了……而且,原本要回枫之村见自己妹妹的桔梗也不得不按耐下来,她现在的身体实在不适合长途跋涉,于是去把枫婆婆接来这里的任务就落到了白夜和犬夜叉身上。
  说起犬夜叉,这真是个杯具的娃,被算计得失去了恋人,失去了同伴,还被桔梗怀了鬼蜘蛛的孩子这个事实打击得从此人生灰暗,差点对人生绝望。
  幸好‘乐于助人’的白夜担起了拯救他的任务,每天所做的事就是各种捏狗耳朵顺毛吃豆腐,再把这狗狗惹毛,绕着白灵山追杀,追杀途中遇到陪桔梗散步的鬼蜘蛛,立刻垂下耳朵蔫了,再被白夜激起斗志,如此以往,鹤飞狗跳……
  至于犬夜叉没再找奈落报仇的原因是云母把他拖到了珊瑚和琥珀的尸体边,边舔着他边难过地呜呜叫着。因为云母没有攻击其他妖怪,再加上珊瑚和琥珀尸体的伤口根本不是妖怪造成的,这一切也只有归于意外。
  但只有一点让犬夜叉放心不下,那天弥勒跟着雪妖离开了,到现在都没回来,而且他在白灵山根本没闻到雪妖的味道,不知道他最后怎么了。
  最后对弥勒的担心让他别扭的去问桔梗,桔梗推测弥勒大概被雪妖带走了,雪女很喜欢人类男人,也很喜欢收集人类男人,或许某一天可以再见到他。
  现在,在得知要去枫之村的犬夜叉情绪激动起来,他想要去食骨井试试,那是唯一的希望,他不希望戈薇恨他。
  白夜的飞行速度很快,再加上犬夜叉归心似箭地猛催,在把散伙的小狐狸和云母送到相对安全的地方后,他们在日落前就到了枫之村。
  犬夜叉一落地就直奔林子里的食骨井,白夜也懒得和警惕的枫婆婆废话,直接用幻术把人弄晕,打包后追着犬夜叉的妖气慢悠悠向林里踱。
  等到白夜悠闲地坐在食骨井的边缘往下望的时候,犬夜叉正发狂地往下刨土,不意外的,他无法到达那个有戈薇的未来。
  精力旺盛的狗狗刨土一直刨到半夜,白夜看戏也看了半天。他的耐心很好,对于看中的东西总是愿意付出时间,所以才会被奈落看中,从一堆垃圾中脱颖而出,有了自己的新身体。
  犬夜叉筋疲力尽,狼狈万分倒在自己挖的深坑里已经连泪都流不出来了,但他倔强地擦掉泪,结果那脸被满身泥污擦得更脏,抬头就看到遮挡了半边井口的白夜逆光望着他。
  自己狼狈的样子都落入对方眼中,觉得万分不堪的犬夜叉想炸毛,但一想到他已经看过自己这种模样无数次后,就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干脆闭上眼准备昏睡。
  只是他没料到,今晚不会这么快结束,以一种他没想过的方式。
  白夜拎着脱力的犬夜叉往树林旁边的瀑布带,当然没忘了这次来这里的战利品,把他扔进入冬已经有些寒气的水潭里,这一下差点要了犬夜叉半条命。
  白夜不算温柔地给狗狗洗白白,不温柔的原因是犬夜叉挣扎得厉害,最后所幸以暴制暴,当然结果是自己也被拉下水。
  已经洗得差不多的犬夜叉挣脱白夜的控制往岸上爬,他全身无力又冻得发抖,好几次抓到潭边的石头都没爬上去,只得继续泡在寒水里粗喘气。
  这时候白夜已经欺近了犬夜叉,某种危险气氛弥漫在四周,待犬夜叉反应过来时,一切都晚了。
  作为一个半妖,一个被妖怪和人类同时排斥的半妖,是没机会接触到某些事情的。而对于犬夜叉这个只和桔梗戈薇牵牵小手接个吻什么的纯情直男,更是对情/事懵懂不知。
  可惜了,这样一个纯洁的处男第一次就遇到了白夜这样的情/色高手,更是好好品味了一把啥叫雌雄双体的重口味24禁,从而实现了自己昏睡过去的愿望。
  而被遗忘在潭边的枫婆婆不小心从幻境中走出来,却恨不得醒不过来,这样也不用看那闪瞎眼睛的活春/宫,耳边那哼唧哼唧的声音扰得自己的老脸抽个不停。——唉,人老了啊
  总之,当枫婆婆再次见到自己已经复活还是那么年轻漂亮的姐姐时,那老脸泪纵横啊!当得知姐姐有了鬼蜘蛛的孩子时,枫婆婆捂着心脏差点向小鬼报道。最后,当她得知自己是做为姐姐的娘家人参加婚礼时,终于淡定下来了,不淡定不行啊!
  于是,在这个不算太冷的冬天,举行了一场很小却十分温馨的婚礼。
  桔梗披着简单却是自己亲手做出来的嫁衣满意地笑了,融合了母性光辉的她笑得更美丽,看直了作为新郎的鬼蜘蛛。
  然后,在不久的新年大餐上,许久未见,神龙见首不见尾称自己为风的少女宣布自己要离开的决定,差点让这场举家欢庆的年夜饭变成不少妖怪的送终饭。
  其实也不是许久未见,至少我自己觉得不是,不过特意避开了其他妖怪特别是赤子。
  我每天要做的事都是安排两个孕妇的三餐,准备一下桔梗的婚宴,解决一些因为古代和未来科技相差太大的技术改良问题,最后觉得无聊的时候逗逗这里的小孩子或是半妖小鬼,或是泡泡温泉还有闯进其他大名的城堡乱晃。
  赤子天天来找我我是知道的,或者不应该说找,他那种行为简直是堵了。
  每天赤子来来回回的在白灵山晃,幸好我有神无牌监视镜,见这小鬼来了就换位置,惹得他差点毁了白灵山。
  我觉得我对他没什么可说的了,好好养了一个小鬼居然养歪了,自己被扳弯不算还扳弯了别人,这实在是有点超出我预料。
  感情的事向来是理不清的,就像一团缠成死结的乱麻,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往往是用快刀斩下去,这样造成的损失才最少。
  向我这样会一直不停穿越的灵魂能得到的东西不算多,我甚至能想象出那没有尽头的未来会遇到无数种类似这样的羁绊,亲手斩断与他们的联系这是我必需要习惯的事。
  我不会留下来,也不会停下往前的脚步,我想看看,属于我的尽头。
  至于最后是不是孤身一人死得悲惨,我并不在意,我希望的是有人能追上我的脚步而不是我停下来等他们。光是这一点就让不少人望而止步,更何况我已经习惯了孤身,真要有什么生死之交的同伴的话,大概会束手束脚吧!
  所以,在所有和我有关的妖怪还有人类一起吃年夜饭时,我告诉他们我要离开了。
  我觉得我算厚道了,比起一声不吭就消失,他们至少不用做白工,比如找人什么的。
  赤子的反应很火爆,这小鬼最近被我的避而不见折腾得火气很大,但他再怎么折腾也不是神无的对手,我家可爱的三无小萝莉始终站在我这边,履行着长姐管理弟妹的义务。
  最后,我抱着我家可爱的神无小萝莉吃了一会儿豆腐,走入了自己划开的空间,被里面吞噬着光明的黑暗覆盖。
  这算是自带的穿越技能,刚开始我不能控制,死亡后自动张开,后来有了经验才能以灵体的形式多蹦达一段时间,总算是为自己身体死亡后没留下太多遗憾。
  第二天,所有人和妖果然发现那个来历不明的少女亡灵消失了,作为反应最过激的赤子很快就离开白灵山再也没回来。
  钢牙接走了渡过危险期的神乐回到自己的狼窝,桔梗是生完孩子再走的,他和鬼蜘蛛一边照顾孩子一边旅行,第一站就是枫之村,还把过完年就逝世的枫婆婆葬在她以前坟墓的位置。
  前段时间还热闹的城堡转眼间就冷清下来,白灵山下的商业街越办越火,开始不断向周边发展,最后白灵山的人们也陆陆续续地搬离了所本的住所。
  越来越多的人类开始知道有这么一个被妖怪控制的宝山,开始伙同其他想分一杯羹的野心家攻打这里,而且和白灵山主人有过接触的那代人已经全部死亡,在人类久攻不下之后,白灵山彻底成了禁山,人类不敢再接近。
  而最后还留在白灵山的只有接任了白灵山结界阵眼的神无和那两只无法无天的宠物。
  白夜和犬夜叉虽然不在白灵山住,却时不时回来,偶尔去西国那边杀生丸的领地上找点小麻烦,日子也过得精彩。
  悟心鬼作为斗鬼神的剑灵只能跟着剑走,某天它被一个叫村正的铸刀师狂热地借走了,然后被融解分化铸成无数把日本刀,全部刻上村正之名卖给了武士们。接着,有不少意志不坚定的人类因为刀上的邪气控制不住杀戮的本能,最后它无奈地被灌上了‘妖刀村正’这个流传了几百年的称号,明明它很无辜的,那个铸刀师根本就没想过要把借来的斗鬼神还回去,它又阻止不了。
  又是多年过去了,万年不长一点的影郎丸和兽郎丸生生啃掉了白灵山的一半山壁,无聊过头又不想出白灵山看那些人类折腾所谓西方科技时,它带着自家什么都吃的兄弟迎上了敢死挑战队,这是不死心的人类雇佣来白灵山察看的佣兵。
  这次它们对上的是什么炸弹火箭筒之类的烦人东西,就算妖怪的恢复力再好,也总有敌不过机器的时候。杀了几波不自量力的重装甲人类,浑身浴血挥着残肢的两只宠物狂笑着把那些人类拖向地狱,和它们一起。
  又过了一百年,白灵山地区遭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一场大地震将这个区域移为平地。关键时刻,始终坚守着白灵山结界的神无把本命镜和天之羽衣融入城堡,和完好无损的城堡一起沉入地底开始沉睡。
  终于,整个世界步入了20世纪,在某个有钱人的资助下,很早以前就动工并花费了几代人的努力,被埋入地底的城堡重见天日。让人堪称奇迹的是,那城堡里的东西无一损坏,就像被时光隔绝了一样,看得各世界的记者纷纷追踪报导。
  而花巨额买下这座城堡连同这片土地的老头怀念地触摸着城堡的墙壁,目光从那怪异却小巧可爱的骷髅风铃滑过,走进了城堡。
  缓缓合上的大门隔绝了外面的视线,在这灵气充沛的结界内,老头身上的伪装慢慢消失。灰白的短发变长带点浅紫,脸上的皱纹消失不见,佝偻的身躯站直,身上的西装换成了白色的和服。
  这人直接来到结界的最中心处,缓缓走到一面系着粉色羽巾的素白古镜边,抬手抚过镜面,那双漂亮却无瞳孔的紫红色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镜面中显现的一个正在沉睡的小萝莉。
  很快,那小萝莉抖了抖睫毛,缓缓睁开眼,依旧是那张什么表情都没有的脸,她有礼貌地点头示意,“你回来了?”
  “嗯,这好歹也是那家伙留给我的东西,所以……”他静静地微笑,那笑容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