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BL电子书 >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

第37章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第37章

小说: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唯一没动的神无被羽衣展开的结界自动护住,妖风吹得她身上的素白的和服晃动,铃铛响个不停,脸上依旧是那无动于衷的零号表情。
  这妖风并没向四周扩散,而是如刀子般将奈落削成碎片,却不见一滴血。背对她们那并不高大的身影就如散落成无数片的拼图,再也无法拼出完整的图案。
  半晌,妖风散尽,奈落原本站立的位置换上了一个穿着黑色浴衣的少女。16、7岁,不高,却恰如其分,腰间系着两把武士刀,长短各不相同。
  披散至腰间的黑色长发被撩起,长发的主人用十指梳理着,最后拿了根白色的发带系好,这才转身面对其他人。
  这少女面容佼好,比之桔梗也不逊色,只是气质打扮不同,低调内敛,反而看上去平凡许多。但……这人是谁啊?奈落呢?
  “父亲大人?嗯——要改口叫母亲大人吗?”神无可爱地歪了歪头,疑惑地问。
  “不用。”我抽了抽嘴角,“这样感觉我嫁给了奈落一样……好吧,你可以叫我风。”
  神无卖萌太给力了,我抵挡不住,只好丢个小名给他们称呼。真名什么的不是我不想告诉他们,而是保护自己,名字本身就有着一种契约,善加利用的话,有可能被永远束缚,这种危险的可能性还是掐灭在苗头中最好。
  “奈落?”桔梗皱着眉试探着问。
  “奈落已经死了。”我不想解释这种事情,心脏被毁,那具妖怪身体立刻碎成渣,拼都拼不起来,“我算是亡灵,你们如果实在不知道怎么称呼我的话,叫我风就可以了,狂风的风。”
  捡起地上因为失去身体而掉落的四魂之玉,把它往戈薇手上一塞,俯身在她耳边低语,“你知道该怎么做吧?”惹来她反射性地颤抖,满意了。
  然后,我丢下惊疑不定的桔梗和鬼蜘蛛,越过目瞪口呆的穿越女,最后瞪了蠢蠢欲动的两只宠物一眼,带着神无往结界外走去,外面来了不少客人啊
  事实上,外面的确快打起来了。
  在那千钧一发之迹,救了犬夜叉的就是杀生丸,他大概是和白夜一起来的。不过,关于会飞的白夜去接神乐居然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我表示好奇,至于他怎么把杀生丸给带来了,我不想知道原因。
  另一边,紧赶慢赶路上还耽误了一点时间的钢牙终于到达白灵山了,好巧不巧的正好遇到抱着神乐的白夜。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神乐居然是昏迷状态,而且脸色不太好。
  于是理所当然的,钢牙同志误会了,再加上白夜喜欢逗弄猎物的性格,惹得钢牙锋利的獠牙都露了出来。
  此时白夜已经躲进了结界,幸灾乐祸地对着被关在结界外的钢牙挑衅,气得毛都炸起来的钢牙差点狂化。
  “白夜,够了!”淡淡地阻止了白夜火上浇油,我绕过其他人,径直走向还在躺尸的赤子。
  扔了一件白色长袍盖在他身上,捡起地上的斗鬼神(无视悟心鬼的叫嚷),戳戳这小鬼,“赤子,你还想装死装多久?”
  白色的袍子动了动,我瞬间后退一步,躲过了一只白嫩的爪子。然后,只是看上去有点狼狈的赤子坐起来。
  他捂着胸口一动不动,感受着那强劲有力的心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明明清楚的感觉和看到心脏被破魔之箭净化,他绝对死定了,因为那不可能是幻术。
  “怎么回事?”赤子问的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女,他记得,就是这个少女在他还是奈落时便夺取了他身体的控制权,最后她变成了奈落,他成了赤子。
  “你不是没找到我的心脏吗?我扔到你身体里面了而已。”递出一只手,“要我拉你起来吗?小鬼”
  大概是被小鬼两个字刺激到了,赤子脸扭曲了一下,最后冷哼一声,撇过头,扯下身上破烂的和服,往身上套那件白袍。
  傲娇又别扭的小鬼!——我缩回手,在心里摇头,果然还是神无更可爱点
  赤子的问题解决了,我抬头打量四周,发现狗兄弟两人又开始一边吵架一边开打,不过现在的犬夜叉连砍人都没什么力气,杀生丸更是连刀都没拔,纯粹的戏弄。
  清咳两下,狗兄弟没理我,我瞄了一眼还在大吵的钢牙,丢了个眼神给神无,神无立刻会意地把钢牙给绑成毛虫。
  远目,终于有妖怪步赤子后尘了,不知道他开心不。
  再次清咳,很好,两只狗狗的视线都转过来了。
  “杀生丸大人,请问您来白灵山有什么事呢?”先解决大的那只,我垂眸做恭敬的姿势,力求这次以本体与杀生丸见面不要扯出什么意外。
  赤子为我的这副做态嗤笑一声,惹来杀生丸微一皱眉,但他随即扫了一眼我身后的白灵山,回了句无事便潇洒地离开了。
  闷骚还是有好处的,他不会追根究底,不管他为什么到这里来,这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目送那贵公子的身影彻底消失,我对着狼狈却未失去意识的犬夜叉勾了勾唇,作为阵眼给予他进出白灵山的权利,“犬夜叉,你可以进白灵山了。”
  “你谁啊?”犬夜叉顶着满头问号,他完全搞不清这个突然出现又说出莫明话语的少女到底在说什么,唯一在意的是这人的身上气味稀薄,似死人又不像桔梗她们那样有肉体,总之搞不清这是什么东西。
  对于脑子不好使的家伙解释也白搭,我直接忽略,拎着斗鬼神就跨进了结界,伸手接过昏迷中还未醒来的神乐。
  “白夜,怎么回事?让你去接人要这么久?”
  “大人?!”白夜试探着叫着,很快便挂着趣味的笑容恢复了原本的态度,双手一摊作无奈状,“啊呀呀,这可不能怪我,我刚带着她飞了一段距离,她就吐了,我只好带着她慢悠悠晃回来,最后变成这样样子了。”
  吐?挑起眉头,心中隐隐有了猜想,原本搂着神乐身体的右手滑到她手腕,开始诊脉。
  不要怀疑我的医术,虽然我不怎么用,但还是系统地学过的。曾经……也就是第一次穿到银魂的时候,自家哥哥希望我成为一名医者,只是后来……我走上了修罗道罢了……
  不去想妖怪的身体是不是和人类不一样,我按照人类的诊脉方法仔细地探察着,果然把到了除神乐本身外另外的心跳,虽然微弱了点,但能够确定。
  狼的繁殖能力果然强,示意神无替钢牙松绑,给了他进入白灵山结界的权限后,任由他从我手上夺走了神乐。
  “恭喜,神乐怀孕了,而且是三胞胎。”没错,不是双胞胎而是三胞胎,难怪把神乐整得这么虚弱,“她身上的妖力不太稳定,情绪也不稳定,如果你不能照顾好神乐的话,你就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了,我们自然会照顾好她的。”
  “哈?”钢牙被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咂傻了,搂着自家老婆半天都没回过神,随后就是狂喜,抱着神乐又是亲又是吻,但是搂着神乐的动作很轻柔,脸上挂着灿烂到极点的傻笑。
  被怀孕一词吸引过来的其他人复杂地看着那对粉红泡泡飘啊飘的小情人,某些人心里就冒起了酸泡泡,怨念从头上飘起来。
  不过,我把目光锁定在了桔梗身上,忍住摸下巴这种猥亵的动作,有件事要确定一下,桔梗这两天似乎比较偏爱酸涩刺激性的食物。
  一步步向桔梗逼近,遇到阻碍者鬼蜘蛛直接唤来神无绑走,终于摸到了桔梗美人的美手,顺势搭起了脉。
  “喂喂,不可能吧?”穿越女躲在戈薇后面看热闹,刚刚神乐怀孕的事大家都看得分明,但现在换成冰清玉洁似的桔梗,不敢置信的人还是很多的。
  松开手,扯出一抹意外的微笑,“恭喜,两个月了。”
  如果时间倒推的话,那就是桔梗中了曲灵毒而去梓山神庙的那几天了,恰好那几天我忙着立威没关注那边,看样子错过不少好戏啊!
  桔梗也震惊地睁大那双美目,下意识地望向被神无绑得连丝缝都没透出来的鬼蜘蛛,复杂地垂下眸,手缓缓抚摸着自己一点变化都没有的肚子。
  “犬夜叉!你这个混蛋!”戈薇身上突然冒出熊熊怒火,河东狮吼贯/穿全场,“给我坐下坐下坐下坐下坐下坐下坐下……”
  我错愕地看着戈薇,意识到她似乎误会了什么,顺着她的视线往那边看,犬夜叉已经满眼星星地倒在一个1米多深的土坑里了,他的前面不远处是奋力挣扎却还是毛虫状态的鬼蜘蛛。
  难道,刚刚桔梗下意识看向鬼蜘蛛被戈薇理解成看向犬夜叉?也对,她好像还不知道桔梗被鬼蜘蛛缠得死会的事,我也有意误导她,咳咳,造成犬夜叉的惨状,绝对不是我的错!
  我还在自我推脱,那边情况有了新进展,在所有妖怪都被戈薇震慑到的同时,这场闹剧已经到达最后的高/潮。
  用尽力气吼出来的戈薇弯腰喘着气,身体一颤一颤的,那边犬夜叉终于从土坑里挣扎出来了,满脸不满,“戈薇,你干什么啊!”
  但他立刻就禁了声,慌张起来,因为戈薇抬起了脸,倔强的脸上全是泪水,她咬紧牙关不发出呜咽的声音,任由湿热的泪滑落,模糊了对面那个银发红衣半妖的身影,那是她的初恋。
  “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呢?你居然和桔梗有了孩子也不告诉我,我又不会一直死皮赖脸地一直缠着你,我也会衷心祝福你们的,为什么要欺骗我,给了我期待又让事实伤害我!犬夜叉,我在你心中就这么没地位吗?”
  戈薇控诉得声声泣血,其他知道内情的几只妖怪惊讶地张大嘴,我默默扭脸,再次给自己催眠,这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啊!
  “喂,戈薇,你在说什么,听我解释啊!”犬夜叉急急忙忙冲过来,想要抱住戈薇让她冷静一下,他怎么完全听不懂,呜,脑子好晕。
  犬夜叉这一吼我就知道要糟,这时候应该先吼出那孩子不是他的才对。果然,在犬夜叉还没靠近的时候,他再次被戈薇赏了几十个坐下,砸出一个人型大坑。
  “我不听我不听!”戈薇的情绪波动太大,现在已经到达临界点了。她摸出四魂之玉,恨意在眼底聚集,原本净化成莹白的玉因着她的情绪也出现了几缕黑色。
  她丢下玉,摸出了自己带着的羽箭,双手紧握就往下插,却被四魂之玉散发出的光芒挡住。
  “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有你我怎么会来到战国,要不是你我怎么会遇到犬夜叉……消失吧!给我消失!!给我永远的消失掉!!!四魂之玉——!”
  带着绝决的恨意,戈薇终于贯/穿了已经被染成半黑的四魂之玉,那玉响应戈薇的愿望破碎,化为星星光点消失。
  “戈薇……”犬夜叉艰难地从坑里爬出来,他今天用力过度,快撑不下去了,但他不能倒下,他还有话对戈薇说,他要对戈薇解释。
  四魂之玉终于消失,时空轴也开始恢复正常,作为战国时代的外来者,戈薇和穿越女身上同时发出白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成透明。
  最后,戈薇完全消失前,她呆呆地坐在地上,任由开始干涸的泪痕挂在脸上,神色平静却疯狂,“犬夜叉,我恨你!”
  “不——”犬夜叉突然有了力气,径直往戈薇消失的地方一扑,最后狼狈地跌落,终于受不这打击而昏过去了。
  我抚额,心里叹息了一下下,反正当初都决定拆CP了,现在也算成功了吧!
  吩咐好像对犬夜叉十分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