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BL电子书 >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

第20章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第20章

小说: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至此,情况完全失控,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不管是同伴还是战友,他们眼里只有四魂之玉,只有杀了对方,他们已然失去了理智,被黑暗的欲望吞噬了心灵。
  “可以收工了。”我示意神无他们收拾东西,自己则从衣服里掏出一张鲜艳的红纸,这纸已经折成鸟的形状,“正好试试新学的式神术。”
  把纸鸟往天上一扔,这纸鸟莫明开始自燃,如血的火焰化作一只大鸟,鸣叫几声停在我面前,“把那只大猫身上的四魂之玉带给我!”
  下达了指令,火焰鸟展翅一跃,如离弦之箭冲向亲方。
  结界并不能阻挡火鸟的到来,它轻松穿过结界,找准四魂之玉的位置下口,叼起玉石冲天而起,给亲方身上留下一个洞穿的小洞。
  火鸟得意地飞到我头顶盘旋两圈,然后才把四魂之玉放在我手上,我摸了摸它的头,赞扬了一句,它便重新化作一张纸鸟。
  “走吧!去白灵山深处,顺便把房子改一改,那格局我不喜欢。”
  对着远处战场里还没被波及到的主角配角一行人,我挥了挥手,他们脸上愕然与不可置信太明显了,不知道是因为见到奈落出现还是因为刚刚出现的混乱,大概是两者兼俱吧!
  “白灵山深处?你进得去?”赤子仰视这张自信而微笑的脸。
  “呵呵,不相信我的能力吗?真是让人伤心啊!”红眸闪烁着戏谑的欢愉,那家伙又开始蹂躏他的头发,“就算我失败了,不是还有你吗?我可是很相信你的……”
  心跳一点点加快,为了某种未知诱因,先前不断压下的杀人念头开始转变,扭曲到一种奇怪的角度。
  不经意间,以前见过的某个画面侵蚀而出,那是他唯一一次见过此人失神的模样……
  好想,好想再看看这个人慌乱无助的样子……
    
                  
 
天生牙
   白灵山某座半成品城池中,温柔哄着孩子的男人正淋浴在霞光中。
  “喂,赤子,你说什么样的死法有趣点?”
  男人一头如海藻般的长发束起,露出精致美好的面容和下颌,脸色略显苍白,仿若久病缠身。在白灵山这半点妖气都不沾的薄雾中,那种悲天悯人的忧郁气质被足足提升十倍。
  只不过,有种职业也可以达到这种效果,我们有时候会称之为——神棍!
  但奈落就顶着那张堪比神棍的脸说着这与表像一点也不搭的话,让已经习惯他变脸的赤子般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还好脸没有扭曲,就是眼睛有点发酸,不得不闭了闭。
  “生命还真脆弱,对吧?”
  在看到主配一行只剩下犬夜叉、杀生丸和钢牙没死,我随手一挥,悬浮在空中的水镜崩坏解析,无数水珠怪异地膨胀缩小,最终脱离掌控般爆开。
  抢先一步将长袖掩住赤子,然后被淋个满头,整个落汤鸡造型。
  这个水镜术果然不熟悉,居然搞出这种乌龙,只是神无暂时离开了,想要继续观看犬夜叉一行的2D影像还要我自己动手。
  阴阳术虽然是好东西,但因为战乱遗失了不少。找到几本好书不容易,当然实力性也不错,就是不好掌握,谁让我现在是妖怪,妖气和灵力经常性冲突,各种小意外不断,我都习惯了。
  “哼,嘲讽别人之前先管好自己,还不会走就先跑起来了。”赤子厌恶地撇嘴,虽然身上没沾染上水,却还是不依不饶,“这种术法不是要先在器皿中试用吗?”
  我把他拎开,扔给已经回来的神无抱住,同样厌恶地撩起一缕湿发。
  好吧,我是急功近利了点,果然下次用水镜术之类的还是在河面或者水盆里好一点,至少不会弄得湿身了。
  “已经通知了神乐和琥珀吗?”抓住最猛胜送来的毛巾,我扯下湿淋淋的外衣就往浴室走。
  “是的,父亲大人,他们已经往西国赶。”神无搂着赤子乖巧地站到一边。
  “很好,继续监视,等他们完成任务就不用管了。”和服脱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把那块只缺了小半的四魂之玉扔给赤子,“你先保管,我去清理一下。”
  纸门被拉上,赤子双手捧着四魂之玉发呆,还差最后几片就完整了——钢牙两片、琥珀一片、玛瑙丸一片(被犬夜叉带走了),其余不知所踪的还剩一片。
  神无倒是没想那么多,安静地看着镜子里跳跃的画面。
  一会儿是正急速赶路的神乐和琥珀,一会儿是凌月仙姬带来的援军和杀生丸他们汇合,一会儿又是带着桔梗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向白灵山前进的鬼蜘蛛,最后还得看着两只闲得去吓唬人类的无聊宠物不要太过份,不然父亲大人会生气的。
  亲方的再次出世带来的是惨烈的牺牲,反之则是豹猫一族彻底的湮灭在历史的长流中。
  从东方而来的飞蛾妖被亲方大伤元气,终于败在了西国的援军之下,只是,最刺手的还是斗牙王都无法完全控制的邪刀——丛云牙。
  被无数骷髅士兵包围的主配一行已经灯枯油尽,满身是伤并使用过无数次爆流破而妖力不济的犬夜叉,身上没一处地方完好靠四魂碎片支持的钢牙,最后时刻终于领悟到什么而使出不完全冥道的杀生丸,以及颤颤微微靠人头杖缩在角落的邪见。
  除了这四个妖怪,场上再无活物,无数的骷髅士兵踩过一具具没有生气的妖怪尸首,向着唯一的四个活物前进。
  但它们无法再前进一步,四个活物身后静静平躺着失去生命的法师、除妖师、巫女、人类还有小妖怪,杀红了眼的他们死也不让这带着邪气的骷髅靠近。
  这还真不是一场混战可表的,会造成这种结局大部分是因为这几个自尊心高的妖怪各自为政才让其他妖怪有机可趁,更别说那突然落下的一大堆假四魂之玉增强了对方的妖力了。
  戈薇死了,为了保护铃而死;铃死了,为了保护杀生丸丢弃的天生牙;弥勒死了,为了保护其他人,用风穴吸入大量邪气骷髅;珊瑚死了,人类身体受不了如此浓重的邪气;云母和七宝还有阿哞死了,为了保护这些人的尸体。
  就连和对方没什么交集的钢牙率领的妖狼也被戈薇和弥勒他们救了几次,虽然他们只是暂是统一战线,虽然钢牙曾经打过犬夜叉手上四魂之玉的主意,这一刻,就连钢牙也不愿这些人的尸体被那骷髅士兵分尸或带走。
  杀生丸手握沾满铃鲜血的天生牙,刀身已经被染红,它舍弃了治愈的本能开始杀戮,黑色如月牙般的冥道把骷髅士兵重新送入冥界。
  他冷哼着,不再理会这些小兵,如一道白色闪电向最中间的丛云牙奔去。那把被他带来又舍他而去的刀,如今居然靠着他的断臂复活过来,真是不能饶恕。
  “喂,杀生丸,你去哪里!”已经开始脱力的犬夜叉对着远去的背影大吼,却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看了一眼死去的友人和同伴,咬咬牙也跟了上去,“臭狼,这里就交给你了。”
  “切,不用你多说我也知道,臭狗。”钢牙没什么好气地说,抹了抹溅到脸上的鲜血,带着雷电之力的五雷指又切碎了好几具骷髅。
  “呜呜,我被无视了吗?”邪见缩在角落画圈圈。
  最后,当然是犬夜叉和杀生丸无意中联合起来的一击击败了丛云牙,让它沉入冥界。与此同时,凌月仙姬带来的援军终于突破了骷髅士兵的包围,和儿子一起见证了斗牙王留存在丛云牙上的虚影和留言。
  获胜的几人却没有胜利的喜悦,犬夜叉跳回原地,看着同伴们的尸体默然。
  ——半妖,永远都只能孤独一人吗?就算得到也会失去?
  杀生丸则对着铃的尸体抽出了天生牙,然而让他震惊的是,他看不到地狱的使者,无从下刀。
  天生牙从手中滑落,杀生丸用唯一的单臂抱起这个人类小女孩。她的身体已经冰冷僵硬,再也无法睁开眼睛,无法露出灿烂的笑容,无法跟在自己身后,他一个大妖怪居然连个小鬼都保护不好,果然还不够,不够……
  “杀生丸大人……”感情丰富的邪见已经飘起海带泪,它不止是为自己流泪,更是代替杀生丸流。
  钢牙扶着石岩粗喘着气,失血过多双眼发黑。他带来的妖狼们只剩他一个,这种惨胜不是他想要的结局,连他最亲密的两个手下都死了,这种胜利还不如他带着全族躲起来。
  摇晃的身体已经支持不住,钢牙向后一倒,有人接住了他,熟悉的香味和妖艳的容颜让他彻底放松,昏死过去。
  突如其来的女妖让犬夜叉立刻咬牙切齿起来,他不会忘记,就是奈落扔下来的假四魂之玉才使得战斗变得更加惨烈,如今奈落的分/身之一突然出现,怎么可能不被迁怒。
  “神乐,你来干什么!”犬夜叉伤痕累累的双手已经拿不稳铁碎牙,只能指甲暴长,全身炸毛地挡在其他人的尸体前。
  “如果我说是来救你们的,相信吗?”神乐一手抱住钢牙,一手戒备地拿出武器,准备一有不对就撤,反正她要救的只有钢牙。
  “谁会相信你啊!”犬夜叉一吼就扑过来,神乐带着钢牙后退几步,用龙卷风把看上去精神不太正常的犬夜叉关起来。
  此时,骑着妖怪的琥珀也从天而降,他愣愣地望着了无声息躺在地上的珊瑚,泪突然就涌出来了,拼命抹都抹不完。
  “杀生丸大人,请救救他们。”琥珀突然向杀生丸跪下,额头重重地磕在地上,再抬起时,已然红肿。
  “杀生丸大人,请您使用天生牙救他们一命。”不顾红肿流血的前额,琥珀再次往地上重重磕下,磕得被关在龙卷风里的犬夜叉都不由得安静下来。
  然而,杀生丸抱着铃一动不动,只冷冷地崩出一个字,“滚!”
  “啧,被迁怒了啊!”神乐用扇面掩住半张脸,用来遮挡杀生丸冷冷射过来的杀人目光,也不敢造次了,连忙把这次的目的说出来,“我只是来转告奈落的留言……”
  “天生牙是一把救人的刀,但只能对同一个人或妖使用一次。除此之外,如果被复活那人缺少四肢,那么复活之后就会残疾;如果要复活那人尸体已经毁坏或者腐烂,又或者找不到尸身,那么就无法复活。”
  “所以,如果要救怀里那个小妹妹,就只有找你的母亲了,她有二次复活的办法。”说到这里神乐才松了口气,杀生丸身上冰冷刺骨的杀意终于退却了。
  扇面一斜,一道风刃贴着琥珀的肩膀而过,在他没反应过来之前,妖风已经卷走了他身上那块四魂碎片,“上次的交易就是让你救这个小鬼,至于其他人就随便你救不救了。”
  握住四魂碎片的神乐已经坐上了自己的飞羽,琥珀这才重重地倒在地上,完全没了呼吸。
  听到这个消息的犬夜叉久久没回神,直到看见杀生丸重新捡起天生牙他才激动起来,他可不认为杀生丸会救戈薇他们,他很早以前就已经知道身为大妖怪的杀生丸是如何冷漠。
  “你不会救戈薇他们吧?”犬夜叉已经跑到琥珀面前。
  “那又如何?”杀生丸冷冷地问挡在琥珀面前的犬夜叉。
  “那我就把天生牙夺过来,由我来救他们!”犬夜叉活动着爪子,就算面前是一座跃不过去的雪山也得撞上去,这是唯一的希望。
  “可笑,你以为自己能驾驭天生牙?”杀生丸直接将不自量力的犬夜叉拍飞,拍得他半天都爬不起来,双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