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BL电子书 >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

第19章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第19章

小说: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另一边,得到丛云牙却不想被控制的杀生丸前所未有的火大,这刀老是不听话,它要的是控制妖,而不是被妖控制。
  最后,再一次对上亲方的结界时,丛云牙抓紧机会逃出了杀生丸的魔爪,气得杀生丸当场就妖化了,生生咬死了几十只猫妖。
  而得到五雷指的钢牙抱着受伤昏迷的神乐回到洞穴,他没想到神乐会偷偷跟在他后面,那时候居然冲出来替他挡了一击,最后他放弃试炼要带神乐去医治的时候,妖狼族的祖先莫名就认可他了。
  钢牙举起手上的五雷指,以妖狼族新王的身份带领狼族向豹猫宣战,犬夜叉一行也正在赶来,战事一触即发。
    
                  
 
四方之乱(下)
   已经出鞘的刀收不回来,丛云牙就是这样一把邪刀,霸道的邪刀。
  想当初,无数妖怪为了争夺它闹得腥风血雨,那时候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饱饮鲜血什么的太正常了。
  但是,自从它落入犬妖斗牙王手里,无时无刻不压抑着自己。那犬妖即便使用力量完全不及它的铁碎牙也不肯让它见血,它恨极,却毫无办法,斗牙王的意志从不为它所惑。
  现在,在唯一能压制它的斗牙王死亡的300年后,被刀鞘强制封印的它终于再次苏醒过来了。它要复仇,它要向妄想再次控制它的犬妖一族复仇,它挣脱了年轻犬妖的手,逃离了,并唤醒了沉睡在地底的怨灵,控制着他们让自己能自由活动。
  丛云牙是没有节制的,从控制普通鬼怪到杀出一条血路,如木偶般的骷髅士兵列着整齐的队伍切断了通往西国的路,把西国的援兵挡在了外面。
  越来越多的妖怪死于丛云牙的邪气,就有越来越多的骷髅妖怪诞生。不止是人有感情,妖也有,每当看见自己的战友同伴死去却随后成为敌人,那是一种绝望。
  骷髅军团不断壮大,硬生生把激战中的猫狗狼和援军隔开,形成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绝势。
  另一边,追着犬夜叉而来的玛瑙丸吸收了父亲留下的妖力,成功进化成了放大版的飞蛾,其体型和亲方不相上下,铺天盖地的小飞蛾切断了另一边的后路,撒下厚厚的一层蛾粉。
  前方有跨不过去的骷髅军团,后有会吸食灵魂的飞蛾大军,再加上亲方和玛瑙丸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王者之战,被无辜波及两方手下加主角配角的一行乱斗,不可谓不混乱。
  玛瑙丸巨大的翅膀夹着妖力一扇,扇得亲方倒退一步,其他小兵虾将被吹飞,然后有些落到骷髅中,有些被飞蛾吞噬。
  亲方恼怒地回以利爪和尾巴,一拍下去,山崩地裂不为过,玛瑙丸这个新普的虫妖抵不住老资格的猫妖,被生生撕裂了一只翅膀,成了不对称的残次品。
  玛瑙丸气得双眼都快冒出火来,狂化狂化再狂化,张口一道如碗粗的白色激光射出,打在亲方强力的结界上只擦出了耀眼的火花。
  那一瞬间,被闪瞎了狗眼的妖怪不在少数,嗷嗷怪叫着被两只庞然大物不小心踩成小饼饼。
  在这一场混战中,杀生丸一群人,犬夜叉一行人,外加钢牙一群人首次合作起来……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险险躲过哥斯拉和怪物打斗飞溅的残屑,因为要掩护这一行中身体脆弱的人类累赘,一行人真可谓险象环生。挂彩是肯定的,但伤亡不大,因为穿越女强悍的防御护着他们。
  在这滚滚销烟中,一行人或站或坐在视野辽阔的悬崖开起了烧烤大会,就着这精彩的打斗下菜,好不悠闲。
  四肢抱着一块比他大好几倍的骨头,影郎丸还算秀美的脸上跃跃欲试。
  “我们真的不能参战吗?”把骨头扔给旁边咯吱咯吱嚼个不停的兽郎丸,小个子妖怪再次从火上扒下一块肥美的鲜肉,狠狠地咬下一大口,满足地吃了一脸油。
  “我又没阻止你。”我淡淡地撇了他一眼,撑着下颌注视着下方的混战,另一手给赤子喂食炒奶皮,“要去就去。”
  “真的!”
  影郎丸惊喜地躬起身,喜爱杀戮的他单是看着这场面就热血沸腾,只是碍于以前对于奈落的阴影,在没得到许可前不敢妄动。
  我懒得理这个狂人,虽然他偶尔会让我想起飞坦,但那个别扭的家伙比这个只知道杀戮欲望的妖怪好多了。不过,妖怪本来就缺少很多东西,而且现在又是烟火连连的战国,这样的妖怪和人类到处都是,反而不显眼了。
  兴奋的影郎丸摩拳擦掌,但眼神扫过旁边一堆奇怪的瓶瓶罐罐还是迟疑了下来。自从上次奈落回到白灵山带回一大堆看不懂的纸山后,消失了一段时间,再次出现便带着这些东西,然后食物就变得美味无比,让影郎丸的味觉越来越挑剔,就连当初最喜欢的活人味道都变成了难吃的味道。
  “奈落,你还有食物吗?”影郎丸期翼听到否定答案。
  望了望兽郎丸旁边的一堆比他都高的白骨,我对影郎丸那个小不点的食量有了重新认识,好像还没听过有妖怪被撑死,影郎丸应该不会是第一个。
  “正餐没有了,剩下的是零食。”边说,边打开身上带着的一个卷轴,一堆颜色鲜艳的小果和着牛奶还有冰块待在大大的木桶里,冷气混着奶香果奶飘散出来。
  影郎丸口水哗啦啦就流了下来,看那样子想直接跳进桶里连游边吃——不卫生——所以我阻止了他。
  “神无,看住他,由你来分配。”利落地给长女下了指示,向来是乖乖女的神无安静地执行任务。
  影郎丸心满意足地泡在比他大的罐子里,不时游上游下,还惬意地喝上一两口奶冰,整体白了不少。
  赤子已经吃完了奶皮,我又往他嘴里塞葡萄,完全不管他欲言的模样。
  一直被迫当成吃货的赤子怒了,抓住机会咬住奈落执葡萄的手指,用一种既有威胁意义又没有咬断的力度含着,经过多次试验,他已经掌握了咬人的诀窍。
  习惯性的挑逗两下,几根手指灵活地和一只滑腻的舌头纠缠,待反应过来才觉察这种动作太过情/色,只不过对方是婴儿所以显得怪异。
  无谓地抽出手指,透明的黏液牵出丝线,又在绢布上毁掉证据,要让我的厚脸皮破功,这个世界至少还没发现谁有这能耐。
  做完这些,我才把视线移到又处于发呆状态的赤子,“有事?”
  “你很讨厌战斗?”赤子就事论事,他的观察力可不弱。
  “呵,我是和平爱好者。”嘴角诡异挑起,暗红色的双眸逐渐变成艳红,这似笑非笑的模样任人一看就觉得不可信。
  赤子那张肥嫩可爱的小脸一瞬间就扭曲移位了,虽然理智提醒他这家伙在撒谎,但直觉却认定这是他的真心话,赤子觉得自己似乎被病毒入侵了,开始分不清哪边对哪边错。
  “只不过,对于某部分人来说,我就是恶魔。”大喘气之后,我皮笑肉不笑地说,为赤子精彩的变脸而愉悦。
  赤子的表情有一瞬间空白,意思到自己又被涮了一次,然后他被脑海中不断涌出的杀了他的念头引诱,本能的拽下垂在他旁边的海藻形长发,恶狠狠地咬住猎物的咽喉,没有脉搏跳动的咽喉。
  他发誓,等他长大后要一口口把这恶劣的家伙吞进肚里,没有心又怎么样?没有再生的躯体也白搭。
  “唉,孩子到叛逆期了,真让人惆怅。”轻揉赤子柔软却长了不少的短发,那舒适的感觉让人爱不释手,喉咙被牙齿蹂躏的感觉就如蚊虫叮咬,除了刺痛就只剩下酥酥麻麻的感觉。
  叛逆你妹——赤子第一次在心里爆了粗口,动作越加凶狠,直接咬断了这家伙的椎骨。
  失去支撑物的脑袋眼看就要滚落悬崖,一只手不紧不慢按住,然后是肉眼可见的修复。
  “你还真是玩不腻啊,这种又啃又咬的行为不无聊吗?”扒了几下还贴在身上的赤子,看来他今天算是狠了心不松口了。
  “有用就好。”赤子含糊答了一句,这种行为,真是太解气了。
  “不怕被人笑话?”
  “哼!”赤子冷哼,松开嘴,小胳膊小腿利落跨坐在那家伙的肩上。
  撇了一眼事不关己的面瘫神无,再撇了一眼在冰奶里游得欢畅还吐了几个泡泡的影郎丸,最后转到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专心嚼着骨头的兽郎丸身上,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除了这家伙,谁会笑话他!?
  下面战场的形势越来越严峻,骷髅死灵的数量增长到3/4,狠狠折磨着胆敢挑衅他虫子的亲方总算从那不太灵活的大脑分析出目前的形势,不由得大怒起来,挡路者——死!
  “差不多了,放饵吧!”我微微一笑,掏出另一张卷轴,散发着漂亮光芒的玉石掉落满地。
  “哦呵呵,我等好久了。”影郎丸欢呼一声,跳出冰奶浴,直接蹦到兽郎丸身上。
  拾起一颗玉石,向上抛起,插出腰间的黑色长刀当作棍子一击,玉石便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落到了战场上。
  ‘呜,痛’黑色的长刀里传出一个弱弱的呼痛声。
  “哦?痛啊”我微笑着反问,反手再次击飞一颗玉石,“很痛?”
  ‘……没,没有……’小媳妇似的呜咽声。
  “真的?”疑惑反问。
  ‘真的!’点头点头。
  “呵呵,那就好,我就说嘛!连自己跳进火炉被焚毁的痛都可以忍受,怎么可能连这点小痛都忍不了呢?”笑意盎然。
  ‘呜,父亲,我真的错了……’不太聪明的大脑知道父亲大人还在生气,当下连呜咽声都消失了,就怕再次忍父亲生气。
  “那就好,我还是很喜欢乖孩子的。”微笑着收刀,装作没听见那如释重负的欢呼。
  肩上的赤子不屑地撇过来一眼,“只有你才会欺负这些弱小的家伙。”
  “哦?你没被我欺负?”我挑眉,兴致高昂地反问。
  咔嚓!一道闪电劈下,被写有‘很弱’两字巨石压得不能翻身的赤子被劈个正着,小小的心灵被狠狠刺了一把。
  牙齿痒痒的,好想再扑上去把这张微笑的脸咬成碎片,赤子用极大的忍耐力才把这想法忍下。等不了多久了,他要长大,用最快的速度,把这家伙的平静打破,噬下他身上的肉,欣赏他慌乱的表情……
  “恶意太明显了,要学会隐匿才是合格的猎人。”长手一伸就把赤子再次搂进怀里,我淡淡地提醒一句,随后站起身,乱战的那群人终于发现我们了。
  满地的玉石已经被影郎丸以疯狂的天女散花方式全都丢给了下面,被玉石砸到的小妖先是气愤地四处观望,接着被玉里面的力量吸引,不由自主地捡了起来。
  感受着力量从玉中源源不断输出,小妖兴奋地一口吞下,然后突然变高变大,妖力更是增加了几倍不止。
  正兴奋得想大吼表达自己的感受,眼尖瞄见不远处的草丛还有一颗相同的玉时,立刻眼就红了,这东西是极品啊!
  猛然扑过去,结果和人撞车,两败俱伤下,那玉石被第三者抢走,小妖急红了眼,完全狂化,不分彼此开始攻击。
  乱战中,有识货的妖怪大吼出来,“四魂之玉,这东西是四魂之玉!好东西啊!”
  大吼的人被杀死,行凶者从被撕裂的身体中掏出玉吞入腹中,又开始寻找新的猎物。
  至此,情况完全失控,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不管是同伴还是战友,他们眼里只有四魂之玉,只有杀了对方,他们已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