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武侠电子书 > 楚留香系列之蝙蝠侠 >

第30章

楚留香系列之蝙蝠侠-第30章

小说: 楚留香系列之蝙蝠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张三想也不想,立刻道:“不会,救人如救火,那是片刻也迟不得的。”

胡铁花拍掌道:“这就对了,原随云也许到现在还不知道他是谁。”

张三道:“可是,他至少也该对我们说……”

胡铁花道:“说什么?他又怎知道勾子长和我们有什么过节?勾子长若不愿出来交朋友,他又怎能勉强?像他那样的君子,本就不会勉强任何人的。”

张三叹了口气,苦笑道:“如此说来,我倒是以小人之心,去度君子之腹了。”

胡铁花道:“一点也不错,你这人唯一可取的地方,还有点自知之明。”

一阵急风过处,原随云已又出现在眼前。

他全身虽已湿透,但神情还是那么安样,静静的站在那里,看来就好像根本未移动过。

胡铁花第一个抢着问道:“原公子可曾发现了什么吗?”

原随云道:“陆地。”

胡铁花喜动颜色,道:“那边有陆地?”

原随云道:“不但有陆地,还有人!”

胡铁花动容道:“人?多少人?”

原随云道:“仿佛很多。”

胡铁花更诧异,道:“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原随云道:“我只听到人声脚步,就赶回来了。”

英万里忍不住道:“原公子为何不问问他们,这里是什么地方?”

原随云道:“因为他们本就是要来找我们的,现在只怕已经快到了……”

他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礁石上已出现了一行人影。

七八个人一个跟着一个,走在如此黑暗中,如此险峻的礁石上,还是走得很快,很轻松,就仿佛白日里走在平地上似的。胡铁花特别留意,其中有没有一个腿特别长的人。

没有。

每个人的身材都很纤小,几乎和女人差不多。现在虽已走得很近,但还没有人能看得清他们的面貌。

走在最前面的一人,脚步最轻灵,远远就停下,站在四五丈外一块最尖锐的礁石上。

狂风带面巨浪卷过,他的人摇摇晃晃的,似乎随时都可能被巨浪吞噬。但两三个浪头打过,他还是好好的站在那里。

楚留香一眼就看出这人轻功也很高,而且必定是个女人。

只听这人道:“来的可是三原原随云公子的座船么?”

语声清越而娇脆,果然是女人的声音。

原随云道:“在下正是原随云,不知阁下……”

那人不等他说完,突然长揖道:“原公于万里闯关,总算到了这里,奴婢们迎接来迟,但请恕罪?”

原随云动容道:“这里莫非就是蝙蝠岛?

那人道:“正是!”

这两个字说出来,每个人都长长吐了口气,却也不知是惊煌?还是欢喜?

他们的目的地虽然总算到了,可是,在这里究竟会发生什么?有几个人能活着回去?

远方仍是一片神秘。

蝙蝠岛还是被笼罩在无边的神秘与黑暗中。

谁也不知道那地方究竟是天堂?还是地狱?——至少在人们的想象中,天堂总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只见礁石上那人身形忽然掠起,足尖夜船头上一点,已掠上船桅。

大家这才看到她穿的是一个黑衣,黑巾蒙面。

她手里还带着条长索,用绳头在船桅上打了个结。

长索横空,笔直的伸向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这长绳的另一端在哪里?

黑衣人已带着笑道:“风浪险恶,礁石更险,各位请上桥吧。”

原随云皱眉道:“桥?什么桥?”

黑衣人道:“就是这条绳索。各位上桥后,只要不掉下来,就可一直走到本岛的洞天福地中,岛主就正在那边恭迎大驾。”

她银铃般笑了笑,又接着道:“各位到了那里,就知道此行不虚了……”

胡铁花忍不注道:“若是从桥上跌下去了呢?”

黑衣人淡淡道:“若是没有把握能走得过去的人,不如还是留在这里的好,这条桥虽可渡人至极乐,但若一跌下去,只怕就要堕入鬼域,万劫不复了。”

原随云道:“能走得过此桥的并没有几人,阁下难道要我弃别的人于不顾?”

黑衣人笑了笑,道:“当然还是另一条路,走不过这条桥的人,就请走那条路。”

胡铁花又忍不住问道:“那是条什么样的路?”

黑衣人悠然道:“等到天亮时,各位就会知道那是条什么样的路了。”

天边没有亮。

第一个上桥的,自然是原随云。

他临去时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楚留香说,却又终于忍住。

他仿佛相信楚留香能了解他的意思。

高亚男也上了桥。华山门下,轻功都不弱。

她一直守候在胡铁花身旁,临走的时候,还在问:“你呢?”

胡铁花还没有说话,楚留香已替他回答:“我们走另一条路。”

高亚男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她已了解楚留香的意思。

然后,就是华真真。

她慢慢的走过去,已走过楚留香面前,突又回过头深深的凝注着他,仿佛也有许多话要说,却又没有勇气说出来。

楚留香笑了笑,柔声道:“你放心,我会去的,我想那条路至少比这条路安全得多。”

华真真的脸似又红了。

胡铁花暗中叹了口气,有件事他总是不明白!

为什么楚留香遇上的女孩子总是如此纯真,如此温柔?

为什么他自己遇上的女孩子不是神经病,就是母老虎?

绳桥在狂风中飘摇。

桥上的人也在摇晃,每一刻都可能堕下,堕入万劫不复的鬼域!

眼见着她们一步步的走着,慢慢的走过去,走向黑暗——

每个人掌心都捏着把冷汗。

就算她们能走得过,最后又将走到哪里呢?

在绳桥那边等着他们的,也许正是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胡铁花忽然道:“我本该跟他们一起去的,你为什么不肯?”

楚留香道:“我们既没有请柬,更不会受欢迎,跟着他们走,只有连累他们,无论对谁都没有半点好处。”

胡铁花道:“可是我们迟早总是要去的,你怎知另一条路比这条路安全?”

楚留香道:“走那条路,至少不引人注意。”

张三道:“不错,我们可以扮成船上的水手,混过去,然后再见机行事。”

他忽然瞧见金灵芝远远站在一旁,忍不住道:“可是,金姑娘,你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走?”

金灵芝板着脸,冷冷道:“我不高兴。”

楚留香沉吟着,忽然道:“金姑娘的意思,我们本该明白的。”

“我当然明白,她不走,只因为她要陪着我。”

胡铁花几乎已想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幸好楚留香已接着道:“勾子长既已来了,丁枫想必也来了,已对金姑娘不满,金姑娘若是现在去了,也许就难免要有不测。”

胡铁花摸了摸鼻子,忽然觉得别人都比他精明得多,现实得多。

楚留香道:“我只有一件事想要请教金姑娘。”

金灵芝冷冷道:“你们不是什么事都懂么,又怎么来请教我?”

楚留香笑了笑,道:“但我们却实在猜不透这蝙蝠岛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地方。”

张三立刻接着道:“不错,最奇怪的是,岛上既然有那么多人,为何看不到一点灯光,难道这岛上的人在黑暗中也能看得见东西么?”

金灵芝目中突然露出一种恐惧之色,什么话都没有说,掉头就走。只要提到“蝙蝠岛”这三个宇,她的嘴就像是被缝住。

胡铁花恨恨道:“我本来以为毛病最大的人是张三,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她。”

楚留香沉吟着:“金姑娘不肯说出蝙蝠岛的秘密,想必有她的苦衷。”

胡铁花道:“什么苦衷?”

楚留香道:“也许……她已被人警告过,绝不能吐露这秘密。”

胡铁花故意精着嗓子道:“若是泄露了秘密,就刺瞎你两只眼睛,割下你一根舌头……是不是这种警告?”

楚留香道:“也许他们说得还要可怕些。”

胡铁花道:“你以为她会怕?”

楚留香笑了笑,道:“若是你说的,她当然不怕,但有些人说了就能做到!”

胡铁花道:“就算她真的怕,现在船上又没有蝙蝠岛上的人,又怎知她说了没有?”

楚留香淡谈道:“你能确定现在船上真没有蝙蝠岛上的人么?”

胡铁花说不出话来了,过了很久,才叹出口气,苦笑道:“现在我只希望一件事。”

张三忍不住问道:“什么事?”

胡铁花道:“我只希望我们到了那岛上后,莫要被人变成蝙蝠。”

他用力揉着鼻子,喃喃地道:“就算把我变成条狗,我也许还能够忍受,可是变成蝙蝠……唉,蝙蝠……”

 第十六章 船舱中的蝙蝠   

东方,终于现出了曙色。

蝙蝠岛的轮廓终于慢慢的出现了。

胡铁花以最快的速度,换了身水手的衣服,然后就又站在船头等着。

“这蝙蝠岛究竟是个什么怪样了,岛上是不是整天都有成千成万只蝙蝠在飞来飞去?”

就为了要等着瞧瞧,他简直已急得要发疯。

现在,他总算看到了。

他完全失望,完全怔住。

岛上连半只蝙蝠都没有。

非但没有蝙蝠,什么都没有。

这蝙蝠岛竟只不过是座光秃秃的石山,没有花,没有树,没有草,没有野兽,没有生命。

昨夜晚上那些人,也不知全都到哪里去了。

胡铁花叫了起来,大声道:“天呀,这就是蝙蝠岛?这就是销金窟,看来我们都活活的上了人家的当了。”

楚留香看的神情也很沉重。

胡铁花道:“还说什么看不完的美景,喝不完的美酒,简直全他妈的是放屁,这见鬼的岛上简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张三道:“别的没有,至少鬼总有的。”

胡铁花道:“你也见了鬼吗?”

张三就道:“昨天晚上来的那几个,不是鬼是什么?跟着他们走的那些人,只怕都已被他们带人了地狱。”

他当然是在说笑,但说到这里,他自己也不觉机伶伶打了个寒噤。勉强向楚留香笑了笑,道:“你说那些人全都躲到哪里去了?”

楚留香不说话。

在还没有弄清楚一件事之前,他从不开口。

这件事他显然也弄不清楚。

胡铁花却又忍不住要开口了,道:“也许,他们早已准备了别的船在那边等着,把人一带过去,立刻就乘船走了。”

张三抚掌道:“有道理。”

胡铁花道:“也许这里根本就不是蝙蝠岛,他们这样做,为的就是要将我们甩在这里。”

胡铁花叹了口气道:“不管这里是不是蝙蝠岛,看来我们都得老死在这岛上了。”

张三苦着脸道:“不错,这条船幸好被礁石嵌使,所以才没有沉,但谁都没法子再叫它走了,也没法子在船上住一辈子。”

胡铁花叹道:“岛上若有树木,我们还可以再造条船,或建造木筏,只可惜这见鬼的岛上连根草都没有。”

张三忽然道:“你等一等。”

谁也不知道他要于什么,只见他飞也似的跑下船舱,又飞也似跑了上来,手里还捧着个罐子。

胡铁花皱眉道:“你替我找酒去了么,现在我简直连酒都喝不下。”

张三打开罐子,道:“这不是酒,是盐。”

胡铁花道:“盐?你弄这么大一罐盐来干什么?”

张三道:“有人说,盐可以避邪,还可以除霉气……来,你先尝一点。”

胡铁花半信半疑的瞧着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尝了一点。

张三道:“来,再来一点。”

胡铁花皱眉道:“还要尝多少才能除得了我这一身霉气?”

张三道:“最好能把这一罐子全都吃下去。”

胡铁花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8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