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武侠电子书 > 楚留香系列之蝙蝠侠 >

第18章

楚留香系列之蝙蝠侠-第18章

小说: 楚留香系列之蝙蝠侠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丁枫淡淡笑道:“如此说来,三只手杀人岂非更方便了?”

张三说不出话来了。

他就算明知了枫在骂他是个“三只手”,也只听着——一个人只要做过一件见不得人的事,就算挨一辈子的骂,也只有听着的。

幸好丁枫没有骂下去。

他手里捧着包,笑问道:“不知楚兄还看出了什么别的秘密?”

楚留香道:“还有个秘密,就在这包袱里,丁兄为何不解开包袱瞧瞧?”

丁枫道:“在下正有此意。”

他解开包袱,脸色终于变了。

包袱里正是金灵芝找到的那件血衣。

楚留香的目光一直没有离过丁枫的脸,沉声道:“丁兄可认得这件衣服是谁的么?”

丁枫道:“自然认得,这件衣服本是我的。”

楚留香道:“衣服上的血呢?也是丁兄的么?”

丁枫勉强笑道:“在下并未受伤,怎会流血?”

勾子长忽然冷笑了一声,抢着道:“别人的血,怎会染上下公子的衣服?这倒是怪事了!”

丁枫冷冷道:“勾兄只怕是少见多怪。”

勾子长道:“少见多怪?”

丁枫道:“若有人想嫁祸于我,偷了我的衣服穿上,再去杀人,这种事本就常见得很,有何奇怪?何况……”他冷笑着接道:“那人若是和我同屋住的,要偷我的衣服,正如探囊取物,更一点也不奇怪了。”

勾子长怒道:“你自己做的事,反来含血喷人?”

丁枫冷笑道:“含血喷人的只怕不是丁某,而是阁下。”

勾子长霍然长身而起,目中似已喷出火来。

了枫却是声色不动,冷冷道:“阁下莫非想将丁某的血也染上这件衣服么?”

公孙劫余突然笑道:“了公子这是多虑了,勾兄站起来,只不过是想敬丁鲍子一杯而已!”

他眼睛瞪着勾子长,淡淡道:“是么?”

勾子长眼睛也在瞪着他,脸色阵青阵白,忽然大笑了两声,道:“不错,在下正有此意,想不到公孙先生竟是我的知己。”他竟真的向丁枫举起酒杯,道:“请。”

丁枫目交闪动,瞧了瞧公孙劫余,又瞧了瞧勾子长,终于也举杯一饮而尽,微笑道:“其实,这件衣服上的血,也未必就是向天飞的,说不定是猪血狗血也未可知,大家又何苦因而伤了和气。”

说到这里,他身子忽然一震,一张脸也跟着扭曲了起来。

楚留香耸然道:“什么事?”

丁枫全身颤抖,嘎声道:“酒中有……”

“毒”字还未出口,他的人已仰面倒了下去。

就在这刹那间,他脸已由惨白变为铁青,由铁青变为乌黑,嘴角已沁出血来,连血都是死乌黑色的。

只见他目中充满了怨毒之意,狠狠的瞪着勾子长,厉声道:“你……你……你好狠!”

勾于长似已吓呆了,连话都说不出来。

楚留香出手如凤,点了了枫心脏四周六处要穴,沉声说道:“丁兄先沉住气,只要毒不攻心,就有救药。”

丁枫了摇了摇头,凄然一笑,道:“太迟了……太迟了……我虽已知道此事迟早会发生,想不到还是难免遭了毒手。”

他语声已含糊不清,喘息了半晌,接着道:“香帅高义,天下皆知,我只想求楚兄一件事。”

楚留香道:“丁兄只管放心,凶手既在这条船上,我就绝不会让他逍遥法外。”

丁枫黯然道:“这倒没什么?一个人若已快死了,对什么事都会看得淡了,只不过……老母在堂,我已不能尽孝,只求楚兄能将我的骸骨带归……”

说到这里,他喉头似已堵塞,再也说不下去。

楚留香亦不禁为之黯然,道:“你的意思,我已明自,你托我的事,我必定做到。”

丁枫缓缓点了点头,似乎想笑一笑,但笑容尚未露出,眼帘已闺起,他那亲切动人的微笑,竞是永远不能重见了。

楚留香默然半晌,目光缓缓转到勾子长身上。

每个人的眼睛都在瞪着勾子长。

勾子长面如死灰,汗如雨下,忽然嘶声大呼道:“不是我!下毒的不是我!”

公孙劫余冷冷道:“谁也没有说下毒的是你。”

勾于长道:“我也没有想向他敬酒,是你要我敬他这杯酒的!”

公孙劫余冷笑道:“他已喝过几杯酒,酒中都无毒,我的手就算再长,也无法在这杯酒中下毒的。”

他坐得的确离丁枫很远。

勾子长嘎声道:“难道我有法子在这杯酒中下毒么?这么多双眼晴都在瞧着,他自己也不是瞎子。”

楚留香手里拿着酒杯,忽然叹了口气,道:“两位都没有在这杯酒中下毒,只因为无论谁都不可能在这杯酒中下毒。”

张三皱眉道:“但壶中的酒并没有毒,否则我们岂非也要被毒死?”

楚留香道:“不错,只有他最后喝的这杯酒中才有毒,但毒却不在酒里。”

张三道:“不在酒里在哪里?”

楚留香道:“在酒杯上。”

他缓缓放下酒杯,接着道:“有人已先在这酒杯里涂上了极强烈的毒汁,丁枫先喝了儿杯酒都未中毒,只因那时毒汁已干,酒都是冷的,还未将毒溶化。”

勾子长这才透了口气,喃喃道:“幸亏有楚香帅在这里,能和楚留香在一起,的确是运气。”

公孙劫余道:“但无论如何,毕竟总有个人下毒的,这人是谁?”

楚留香道:“人人都知道酒杯在厨房里,谁也不会对空着的酒杯注意,所以无论谁要在酒杯里涂上毒汁,都很容易。”

勾子长道:“可是……那凶手又怎知有毒的酒杯必定会送到丁枫手上呢?”

楚留香道:“他不知道,他也不在乎……无论这酒杯在谁手上,他都不在乎。”

勾子长想了想,苦笑道:“不错,在他眼中看来,我们这些人反正迟早都要死的,谁先死,谁后死,在他来说都一样。”

张三捡起了那件血衣,盖在丁枫脸上,喃喃道:“十人上这条船,现在已死三个,下一个该轮到谁了呢?”

突听“噗通”一声,胡铁花连人带椅子都摔倒在地上。

 第十章 第八个人

最有可能练过“朱砂掌”的人是丁枫。

左右双手都同样灵活的人是丁枫。

最有机会下手杀人的是丁枫。

血衣也是丁枫的。

凶手简直非是丁枫不可。

但现在丁枫却死了。

胡铁花躺在床上,就像死猪。

他唯一和猪不同的地方,就是死猪不会打鼾,他的鼾声却好像打雷一样,远在十里外的人都可能听到。

张三揉着耳朵,摇着头笑道:“这人方才倒下去的时候,我真以为下一个轮到的就是他,我真忍不住吓了一跳。”

楚留香也笑了,道:“我却早就知道他死不了,‘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句话你难道没有听说过?”

张三笑道:“我虽然没想到他会死,却也没想到他会醉得这么快,更想不到那位金姑娘喝起酒来倒真有两下子。”

楚留香道:“你以为她自己就没有醉?连丁枫死了她都不知道,还直着眼睛到处找他来作裁判。”

张三叹道:“这两人醉的可真不是时候。”

楚留香苦笑道:“这你就不懂了,他选这时候喝醉,简直选得再好也没有了。”

张三道:“为什么?”

楚留香道:“他现在一醉,就什么事都再也用不着操心,凶手也绝不会找到他头上,因为他们知道我们一定会在旁边守着的。”

张三失笑道:“一点也不错,我还以为他是个呆子,其实他真比谁都聪明。”

楚留香道:“奇怪的是,该死的人没有死,不该死的人却偏偏死了。”

张三道:“你是说丁枫本不该死的?”

楚留香道:“我算未算去,不但只有他的嫌疑最大,而且也只有他才有杀人的动机。”

张三道:“动机?”

楚留香道:“没有动讥,就没有理由杀人。”

张三道:“丁枫的动机是什么?”

楚留香道:“他不愿我们找到海上销金窟去。”

张三道:“他若不愿意,为什么又要请这些人上船呢?”

楚留香道:“因为知道这些人自己也有可能找得去的,所以将所有的人都集中到一个地方,再一个个杀死。”

张三道:“但现在他自己却先死了。”

楚留香叹了口气,苦笑道:“所以我说的这些话全都等于放屁。”

张三沉默了半晌,道:“除了丁枫之外,难道别人全没有杀人的动机?”

楚留香道:“杀人的动机只有几种,大多数是为情、为财、为了嫉恨,也有的为要灭口——丁枫的动机就是最后一种。”

他接着又道:“现在丁枫既已死了,这理由就不能成立,因为这些人彼此并不相识,谁也不会知道别人的秘密,可见那凶手绝不是为了灭口而杀人的。”

张三道:“那么他是为了什么呢?为了情?不可能,这些人谁也没有抢过别人的老婆,为了财?也不可能,除了公孙劫余,别人都是穷光蛋?”

他想了想,接着又道:“金灵芝和海阔天虽是财主,却井没有将钱带在身上,那凶手杀了他们,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楚留香叹道:“不错,我算来算去,除了丁枫外,简直没有一个人有杀人的理由,所以我本来已认定了丁枫是凶手”

张三道:“公孙劫余呢?我总觉得这人来路很有问题。”

楚留香道:“这十个人中,也许有一两个和他有旧仇,但他却绝没有理由要将这些人全部杀死。”

张三道:“但事实摆在这里,凶手不是他就是勾子长,他的嫌疑总比勾子长大些。”

刚说到这里,已有人在敲门。

敲门的人正是公孙劫余。

船舱中已燃起了灯。

公孙劫余的目中仿佛带着种很奇特笑意,望着楚留香,缓缓道:“有件事香帅一定很奇怪。”

楚留香道:“哦?”

公孙劫余道:“在下这次到江南来,除了要找那海上销金窟外,还要找一个人。”

楚留香道:“哦?”

还没有明白对方说话的目的时,楚留香绝不会多说一个字。

公孙劫余接道:“在下查访这人已很久了,一直都得不到消息,直到昨天,才知道他原来就在这条船上!”

楚留香沉吟着,道:“你说的莫非是勾子长?”

公孙劫余道:“正是他。”

张三抢着问道:“他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是不是和你有旧仇?”

公孙劫余道:“在下以前也从未见过此人,又怎会有什么仇恨?”

张三道:“那么,你苦苦找他是为了什么?”

公孙劫余笑了笑,神情似乎很得意道:“香帅直到现在还未认出在下是谁么?”

勾子长就站在楼梯口,满面都是惊恐之色,左臂鲜血淋漓,还有把短刀插在肩上。

楚留香眉道:“勾兄怎会受了伤?”

勾子长右手还紧紧的抓着那黑箱子,喘息着道:“我刚走下来,这柄刀就从旁边飞来了,出手不但奇快,而且奇准,若非躲得快,这一刀只怕早已刺穿了我的咽喉。”

楚留香道:“下手的人是谁?勾兄没有瞧见?”

勾子长道:“我骤出不意,大吃了一惊,只瞧见人影一闪,再追也来不及了。”

留香道:“那人是从什么方向逃走的?”

勾子长眼角瞟着公孙劫余,没有说话。

其实他根本就用不着说。

船上的人除了楚留香和胡铁花外,能刺伤他的就只有白蜡烛。

公孙劫余冷笑道:“你莫非瞧见那人逃到我屋子去了?”

勾子长道:“好……好像是的,但……我也没有看清楚。”

公孙劫余再也不说第二句话,转身走向自己的屋子,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8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