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GL电子书 > 天才少女vs乡下媳妇儿(原名莲) >

第57章

天才少女vs乡下媳妇儿(原名莲)-第57章

小说: 天才少女vs乡下媳妇儿(原名莲)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赵涵一偏头:“谁怕谁啊!刚好活动活动。”

    冯瑞笑着招呼文若水和刘莲:“走,一起去。晚上那个李经理要是收钱不办事,小心我打扁她。”

    刘莲瞪大眼睛看她:“你不是说真的吧。”

    赵涵哈哈笑起来:“这话你也相信?她要是这样对客人,传出去以后谁还敢来鸿瑞啊。”

    四个人说说笑笑,上了七楼的健身房,就好像那座矿的岔子根本没出一样。

    此时已经是下午,健身房里有几个客人在跑步,还有几个客人在健身教练的指导下练着器械,这座健身房虽然也对外开放,但更多的是为酒店的住店客人服务,客人可以凭借房卡在这里免费锻炼,并且有专业的健身教练负责指导。

    健身教练见了冯瑞都恭恭敬敬的行礼,冯瑞笑着给他们回礼,然后带着三人拿了衣服到更衣间换过之后,到了健身房里的一个单独房间里。

    房间里铺有垫子,还有沙袋拳套之类的东西,一看就是练拳的地方。

    换过衣服的四人都穿着统一的黑色背心,稍微宽松却非常柔和的长裤。刘莲对打架这种事不在行,虽然穿了这身衣服,也不过是抱着沙袋傻乐一会儿然后就赶紧钻到墙边看比赛了。

    冯瑞招呼了赵涵,两个人熟练的在手上绑上了缠手带,然后站到房间中央的垫子上,拉开架势。

    文若水坐在刘莲身边,伸手揽着她的肩膀:“看这两个精力充沛的家伙打架,比看电视比赛强。”

    冯瑞和赵涵幸国里,然后迅速的打在了一起。

    冯瑞出拳如风,力道沉猛,赵涵腿法犀利,变化多端。

    两个人在宽阔的房间里腾挪闪躲,又不时看准时机凶狠出击。两人足足打了半个多消失,丝毫没有分出胜负。

    刘莲看得心潮澎湃,不时吓得蒙住眼睛,再夹杂两声尖叫,与肉搏的砰砰声交相辉映。

    文若水也看得有些手痒,干脆拉着刘莲去打沙袋去了。刘莲那细皮嫩肉小胳膊小腿儿的,对着沙袋毫无攻击性,文若水就一边教,一边做示范,告诉她要怎么出拳,怎么用力……

    等冯瑞和偶汗这两个身材傲人的家伙发泄完之后,都累得气喘吁吁的躺在垫子上大眼瞪小眼。

    刘莲拿了两瓶矿泉水跑过去,一人一瓶,才发现这两人满头汗水早已经把头发打湿,连衣服也不例外的淌着睡。

    两人坐起来咕嘟咕嘟喝了几口之后算是缓过气来,冯瑞哈哈笑着,一边喘气一边说:“真是过瘾!还来吗?”

    赵涵慢慢撩了撩贴在脸颊的汗湿卷发:“你是属牛的啊,还来?还来都累死了,晚上咱们还得去对付那个李经理呢。洗澡去吧!你要是还想玩儿,让若水陪你,她今天可是腿痒了没处发泄呢。本小姐就不奉陪了。”

    冯瑞扭头去看还在打沙袋的文若水,摇了摇头:“我还是不要自取其辱的好。洗澡去!”

    洗澡当然不用上二十六楼,健身房的洗澡间都是单间隔离的,非常方便。四个人各自一间,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换回了原来的衣服,又吹了个半干,才从健身房出去。

    等四个人收拾妥当之后,黄龙打电话上来,说飞达的李经理已经来了。


☆、第六十七章 意外的消息

  李经理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秃顶;脸上有些油光闪亮,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的肉堆起来;微微颤抖;夹在中间的鼻子成了不起眼的小肉包。

    201是个十人小包,不大,方便人少的时候用餐,黄龙先带着李经理进了房间;然后招呼着服务员开始上菜;不一会儿,冯瑞就带着刘莲、文若水和赵涵进来了。

    李经理和打头的冯瑞打过招呼,笑咪咪的眼睛一扫就看到了冯瑞身后的文若水。

    文若水在飞达矿上呆过几天;李经理做行政的;当然见过她,也知道她是要收购飞达的人之一,心理顿时咯噔一响,暗道今天恐怕不是什么回馈宴会,而是鸿门宴。

    其他三个倒不认识,但个个都是年轻漂亮气质卓然的美女,李经理心里打鼓,不知道今天是要弄哪一出。

    文若水礼貌的和李经理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落座了。李经理匆忙回礼,却掩饰不了眼中的不安。

    几人落座,李经理努力保持了几秒的矜持之后,他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黄龙,另外三人是谁?

    黄龙哈哈笑着然后侧着身子对李经理说:“这几位都是我们冯总的好朋友。刚刚从口里过来不久。”

    饭局虽然开了,但却没有提到矿的事,几个美女只是和李经理拉拉家常,说说新疆的一些特色轶事,又谈起民族问题,说到左宗棠,说到王震将军……李经理心理一直忐忑,平时稀罕的山珍海味这会儿居然吃不出什么味道来。对大家热烈谈论的新疆往事也只是勉强笑着答应。

    饭局过半,李经理觉得这顿饭吃得毫不是滋味,终于忍不住低声问身边的黄龙:“龙哥,今天叫我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黄龙连忙摇头笑起来,伸手从旁边的包里摸出一个信封递给黄龙:“不是说了吗?回馈老客户,飞达订餐还不都是你做主,是我们鸿瑞的老主顾,该返的要返,我们冯总虽然人大气,但这些事情还是考虑得很周到的。”

    李经理佯装推迟,黄龙却已经把信封塞到了他手上,李经理捏了捏厚度,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五千左右的量。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他一个月的工资了,不管这饭吃得是不是滋味,到了包里的钱才是真货。

    收下了钱,李经理没有那么走神了,他笑着端起酒杯给冯瑞敬酒:“谢谢冯老板!”

    冯瑞含笑点头,一干而尽,只是刚刚放下酒杯,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冯瑞说了声抱歉,接起电话,脸色就忍不住变了。

    “好的,我知道了,周哥。谢谢你。”冯瑞挂了电话,有点儿发愣。

    坐在旁边的赵涵见她表情不对,问她:“有事儿?”

    冯瑞摇了摇头,笑了笑,拿起筷子吃菜。

    李经理显然也是好酒的人,今天上的五粮液,对他胃口,不知不觉喝了不少,黄龙看他状况差不多了,便不着痕迹的转了话题:“李经理以后也算是自己人,所以呢,咱们鸿瑞你还真得经常来。”

    “自己人自己人……”李经理得意起来,不过随即又压低声音问黄龙:“不过龙哥,这话什么说?”

    黄龙看了看文若水几个人,附耳在李经理的耳边说:“李经理又不是不知道,冯老板的几个姐妹要收购飞达。”

    李经理愣了愣,表情有点儿不自然了。

    黄龙一看,就知道这家伙肯定知道内情,伸手从旁边的包里摸出一个更厚的信封在桌子底下朝着李经理晃了晃:“本来嘛,做生意要讲诚信,一矿二卖可不是道上的规矩,飞达已经和我们这边签订了合同,定金都已经给过了,曾老板来这一手,确实让人有些失望。”

    李经理点点头,脸上一片尴尬。

    黄龙直了身子,提高了声音:“要是我们冯总这边几个朋友收购了飞达,保管不会亏待李经理。”

    赵涵笑着点头:“那是当然,我们以前在新疆没有做矿业,拿下飞达之后当然要仰仗老员工。李经理这样的人物,当然是重点。”

    李经理咽了咽口水,自从飞达要出售开始,他就在担心自己的去留,一个五十多岁的人,等的也就是退休养老,可不想自己在最后几年还要到处找工作。

    冯瑞也对李经理点了点头,这一点,也就是一句保证,用冯瑞在哈密的信誉做保证。

    黄龙适时把那个信封塞到李经理手里。

    李经理把手盖在黄龙的手上:“龙哥,难道我还能帮什么忙?”

    黄龙笑着说:“不是什么为难的事儿,我们只是想知道另外一个买家是谁。其他的,你不用操心。”

    李经理放开手,接过了黄龙手里的信封慢慢放进自己包里,然后清了清嗓子对冯瑞说:“是吐鲁番过来的,之前并不认识,说是国投矿业的人介绍的。也就是前两天才到的哈密,曾老板为了避免冯老板这边看着不合适,就安排在了地区宾馆那边住。”

    “叫什么名字?”黄龙问。

    “说来也巧,这人和文小姐一个姓,叫文思林……你说一个男人的名字,还挺女人的……”

    黄龙脸上的笑瞬间僵住,他扭头去看文若水,文若水的脸上也表情僵硬。整张桌子只剩下李经理自以为风趣的笑容渐渐低下来,变成几声干笑,而后沉默。

    赵涵几个人全都把目光落到了文若水的脸上。

    文若水努力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声音依然忍不住有点儿颤抖的说:“我妈妈姓林……”

    黄龙立刻明白了文若水的意思,关于文若水父亲的事情,黄龙一直在托人打听,但是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消息,之前到户籍科调取了叫文彬的人的资料,符合年龄特征的虽然找到几个,但细查明显不符合要求,之后变为调取文姓人的资料,但数据量比较庞大,通过年龄等筛选之后,依然不是个小数目,到现在也没有调查完。

    李经理看一桌人神色不对,也不敢再冒失。黄龙转头说:“他住在那儿?地区宾馆的几号房?”

    李经理摇了摇头:“是曾老板订的房间,我不知道是几号”。

    黄龙伸手拍了拍李经理的肩膀:“以后有什么事找兄弟我!”

    李经理受宠若惊,正要笑着说话,却见一干人居然已经站了起来,黄龙问了句:“飞达和他签订合同没有?”

    李经理摇摇头:“价钱已经谈好了,合同初稿用的就是和三立签合同的样本,所以是现成的,文老板那边已经把合同拿过去研究了,应该明天就会签订。”

    冯瑞整理了一下衣服,对黄龙道:“龙哥你陪李经理喝好,我们先出去一下。”

    黄龙明白的点了点头,冯瑞几人就出了201包房。

    文若水虽然有些魂不守舍,但见冯瑞和赵涵都跟了出来,她停下脚步对两人说:“我自己去吧,你们回去吃饭。”

    “你行吗?”冯瑞皱了皱眉头:“万一不是他,好歹我们也可以安慰一下你。”

    文若水拍了拍冯瑞的肩膀:“都失望多少次了,不多这一次。何况我像是那么脆弱的人吗?”

    “行,那你自己去,不过去那边的路你不知道吧??”冯瑞咧着嘴,歪着脑袋看文若水:“算了算了,还是跟着你去吧,把你送到地方就走!”

    冯瑞这回没有拒绝了,她来哈密不过才半个月,还真找不到去地区宾馆的路。

    下了楼,赵涵、刘莲和文若水上了她的路虎,冯瑞开了她的奥迪在前面领路。

    哈密城小,很快两辆车就到了地区宾馆。按照李经理的说法,冯瑞轻车熟路的领着几个人去了。

    他们客房前台的人认识冯瑞,所以她刚刚走到前台,里面的接待就已经朝她鞠躬问好:“冯总!”

    冯瑞笑着说:“来找个朋友。”

    “哦?哪位?”

    “文思林。他回来了吗?”冯瑞报了名。

    “文先生今天回来得挺早的,他在312房间,我带冯总上去吧。”

    冯瑞摇了摇手:“不用了,你们忙吧,我就在这儿坐坐就行了。我朋友上去打个招呼就行。”

    说完,冯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1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