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GL电子书 > 爱上我的黑道老妈(gl) >

第43章

爱上我的黑道老妈(gl)-第43章

小说: 爱上我的黑道老妈(gl)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鹞⒁嘈潘槐沧印?銮摇!D欠菔裁垂啡盏奈募⒚挥锌醇蛐硭揪筒淮嬖凇9⑸皇窍氡ǜ矗ǜ窗萦鹞⑺α怂
  
  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原来拜羽微喜欢你这种自欺欺人的性格啊。”耿莎不住的摇头,表情就像是同情可怜的小狗。
  
  “那也总比你强!”丛林突然睁开眼,表情不再变得慌张无措,她嘴角上扬“不管我的身份是什么,重要的是拜羽微爱我,拿她的一切爱我!你呢?热脸贴着冷屁股,你在拜羽微心里一分钱都不值。你就是个随手可弃的玩具,看,拜羽微不是连眼都不眨的把你给扔了!”
  
  耿莎一怔,突然她站起身子朝丛林走去,‘啪’的一声响亮,丛林的脸猛的向右一甩,左脸颊上瞬间红了五指印。可挨了一巴掌,丛林没恼怒反倒是得意的笑“事实一般都这么让人难以接受。”
  
  可事实毕竟是事实。
  
  耿莎恼羞成怒捏上丛林的下巴将它抬起,但下一秒她又笑颜如花,“我发誓,小家伙。”耿莎说“不出一会儿的功夫,我一定让你再也笑不出来!”说完,她甩开手,径直回了卧房。
  
  X市,拜羽微的办公室里。
  
  此时天色已暗,她却仍埋首在文件堆里。却突然,落针闻声的房间内响起了尖锐的铃声,手机在桌上一圈圈的转着,专注于工作中的拜羽微吓的心头一慌。她拿起电话,是L。J的来电。心里突然有了丝不好的预感。
  
  L。J向来无事不与她联系。
  
  “怎么了?”拜羽微接起了电话。
  
  “丛林到现在还没回家。”
  
  “什么?”拜羽微心头一沉,“你确定?”
  
  “是的。”L。J说“家里一个人也没,她的电话关机。”
  
  拜羽微该给丛林配保镖,她不能因为丛林不喜欢就纵容着她。L。J想如是说,但想想还是没开口。这件事说的简单做的难,丛林从小被宠坏了,大家都不愿看她天天闹来闹去的样子,说到底错不全在拜羽微。
  
  这边,拜羽微气的一把甩掉了手里的文件,她右手拇指与中指按上了太阳穴,来回的揉着,这感觉太不好,青联组一定会杀了她。“你听着L。J。”拜羽微一字一句道“现在,让拜合会的所有人搜查整个A市,挖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我找出来。我现在让张博政立马回A市,明天我也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A市。我希望回去的时候能听到丛林安然无恙的消息,她落在青联组的手中下场会如何你应该也很了解,明白?”
  
  “OK。”
  
  挂下电话后,拜羽微又迅速的拨了公司内线。三分钟后张博政推门进入。
  
  “听着。”拜羽微敲击着桌面说“叫X市馆主停止会里一切的会务待命。”
  
  张博政眉头闪过一丝不解,“出什么事了会长。”
  
  “丛林不见了,你现在立马回A市与L。J一起找她的下落,有任何消息联系我。如果。。”拜羽微脸上闪过一丝伤痛,“如果丛林有丁点的三长两短,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要看见青联组的人一个不剩。”
  
  “放心吧,会长!”张博政淡淡应道,可语气却是胸有成竹,这一刻他等了许久。
  
  时间不过二十分钟,丛林听到一旁的关门声,她知道,耿莎又出来了。不过两秒的功夫,耿莎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紧接着一条胶带又黏上了她的嘴巴。
  
  丛林没出声,她懒得再跟这女人去吵。
  
  耿莎为她贴上了胶布后就离开了丛林的视线,身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丛林不知道她想又搞什么花样。正待这时,耿莎的声音却突然响起,“小家伙,现在正餐才要开始,我保证这回你连笑都笑不出来,猜猜看是什么?”
  
  丛林无奈的摇头翻着白眼,是什么?□?还是满清十大酷刑?然而这一无厘头的遐想,丛林并没有坚持多长时间。
  
  耿莎说对了,她再也笑不出来了。
  
  耿莎再一次出现在她面前,并没有像丛林想的那样,手里拿的是什么可怖的刑具。她手里拿的东西很小巧,却足够让人产生极度的恐惧。
  
  因为耿莎拿的是一支针管。
  
  白色的液体堆积在针管内,不多,却足以叫人毛骨悚然。大概猜出了那里面装的是什么,丛林只感觉到她的喉咙里像塞了棉花,又痒又堵,剧烈的用鼻子呼吸着新鲜空气,真正的恐惧感开始一层一层缠绕着丛林的身体,直到死亡。
  
  耿莎,她是个疯子。
  
  “看吧!”耿莎摇晃着手里的针管,得意的笑,“我说你再也笑不出来了吧。”她手举着针管,散步般的绕着丛林走,“你知道这个叫什么吗?它叫做海洛/因。我为了折磨你可下了不少功夫,这既纯又白的粉可是我专门为你从黎巴嫩搞来的。我现在就给你注射一点点啊,把它注射在静脉内,第一次就会上瘾的哦。”她说着,左手轻轻抚在丛林肩头,丛林猛地一个寒颤。耿莎乐的哈哈大笑,“放心吧,拜羽微那么有钱,她会给你买一辈子毒品供你吸的。”
  
  “唔!!”丛林闭着眼摇头大叫,她想要挣脱开身子,可这该死的绳子却让她动不了半分。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丛林瞬间红了双眼,她才十七岁,她才跟拜羽微刚刚开始,她怎么可以染上毒品,她怎么可以变成行尸走肉!
  
  怎么可以。。。
  
  “你很害怕吗?要哭了?”耿莎拿着针管在丛林面前晃来晃去,那尖细的针头上还残留着一些水渍,在明亮的灯光中一闪一闪。丛林红着眼睛摇头,嘴里发出‘唔唔唔’的哭咽声。
  
  放她走,事情有些过分了。
  
  “不要怕。”耿莎左手慢慢的滑到丛林的胳膊处,她安抚她“我计量把握的很好,不会让你死的。第一次你会是什么感觉呢?有人说会很快乐让人沉醉,也有人说会恶心想吐。这么美好的东西,你该要好好享受啊。”
  
  耿莎的手在丛林的手臂处来回抚着,丛林使出全身的力气摆动胳膊想要阻止耿莎的动作,可她根本动不了分毫。突然耿莎啧啧两声,“小女生的皮肤就是细滑,你看你手臂上一条条青色的血管一根比一根明显,它们是不是都很渴望这根针头插/在它们里面呢?”耿莎呵呵笑着“别急哦,我这就来喂饱它们。”
  
  丛林用力的挣扎慌乱的摇着头。却突然,她手臂上猛的一疼,紧接着手臂深处一阵冰凉。然而冰凉的还有她的心,烧灼的心脏好像永远被冰封。丛林绝望的摇着她的头,眼泪一滴两滴的落下,像止不住的水龙头。眼泪湿了脸,变成水注。她哭的更大声,‘呜呜呜’的声音贯彻整个诡静的房间。
  
  她从不知道她的泪腺可以这么发达,分泌出这么多的眼泪,一个人怎么可以哭成这样?
  
  “别哭了,小家伙。”耿莎那让人发指的声音突然响起,她走到丛林面前,爱怜的擦掉她脸上的眼泪,享受着,满足的说,“你会很快乐的,用心感受吧。”
  
  一双泪眼发狠般的瞪向耿莎,她要杀了她,丛林发誓她要杀了她,耿莎毁了她一辈子,她也要毁了耿莎!
  
  “可别拿这种眼神看我,我会害怕哦。”耿莎说完,哈哈大笑。等笑够了,她甩了甩披在背后的头发,有些疲倦的笑说,“我想我是累了,赶来A市又陪你玩了这么久。”她说着张嘴打了个哈欠,“小家伙,我得去睡一会儿,睡着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那样快,醒来我又可以给你打第二针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看了昨天的评论。
许多盆友们觉得丛林是不是太没脑子了啊,这都会上当,完全不该这样的啊。
之类的感觉。
我想说,在小说中那种镇定自若,无所不能的人很乏味,不可信也毫无意义。
我想,若17岁的我面对这样的事情,说不定早已吓的尿了裤子。
所以换个角度想想,丛林还不至于太差劲的样子。
自己一点点的愚想,有想法大家完全可以一起交流哈。




54

54、第五十四章 。。。 
 
 
  耿莎回了房间要去做她的美梦,而丛林呢,此刻她又是什么感觉?
  
  眼泪已不再继续往外涌出,丛林已经从精神的崩溃转换为呆滞,她低垂着头,双眼无神的睁着,眼皮变的有些厚重。身体里一股股的异样感在她的体内来回乱窜,它们在伤害着丛林的身体同时,也在击溃她的神经末梢。
  
  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它们给与她爆发一样的快感,像闪电一样。身体,头部,神经,它们侵占了丛林各处角落。不过这还只是最开始,头晕,恶心的不适应感也存在与她的体内。但是丛林心里明白,或许再过一两个小时,当那些不适应感逐渐下去后,她就只会有快乐,半麻痹的身子,就像喝醉一样飘飘欲仙。
  
  这并不是她想要的。
  
  丛林低耸着脑袋坐在椅子上,不久,混沌的脑子已经开始出现了些幻觉。那是美妙的。她看见拜羽微,拜羽微上来吻她,虔诚的吻着她的额头,鼻尖,嘴唇,再往下。。直到拜羽微吻遍了她的全身。然后拜羽微进入她,她感到无限的快乐。她们紧挨着身体,互相呼吸着对方的气息,拜羽微含上她的胸部,手指在她的身体内搅动,拜羽微爱她。
  
  可是。。。
  
  耿莎却突然出现!
  
  她站在丛林面前狰狞的大笑,然后手举着针管说,“我已经起来了,现在就给你注射第二针。”
  
  “唔!!”丛林猛的抬起头大叫。她被惊醒了,是幻觉?是噩梦?她感觉她身体上密密麻麻的一层冷汗,凉飕飕的,冻醒了她已经昏沉的脑袋。心突突的剧烈跳动,震动一下比一下大,就像是只困兽,想要挣脱囚笼。
  
  丛林突然意识到此时的窘况,她现在还处在什么样的被动位置,她怎么还可以坐在这里享受着毒品带给她的‘快乐’?她不能再如此坐以待毙,她不能坐着等耿莎醒来给她注射第二次海洛/因,她不能一辈子离不开毒品让拜羽微花钱供她吸食一辈子毒品!
  
  逃!
  
  心里突然涌出强烈的念头,她必须要挣开束缚,逃出去!
  
  念及至此,丛林强压下心底浑身的兴奋感,开始四周环顾客厅内的一切设施,她必须的找出个什么东西,把她身上的绳子给弄开。
  
  沙发,茶几,花盆,护栏,丛林看来看去,却并没有什么可利用的东西,不由觉得失望。但现在还不是泄气的时候,她放松情绪,认认真真又想了一遍她从进入房间到现在的经过。
  
  突然,脑子里划过一道闪电,丛林不由喜上眉梢。她记得耿莎说过她偷袭自己的时候把花瓶砸碎了,但刚才她快到玄关处时并没有看见地上的碎片,这么说耿莎是清扫过了。心里出现落空的感觉,丛林摇头制止不让这感觉再愈加强大,她不能放过一丝蛛丝马迹,花瓶碎片肯定会四溅飞的到处都是,刚才那种情况下耿莎不可能一丝不苟的去清理卫生,她还有机会!
  
  对的,一定是这样。她得过去看看,她必须要亲自去证实。说做就做,丛林用力挪动椅子,一点点朝玄关处去。她动作极其小心翼翼,她害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