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GL电子书 > 爱上我的黑道老妈(gl) >

第10章

爱上我的黑道老妈(gl)-第10章

小说: 爱上我的黑道老妈(gl)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此时王娅云必定要将丛林射的千疮百孔。
  
  王娅云清了清嗓子,拉过椅子往丛林身边一坐,小声道”昨晚我听你魏奶说你妈发现你手上的口子,还问你魏奶是谁干的。而且她今儿个一大早就出门了,我就想着估计是为了你的事。”
  
  丛林听着一愣,随即又哈哈大笑着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王娅云双眼一瞪“怎么不可能,你不信我?”
  
  “不是信不信你的问题,她要是这么心疼我,就不会丢下我走了多么多年。”
  
  丛林早就告诉自己不要自作多情,拜羽微不爱她,不疼她,亦不会在乎她。
  
  ====== ======
  
  一大早出门的拜羽微去了哪里?
  
  由司机载着,拜羽微先去了趟拜氏叮嘱了些事,而后直奔仟野会会长所在的地方,巨鹿集团。
  
  还是上班时间,巨鹿里进进出出全都是人,拜羽微的高跟鞋吧嗒吧嗒,然后进入电梯去了二十二楼,她走过的一路,引起不少驻足。
  
  二十二楼几乎没人,拜羽微出了电梯左右一看,然后走到前台。
  
  前台小姐听到高跟鞋的声音,抬头,标准的职业笑容“您好。”
  
  拜羽微在前台小姐面前停下,面无表情道“我找李亚骏。”
  
  呃,前台小姐很汗颜,这美女什么来头,一上来就直呼老板大名?!但碍着职业礼貌,前台小姐还是微笑作答“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李董正在开会。等会议结束李董才见客,请问您有预约吗?”
  
  拜羽微对着前台小姐一笑,“打电话给他,说拜羽微找。”
  
  前台小姐愣,她做前台多年,还未见过这样的美女,看她自信满满好像董总一定会见她一样,可李董却明文规定过,开会期间不管是谁一律回绝。。。那这电话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啊?
  
  正在前台小姐左右为难的瞬间,拜羽微又发话了,“快点。”拜羽微表情已变冷峻,短短两字,语气却如命令一般。
  
  “哦哦,好,您稍等。”前台小姐脑子瞬间短路,急忙拿起电话连线。
  
  没办法,谁让拜羽微气势太强。
  
  电话接通,两句话得功夫拜羽微便被请进董事长办公室,前台小姐松了口气,幸好打了电话,听李董口气,看来这人还真是不可得罪。
  
  拜羽微进了办公室,茶水刚上,李亚骏便推门而入,一见沙发上的拜羽微,李亚骏满脸堆笑“招待不周,招待不周,拜会长亲自来巨鹿也不提前说一声,有失远迎啊。”
  
  拜羽微嘴角微微一笑“没有李董的电话,所以只能亲自登门拜访了。”拜羽微说完,看了眼李亚骏,笑意渐浓“李董站着做什么,坐吧。”
  
  “哎哎,好。”李亚骏急忙应声,然后在拜羽微对面坐下“不知拜会长这次来,可是有什么事?”
  
  李亚骏心里打鼓,他与拜合会既无生意上的往来,也无道义上的矛盾,这拜羽微亲自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拜羽微喝了口茶,倪了李亚骏一眼“那我就开门见山了,这次来找李董,是想像您要个人。”
  
  “谁?”
  
  “你们会一个叫阿狗的堂主。”
  
  “阿狗?”李亚骏又重复了一声。阿狗这人虽然莽撞,可道上的事儿多少还是懂得,他怎么会得罪拜合会的人?“不知阿狗哪里得罪了会长,还用您亲自来一趟。”李亚骏小心询问着。
  
  “他伤了我女儿。”
  
  李亚骏猛的一惊,随后啐道“这不知死活的东西!”他拿出手机,边按号码边说“我这就把阿狗叫来,随您处置!”
  
  电话通了,李亚骏起身去了一旁,整个办公室回荡的都是李亚骏破口大骂的声音。拜羽微抚了抚额角,一脸烦躁,她极度讨厌大吼大叫。
  
  不过李亚骏还是聪明的,一个人和一个会,结果再明显不过。
  
  李亚骏挂了电话,再度回到拜羽微对面坐下,他想开口说些好话,却发现拜羽微此时正闭目养神,脸色并不是多好看。李亚骏张了张嘴,还是没发出半点声音。
  
  阿狗来时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了,他头上缠了厚厚的纱布,黑眼圈重的厉害。阿狗接到电话时就已知道事情要糟,他坐在医院的病床上,脑子里乱成一片。
  
  逃?他能逃到哪去,拜合会的人杀到天边也不会放过他! 
  
  最后阿狗一咬牙,还是急忙从医院赶了过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阿狗进门后,拜羽微刚一见他,便不由自主斜起嘴角笑了起来,那阿狗头缠的像个粽子,小丛林下手可真够狠的。“你就是阿狗?”拜羽微边笑边说。
  
  “拜会长。”阿狗看了眼拜羽微便急忙恭敬的鞠躬,拜羽微很美,也很吓人。拜羽微的笑让他毛骨悚然。
  
  “恩。”拜羽微点点头,笑声依旧“我女儿的右手受伤了,我今儿个来是为她讨个公道。”
  
  “可是我没动丛小姐一根指头!”阿狗闻言抬头反驳,他以为拜羽微来是找他说前晚发生的事,可前晚他根本没动丛林!
  
  “我知道。”拜羽微笑着朝阿狗招手,示意他坐下,等阿狗坐下后,拜羽微才开口“可是,她是因为你受的伤。”
  
  反正这笔账就是算定到他头上了是么,阿狗无声的笑笑“不知拜会长要如何惩罚我?”
  
  “唔。。”拜羽微略微仰头,一副颇为难的样子,随后她又突然嘴角扬起,似乎想出了不错的主意,“我女儿右手食指受伤,不如你也切了那根手指作为赔偿吧。”
  
  拜羽微的云淡风轻,彻底让阿狗倒抽了满腔的寒气。
  
  切下一根手指。。。
  
  “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找人帮你?”拜羽微依旧不依不饶,笑的美丽,却又像黑色曼陀罗,是无法预知的黑暗与死亡。
  
  阿狗咬紧牙关,腮帮鼓动,隔了半晌后才吐出口气“还是我自己来吧。”
  
  “好。”拜羽微应声,拭目以待接下来的猩红表演。
  
  阿狗的勇气她佩服,但这并不代表她会放过。因为丛林疼,她比丛林更疼,向来高高在上的拜羽微怎么可能让自己疼了,又善罢甘休呢?
  
  对于阿狗来说,时间仿佛静止,或是变的一秒如同一年。他左手颤抖着拿出身上向来不离身的弹簧刀,噌的一下,刀刃冲出刀柄。
  
  慢慢将刀刃放到右手之上,阿狗呼吸变的粗重,背部几乎被汗浸湿。这是与他一同生活几十年得手指,此刻将要与他说再见。
  
  “唔。。。”刀刃落下的时候,阿狗强憋着叫声,桌上的血哗哗的留,就像水柱,从桌上再到地上。。。
  
  拜羽微看着这一切,无半分感觉。
  
  她算是冷血吗。
  
  看看阿狗捂着手指脸色煞白的模样,再看看李亚骏面无表情极度要撇清关系的模样,拜羽微真是该感叹这残酷又现实的社会。
  
  “你要再不找人帮他止血,他就得流血流死了。”拜羽微讥笑着朝李亚骏说道,说完,拜羽微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评论多了些,谢谢昨天没霸王的人。
你们还得继续这样呀。 

还有不好的消息就是,存稿已经发完,学业又有点忙。
所以如果每天20点我还没更,那同学们就不要等拉,但是我会努力更新的!!





15

15、第十五章 。。。 
 
 
  拜羽微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下午1点,家里很安静,拜羽微喊了两声‘魏妈’也不见人应声。她放下手中的包,走到酒柜旁拿出红酒和杯子,准备降降温,A市的夏天让人感觉身心燥热。
  
  但拜羽微走到沙发旁,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丛林此时正躺在沙发上,满脸敌意的看着拜羽微。拜羽微挑眉,“你不觉得刚才我喊人时你应该吭一声?”
  
  丛林噌的坐起,一点不示弱的继续瞪着拜羽微“你不觉得你中午不回家吃饭该打个电话?”
  
  她的这个意思是。。。
  
  拜羽微扭头瞟了眼不远处的餐桌,那上面摆满了一道道早已凉透的菜,拜羽微心里一暖,她这是在等自己回来吃饭?
  
  “怎么不打电话给我?”拜羽微放柔了态度。随后在丛林身旁坐下。
  
  丛林避之不及,急忙往后挪,然后一脸鄙视的将头往右一横“我也得知道你电话啊。”
  
  拜羽微倒酒的手一顿。
  
  看来在丛林心里,她也仅仅是不把拜羽微当作陌生人看吧。拜羽微的电话从不换号,丛林不知她可以理解。可魏奶奶因为年老眼花,所以就把拜羽微的电话号码抄在纸上夹在电话一旁,丛林是从不用家里电话,还是从不知电话旁的那串号码就是拜羽微的?
  
  算了,有何意义?
  
  “那去吃饭吧。”拜羽微淡淡开口,先朝着饭桌走去。
  
  丛林在拜羽微身后跟着,心里没由来的泛闷,她其实根本不用等拜羽微回来吃饭,但她控制不住自己,她就是想找拜羽微的事儿,想跟她对着干。
  
  做完了,丛林才发现自己真是傻的可以。都17了难不成还跟小孩儿一样的制造事端引起妈妈的注意?
  
  看,拜羽微不是云淡风轻,她一点也不在乎。
  
  坐上餐桌,面对一道道冰冷的食物,丛林突然发现她没了胃口。没热度,这家就跟这菜一样,有的只是冰冷。
  
  “不是等了很久?怎么不吃。”拜羽微夹了道菜放进丛林碗里。
  
  丛林摇了摇头,拿起筷子开始扒碗里的菜跟米饭,却迟迟下不去口。来回拨弄了两下,丛林突然抬头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去上学?”
  
  “随时。”
  
  丛林诧异“你都安排好了?什么学校。”
  
  “圣泰国际。你要是想去,一会儿我可以带你过去。”泯了口红酒,拜羽微嘴角浅笑。
  
  圣泰国际学院,全A市最贵族的学校,丛林哑然失笑。拜羽微待她也很好不是吗,她会给她大笔的零花钱,满足她各种要求,唯独无爱。
  
  “不用了,我还是让魏奶奶明早送我过去吧。”丛林语气闷闷。
  
  “也好。”
  
  气氛冷了下来,餐桌上的两人再无一句对话。拜羽微面无表情的端着红酒慢品,丛林低着头扒来扒去将米一粒一粒往嘴里送。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拜羽微和丛林同时抬头看着对方,四目相对。丛林先败下阵来,“我去开门。”她怎么能让一家之主去开门。
  
  一家之主,真是充满了讽刺。
  
  从可视门铃那里看去,是成叔叔。他怎么来了?丛林疑惑着开了门。
  
  大门打开,阿成见开门的是丛林,急忙恭敬的鞠躬“小小姐。”
  
  “嗯。”丛林点头,随后就看见阿成手里拿了只笼子,而笼子里装的是只猫,一只纯白色波斯猫。丛林满头问号,搞不懂阿成这是作何举动,好端端的怎么掂了只猫来。
  
  那猫似乎也是满头问号,机警的盯着面前的丛林,然后‘喵~~’的一声,大叫起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