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母子情侠(后庭欢歌) 作者:风景画 >

第5章

母子情侠(后庭欢歌) 作者:风景画-第5章

小说: 母子情侠(后庭欢歌) 作者:风景画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荡的清香,使他忘情的吸吮着两片红嫩的阴唇,轻咬着蜜穴上的红豆在经过二十年后,第一次受到爱儿温热的嘴和舌头的舔吸,刘梅雪感觉到从没有过的舒爽,那从被爱儿轻轻咬弄着的啼上传来的阵阵快感,几乎让她晕过去但她顶了过去,她知道爱儿还需要她继续舔吸他的玉茎和抚慰他的体,因此她在享受着爱儿吸舔她的所带来的快乐时,也不停的含着、舔着、吸着爱儿的、和两个蛋蛋母子俩在忘情的相互吸吮着对方的性器,相互享受着从来没有过的口交带来的快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母子俩双双爆发了吕志浓烈的阳液直冲进刘梅雪小嘴深处刘梅雪珍惜的将爱儿的液吃进肚子里,她觉得爱儿的液是如此的美味,她舍不得丢失一滴吕志也将从刘梅雪香中流出的大量吃进肚子里他觉得妈妈的是世界上最美的琼浆玉液,不能浪费当从激情中清醒过来后,刘梅雪发现自己赤雪白滑腻的娇躯正偎依在吕志的身边吕志正一只手住着自己的娇躯,一只手在轻轻的抚弄着自己晶莹洁白的,笑吟吟的侧头看着自己,见她清醒过来,深情的道:「妈,我爱你,我这一辈子都要珍惜你,疼爱你」刘梅雪心中也是柔情一片,任由爱儿咨意的抚弄自己的,伸手摩挲着爱儿的脸庞,梦般的道:「志儿,妈也爱你,爱你!」
  刘梅雪说着,又想起爱儿的伤,便关切的问道:「志儿,你的伤还好吗?」
  吕志笑着说:「妈,没事,你别老担心!」
  可刘梅雪仍不放心,她起身掀起被子,一处处的检查爱儿的伤口,见没有一处伤口破获裂,这才放心了妈妈对自己的爱和关心,使吕志万分感动,同时见刘梅雪那赤的雪白圆臀,随着她弯着腰小心的检查伤口时的摆动,又引起他心中的冲动,他微微仰起身体,双手捧住刘梅雪雪白的屁股蛋,猛亲不已刘梅雪知道爱儿喜欢自己的雪白圆臀,因此见爱儿的伤口无碍后,便伏躺在爱儿身边,任由他抚弄自己的雪臀此时的刘梅雪心中对爱儿对她美丽的胴体的依恋,已能基本上接受,因此当爱儿在玩弄她的体时,她也知道要享受由此带来的快乐不知过了多久,当她听到爱儿肚子一咕咕响了几声,才意识到爱儿自昨天到现在还没有吃过饭,便急忙仰起身,回头道:「志儿,肚子饿了吧?你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妈现在给你做饭去」说着便要起来吕志玩笑的张嘴轻轻咬了一下刘梅雪白白嫩嫩的臀,笑道:「妈,我不饿,你没看到我一直都在吃着白面包吗?」
  刘梅雪脸一红,扬手就打他的脸
  吕志笑嘻嘻的偏头躲开后,道:「妈,好了,我确实饿了,你就去做饭吧!」
  刘梅雪边起床,边轻轻擂了下爱儿的腿,娇嗔道:「你就知道逗妈」不过穿好衣服后,她还是低下头了亲了一下爱儿的脸,叮嘱道:「志儿,你要好好躺着,别乱动,知道吗?」
  吕志也亲了亲刘梅雪的脸道:「妈,好了,你真啰索,你快点去做饭?我可不能太久见不到你」刘梅雪没再说什么,只是心里甜蜜的转身做饭去了母子俩的饭是在床上吃的刘梅雪既像个慈母,又像娴慧的妻子般一点点的喂着吕志吃饭吕志在张口吃饭时,手可也没闲着。的双手一直都在刘梅雪的衣服里抚弄着她雪白细嫩的吃完饭,吕志的阳物早就挺立半天了。的手轻轻的捏了了下刘梅雪的,笑嘻嘻的道:「饭吃完了,我们现在该做什么事了?」
  刘梅雪当然知道爱儿现在又想着要自己的身体了,便打了打他正揉捏着自己的手,认真道:「志儿,妈什么时候都是你的,但是在你伤好之前,妈是不会同意你和妈作那件事的,在这之前妈只能像刚才那样,用用嘴给你做」
  刘梅雪说到只能用嘴给爱儿吸吮玉茎时,不胜娇羞,接着道:「你同意吗?」
  吕志抚摸着妈妈柔腻的,看着她那如花似玉般的容颜,他可是不想答应妈妈,但他知道妈妈的心,不想太拂逆她的心意,再说他刚才已充分感受到了妈妈的小嘴吸含舔弄自己阳茎的舒爽,因此便装出一付无可耐何的样子,道:「好吧,谁叫你是我妈呢,我不听你的,听谁的?」
  刘梅雪见爱儿同意了,高兴的捏了一下他的脸,娇声道:「这才有点像妈的好儿子」吕志抓住她的手,装出一付淫笑样,道:「妈,不过,你现在就得用你的嘴,来给我的嘿嘿」
  刘梅雪看着爱儿淫笑样,羞红着脸,打了他一下,道:「讨厌,你想得美!」
  不过她话虽如此说,但说完,就柔顺的伏下身体,将头移到吕志的下体处,伸手握住爱儿的粗大玉茎,张开樱桃小嘴轻轻的含住大玉茎,吸吮着,轻咬着,舔弄着吕志在享受妈妈吸含阳茎所带来的舒爽之时,也不失时机的把母亲的屁股挪到自己面前,掀起她的裙子,褪下她的内裤,露出她白嫩圆滑的雪臀和雪臀中鲜红细嫩的。热情的亲吻着它们母子俩在相互深情的亲吻、抚弄着对方的性器及体中,再次得到了满足接下来的几天,母子俩经赤互诉说着心中对对方爱,诉说着这段时间来各自心中的悲、喜、优、愁等各种感受这使母子俩间的情爱更加浓郁,更加觉得母子俩的不能分离当然在进行心灵交流的时候,母子俩并没有停止对对方体的爱恋刘梅雪对爱儿的要求,只要影响伤口,都百依百顺,整天陪着爱儿,躺在床上,聊得累时,就应爱儿的要求,伏在他身边将爱儿的玉茎含在嘴里,将雪白的圆臀和雪臀中间的呈露给爱儿亲弄当然吕志也遵守着妈妈的约定,即使在非畴时,也没有将玉茎进妈妈的中在刘梅雪无微不至的心照顾和她那师门独创的伤药治疗下,吕志的伤口很快就愈合了这天早上,吕志醒来,室内阳光充盈,温暖舒适。看了一下,没见到妈妈他揭开被子,如这几天一样,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各处伤口,见均已全部愈合了,他又用手按了按愈合的伤口,感觉到一点也不痛了他高兴得一跃而下了床,衣服都没有穿,就跑出房去找他心爱的情人妈妈了室外,不但阳光明媚,而且春风轻拂,花香阵阵,躺了几天床的吕志,沐浴在这春天温暖的阳光里,真是感到无比的舒服,可他无心享受这大自然的舒适他想妈妈可能在花园里。沿着回廊直奔花园而去果然,刘梅雪正在花园里,拿着一把小刀,在弯腰修翦花枝呢,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裙在春风的吹拂下,刘梅雪的衣裙飘动,她的身枝随着修剪花枝的动作而摆动吕志看着在晨光下与鲜花相伴的母亲,防佛如一位下凡的仙女,鲜花为之失色,阳光为之暗淡。汀了脚步,静静的欣赏着,他为有这么一个美丽不可方物的妈妈感到骄傲,为能够得到她的包括慈母之爱与情欲之爱在内的全部的爱,而感到幸福,为能占有眼前这位美艳动人的女人的胴体而感到兴奋看着她那裹在白色衣裙里的正不停摆动着的圆臀,他立即就热血沸腾起来,他再也无法静静的欣赏下去了他展开妈妈所教的轻功,掠到了刘梅雪的身后轻轻的从后面抱住这个让自己深深爱恋的美丽的母亲,道:「妈,你好美,跟天上的仙女一样」刘梅雪直起腰来,回头伸手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脸,笑道:「你呀,就会逗妈高兴,你见过仙女吗?怎么知道妈跟仙女一样漂亮,就会乱说」吕志的手已从刘梅雪的衣摆下攀上了她的两个圣女峰,他边轻揉着妈妈的,边应道:「妈,我在二十年前就见过仙女了,你就是我的小仙女」刘梅雪回过头来,白他一眼,微嗔道:「油嘴滑舌,好了,放开妈,别乱摸了,你快去自己吃饭,妈还要修理一下这些花叶呢,这几天没有剪,它们都长得好高了」吕志不理她的话,反而把她抱得更紧,双手也更用力的揉着她的双,道:「妈,我现在不想吃饭,就想和我的小仙女呆在一起,好好的看看我的小仙女」刘梅雪娇嗔道:「有什么好看的,你不都看了二十年了,还没看够呀?」
  吕志见妈妈嘴上虽这么说,可并不反对,便不再多说,一把转过她的身体,将她横抱起来刘梅雪知道爱儿这几天的伤口愈合得快,现可能已无大碍,便双手勾住爱儿的脖子,温柔的依在他怀里,任由他抱着这时她才发现爱儿赤着全身,便挣着要从他怀里下来,责怪道:「志儿,大白天,在外面你衣服也不穿一件,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吕志一付毫无顾忌的样子,不但没有让妈妈从自己怀里下来,反而抱紧她,往花屋里走去,道:「妈,你真是瞎担心,咱们家的围墙有多高,你不是不知道,不是像你这样有绝顶轻功的人,谁上得来,你放心吧!」
  当初刘梅雪买下这个房院时,一个就是看中它周围的人家不多,另一个是这个院子的围墙高,这样就便于她安心的在此生下吕志和不受江湖中人的干扰的将爱儿抚养成人因此,刘梅雪见一听爱儿的话,知道他说的没错,同时看爱儿现在兴趣这么高,她不想拂逆他,便再次柔顺的靠在他怀里,不再挣着要下来,可她嘴上却继续道:「你就知道瞎胡闹,这么凉的天,你也该穿件衣服,要是着凉了怎么办?」
  吕志笑嘻嘻道:「妈,你知道你的魁力有多历害,我一见到你,全身就发热,哪里还会着凉,不信,你摸摸手」说着拉着刘梅雪的手,就放在自己挺立的阳物上刘梅雪的玉手轻握着爱儿的阳茎,口中笑骂道:「你知道和妈瞎扯,现在是初春,早上还是很凉的,你要注意点,老是让妈担心!」
  说着,俩人已回到了屋里吕志把刘梅雪放坐在桌子上刘梅雪有些奇怪,问道:「志儿,你把妈放在职这儿干什么?」
  吕志坐刘梅雪跟前的凳子上,拉着她的手道:「我要在这里好好的欣赏我的小仙女呀!」
  说着就动手将刘梅雪的裙摆掀到她的腰际处,露出她里面粉红色的褒裤这几天,吕志是每天都要亲她的无数遍,因此刘梅雪这才知道爱儿是想在这亲她的蜜穴吕志伏下面,用鼻子隔着褒裤闻了闻刘梅雪的,口中道:「呀,妈,我的这个小仙女好香呀,我的口水都流出来了」刘梅雪满脸通红的打了一下他的头,嗔道:「讨厌!」
  吕志也不再多闻,伸手就去褪刘梅雪的褒裤刘梅雪顺手爱儿的手柔顺微抬起雪臀和玉腿,让爱儿顺利的脱下了她的褒裤当刘梅雪那粉嫩鲜红的呈现在吕志眼前时,尽管这段时间来,他每天都要看它无数遍,可他仍感到一阵喘不过气般的激动。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那两片微张,由衷的道:「妈,我的小仙女不但香喷喷的,而且美丽极了,我好爱它」
  这段时间来,刘梅雪每天都无数次的将自己的赤的呈露在爱儿面前,可每次她都和一种挥之不去的羞意≈在她仍是粉脸通红的擂了下爱儿的肩头,道:「你乱说怎么呀,讨厌!」
  对妈妈的这种娇羞,吕志感到非常的满意,他低下头将刘梅雪的整个全部含进嘴里里微甜的和从深处发出的阵阵清香,使他兴奋不已他不时用力的吸吮着两片,不时轻咬一下鲜红如豆的在爱儿的吸吮、舔咬下,刘梅雪逐渐兴奋起来,粉嫩雪白的大腿慢慢的夹住爱儿的头,双手不停的摸扯着爱儿的头发,雪臀随着爱儿舌头舔吸的动作而轻轻扭动,嘴里喃喃道:「志儿,妈爱你,妈一辈子也不让你离开妈」在阵阵舒爽中,她突然感到一阵更加巨大的兴奋向大脑袭来,她大腿更加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7 28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