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母子情侠(后庭欢歌) 作者:风景画 >

第14章

母子情侠(后庭欢歌) 作者:风景画-第14章

小说: 母子情侠(后庭欢歌) 作者:风景画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韬貌蝗菀撞耪业剿璨荒苎劭醋潘蔷驼饷此廊ィ缓帽阋四阏飧鲂∩砗拖旅嬲飧鲂』档傲恕顾底派焓指糇乓路讼侣乐镜难粑锼凳祷埃栽诮秸饬礁鲇肼杪枰谎木烂廊丝迹拖胱潘橇耍衷谔趺费┮幌埃乐拘睦镆徽罂裣玻皇遣桓以诼杪杳媲氨砺冻隼矗炊暗糜械阄樱溃骸嘎瑁獠缓冒桑蛞凰鞘悄闱兹耍谴鋈ザ嗖缓醚剑俊
  刘梅雪笑骂他道:「你这个小色鬼,现在倒是假惺惺起来了,我这个亲妈的小穴都给你了,你现在还说得出这种话来,快点,不准再多说了」可吕志仍提条件道:「妈,为了救人,我就牺牲点色相,但是你也得牺牲,你也得脱光了,要不我不干」对这个爱儿,刘梅雪现在是又爱又气,可又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边骂他「小坏蛋」,边动手脱自己的衣服吕志笑道:「这叫什么时候都没有忘记你,我的亲妈」说着搂住已脱光了的刘梅雪的雪白体一阵揉弄刘梅雪推开他,上床去给那两位女的解衣服,吕志站在她后面,摸弄着她的雪白圆臀一会儿,刘梅雪将那两个女的衣服都脱光了,回头拉了下正摸她雪臀的吕志道:「小冤家,现在不是玩弄妈的时候,快点上来」吕志上了床,看到两付洁白如玉的胴体后,不由的偷咽了口口水,心道:「这两个美人的体可一点也不比妈妈的逊色呀,我有的享受了」刘梅雪推他一把道:「讨厌,别看了,快点上呀,她们已受不住了」
  吕志看了看,见她们确实呼吸越来越急促,嘴里开始哼哼出声来吕志挺着阳物,问道:「妈,我该先哪个呀?」
  刘梅雪道:「你先上女孩吧,她看起来更受不了」吕志尊命,分开少女的雪白玉腿,露出她那早已密布的鲜红,挺着阳物,就往里送刘梅雪忙伸手握住他的,亲手把它引到口,及时道:「志儿,你要轻点,温柔点,她可能还是黄花闺女呢,你的东西太大可别伤着了她」吕志听从妈妈的话,慢慢的进少女的蜜穴少女的蜜穴非常紧,吕志心里道:「这个蜜穴可又比妈妈的蜜穴紧多了,但没有妈妈的湿暖舒服」因为不敢用力,吕志了半边还没有到底,觉得很不好受,最后一发狠,把刘梅雪的话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全力了下去,随着少女的呀的一声惨叫,吕志的阳物已全部进了少女的内吕志汀不敢动,看了看少女,见她仍没醒过来,可能是被赵公子也喂了迷晕药此时他感到她的蜜穴里好象流出什么东西来,低头一看,吓了一跳,忙对刘梅雪道:「妈,不好,她的小穴流血了」刘梅雪拧了他一把,先骂他道:「你呀,叫你轻点,你非不听,只顾自己快乐,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接着才安慰他道:「这是她的处女血,不要紧的,你暂时别动,过一会再弄」吕志便借机来轻抚起少女的两个粉嫩,可摸了一会,意识到妈妈在旁边看着呢,不禁心虚的看了刘梅雪一眼刘梅雪见他望过来,酸酸的道:「你看我干嘛,你想摸就摸呗!」
  吕志听出了她话里的醋意,便急忙回过手来摸上她的雪,陪着笑道:「妈,她的奶子可没有你的奶子嫩滑,我怎么会想摸她的呢,对不对?」
  刘梅雪拔开他的手,嗔道:「口是心非,少拍马屁,快点弄了,她已经适应了」吕志得令,便继续抽插起来刘梅雪在旁说道:「志儿,你要弄到她的大泄特泄后,她的春药才能解」可是可能是受春药的作用,吕志弄了少女好久,她都没有泄出来而身旁的少妇似乎已受不了药物的作用,不断的哼叫着刘梅雪便让他边用少女的蜜穴,边侧身用手少妇的蜜穴,以替少妇暂时解痒刘梅雪就在一旁拿着毛巾替吕志擦汗当然吕志也没有忘了,时不时伸另一只手去挖弄一下刘梅雪的,摸一下她的雪臀、奶子在经过吕志几百次的抽插之后,少女终于大泄特泄了吕志在她的浸泡下,差点将液进少女紧小的蜜穴深处,便急忙运功护住关他从她的内拔出后,便将身体挪到少妇那边,分开少妇的玉腿,将阳物入她也是早就密布的内少妇的蜜穴同样紧鞋但较多,吕志抽插起来比较顺利少女在泄身后也一直没有醒过来吕志便一边弄少妇的小穴,一边玩弄身旁刘梅雪的后庭在吕志强猛的抽插下,少妇不久也泄出了大量的吕志从少妇湿淋淋的内拔出仍没有的,转身抱住身边刘梅雪那赤的娇躯,就想将阳物进她的小穴内刘梅雪阻止他道:「志儿,在这里,待妈将她们安顿好后,回房再弄好不好?」
  吕志觉得与妈妈在这里弄也不尽兴,便同意了但在刘梅雪给两个女的盖被子时,他的手不停的抚捏着刘梅雪雪白的圆嫩屁股和圆挺的奶子刘梅雪给两个女的盖好被子后,怕她们醒后乱来,便点了她们的睡吕志见刘梅雪已安顿好她们两个,便将她抱跨在自己身上,阳物一挺,就进了她那早就泛滥的内刘梅雪手勾着爱儿的脖子,腿夹着他的腰,随着爱儿走向房间的脚步,轻扭着雪臀迎合爱儿的弄回到他们的爱巢,吕志从刘梅雪的内拔出阳物,将刘梅雪放上床后,让她跪在床上,翘起她的雪白圆臀刘梅雪知道爱儿想弄自己的后庭,便柔顺的将上身趴伏在被子上,将雪白圆臀高高挺起,便于爱儿的弄果然,吕志挺着阳物对准她的后庭就了进去,道:「妈,今晚我已干了两个蜜穴,现在要干你的后庭才行,要不然不平衡」说着就抽插起来吕志将一股股灼热的浓清进了刘梅雪的后庭深处后,刘梅雪与吕志中在此异样的欢乐中同时达到了高潮当清晨的阳光照进房屋里时,少女醒了过来,发觉自己赤着身体躺在被子里,动弹不得,下体的蜜穴传来阵阵疼痛的感觉,她侧身看见身边的少妇也醒了这来,便哭着对她说道:「妈,我的下面好痛!」
  少妇也意识到自己赤着身体躺在被窝里,浑身动弹不得,意识到自己和爱女的身体已被人给沾辱了,不禁流着泪道:「婷儿,我们母女俩都被那个畜生给糟蹋了」母女俩正为自己的失身而痛不欲生时,听到门吱的一声开了,以为是糟听的那个畜生进来了,吓得抓紧被子,可当她们看清来人时,都大为惊奇,因为进来的是个与少妇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美少妇进来的美少妇正是刘梅雪,她走到床边见她们神色紧张中又透着一些吃惊,便笑道:「你们怕,我可不会欺负你们」少妇见刘梅雪很可亲,心中的紧张缓和了,开口道:「你是不是来给那个畜生当说客的,如果是那样的话,请回去吧,我们母女俩死也不会答应那个畜生的」刘梅雪笑道:「妹子,你误会,我可不认识什么畜生,也不是来当什么说客的,我是来给你们解开穴道的」少妇见刘梅雪很可亲,心中的紧张缓和了,奇怪的问道:「你不认识那个赵公子?你不是将军府上的人?」
  刘梅雪一听知道她还以为自己还在将军府里,便笑道:「妹子,原来你口中的畜生是指那个赵公子呀,我认识他,还差点把他杀了呢,你现在不在将军府,是在我家」接着就把和爱儿一起救她们的事说了一遍少妇听完才知道面前的人原来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激动的问道:「不知姐姐尊姓大名,救命之恩,小女子将终身以报」刘梅雪把她母女两人的道解开了,边将自己的衣服给她们穿上,边道:「我叫刘梅雪,如果我猜得不错,我们可能还是亲戚呢!」
  说着将自己的玉佩交给少妇看少妇看着玉佩,许久许久才突然激动的抱住刘梅雪,泪水如泉水般的涌出,哭道:「姐姐,你是我姐姐,我找得你好苦呀!」
  刘梅雪自见到这少妇时起,她心里也想这个女人可能是自己的妹妹,因为只有妹妹那可能长得和自己如此相像,现在被少妇当场认为姐姐,心中也确定面前的少妇是自己的妹妹了因此刘梅雪也很激动,两人紧紧相抱而泣,了一会少妇才慢慢平静下来,回头对已穿好衣服,很感动的站在旁边的少女道:「婷儿,过来见过妈经常和你说起的姑妈」少女轻轻行了一礼,道:「婷儿,见过姑妈!」
  刘梅雪笑道:「好,好,妹子,我们坐下慢慢谈」三人便坐在桌子旁,谈了起来从谈话中,刘梅雪进一步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原来,这个美少妇叫刘梅吟,是刘梅雪的孪生妹妹少女叫朱可婷,是刘梅吟的独生女刘梅雪父亲是江南的一官员当年刘梅雪姐妹刚出生不久,父亲因工作调动,一家人前往赴任的途中,遭遇抢匪除雪凤、雪吟两姐妹外,父母及其它家人全部遇害雪吟被一家丁救出,抢匪见雪凤年幼可爱,舍不得下手,可又不想抚养,便将之弃之于路边,为天山仙姑所救刘梅吟被家丁救出后,躲在附近一镇上因为没有钱,且家里已无人,家丁便在镇上住下,作些小买卖营生,把刘梅吟当成自己的女儿来抚养刘梅吟天生丽质,生活虽说不宽裕,但自小就受到家丁的心呵护,长大后出落成一个远近知名的白白嫩嫩的大美人求婚之人是络绎不绝,可刘梅吟都没有看上18岁时,刘梅吟在镇上遇到一个英俊的上京赶考的姓朱的秀才两人一见钟情,很快便结了婚婚后家丁将雪吟的身世告诉了她,并说当时他带着雪吟逃出来时,见到她的孪生姐姐没有被匪人所杀,估计可能还活着,让她以后好好找一个失散的姐姐,说她姐姐叫刘梅雪,有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玉佩刘梅吟与朱秀才结婚后,便与家丁一起全部搬到金陵城朱秀才大考没有考上,一家人便在京城住下,靠家丁与朱秀才一起继续作些小买卖营生第二年刘梅吟生下朱可婷十年前,家丁死了,朱秀才改作些字画买卖三年前,朱秀才也因病过世了朱秀才并没有留下什么财产,刘梅吟母女为生活,只好继续操持朱秀才留下的字画买卖刘梅吟那时虽已有36岁,但其绝世的容貌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消减,反而增添了少妇的成熟性感,加上朱可婷的沈鱼沉雁般的美貌,母女俩的生意还不错,但她们知道都是冲着她们的美貌去的不少达官显贵的客户纷纷登门向母女俩提亲,有的想娶刘梅吟,有的是想娶朱可婷,但都被她们给拒绝了,但金陵两朵花的名声却传了出去那个赵公子也早就慕名而来了。见刘梅吟母女俩都如天上的仙女般漂亮,天生好色的,他因此不但提出要娶朱可婷,而且提出还要娶刘梅吟母女俩对他的坏名声早有耳闻,根本不理睬他赵公子好象改了性似的,隔三差五就去她们店里,尽管刘梅吟母女对他从来没有好脸色,但他对她们俩从来不用强,都是陪着笑脸可昨天,可能却实是忍不住了,露出了本来的面目,晚上叫赵强来把刘梅吟母女给绑了去刘梅雪与朱可婷本来这回是无论如何不可能逃得了他的魔爪了,但却没有想到被自小就失散的而一直没有找到的姐姐所救因为自昨晚到今早上,刘梅吟母女俩都处晕迷中,对所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因此刘梅吟不知自己与爱女的蜜穴是被什么所了因此,刘梅吟将自己的经过说完后,便红着脸问刘梅雪道:「姐,我和婷儿的身子昨天晚上是不是被被那个畜生给沾污了?婷儿现在还痛呢!」
  刘梅雪心里暗骂爱儿昨晚用力太大,把她们母女俩,尤其是朱吟雪这个黄花闺女给弄痛了,可她没有说出来,只是道:「妹子,婷儿,我先告诉你们,你们的身子不是被那个畜生所占有的,至于是什么回事,我慢慢再给你们说,先见一下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7 28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