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玄幻电子书 > 极品调教师 >

第61章

极品调教师-第61章

小说: 极品调教师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嗯好噢在用力点!噢”



吉雅急不可耐的抓住沈逸的手,在自己的胸前狠狠的揉来揉去。宣泄着体内焚心地欲火。



沈逸不停的喘着粗气,心中却在暗叹:“竟然被一个雏搞得这么被动,好没面子呀!”



遂即,沈逸不甘示弱的用坚硬的家伙,在吉雅的双腿间滑来滑去,不停的摩擦着吉雅最敏感的地带。



初尝此种滋味的吉雅,当即身子发软,倒在了沈逸的怀里,发自内心欢快地呻吟了一声:“嘤!”



听见吉雅羞死人的呻吟声,吉娜只感觉脑中“嗡”的一声。心中也是涌起莫名的躁热感,情不自禁偷偷的看了看正在忘情放纵的两人。



吉娜的俏脸涨红,呼吸也慢慢的变得急促了起来。看着沈逸的手使劲地在吉雅胸前搓揉,吉娜的胸前也传来了阵阵的莫名快感。



异样的快感令吉娜差点呻吟出声,死死的咬着嘴唇,吉娜竟然有一种渴望被抚摸的冲动。吉娜地纤纤玉手仿佛是鬼使神差一般,不知不觉中放在了自己丰满地胸前。随着双手不由自主的搓动了几下,那强烈地快感差点令吉娜当场麻软倒地。



沈逸搂着怀里柔弱无骨的吉雅,知道她欲望已经全部打开。是该让她得到宣泄的时候了。



沈逸搂着吉雅一转身,将吉雅靠在了墙角上,向前挺进半步,傲然之物立刻顶在了桃源洞



“嗯嘤呃快快!”吉雅涨红的小脸上舒展开一个靡靡的舒畅笑容,急切的抓着沈逸的肩头,说着连她自己也不明白意思的话语。



看着急不可耐的吉雅,沈逸自然感觉得出吉雅还是一个雏。怜惜的看着吉雅,柔声说:“那我来了你你忍着点!”



吉雅莫名其妙的不停点着头,双手在沈逸的肩膀上乱抓乱挠。沈逸一狠心。再次向前一步。吃了春药的吉雅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干涩,那桃源幽径已经通畅湿润。即便是碰到那层膜,也是很顺利的穿越了进去。



“啊!噢嗯嘤”吉雅秀眉一皱,脸上浮现痛并快乐着的表情,牙齿在嘴唇上咬出了深深的齿印,双手情不自禁狠狠的在沈逸的后背乱抓。



“啊!”背后阵阵的刺痛和下半身无比畅快的感觉。令沈逸也发出了痛并快乐的叫声。



“快快快呀!我我要!我要!”吉雅痛苦的呻吟着。眼角留下了激情的泪水。



看着被欲火煎熬的无比痛苦的吉雅,沈逸不再怜香惜玉。紧紧的搂着吉雅的纤腰,将她紧紧的按在墙角,熟练的展开了进攻。



“嗯嘤哦噢嗷”



为了挑拨在一旁观战的吉娜,沈逸故意叫的声音很大很淫荡,令一旁的吉娜也是欲火上升苦不堪言。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同时达到美妙巅峰。吉雅在全身一阵放纵的痉挛后,软软的晕倒在地。



沈逸将吉雅缓缓的靠在墙角,放纵后有些虚脱的大口喘息看着欲望得到宣泄后,娇躯透着诱人的粉红色,双腿间有着鲜红血丝的吉雅,沈逸喘着粗气,虚弱的一笑,暗想:“从今天起,你是我的女人了,我不会要你为今天的事情而后悔!”



第九十四章 双飞诚可贵 生命价格更高



经过一番纵情的放纵,沈逸只感觉双腿发酸,双手也是有些酸软无力。



看了看被两人刺激的燥热难耐,香汗淋漓的吉娜,沈逸这时才有些后悔当时没有刻苦一点修炼斗气,不然的话有一个好的体魄,今天就可以顺便大小通吃了!唉!双飞诚可贵,生命价更高!没有了革命的本钱,还谈何革命呀!



感受到身体疲软无力的状态,沈逸只得放弃了这个想法。来日尚多,那能一天就享尽齐人之福呢。身为一个魔法师,还是珍惜一下自己的身体,一个一个来吧!



起身费力的穿戴整齐,沈逸细心的为吉雅将裙子披在了身上。看着昏迷中吉雅美丽的俏脸,沈逸情不自禁吻在了吉雅的额头之上。



沈逸有些虚软无力的走到吉娜身后,很有技巧的轻抚了一下吉娜的后背。



“啊!嗯”正沉浸在自我欲望中的吉娜,感受到后背敏感的肌肤被说轻不轻说重不重的抚摸了一下,立刻感觉全身发软,后背当即冒出无数的小疙瘩!



吉娜即羞怯又紧张还有着莫名的期待,慌张不已的看了看沈逸,却发现他已经穿戴整齐完事了。本以为,他这是还想要自己哎呀!羞死人了,我怎么能想这些!



“这?;?;?;?;?;这么快就好了?吉雅不会有事吧?”吉娜心中小鹿般乱跳,语无伦次的说着。



这么快就好了?听到这句话沈逸地自信心大受打击。难道我的体力就这么差劲?



唉!受打击了!沈逸有些羞愧的低着头,底气不足的说:“恩!吉雅没有问题了,现在她由于纵情过度已经晕过去了。等她醒来后你要她泡一个小时的热水澡,多出出汗就能将体内残留地春药彻底的清除!”



“噢!那那那你没事吧?刚才吉雅没有伤到你吧?”心慌慌的吉娜,看着沈逸瘦弱的身躯和疲倦地神态。还有脖子上被吉雅抓出的几道伤痕,脑子一热,脱口而出。



沈逸再次一愣,头更低了。羞愧的想到:“我不至于这么没用吧?这位大姐说话好伤人呀!完全没自信了!”



“我还好!其实我的身体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文弱,你不用担心我的!”



吉娜随口说着:“哦!我知道,刚才我看到了!”话说完,吉娜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上臊红,赶紧低下了头。



慌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刚才你的表现,我都看到了”吉娜只感觉脑中“嗡”的一声,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这是在胡说八道什么呀!简直羞死人了!”



沈逸已经被吉娜打击的彻底无语了,垂头丧气的说:“那我先回去了,等吉雅醒了我再来看看她!我希望。在她醒来你能替我好好地安慰她。在这个时候,她最需要有个人陪在她身边!”



沈逸对吉雅的一番关心,令吉娜心中大生好感。这个人能够知道体贴别人关心别人,那就不是什么坏人。



看了沈逸一眼,吉娜满脑子是沈逸赤身裸体和那放纵的叫声,慌张的低下头,不敢去接触沈逸充满挑逗的眼神,吉娜慌不择言说:“哦!好!谢谢你!”吉娜下意识将沈逸当作了给吉雅治好病,就要离开的祭司。



“不客气。这是我该做的。没事的话,那我先走了!”沈逸也是顺口而说,说完这才暗骂自己:“靠!我这是说了什么傻话!什么叫不客气,应该的!这种事还有什么客气应该呀!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感到情况越来越尴尬,沈逸赶紧告辞了。出了吉娜地房间,沈逸就感觉旅馆内的各个房间窗口缝隙中有无数双眼睛在仔细的打量自己。



不知道谁嘀咕了一句:“真烦人,折腾了了一夜,还让不让人睡了!”



吉娜关上房门后,这才大口的喘着气。摸着发烫的脸,喃喃的说:“我今天这是怎么了,尽说些傻话!真是羞死人了!”



吉娜顾不得多想,将吉雅抱到了床上,找来了毛巾,为吉雅清洁了一下身上的汗水和血迹。看着沈逸在吉雅身上留下的痕迹。吉娜即是心痛又是羞涩。脑中不时回想起两人激情放纵的画面。



为吉雅擦拭干净身体后,吉娜又为吉雅盖上了被子。转头看着躺在那里尚有一丝气息地凯特亚。吉娜皱着眉头,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他。



这个家伙依靠家族强大的势力,在约卡王国为所欲为,即便是父王也很不喜欢他,却也不敢轻易的得罪他的家族。据传闻,父王之所以能够成为约卡国的国王,也是全靠凯特亚家族的支持才能够得以战胜储君登上大宝。



如今虽然凯特亚做出如此狼心狗肺之事,但是想来,父王也不敢过分地苛责与他。即便是他真地将吉雅怎么样,相信父王为了自己的王位也不会为此与凯特亚地家族决裂,极有可能顺水推舟将吉雅下嫁给凯特亚。



在父王眼里,吉雅和她只是用来巩固他王位的筹码而已,父王断然不会为此事而处罚凯特亚。



吉娜却也不敢擅自处置凯特亚,'⑨月整理'她知道如果她那样做了,凯特亚家族极有可能为此事向父王发难,这是吉娜所不愿看到的事情。



左思右想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凯特亚,吉娜索性放弃。这家伙现在只剩一口气。或许不等自己处置他也就一命呜呼了。不过将他留在这里总是不好,还是将他扔出去吧。



吉娜趁着天色未亮,将一息尚存地凯特亚扔到了大街上。过不多久,出来寻找凯特亚的护卫便在大街上找到了小弟弟变成黑炭的凯特亚,将他送到了圣殿寻找祭司治疗。



回到旅店。疲劳了一天,再加上精神上受了情欲煎熬的吉娜倦意重重,守着吉雅疲倦的进入了睡乡。



可能是因为劳累地关系,吉娜做了一个羞人的春梦。在梦中。再次的看到了沈逸瘦弱的赤裸身体。更羞人地是,她她竟然和吉雅一起陪着沈逸放纵!



等到吉娜醒来,已经是时过晌午,吉雅依然是沉睡不醒。吉娜静静的看着沉睡的吉雅,脑子里总有个白晃晃的身影驱之不散。



“难道我这是发春了?”吉娜摸了摸发热发涨的俏脸,满脑子胡思乱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少女情怀总发春?



吉娜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何脑中总会不停浮现那个羞人的场景。



整个下午就在吉娜杂乱的思绪下度过,天色将暗的时候,一直昏迷不醒的吉雅醒了过来。



看着吉雅就要醒过来,吉娜记起沈逸走时嘱咐她要给吉雅泡过热水澡。才能将体内地药性完全驱除,赶紧要侍女将浴桶中加满了热水。



吉雅悠悠的睁开双眼,由于体内依然有春药残留,双眼中依然是春情泛滥,玉面绯红。



由于欲火的灼烧和粗野的放纵,全身骨缝传来阵阵刺疼!



“啊!嘶好痛!”吉雅忍不住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看着吉雅挣扎着想要起身,吉娜赶紧将她扶了起来,关心的问道:“吉雅,你怎么样?还有没有觉得燥热?”



经过欲火的煎熬和纵情的放纵。初经人事的吉雅只感觉全身疼痛欲裂,身体内还有着一丝丝热量在四处窜动。



无力地点了点头,吉雅眼角留下了羞愧的泪水。



“吉雅你别哭,我先帮你洗个澡,等将你体内的余毒驱除,我们再从长计议!”吉娜心疼的看着吉雅,柔声说着。



小心翼翼的将吉雅放入浴盆中,吉娜也脱了衣服,露出白皙如玉的娇躯。拿着毛巾和吉雅一起挤入浴桶,为吉雅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全身的肌肤。



看着吉雅雪白双峰之上留下的淤青,吉娜忍着心疼,轻轻地为吉雅擦拭。



泡在温暖的热水中,吉雅回想着发生的事情,泪水止不住的流淌。



事情的经过历历在目。想着自己欲火燃烧时的放荡形劾。吉雅感到脸上发涨无地自容。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沈逸,该如何去面对父亲母亲。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吉娜。



看着伤心地吉雅,吉娜也忍不住潸然落泪。轻抚着吉雅地肩膀,怜惜的说:“吉雅你觉得委屈地话,就哭出来吧,哭出来就会舒服一点的。”



吉雅看着吉娜,委屈的嘤声哽咽:“呜呜吉娜为为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2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