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

第79章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第79章

小说: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或许他还将有机会挑战更高的层次。
利奇则在一旁咬牙切齿,他如果早一个月知道这个秘密就好了,那时候他还没有突破见习骑士和骑士之间的那道瓶颈。
“你兼修侦察骑士的功法已经到第几级了?”
海格特问道。
“你最好别问,我不想打击你。”
利奇随口说道。
“操,我有那么脆弱吗?”
海格特一点都没有长官的样子。
利奇竖起了三根手指,当初诺拉引导着他的斗气转了一圈,将斗气循环固化下来之后,他就直接达到了第二级“揽远”在出发之前又突破了一级。
海格特撇着嘴,虽然嘴里说得很硬,其实心底还是颇受打击。
郁闷让他闭上了嘴巴,之后的半个小时里面,他一句胡话都没有说。……
“我不是……计划不是我制订的……他们把我当作代罪羔羊……”
帕罗被捆绑着躺在地上,他叽里咕噜不停地说着梦话。
利奇听得挺烦,他看了一眼旁边的海格特。
“看我干什么?你想塞住他嘴巴的话,就自己动手。”
海格特斜躺在座位上,似乎一点都不受影响。
“你相信他的话吗?”
利奇突然对这个通缉犯的梦话感兴趣了,因为他记得有一本书上说,做梦的时候是不会撒谎的。
“这有什么好怀疑的?莫瑞纳死了那么多人,肯定要扔一个代罪羔羊出来。”
海格特身处高位,而且是青年军上层的人物,当然有管道得到内幕消息:“那份作战计划主要是两个人的手笔,他就其中的一个,不过他们制订的计划没有什么大的差错,出馊主意的是另外一个人。”
利奇斜眼看着海格特,好半天才非常不屑地说道:“我曾经听人说过,青年军嫉恶如仇,甚至在计划暗杀那个有罪的前线总指挥保得利,给惨死在莫瑞纳的那些人报仇,没有想到这都是假的。”
海格特的精神稍微振作了一些:“我越来越欣赏你了,对于杀保得利,我是绝对举双手赞成,青年军里面也确实有人打算那么做,不过,要杀他首先要知道他在哪儿!”
他抓了抓蓬乱的头发:“上面有人不希望保得利死,他被藏得非常好。”
“那么另外一个人呢?不是说有两个人制定了作战计划吗?”
利奇问道。
“已经死掉了,不过不是我们杀的,最大的可能是保得利派人下的手,那个家伙可能掌握了某些不利于保得利的东西。”
海格特对于军队上层那些龌龊事了如指掌,他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我知道。”
原本躺在地上的帕罗,一下子坐了起来,这个家伙一直在装睡,说梦话也是假的,只是想引起车上的这两个人的同情。
“卡兹和我都是被逼着负责制定作战计划,我们都担心计划会出纰漏,所以还制定了一整套后备方案,可惜这些方案全都被否决了,我对此很灰心,那个时候我就打算,事情不妙时立刻逃跑,卡兹却想抓住保得利的把柄后,为自己留一条后路,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偷来了保得利和一些大人物来往的信件,这些信足够送很多人上军事法庭。”
帕罗说到这里时停住了。
这个家伙逮到这样一个活命机会,当然不会将所有的秘密和盘托出。
能够做到参谋,帕罗的脑子绝对是一流的,他最高明的地方就是,他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圆滑,不如卡兹那样会算计别人。
结果就是他成功完成了逃跑的准备,而且在局势稍微有点不妙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逃跑了。
所以别人下狱的下狱,被杀的被杀,只有他逃出生天。
他之前的表现甚至还瞒过了那个狡诈阴险的卡兹。
他和卡兹住在一起,趁着卡兹没有防备,他从卡兹辛辛苦苦偷来的证据里面,悄悄地取走了一部分,他取走的是最重要也最有用的那些信。
这是他最后的王牌,也是保命和护身符。
“求求你,海格特将军,帮帮我,只要我能够保住性命,我就为青年军服务,你们肯定需要完全信得过的参谋替你们谋划,我知道你们最讨厌什么人,我有办法对付他们。”
帕罗脸颊不停抖动着,这既是因为紧张,也是因为痛恨,青年军痛恨讨厌的那些人,同样是把他害得如此凄惨的家伙。
海格特悠然地翘着腿,他的右手不停地摸着下巴。
这个提议让他挺动心的。
青年军里面大多数是骑士,骑士只需要学习战术理论,最多也就指挥兵团作战,在战略部署方面确实非常缺乏。
对这方面擅长的军官都是从军事学院出来的,全都隶属于参谋部,这些军官从培训到晋升,全都掌握在参谋部手里,根本不受他们的控制。
“只有你一个……有什么用?你一个人就能抵得上那么多参谋?”
海格特摸着下巴淡淡地说道。
“我可以帮你们拉人啊,参谋这份工作不是那么好干的,制订一份作战计划不知道要死多少脑细胞,可十份计划中有九份会被指挥部的人否决,很多理由根本就是狗屁,里面问题特别多,作战失败的话,制订计划的人却又逃不了,绝对是第一个被抛出来顶罪的人。”
帕罗越说越气,满腔的郁闷不停地发泄着:“最气人的是,参谋很难往上升,想升上去必须上面有空位,而这个空位还很容易被其他系统的人抢走,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指挥系统的人是亲娘养的,参谋系统的人是后娘养的……”
帕罗在参谋部那么多年,对于其中的黑暗知道得一清二楚,此刻为了保命,他毫不犹豫地把这些肮脏事全都倒了出来。
利奇暗自庆幸他是个骑士,相对军队里面的其他部分,骑士系统还算是纯洁。原因是,骑士除了军阶,还有骑士等级。
后者是没有办法作假的,也没有办法靠关系提升。
等级高的骑士,影响力就大,而这些高等的骑士往往比较公正平和,因为性格阴暗的骑士很难突破瓶颈。
高等骑士未必占据高位,就像105小队,队长是嘉利而不是莉娜。但他们是最好的监督者。
所以在骑士系统里面,敢乱来的人少之又少。
这同样也是青年军,希望由骑士接管军事法庭和宪兵系统的原因。
现在的军事法庭和宪兵,实在太让人失望了。……
两辆车日夜兼程,只用了三天两夜就到了首都裴内斯。
利奇从来没有来过首都,听到海格特说快要到裴内斯了就立刻兴奋了起来。
首都毕竟是首都,一点都没有让他失望。
离开市中心还有几十公里,大路的两旁已经全都是房屋了,如果是在格拉斯洛伐尔,同样的距离连农田都看不到,只有丘陵和森林。
这两辆一路畅通无阻的运载车到了裴内斯,速度一下子慢了下来,因为路上的车实在太多了。
“那个榨汁女有没有帮你安排住的地方?”
海格特问道,这一路之上他和利奇聊得很开心,所以很愿意帮点小忙。
“有啊!我记得地址好像是蔷薇区菲尼丝路1275号。”
利奇说道。
“你早说啊。”
海格特叹了口气,他敲了敲前面的隔板:“调头,去蔷薇区菲尼丝路1275号。”
当初莉娜曾经说过,她帮忙找的房间是在郊外。
到了这里,利奇翻了翻地图,总算对裴内斯的郊外有了一些概念。
这里离开市中心至少有四十公里,而且偏离主要公路。
房子倒是不错,是一栋两层楼的别墅,利奇猜想,这可能是莉娜的家族所拥有的产业。
绕着房子转了一圈,海格特说道:“房子不错,就是远了一些,买什么东西都不方便。”
他看了看那辆小车:“不过你有这玩意儿,倒也不怕距离远。”
把人送到了地方,海格特自己也要走了,他走到运载车门口的时候,对利奇说道:“过两天再来看你。”
之后两辆车绝尘而去。
利奇朝着那两辆车挥手告别,一直到车的影子消失在小路的尽头,他这才和老爸以及那一大群女人,朝着房子走去。
这幢别墅就一扇门,门其实早就开了,门里面站着一个围着花布围裙的老太太。
“我是在这里看房子的。”
老太太嗓音有些沙哑,人有些瘦小,模样看上去挺和善。
“您老人家有没有接到过莉娜小姐的信?她安排我们暂时住在这里。”
利奇走上前说道。
“有,有。”
老太太眉开眼笑着连连点头:“你们来得可真快,小姐的信昨天才刚到,你们就来了。”
她将众人让进屋子。
进门是一个大客厅,这间房间是那种乡村别墅的构造,没有门厅之类的地方,也没有那么多走廊。
“房间早就帮你们收拾出来了,一楼就只有这间大客厅和一个厨房,那边的楼梯通向二楼,二楼有六间房间,最东侧的那一间是厕所,也是浴室。”
她走到一个矮柜旁边拉开第一隔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串钥匙:“所有的钥匙都在这里……”
老太太唠唠叨叨地说了半天,可惜没有人愿意听,赶了那么久的路,大家都累到不行了。
老太太原本就是在这里看房子的,人既然来了,她当然不会再待下去,事实上她也不想多待,虽然这里住着舒服,但是离开城里太远,想要买点什么东西都十分困难。
把别墅的情况说了一遍,老太太和善地向每一个人道别,然后拿起一个花布小包出了门。
利奇和他的父亲当然不能让一位老太太独自一个人从这么荒僻的地方回去,两个人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由利奇送老太太一程。
一直送到了大路边,拦下了一辆进城的马车,让老太太上去,利奇这才转身回别墅。
回到别墅的时候,这里一片宁静,不过不时会传来低沉的鼾声。
用钥匙打开门走进去,利奇就看到老爸穿着衣服,什么都没盖就躺在沙发上,那辆车满是泥水,却停在客厅的正中,雨衣、行李扔了一地,本来挺整齐的客厅现在变成了垃圾堆。
原来他送老太太回去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困极了,大家都把东西一扔,全都跑到了楼上。
楼上六间房间除了那间浴室,另外五间全都能够住人,不过五间房间里面,靠北的那两间被布置成了书房和小客厅,雅是很雅,却只能打地铺,靠南面的三间是卧室,床也挺大。
这帮女人叽叽喳喳地商量了一会儿,因为实在太累,全都想着早点休息,所以全都挺客气,很快就把分配方案确定了下来。
能够来这里,全都是因为利奇的关系,利奇一家当然应该挑最好的房间。
利奇的老妈、玲姨和表姐选择了最靠近楼梯的那间朝南房间,克丝琴娃、夏娅和恬蒂作为女孩们的妈妈,当然也多少享有一些特权,所以紧靠着的朝南房间,给了她们。
这里还有四个小家伙,他们也受到了特别的照顾,伊莎贝拉因为要带他们,所以就和弟弟妹妹们,占据了最后一间朝南房间。
金妮、索菲、梅丽莎和卡罗琳住在朝北的小客厅里面,这里正好有四张双人沙发,勉强可以当床。
英格瑞和艾米丽母女俩占据了书房,这里也将成为工作间和实验室。
利奇的妈妈、玲姨和表姐并不明白为什么要有工作间和实验室。不过她们很知趣地没有多问。
利奇的妈妈在路上已经挨过一个耳光了,那记耳光让她觉得非常委屈,却也让她异常害怕。
如果是以前的话,她肯定会找机会发飙,但是现在她一点都不敢,因为她周围全都是失去丈夫的女人,这些女人以前都比她优越,不说别人,就连她的妹妹也比她混得好,但是现在她却是这个圈子的中心。
这还不是因为她有一个可以依靠的儿子,和一个可以依靠的丈夫?
想通了这些,她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幸福。
分配好了房间之后,女人们互相道了晚安,关上门休息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7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