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

第604章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第604章

小说: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要知道,一门战技仅仅只是看的话,并不能知道其中真髓,只有深入研究才能得到所需要的东西。
当然他们肯这样做,同样也是知道利奇不会看上他们的东西。
现在,利奇的眼界是数一数二的高,他能够随意出入帕金顿皇家图书馆、能等够随意阅读《力量之书》与此同时还是卡佩奇那座传奇小图书馆的未来馆主。
谁家的功法能比《力量之书》更加博大?能够比那座图书馆里的典籍更加精深?
再说,利奇就算想学别家的战技,当今世界上神技有十七门之多,绝学则超过三百种,哪怕他再厉害也是一辈子学不完。
正因如此,面对密斯拉公主的询问,这几位天阶骑士显得不在意。
密斯拉早就知道这个结果。功法和灵甲的完美结合能够让人发挥出超越圣级;的实力,这是雷帝当年已经证实过的一条超凡之路,谁不想成为第二个雷帝?
当然她也同样清楚,眼前这些人恐怕都会失算,因为利奇虽然认真帮他们设计战甲,但更多是为了练手,整个帕金顿或许只有罗拉莉丝能够走通这条路。那是利奇对罗拉莉丝无数次帮助的回报,其他人没有那个面子。
她非常怀疑,除了罗拉莉丝之外,利奇恐怕只会给105小队成员制造类似的灵甲,甚至105小队里也不是人人能有这个资格。
可惜,这种话她不可能说出口,就算她说出来,其他人也会选择性地将之扔在脑后。
看到这边没有办法可想,这位公主殿下把几个大师叫来。
这一次她没有之前那么客气。她板着脸说道:「现在我把你们两边的人都叫到这里来。那个家伙毕竟是一个外国人,不可能一直指望他帮我们的忙,所以真正能够依靠的还是各位大师。我想知道,你们还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把他的那套东西学到手?能够不用再麻烦他,独立设计出让人满意的灵甲?」
被叫来的不只是之前的几个老头,这次中央研究所里排得上号的人物几乎全都到场。这些人一个个面面相觑,过了片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盯在为首的几个老头身上。
那几个老头则是面如土色,没人敢开口。
谁都知道利奇是半调子战甲制造师,让利奇一个人设计东西恐怕什么都搞不出来,他真正厉害的是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遇到问题时总是能够找出一条思路,这些思路有时看起来非常简单,有时又让人感到匪夷所思。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这些思路全都非常管用。
这是天赋,旁人根本学不来的。
甚至还有很多人怀疑,这很可能是一种类似异能的本领,是从圣皇和血色帝皇那里传承来的。这种观点在战甲制造师的圈子里流传最广。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别人想学都学不了。
另一个让他们不敢开口的原因是,帕金顿施行严格的等级制度,其评定标准又有非常明显的军事化痕迹,没人可以说了话不算数。此刻谁如果敢说自己能在多少时间里达到利奇的水准,上面十有八九会把他提升到很高的位置,给他足够 的表现机会。万一成功的话,自然是飞黄腾达;但是不成功的话,结果可不得了, 要为此负责任的。偏偏利奇的表现实在太出色,别说他们,现在恐怕连三大神工也不敢说自己能够超越这个家伙。
看着底下这帮人哑口无言,密斯拉既高兴又头痛。高兴的是能够看到这帮老头吃瘪,头痛的是利奇这么做确实是一个问题。现在时间紧急,这批灵甲越早能投入战场使用越好,像利奇三天两头就大改一通,态度是不错,但很耽误时间。
「找到他,让他过来一趟。」
公主殿下对侍从官说道。
利奇被叫来,找他的人不敢用命令口吻,只说公主殿下有点事情需要和他商量。而且也不把利奇带去公主殿下的办公室,而是把他请到会议厅里。
此刻利奇的地位不同以往,他甚至可以和安妮莉亚平起平坐,和开战之后大叔的情况差不多,他们都代表一个国家。
正因如此,连密斯拉进入会议室时也硬挤出一丝微笑。
「裴内斯的事解决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麻烦?」
公主殿下没有直接进入话题,而是先慰问一番。
「还行,只是两个小角色在底下蹦跶。」
利奇本来以为那些人的背后有其他国家的支持,特别是罗索托人的支持,所以显得谨慎上让米莉亚和马龙查了之后才发现,那根本是个小派系,还是已被边缘化的那种。
这让他不由得感慨。现在是乱世,什么人都想把握机会出人头地。这招在和平时期肯定一点用处都没有。
「那么这边的工作有碰到什么问题吗?听说你三天两头改动原来的设计。」
密斯拉转入正题。
利奇已经料到是为了这件事,事实上他这样做,至少有两、三分是故意的。
不可否认,现在他的眼界确实高了许多,那些天阶骑士提供给他的功法秘笈已经没有当初的吸引力,但他并非别人预料的不在乎。
原因说起来也简单。
《力量之书》和大叔的图书馆里的珍藏实在太高深了,晦涩难明,特别是六、七百年前,甚至一千年前古人撰写的东西,连语法都和现在不一样,读起来异常困难。
眼前这些天阶骑士的功法秘笈虽然稍微差了些,但他们唯恐不够详细,不但写了许多注解,他遇到问题询问时,那些人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要他想,那些天阶骑士就会在演武场上,一遍又一遍演示他们的绝技。
这种效率是没有办法相比的。
正因如此,虽然才短短两个星期,他感觉自己的实力又提升一级。按照他的预测,如果能维持这种效率的话,等到替同盟之中除了罗索托帝国的天阶骑士全都设计好灵甲之后,相当于把三分之一部的《力量之书》读通一遍。
那是了不起的成就,古往今来只有五、六个人能够将《力量之书》读通十分之一,而这五、六个人无不是血色帝皇、伍兹海德那样的顶级存在。
「问题不是很大,我只是想尽可能做得完美一些。」
利奇说道。
「但我这边的问题却很大,同盟各国都希望能够尽快结束这场战争。我们已经打了四年,资源到了枯竭边缘,血也流得够多了。」
密斯拉公主大声吼道。
「我知道这一点,我又没有拖延时间。再说,我也没给你们的大师找什么麻烦,他们有的是活要做,我给他们的任务早就排满了。」
利奇知道,这件事背后肯定是那几个老东西搞鬼。
他也知道一个设计改来改去会让底下的人无所适从,所以他把一大堆设计分解开来,让一组人专门负责同一类项目,就算有些东西需要全都改掉,对于每一个项目组来说也只是一小部分工作需要重做。
不过这件事没必要和密斯拉解释,他也清楚这位公主殿下很明白那帮大师的底细,知道他们为什么来告状。
自从安妮莉亚决定彻底改变帕金顿的现状,要对战甲制造师们施行新的一套作法之后,那些老家伙一直心里不舒服。像现在找机会告他的黑状还算是客气的作法。
「你想怎么样?」
利奇打算和密斯拉公主挑明。如果这个女人想要拿他来讨好那些老头,大不了一拍两散,他去卡佩奇同样也可以设计新式灵甲。
「现在时间紧迫,你可不可以暂时别精益求精?先搞一批可以用的东西出来难道不可以吗?等到应急之后,你想怎么研究都可以。」
密斯拉公主不敢得罪利奇,她很清楚一旦把这个家伙惹急了,他只要跑去卡佩奇或者奥摩尔,那两边的?人肯定会高兴得不得了。如果那样的话,她的风光也就到头了,别说母亲会对她感到失望,恐怕四大王族和高层的其他人也会对她有意见。
「你想要的只是用来应急的设计?」
利奇冷着脸问道。
「是的,就像当初的龙式战甲一样。现在时间紧迫,一切必须以实战需要为主。」
公主殿下毫不退让地说道。
「这是你说的。」
利奇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他的身上总是穿着战斗服,而战斗服上必然有记录装置。显然他从进房间的那一刻起,记录装置就一直开着。
密斯拉的脸微微发白,她知道刚才那番话意味着她将会得罪同盟所有的天阶骑士。
在世俗社会,阻碍别人上进是最大的仇怨之一,而在骑士的世界里,提升实力就是上进的一种。
更何况,这次设计的灵甲要在不久的将来使用,专用和制式在性能上的差距非常巨大,很多天阶骑士可能会因为这些差距而在战斗中丧命。
「如果你真的要那种东西,我马上可以给你。当初为了设计那两部灵甲搞的验证机就是你要的玩意儿。」
利奇毫不在意地说道。
「那也太敷衍了吧?」
公主殿下心里也有气。
「敷衍?」
利奇冷笑一声:「对灵甲来说,移动靠的是反重力装置,不像普通战甲需要考虑整体的结构强度。如果想要通用性的话,可以发挥的余地非常有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以前的灵甲已经非常完美。」
密斯拉眨着眼睛说不出话来。她虽然对战甲设计已经熟悉,但说到底仍旧是个外行。
如果一切如同利奇所说的那样,她刚才的提议无疑显得非常可笑,甚至到了不负责任的程度。
密斯拉此刻很想立刻拉一个老头过来问问,但是她不敢这么做,同样她也怀疑是否有用。毕竟利奇敢这么说肯定有理由,他不可能说很容易拆穿的谎言。
看到密斯拉说不出话来,利奇第一次有了占上风的感觉。
「我一直都相信一句话——让专家处理他们擅长的事。有时胡乱插手没有什么好处。」
密斯拉瞪了他一眼,赌气说道:「你以为我要管这些闲事?我只是想调解一下你和那些老头的关系……」
还没等她说完,利奇竖起一根手指阻止她:「那些老头和我没什么关系,他们恨我也好、喜欢我也好,都没任何意义,我完全可以不再和他们合作。真正和他们有关系的是你,你一开始就把角色弄颠倒了。」
这番话让公主殿下感觉胸口堵得慌,偏偏她没有办法反驳。
利奇没打算饶过这个女人,他继续道:「当初我曾经说过,我这里不需要那些大师,我只要一些肯做事的人就足够了,是你们把这批老家伙塞到我这里来,而且这里原本就是以我为主,我不想看到那些老东西,他们就得滚蛋。现在他们在干什么?找你告状?你有什么资格接受他们的控诉?又有什么资格管我?」
利奇说这番话时故意用上传音之术,他的怒吼声滚滚而去,整个研究中心的人全都能清清楚楚听到。
密斯拉的脸顿时变得苍白,片刻之后又变得通红。
她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斥责,心里自然充满愤怒和不甘,但转瞬间一阵寒意从她的心头升起。
她突然间意识到自己错了。
她确实把角色搞错了。眼前这个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骑士,不是替她撑船、跟在她身后帮她拎行李的小跟班,而是掌控一个国家命运的传奇人物。他以往看起来很好说话只是因为他对某些事不在意,真的把他惹火了,她这个小小的公主身份根本没有能力压制。她的位置原本应该是一个副手兼合作者,但她偏偏把自己当成管理者和仲裁者。
除了憋屈之外,她的心中更多的是恐惧。
她知道刚才那番话肯定被很多人听到耳朵里,这也意味着没有办法掩盖,也意味着必须有人为此负责,而这个人只可能是她。
天之城郊外的研究中心早已成了同盟最敏感的地方,所以这里发生的任何事,#都会在第一时间传到同盟各国高层的耳朵里。
几分钟后,一个副官匆匆忙忙地闯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