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

第535章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第535章

小说: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全都给我退到外围去。”
卡特因大吼一声。
这句话是通过扩音器发出的,所以战场上的人全都能听到。
卡特因也有他的尊严。身为一个老牌的圣级强者,欺负一个刚晋升的新人已经非常丢脸,怎么能以多打少?
剩下的十个天阶骑士立刻四散,他们围成一个圆圈。
知道自己不可能逃脱,罗拉莉丝双手一分,两把剑顿时出现在她的手里。
“卡特因,我早就想领教一下你的高招。”
罗拉莉丝不肯示弱,她的身体一震,四周顿时响起一连串爆炸声。
数十颗烟雾弹同时炸开。
这些烟雾弹不是利奇喜欢用的那种,它们的威力小得多,炸开之后散发出的是淡淡轻烟,但散布面积却大得多,而且那些烟雾如同滴入胶水里的墨汁,凝而不散,尽管此刻的风很大,却似乎撼动不了缕缕轻烟。
在这片烟雾中,到处都能看到罗拉莉丝那部灵甲的身影,它们全都散发微微白光,还有点半透明的感觉,看不出哪一个是真的。
罗拉莉丝没有像平时使用隐遁之术,因为她知道这些小把戏对付天阶骑士有用,但是想让“西海霸主”上当根本不可能。所以她用的是最擅长的幻影秘杀术。
“想用这些障眼法唬弄我?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卡特因怒道。他的声音如同九天之上的雷霆,让人心底发颤。
随手抽出背后六尺余长的巨剑,“西海霸主”夹带一股摄人飓风,径直闯入那片烟雾之中。
烟雾瞬间被飓风撕碎了。
被撕碎的不只是飓风,整个大地都在瞬息间“磨平”不管是花草树木,还是土堆岩石,都在“西海霸主”冲进烟雾中的一瞬间消失,只剩下一块平坦、有着螺旋纹路的平地。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
他们有不少人看过天阶骑士之间的交战,那已经是惊天动地,让人难以企及,但是眼前一切更令人感到恐惧。
如此具威力的一击却丝毫看不见烟尘扬起,恐怖的力量没有丝毫漏泄,那片平地像是用刀切出来的,有一个整整齐齐的边缘,边缘之外哪怕连一根草都没有碰伤。
同样让人惊耗的是那些烟雾。
卡特因卷起的飓风连岩石都能碾成粉碎,但是那些烟雾却没有被吹散,它们只是被撕碎了,碎了的烟雾仍旧是烟雾。
此刻最明白烟雾可怕的人就是身处其中的“西海霸主”卡特因。
他的感知中,那根本不是一缕缕轻烟,而是一把把利刃。
数不尽的利刃正从四面八方朝着他攒射。
他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幻觉。
说实话,这一仗如果能避免的话,他真的不太想打。
对方虽然只是刚晋升的圣级强者,但她是四大王族的影王后裔。
能够晋升圣级的人物全都不容易对付,四大王族更是令人忌惮的对手,其中又以雷帝和影王的后裔最令人头痛。
雷帝一脉让人头痛是因为他们的强悍,而影王一脉让人头痛则是因为他们的诡异。
卡特因只能提起全部精神,紧紧盯住每个试图靠近他的虚影,与此同时,他的“界”也全力撑开。
他的“界”称为“三轮界”和赫赫有名的“金刚界”有异曲同工之妙,都以防御力强悍着称。
当然论防御力之强,“三轮界”比“金刚界”差了许多,不过“三轮界”攻防一体,比纯粹防御的“金刚界”实用许多。
圣级强者之间的战斗,比拼的就是“界”的运用,因为他们的“界”如同身体的一部分,他们的功法、战技都已融入“界”中。
“三轮界”又称为“时轮界”三轮分别是“正转之轮”、“逆转之轮”和“静止之轮”也有人认为指的是“未来”“过去”和“现在”“正转之轮”代表时光流逝,世间万物都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毁灭,所以主攻。
“逆转之轮”代表时光逆流,时间如果能逆流的话,很多遗憾就能得到弥补很多错误不会发生,所以这一轮界的作用是消去攻击。
“静止之轮”代表时间凝滞,一切为之停止;无攻无守,却又是最强的攻最强的守。
卡特因没有修练到这种地步,那是传说中的境界。
不过他的“三轮界”也颇为了得,那三个无形之轮将他身体四周二十公尺之内笼罩其间,以往只要有任何东西进入这个范围就会被彻底碾碎。
但此刻他却没有办法碾碎那个女人的暗影之刃。
罗拉莉丝的“界”称为“虚无暗影界”传说中修练到最高境界,里面的一切都会在虚无和真实间不停变换,每道阴影都会化作一把利刃,所有的利刃又会化作阴影。
罗拉莉丝的“虚无暗影界”同样没有达到传说中的境界,她只是能够任意幻化出无形杀刃。
这是一场力量和技巧的交锋,这两个人完全属于两种流派。
卡特因感觉很无奈,他最讨厌的就是技巧流的对手;和这种人交手很花时间。
不过他倒不担心会输,他一直都相信,在绝对力量面前,任何技巧都是白费。
事实上也是这样,历代剑圣九成以上是注重力量的类型,因为技巧流的圣级强者有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他们一旦遇上擅长防御的同级对手,往往没办法破开对方防御。
防御恰巧是卡特因所擅长的能力之一。
正因如此,“西海霸主”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场战斗吸引过去,却没有注意到一个黑影正以令人惊耗的速度俯冲而下。
敢这样做、会这样做的人,只有利奇。
他当然不会不自量力闯入圣级强者战场。他的目标是围拢在周围的天阶骑士;此刻他能做的只有牵制其中一个,为罗拉莉丝制造逃跑机会。
他也知道,他和罗拉莉丝逃跑的话,那两万德雷达瓦骑士肯定凶多吉少,其中还有阿罗多和哈桑这两个朋友。但他没有更好的办法,其他人根本没有逃脱可能。
从高空俯冲而下,在重力牵引之下,离地面还有两、三百公尺时,他的速度已经超过音速。
超越音速的爆鸣让所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也包括被他锁定目标的天阶骑士。
之前利奇是靠罗拉莉丝传授他的影王家族秘法,让那个天阶骑士没有感知到他的注视;但现在他隐满不下去,所以他干脆锁定那个天阶骑士。
两、三百公尺的距离只是弹指之间的事,离地面二十公尺时,反重力装置启动,他的速度瞬间加快。
突然,对面一道剑光迎面刺来。
利奇的速度虽快,但他要对付的毕竟是天阶骑士,还是一个驾骇灵甲的天阶骑士;在“时间凝滞”的作用之下,利奇像是一片缓缓飘落的树叶,每个动作都 落在对方眼里。
所有一切早在利奇预料之中。
他自己就会“时间凝滞”自然知道想靠偷袭对付一个天阶骑士根本不可能。所以做出决定之前,他已经将一切可能都计算进去。
迎面而来的一剑不管是躲、还是档,他都可以做到,但他没有那么做,因为这会让他的速度减缓。
利奇的选择是硬挨。
他赌对方不会太重视他,不会用全部力量发出这一击。
稍稍偏转身体,利奇用右侧的后背硬接这一剑;与此同时,飞翼下方突然脱出一条手臂,手臂前端是一把弯刀。
一刀,只是一刀。
这一刀快到极点,更快的是刀刃之上流倘的一点寒光。这点寒光从刀柄开始,一直流到刀尖。这一切都在刹那间完成。
没有以往的微弱青光,因为这一刀的速度太快,一般人的眼睛已经无法捕捉一刹那的变化,只有那个天阶骑士能看到一道暗淡光环朝他飞来。
即便在“时间凝滞”的作用之下,这道光环的速度也丝毫不慢,几乎相当于平常箭矢的速度。
就算是天阶骑士也没办法闪开这种攻击。
一阵波光荡漾,那部灵甲被斩个正着。刀劲立刻被灵甲护盾挡下,但是令那个天阶骑士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是,紧随其后还有一层刀劲,穿透外围的防护,直透进来。
光轮斩分“真·光轮斩”和“半·光轮斩”这件事在《力量之书》没有记载,所以知道的人相当有限。这位天阶骑士显然对此一无所知,所以发现这道光轮斩和传闻不同,居然能穿透灵甲的防护,他顿时吃了一惊。
虽然只是一瞬间失神,对于利奇来说已经足够了。
一道白色虚影从烟雾中飞掠而出,在半空中闪了几闪,闯出十部灵甲组成的包围圈。
利奇行动前已经向罗拉莉丝发了信号,所以罗拉莉丝虽然和“西海霸主”卡特因苦战,却将一丝注意力放在这边。
她在逃脱的同时也不忘记利奇安危,飞掠过利奇身边时,她随手一扬,一片轻烟顿时笼罩那部灵甲。
里面的天阶骑士刚化解利奇的刀劲就被罗拉莉丝的暗影之刃笼罩,这个人的反应也算不慢,立刻将全身斗气用来护身,并且往后急退。
不过就算这样,他只是捡回一条命。罗拉莉丝的暗影之刃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他的身上不但添了数十处刀痕,更是被一丝暗劲侵入体内,不停地侵蚀他的身体。
出手将敌人逼退,罗拉莉丝一把拉住利奇。
以利奇的实力突袭一个驾叙灵甲的天阶骑士,不付出一些代价是不可能的, 利奇的情况不比被逼退的天阶骑士好到哪里去。
双层能量护盾、“金丝茧”、“镜·反射”再加上半年来积聚的十几滴精血 同时释放,才让他保住一条性命。
此刻罗拉莉丝根本没时间管利奇的伤势如何,她首先要逃出去。
虚影又是一连串疾闪,眨眼间罗拉莉丝已经消失在一片丘陵后。
又是一道白光从烟雾中射出来,那是“西海霸主”卡特因,他怒哼一声紧追下去。
罗拉莉丝一逃出战场,烟雾中的幻影就全部消失,不过卡特因还是慢了一拍;等到他追过去时,罗拉莉丝已经冲破一道缺口,拉着利奇远遁而去,这让卡特因怒不可遏。
他更恼怒的是,手下的天阶骑士居然被一个小小的准辉煌骑士弄了个手忙脚乱,让罗拉莉丝有机可趁。
刚才那声怒哼就是对这些没用的家伙发的。
不只是卡特因,另外九个天阶骑士也感觉有些丢脸,他们也跟着追下去。
至于那两万德雷达瓦人,他们留给负伤的天阶骑士。就算受了伤,一个驾驭灵甲的天阶骑士应该不会失手。
如果再失手的话,这个家伙可以找一棵歪膀子树,自己上吊去了。
十道白光瞬间远去,只留下被逼退的灵甲仍旧留在原地。
原本被打残的前锋兵团,此刻又恢复精神。
相反阿罗多和哈桑那帮人却是面如土色,他们知道这里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想在驾骇灵甲的天阶骑士的手底下逃生,几乎是不可能的。
对于利奇和罗拉莉丝的逃脱,他们倒是没什么特别想法。在那种情况下,换成他们也会做出这种选择。
唯一比较生气的就是,联盟没有按照规矩来。
驾驭灵甲的天阶骑士有超越寻常的破坏力,所以自古以来出动这种人物都有特定规矩。这种人物可以用于守卫,但想要进攻至少事先打个招呼,而这一次,联盟的做法等同偷袭。
“准备好受死了吗?”
对面那个天阶骑士异常嚣张地喝问道。
能够修练到这种境界不应该刻薄,但此人刚经历了有生以来最大的挫折。伤在罗拉莉丝的手里也就算了,真正令他感到屈辱的是被利奇斩中的那一刀。
对于此刻的他来说,只有杀戮能让心中愤凭减轻一些。
缓缓抬起手中的剑,他的脑子里只想着怎么才能干净利落地把眼前这些游牧民族干掉。
突然,在他的身后,一片空气骤然扭曲起来。
一道黑色裂缝凭空出现。
裂缝斜着划过那部灵甲,它出现得如此诡异,事先没有丝毫预兆,所以驾驭灵甲的天阶骑士根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