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

第510章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第510章

小说: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老伯显得挺意外,他上上下下打量利奇。
他最惊讶的不是利奇的修炼速度,快速的晋级往往根基不稳,但是利奇的根基反而扎得异常牢靠,他能够感觉到利奇体内的变化,能够感觉到利奇的斗气毫无阻塞地流淌。
“没想到,‘金刚’居然这么适合你。”
老头长叹一声,现在再想改回来已经不可能了,他当然看得出利奇当初如果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现在恐怕已经连破两关,成为真正的辉煌骑士,而且顶多一年就足够让斗气和精神力强度达到再次晋升的要求,成为天阶绝对是水到渠成。
暑坦东西还你。”
老伯从口袋里面掏出羊皮卷,他让人做了一个经筒用来保护这东西。
利奇接过经筒,这部(刀经)不是他的,要不然他就干脆送给老伯。
看着利奇将经筒小心翼翼塞进右侧的口袋里,老伯身形一晃从柜台的后面走出来。他的动作实在太快,以至于利奇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出来的。
更让利奇莫名其妙的是,老伯居然将案板上的菜刀塞进他的手里。
“还记得当初我不让你解释那些文字吗?”
老伯问道。
利奇点了点头,当初他想翻译,但是老伯的眼睛一直都盯着最后那幅图;原本他打算把译本让人送过来,可惜回去后他就因为一时心血来潮去了天之城,这件事被他耽误下来。
“我突破瓶颈之后,让人帮忙翻译那些文字,却发现上面写的东西似是而非,不但没用,反而会把人引入歧途。”
老伯说道。
利奇大吃一惊,他赶紧掏出经筒拔掉顶上的塞子,将羊皮卷从里面掏出来,抖开仔细浏览。
可惜的是,以他的眼力根本看不出后面那幅图到底隐藏什么奥秘,自然他也看不出里面的东西和前面的文字相差在哪里?
“我不知道留下这东西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许是为了保证不会外传吧?”
老伯首先想到的就是这种可能,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对武技的传承总是充满矛盾,既希望能够后继有人,把自己的技艺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又敝帚自珍,唯恐秘技外传被外人得去。
突然,他一把抓住利奇的手,沉音喝道:“把精神全都集中在刀上,这一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所以我让你亲身体会一下羊皮卷里的那幅图所要表达的内涵。我只使一次,能够参悟多少就要看你自己的运气。”
说完话,他抓着利奇的手,从左到右划出一刀。
这一刀非常简单,没有凝聚一丝斗气,也没有刀风、刀气或刀光激射而出,甚至连风都没有卷动一丝。
但是当老伯放开他的手之后,利奇仍旧僵立原地;此刻他的心停留在刚才那平平淡淡的一刀之上。
这一刀简单到极点,平凡到了极点,而且刀上一点都没有施加力量;偏偏这样平凡又简单的一刀却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一瞬间整个世界都被这一刀割裂开来。
他知道,老伯让他体会的正是这种一刀割裂天地的感觉。
想要把感觉变成自己的东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这一点上,任何智脑都帮不上他的忙,斗气是太古时代没有的一种力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利奇仍旧呆呆站在那里,他的手里握着那把老旧的菜刀。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甚至整个房间里都变得伸手不见五指,但是老伯和罗拉莉丝都没有将利奇从感悟中惊醒。实力到了他们这个程度都很清楚此刻利奇在干什么,也知道这种状态有多么难得。
突然,利奇动了,他和刚才一样划出一刀。
这一刀划得很慢,远比刚才老伯那一刀要慢得多,但是这一刀的气势却很足,一刀划过,整个房间都发出嗡嗡震响。
又是一刀,动作仍旧和刚才一样,但是这一次却快得多,快如闪电,而且同样声势惊人。
利奇一刀接着一刀挥砍起来,一开始仍旧和刚才一样,从左到右横着划过,渐渐地他的刀路变得随心所欲,横一刀竖一刀,想怎么砍就怎么砍。
一刀紧似一刀,每一次挥出,威力似乎越来越大;被割裂的那一瞬间,空气被极度压缩,发出“啪啦啪啦”的声响,一开始像鞭炮,渐渐变成雷鸣一般。.眨眼间数千刀过去了,突然没有灌注丝毫斗气的刀刃之上,一道刀弧激射而出。
这道刀弧看起来是半月形,只有向前的一侧有微微亮光,但是仔细看却可以看到那应该是一个圆形,只不过后面一半黯淡无光。
刀弧飞出的速度快到极点,比利奇以往的任何一招都快。
就在刀弧划出的一瞬间,利奇清醒过来,他眼看着刀弧朝着老伯和罗拉莉丝飞去。
这道刀弧挺长,几乎把四分之一个房间笼罩在里面,老伯和罗拉莉丝都在攻击的范围之内。
利奇的心为之一惊。
就在这个时候,老伯动了。
他的手一抬,一把抓住刀弧,然后那只手一紧。
飞到近前的刀弧居然从中而折,刀弧上蕴含的刀劲在折断的一瞬间朝四面八方荡漾开来,一路上不管是橱柜还是木架,全都被整整齐齐切割开来,甚至连墙壁上也留下一道异常纤细的割痕。
一看到自己的店铺被搞成这样,老伯脚尖一点,立刻跳到利奇的面前,举起右手就是一个爆栗。
利奇感觉脑袋上像是被榔头敲了一下似的,疼得要命。
“你这个家伙,上次直接搬空我的地窖,这一次又想砸我的店铺?”
老伯骂道。
不过谁都能够听得出他不是真的想要骂人。老头现在的心情好得不得了,对帮了他大忙的利奇也是越看越顺眼。
原本他只是看在利奇得了马克斯“剑圣传承”的面子上,把利奇当成自己的徒孙,所以高兴时指点利奇两下;现在利奇在他眼里仍旧是徒孙,不过是得宠的那种。
“不过看在你修炼成光轮斩的份上,就放你一马。”
老头其实不心疼这间铺子,他守着这里只是找点事情做,不是真的很在乎这门生意。
“那真的是‘光轮斩’?”
利奇显得异常兴奋。
“别高兴得太早,你练成的还只是‘半·光轮斩’,离‘真·光轮斩’还差得远呢!”
老头当头浇下一益冷水。
“‘半·光轮斩’?‘光轮斩’还有分别?”
利奇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他看过力量之书,上面也没有提过。
“那当然,不但‘光轮斩’有两种分别,‘高频震荡波刃’也一样,这是我们一脉的不传之秘。”
老头抬眼看了看罗拉莉丝,有这个女人在,他感觉很不爽,很多话都不能说。
转头又看向利奇,他现在看利奇全都是优点,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招惹的女人实在太多了,他很难保证这个家伙会不会为了女人,把秘传的诀窍泄露出去?
“我原本以为神技全都是公开的,能不能修炼成功全凭各自的努力和运气,没想到……”
利奇叹息着。
可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老伯又在他脑袋上狠凿一下骂道:“骑士最重传承,哪里能够胡来?也就你这种半路出家的家伙敢胡说八道。”
“十七种神技之中,公开的那一部分都是完整的,缺少的只是最后那一部分;如果有谁能把公开的那部分练到极致,自然会有人找上门来,把最后那一部分给他。”
老人解释道。
“居然有这样的说法?”
利奇感觉奇怪,莉娜她们从没有提过。
站在一旁的罗拉莉丝知道他在奇怪些什么,不由得插嘴说道:“原本等到你晋升天阶,自然有人会告诉你这些。”
利奇有些明白了,一般来说,当一个骑士修炼成一门神技,这个人十有八九已经是天阶骑士,就算不是,离天阶也不会太远,自然有资格知道这些。
“现在我已经练成了‘半·光轮斩’,总该告诉我怎么修炼‘真·光轮斩’吧?”
利奇朝着老伯摊手。
“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老人一瞪眼。
利奇感觉莫名其妙,他挠了挠头问道:“您告诉我什么?”
“我已经告诉你,你现在练成的是‘半,光轮斩’,在那之上还有‘真,光轮斩’,至于怎么练成……”
老人一脸猫玩老鼠的笑容,卖了半天关子才说道:暑旭种东西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你好好琢磨一下,把刚才我亲手教你的那一招琢磨透了,你自然就练成‘真·光轮斩’;练不成就说明你没有琢磨透。”
问了半天居然得到这个答案,利奇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与此同时,他多少对这位师祖的性格有些了解。老伯显然不像大叔那样沉默死板,年轻时说不定也是一个跳脱的人物。
“你练成了‘真·光轮斩’?”
罗拉莉丝突然插进来,她的语气中充满惊讶。
“怎么?意外吗?”
老伯显得颇为得意。
“了不起。古往令来,真正练成光轮斩的人只有两个,现在又多了你一个,恐怕连马克斯的实力也在你之下了。”
当初罗拉莉丝就有这样的猜测,她对利奇提过,但是这次她几乎已经肯定这一点。
“你说错了,马克斯仍旧比我强一些。”
老人指了指利奇的口袋,装(刀经)的经筒就塞在里面;“他也看过里面的东西,我能够有所领悟,他难道做不到吗?”
“马克斯也练成‘真·光轮斩’?”
罗拉莉丝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除了惊讶还有一些惊喜。
战争打到现在这个程度,接下来两边肯定会动用顶级武力。马克斯身为同盟第一高手,实力突然提升一层,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不过惊喜的同时,她的心中也多了一丝忧虑。
踏足圣级的她原本踌躇满志,特别是利奇决定帮她打造属于她的灵甲,她的自信膨胀到极点。但是此刻,当她得知马克斯的实力变得更加精进,她的信心有些动摇了。
不过真正令她感到担忧的是,她不知道联盟会不会也发生类似的变化?
她刚小对利奇说的话确实没错。
一旦踏足圣级,境界巩固下来之后,实力再想往上提升就变得难如登天,但是不意味岳进入圣级之后,实力就再也没有办法提升,马克斯就做到了,而且巅峰之上再进一步,和一般的进步不可同日而语。
罗拉莉丝甚至猜测不出马克斯现在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如果是以前的她,马克斯的实力再强也不关她的事,因为她和马克斯属于两种不同层次的人,但是现在的她却很不甘心。
这就是踏足圣级之后的心态变化,一旦和另外一个人处于同样的高度,难免会生出比较的念头。
罗拉莉丝的目光转向利奇,她觉得有必要让这个家伙加紧工作,早点把他承诺的那部灵甲制造出来。


第四章 成熟
“这些真的可以实现吗?”
艾斯波尔拿着利奇的草图,他对利奇提到的光学隐形始终有些怀疑,反倒是对彻底改变灵甲的构造没有太多疑问。后者至少已经被证实可行,而光学隐形甚至连应该怎么达成、需要用到哪些现成技术都不知道。
“可以肯定现有的技术已经能够达到那样的效果。”
利奇把话说得很死,他很清楚,如果他自己都不肯定的话,其他人就更有看法了。
众人都点了点头,在场的众人对利奇了如指掌,也知道这个家伙私底下藏着一些秘密,他既然敢这样说肯定有原因,而且十有八九不会错。
“如果是纯光学的办法,我们就帮不上忙了,在这个领域最有发言权的就是你自己。”
艾斯波尔指的是那套模拟系统。那套系统就是由一大堆透镜、棱镜和齿轮构成,在同盟,利奇绝对算得上研究光学系统的第一人。
“有没有办法用玻璃制造战甲的外壳?”
伊洛第一个打破沉默,他知道利奇需要别人提供一些灵感,所以不在乎自己的想法是不是荒唐。
不过伊洛也不是信口胡言,前一段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