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

第482章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第482章

小说: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利奇又点出一个致命缺陷。
他已经花了很多心思,尽最大可能用新材料代替钢材。现在制造的“仙女龙”2型百分之六十五用新材料制造,这个比例已经很高了,但仍有百分之三十五是钢铁或者其它金属。
“人工。制造结构零件和外壳全是手工活,别处的人工哪有这里便宜?”
贾拉德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一个理由。
“现在是战争时期,奥摩尔和卡佩奇已经施行义务劳动制度。再说,各国还有大批难民呢。”
利奇很不想说后面那句话,因为这包括蒙斯托克人。
“理由也不是没有……”
门口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门一下子开了,一部轮椅滑进来。
“你一直在外面听?”
利奇有些奇怪,这个家伙为什么这样鬼鬼祟祟的?要等到贾拉德实在找不出理由才跑出来。
“我也是刚到。”
这位大长老不想引起利奇的怀疑,连忙解释:“我是听说你来巡视,所以也赶了过来。”
“你刚才说,理由也不是没有……”
利奇问道。
“那种黏合剂不是有剧毒吗?制造过程中又有大量的工序需要手工完成,就算穿着防护服,时间长了恐怕也会中毒吧?”
米哈伊恩的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对于这个问题,利奇无法回答,因为现在时间还短,负责制造零件的工人并没有出现中毒现象。
突然利奇想起一件事,如果这个理由能让其它国家感到忧虑,以至于放弃在本土制造这些战甲零件,米哈伊恩或许会制造几起中毒事故都说不定。
“你的手上肯定有鬼谷的记录影像吧?你能不能整理一下,我想让卡洛斯他们看看,这种剧毒的危害有多么大。”
米哈伊恩对贾拉德吩咐道。
利奇在一旁听得毛骨悚然,这个老头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在毛骨悚然之外,利奇感到的是深深的悲哀。这里的人确实太穷了,穷得连命都可以不要。
“帮我们这一次吧。”
贾拉德将手搭在利奇的肩膀上,无奈地叹息一声:“你或许无法理解,但是对我们这里的人来说,死亡远不如贫穷来得可怕。”
他指了指厂区,“有一件事你肯定不知道,那些工人全都是签了生死状。召他们进来之前,我的助手们已经告诉他们,工作时有可能沾染剧毒。也告诉他们,一旦这里遭到攻击,为了担心他们之中有人会被敌人俘虏,我们会把整个厂区炸掉。”
贾拉德的话让利奇如坠冰河,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又让利奇彻底无言:“招收工人那天的情景,你应该已经看到了,那是在我们宣布这两件事之后。”
利奇确实说不出话来,他当然记得那天的场面。他看到的是人山人海,他看到被招进来的人欢天喜地的庆祝,而没有得到机会的人哭天抢地、垂头顿足。
“好吧,我答应你们两个人,尽可能和那边沟通。”
利奇感觉很无奈,如果不答应的话,好像对这里的人亏欠太多了。
从厂区离开、回驻地的路上,利奇的心情仍旧非常糟糕。
回到驻地,后面的运输车很快也到了,一部部战甲被搬了下来。
在驻地外不知有多少人围拢,一双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全都紧紧盯在那些战甲上。
看到这些骑士急切的样子,利奇心中的郁闷总算减轻许多。虽然有点恶趣味,他确实挺喜欢这种感觉,好像扔了一块肉骨头出去,看着许多饿了很久的野狗在争抢。
他正想看热闹,突然看见一群人朝着他走来,走在最前面的是阿罗多和哈桑。
利奇只能苦笑,他知道这几个家伙是来干什么的。肯定是那几位兵团长拉着这两个家伙来开后门,想要尽早换装。
“今天的训练进行得怎样了?”
利奇迎上去抢先问道。
“不错,所有的训练项目全都完成。”
阿罗多一边说,一边瞟那些刚卸下来的“仙女龙”完全心不在焉,他的注意力全都被那些战甲吸引过去。
“你的部队不是已经换装了吗?还有必要盯着别人的东西吗?”
利奇不知道怎么说这个家伙。
“太完美了,不管看多少次,我都看不厌。”
阿罗多满脸沉迷地说着。
“以前你好像也是这样说龙式战甲。”
利奇提醒道。
“这就是我最佩服你的地方。当初你手下那些人告诉我,你们曾经在一年里两次换装,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跟着你确实有好处。”
阿罗多不是在拍马屁,这片土地上的骑士对战甲的着迷,可以和他们的祖先对骏马的着迷相比。
利奇一时间没想起独立军什么时候一年里两次换装,他倒是想起正在测试的“仙女龙”3型和4型。
他离开卡佩奇时,这两种型号还不成熟,需要解决的问题有一大堆,现在快半年了,当初遇到的难题一个个都已得到解决,按照伊洛的估计,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今年年底就可以量产;慢的话,可能会拖到明年。
利奇很想知道那个时候,这个家伙又会说出怎样的话。
“不和你开玩笑了,训练进行得怎么样了?我不想再像上次那样,模拟时一切都很顺利,到了战场就出现这样那样的纰漏。”
利奇突然变得一本正经,他花了那么大的代价,为的就是降伏这帮土匪。
“放心,这一次不像上一次。现在大家都看到我们换装,他们拼凑出来的战甲哪里有我们用的战甲出色?抢得再多有什么用?还不如乖乖地听你的话,跟在你的后面。”
阿罗多的话虽然直接,道理却一点没错。
“再说,这次你又没有不准许抢东西,你不是特别研究出一套高效率的抢劫流吗?”
旁边的一个兵团长立刻又加了一句。
抢劫早已深入这些荒漠骑士的骨髓之中,这是传承自血脉的一种习惯,改都改不过来。
不过这里的人学习能力还是不错的,对于利奇高效率的抢劫方式,稍微演练一遍之后,他们就深深地喜欢上了。
此刻在这些兵团长的眼里,利奇已经变得无所不能,连抢东西都能想出一套新的名堂。
“没空和你们磨嘴皮子,我明白你们的想法,反正或早或晚全都要换装,先帮你们换也没什么关系。”
利奇当然要卖阿罗多一个面子。他也清楚,能够找这两个人过来讲情,那些兵团长和他们的关系应该不错。
军队是一个非常讲人情和关系的地方,到了战场上,有一个关系密切的战友可以依靠要安全许多。
那帮人看到目的达成,一个个欢天喜地。虽然利奇刚才已经说过新组建的军团肯定会全部更换新式战甲,但是早些更换成新式战甲,就可以早点熟悉战甲的性能。马上就要打仗了,多了这点熟悉的时间,差别会很大。
“我差点忘了,这是你要的东西。”
阿罗多一拍脑袋,他从背后拉过一个背包,从包里取出一本羊皮卷。
“你居然找到了。”
利奇啧啧连声,他小心翼翼地接过那个羊皮卷。
刚和阿罗多认识不久时,这个家伙曾经说过,他之所以能领悟“一刀破敌刃”是因为他的家里有一部“刀经”在这片土地上,刀是最常用的兵刃。这里的人对于刀的用法研究最深,这方面的着作自然也最多,而“刀经”是经常被用到的名称。
在赫达尔的几个月里,他至少已经看过不下六十部“刀经”阿罗多拿出来的居然是羊皮卷,利奇对于这部“刀经”倒是多了一丝期待。
回到营房,利奇虽然很想好好研究那张羊皮卷,可惜他此刻没有空闲,在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叠文件。
身为兵团长有很多事可以扔给别人去做,但是作为指挥官,他就没有那么悠闲,特别是即将发动一次大规模行动之前,很多事必须由他亲自决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作战方案。
他新组建这支军团的指挥系统全都抄袭自独立军,而独立军则是照搬海格特军团的体系,所以他的手下也设立参谋处。这些计划就是参谋处拟定的,总共十二份。
按照惯例,身为最高指挥官的他,需要做的是从中选择出一份方案。他也可以将每一份方案里他看得上眼的部分取出来,让参谋处重新整合,再搞出一份方案。
和其它的指挥官比起来,他有着绝对的优势。他那两部智脑里,有一部就是为了这类工作而设计的。
智脑的想象力没有人脑丰富,所以用它制定出的计划非常呆板,但智脑也有智脑的强项,它有着超绝的计算能力。
把十二份作战方案全都扫入智脑里,只是片刻工夫,智脑对这十二份作战方案的评价就出来了;不只评价,还有相应的破解办法。
智脑推算出来的破解方案至少会有两套,一套模拟的是敌方已经知道己方全部的作战计划;另外一套则完全模拟真实的战斗,也就是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情况,完全靠一步步的摸索,把对方的战略意图找出来。
利奇把智脑分析出来的结果写在作战计划的旁边,他不敢写得太过详细,要不然那些参谋不起疑心才怪。
“我能进来吗?”
门口突然传来罗拉莉丝的声音。
“进来吧。”
利奇将作战计划收起来,因为他听到门外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呼吸声,那个呼吸声很粗重,明显不是一个骑士。
门开了,罗拉莉丝走进来,在她的身后跟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此人头发雪白,眼窝深陷,满脸皱纹,下巴留着寸长的山羊胡。 老头一进来就先朝着利奇鞠躬,神情异常恭敬。
“这位是西顿公国前首相海德涅先生。”
罗拉莉丝说出这名老人的身分。
利奇的眉毛微微挑了挑,这种人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还是罗拉莉丝带过来的,肯定和即将展开的行动有关。
果然,刚请这名老人坐下,罗拉莉丝就张开她的“界”将房间和外面隔绝开来。
“西顿公国在走廊地带各国当中,对同盟最为忠诚,当初抵抗联盟西线进攻的时候,他们就打得不错。”
罗拉莉丝少有地用官方的口吻说话。
利奇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无疑是转达帕金顿高层的意思,显然帕金顿高层对于西顿公国在这时投靠过来,确实很在意。
明白螅愕囊馑迹孀匀荒贸龊蜕频奶取O衷诘乃裁慈俗笆裁囱拥墓Ψ蛞苍嚼丛骄睢
寒暄几句之后,三个人就进入正题。
“联合指挥部的普雷顿元帅告诉我,你们最近又要进行一场针对西部走廊各国的行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国将会全力协助阁下的行动。唯一的请求就是,行动结束之后,您能够协助我们将一部分国民送往奥摩尔帝国。”
这位前任首相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出自己的来意,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人不是政府官员,而是一个军人,军人大多不喜欢兜圈子。
“一部分国民?”
利奇想起当初撤离裴内斯时的场面,几条公路全部被堵塞,所有的人都像爬一样,缓缓地朝着边境前进。
“大概有三百多万人需要撤离。”
前任首相给了一个大致的数字。
整个西顿公国有一千二百万人口,前期已经撤离将近一百万人,加上这三百万人,意味着三分之一的民众已经拥有安全保障,就算另外八百万人全都死于战火,也仍有复兴的希望。
这个数字将利奇吓了一跳。如果是三百万军队还好说,但是平民的行动肯定非常迟缓。
利奇转头看着罗拉莉丝,眼神之中彷佛在说:“你给我带来一个大麻烦。”
罗拉莉丝看都不看利奇,这不是她的事,而是上面的意思。
随着局势渐渐转向对同盟有利,有不少国家已经暗中和帕金顿取得联络,现在就需要有个国家站出来做出表率。
“身为一个西顿人,您想必比我更了解昆塔古姆冈特荒漠。这里没有任何一座城市拥有如此众多的人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