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

第445章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第445章

小说: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海格特肆无忌惮地开着玩笑,因为他知道利奇不会喝酒。
「四十年前或许是,现在恐怕有些老了。」
利奇不怎么在意海格特的调侃。
「那倒是,莎尔夫人年轻时确实是个美女。」
酒保托着一瓶啤酒和三个杯子走过来。
听到是莎尔夫人,海格特缩了缩脖子。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刚才的玩笑传到那位老太太的耳朵里。他也怕那把大雨伞,不过他更怕老太太给他穿小鞋,以后给他的军团补给物资时都扣下一部分。
旁边的雷诺早已石化了。
原本海格特能进出那座图书馆,和剑圣马克斯这样的人物经常见面,已经令他非常嫉妒,没有想到利奇更加厉害。
心情的改变同样也带来感觉上的变化。
本来他对这间小酒吧一点都看不上眼,但现在他却觉得这里如同老街一样高深莫测。
接过杯子,将啤酒倒进里面,利奇等着特使先开口。
「白天的那件事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那边已经承诺,飞行大队只是协助作战,你不需要百分之百听从他们的调派。而且你这边一出发,那边就将第一批五十万难民送往施泰因。当然你如果希望这些难民来卡佩奇也没有关系。」
雷诺把罗索托人给出的条件说了一遍。
「我的消息应该已经回过了,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利奇冷笑一声:「我已经被罗索托人骗了一次,你认为我还会相信他们吗?」
「这一次他们挺有诚意。」
雷诺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利奇已经懒得回答了。
雷诺也知道刚才的话说得很假,但是他不能不这么说。他朝着海格特看了一眼,似乎在求援。让他失望的是,海格特居然转过头装作没有看见。
「布鲁姆元帅承受很大的压力,他其实很希望能缓和一下和罗索托帝国关系。他也已经通报帕金顿,我相信,有帕金顿圣国在一旁监督,罗索托帝国应该不会出尔反尔。」
他说这话倒是没有撒谎,只不过连布鲁姆自己都不指望帕金顿会愿意卷入这件事里。
当然,罗索托帝国也不必撒谎,因为利奇手底下的两个飞行大队如果真的调往罗索托参战,他们等于有了更好的抵押品。相对而言,那几十万蒙斯托克难民的价值反倒不大。
利奇当然不是傻瓜,他更不是舍己为人的圣徒,怎么可能上这个当?
看到利奇无动于衷,雷诺智能没话找话。想要劝服别人,最怕的就是碰到这种不开口的对手。
雷诺不是很擅长言辞,他毕竟是骑士,骑士讲究的是实力,即便是埃尔文这样的人物也远不如政客能说会道。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利奇一口喝干杯子里的酒说道:「时间差不多了,那边也应该开始了。很抱歉,我不能陪你们了。」
海格特心里暗自好笑。这个结果他早就料到,只不过碍于和雷诺的关系还可以,所以不能当面表现出来。
海格特的心情不错,雷诺就不一样。他感觉到自己被耍了,还是自己送上去让别人耍。
「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到处宣扬反罗索托、煽动民众的情绪,对于流亡政府没有一点好处。现在我们根本没有实力,也没有资格和罗索托帝国为敌。」
他猛地站了起来,指着利奇喝问:「你知不知道?将来我们收回蒙斯托克时,如果罗索托帝国执意扯后腿,会给我们造成多大的困难?别忘了,在重大事件上,三大帝国和卡佩奇中的任何一方都有着否决权。」
利奇一下子拍开雷诺的手。如果是一年前的话,他未必有这个能力,但是现在「金刚」小成的他,连用斗气之后两只手硬如钢铁,而且力气比同等级的骑士要大得多。
雷诺的嘴一咧,他的手已经麻木了。
他暗自吸了口冷气,他曾经听别人说起过这个少年是个怪物。不只是在战甲设计方面超越常人,在修炼方面也是一样。短短几年的时间就修炼到荣誉境界,真正实力甚至能够和准辉煌骑士一拼。
他原本以为那只是吹捧,现在他相信这都是真的了。
「等到同盟反击的那一天就是各方面收成的时候,罗索托就算想要扯后腿也要问过另外三方。再说,瓦雷丁只是联盟里的一个小喽啰,最近东线的一连串战役里,瓦雷丁的军队被当作炮灰使用,只要再有几场这样的战役,他们的血恐怕就要流干了。」
利奇其实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同盟反击时也就是「金雕」和「鹈鹕」这两种飞翼在世人面前出现之日,到时候战争的打法可能变成直接对敌方的首都进行突袭。一旦首都陷落,瓦雷丁人就算保留再多的军队,也已经没有用处了。
「这只是猜测,未来会怎么样,谁都难以说清楚,但是我却知道一件事,你现在是公然抗令。有卡佩奇的庇护,我们拿你确实没有任何办法,但是你别忘了,你的父亲还在施泰因。」
这是埃尔文让他说的,虽然这段日子他渐渐往埃尔文靠拢,但却没有彻底投靠,他打算再看看风头。所以话一出口,他已经后悔了。
「这也是布鲁姆的意思?」
利奇的脸一下子板起。
「不是,肯定不是,布鲁姆老大不会说这样的话,我很了解他的为人。」
海格特连忙旁边抢着解释。
「但愿如此。」
利奇这次没给海格特面子。
海格特能够无条件地相信布鲁姆元帅,他却做不到。
说完这句话,利奇甩手离开酒吧,他甚至忘了付账。从酒吧回大叔的图书馆只有几分钟的路程,利奇走得很慢。
虽然他知道那个人的话十有八九只是口头威胁,此刻老爸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任人捏扁搓圆的小职员,身为复兴党的主席,老爸虽然没有在流亡政府里担任任何职务,却没有任何人敢随意动他。
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利奇并不担心布鲁姆老头会脑子发热,做出这种不动脑子的事,他担心的是有人玩一些无聊的小花样。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让利奇感觉不爽。
现在抵抗军已经分崩离析,却维持一个名义上的总指挥部。
最近这段日子,他从帕金顿、奥摩尔和卡佩奇弄来不少援助,其中大部分都被这个总指挥部截留了。
如果那些援助全部用对地方,他不会太在意,但是他知道至少有一半的援助物资到了埃尔文手里,偏偏埃尔文又拿着这些东西暗中资助反对复兴党的那些党派。
总指挥部高层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而这正是利奇对那位老元帅充满反感的原因。
或许现在是彻底从抵抗军脱离的时候了。


第二章 抵抗军分裂
「你想让我们从抵抗军里面脱离?」
「这不太合适吧?现在的局势不是很好,这个时候闹分裂……」
在别墅里面,莉娜她们一个个大惊失色。
她们原本想和利奇度过一个美妙之夜,现在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我知道,布鲁姆元帅最近的一些做法让你感到很不满意,但是他没有办法,坐在那个位置所需要考虑的实在太多了。」
为布鲁姆说话的是莉娜,布鲁姆所坐的位置原本是她父亲的,她自然知道其中的辛苦。
「所以我帮他一个大忙,让他能够解脱这份苦难。」
利奇表现得异常冷淡。现在的布鲁姆让他觉得和当初的博斯罗瓦越来越像,他讨厌这种自以为大公无私的家伙:「我记你曾经说过骑士的世界非常残酷,讲究的是优胜劣汰,强者为尊,按照这个原则,埃尔文那帮人就已经被彻底淘汰,哪里还允许他们苟延残喘到现在?」
如果是其他人或许还会反驳两句,说些诸如为共和国多保存一分力量之类的话,莉娜她们欲说不出口,因为他们都知道利奇研究些什么,也知道利奇和帕金顿、奥摩尔和利奇进行的交易。只要同盟获得战争的胜利,想要夺回蒙斯托克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马克斯剑圣有什么看法?」
翠丝丽想听大叔的意见,她知道利奇肯定已经和大叔说过这件事了。
「他没赞成也没反对,只是答应我会和安妮莉亚商量这件事。他或许会让安妮莉亚派兵将伯尼贝利的防务也接管过来,让抵抗军退守后方。除此之外,他还打算让安妮莉亚安排一支军队,专门保护施泰因。」
利奇不怕老爸会遭到暗杀,就算有人想要搞风搞雨也不会选择这种笨办法。联盟和同盟刚签署条约,互相保证不会对战甲制造师和他们的家人动手。这就是一颗地雷,现在谁都不敢乱碰。
埃尔文顶多是在权力的范围之内做一些手脚,打打擦边球,比如经常性地查一下老爸身边的人,时不时查一下复兴党的财务账目。虽然这些手段不会起到实质的作用,却能给人精神上的压力。
大叔显然考虑到这一点,所以干脆让帕金顿圣国全面接管抵抗军控制的地盘。
「你有没有想过?虽然抵抗军现在实质上已经分裂了,但名义上仍旧是一个整体。第一个公然提出脱离抵抗军的人,绝对没有什么好结果。」
莉挪不得不向利奇提出警告。因为家世的缘故,在场的这些人只有她和翠丝丽两个人对政治有所了解。
「我知道,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我才打算趁这一次的机会脱离抵抗军。你以为之前那段时间,我让阿丽亚娜和查理到处宣扬蒙斯托克人在罗索托的遭遇只是为了泄愤?」
利奇说得有板有眼,实际上当初他确实没有多想,但是刚才他突然想到之前的这番布置完全可以派上用场。
「你想站在道义的高度让抵抗军成为被告?」
莉挪当然能猜出利奇的想法,但是她无法接受这件事。
「我没打算把抵抗军的成员都当成被告,但是你不得不承认,确实很有那么一群人在舔尼古拉四世的屁股,我为什么不能让他们丢点面子?如果布鲁姆聪明的话,他可以把那帮人踢出去。如果他这样做,我保证不会从抵抗军里面脱离。」
利奇知道是不可能够的。他只是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罢了。
「这件事必须由嘉利定夺,我不认为她会同意。」
黛娜和莉娜一样,都反对从抵抗军脱离。
「那可未必。」
一般来说玫琳很少参与这种事情,但是这次她却插了进来。她对政治不感兴趣,权利欲也不大,她在乎的是利奇:「嘉利现在需要考虑的事很多,她首先要为独立军的每一个负责,而现在抵抗军里面的一部人不但拖我们后腿,还想制造纷争,所以我觉得,或许我们脱离出去会更有好处。」
听到玫琳的话,其他人全都沉默了。
只要是105小队的人全都知道玫琳对嘉利有多么大的影响力。以前还在小队时,三个队长里面,黛娜是不管事的,嘉利统领全局,玫琳则负责小队内部的协调。
有了玫琳开头,另外一个本来不想发表意见的人也终于把心里的想法说出。
「其实脱离抵抗军不管是对他们还是对我们都更好一些。抵抗军如果有困难,我们肯定不能袖手旁观的。」
说这话的是兰蒂,她负责的是通讯联络,所以她最清楚抵抗军高层的某些人有多讨厌,他们一知道独立军得到什么东西,就会立刻发消息过来索讨。
每当遇上这种事,嘉利或利奇只要轻描淡写地说一声:「别管他们。」
她却要费尽心思想办法回复。
「脱离就脱离,何必搞得那么复杂?」
就连平时难得说话的诺拉居然也开口了,不过她的想法和其它人又有不同。
在她看来利奇的做法无疑是站在道义的高度,但是道义这东西是扯不清道不明的。独立军就算分离出去,也仍旧会有这样那样的好心人想方设法加以劝解。她觉得什么理由都不说,直接宣布脱离抵抗军才是更合适的选择。在场的这些人理所当然无视诺拉的话,不过就连诺拉都赞成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