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

第295章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第295章

小说: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清单就要按照类别分派下去。
清单里面的东西重要性都不一样,战甲和备件肯定最重要,这些东西一般人定搞不定。三个人往外走,离开这片区域的时候需要出示号码牌。鬼使神差似的,利奇的手有意无意地在薇利亚的臀缝间轻轻画了一下。这不经意的举动,对薇利亚来说却如同触电了一般。她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接受利奇的雨露浇灌了,而这一个星期里,丈夫却像吃了春药一般,每天晚上都要她。这种疯狂恐怕只有刚结婚的那段日子有过。
丈夫的精液和她那深受淫药毒害的身体就像是起了化学反应一般,让她感觉到恶痒难当,而且这种恶痒越积越多,快到了崩溃的边缘。此刻利奇的轻轻一画,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蔽利亚的身体微微抖动了起来,她虽然强行克制着,仍旧紧跟在丈夫的身后,脚步却有些散乱。
联合指挥都是帕金顿圣国专门和各国进行协调的地方,所以这里有好几个部门要跑。
到了底下的登记处,三个人稍微商量了一下,分别确定了自己的工作。
找不同的部门办事还需要重新登记。
摩撒赖看到妻子拿了号码牌上楼,这才放心地走出门去。虽然他知道这样防着也没用,他总有离开的那一天,但是眼不见心不烦,至少他希望这几天里妻子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摩撒赖并不知道,他前脚刚刚离开,薇利亚又溜达了下来。
看到薇利亚下来,一直跟在利奇身边的雪蜜尔颇为不屑地睨了一眼。她当然能够猜到薇利亚是干什么来的。
这幢建筑物里面的大部分区域戒备森严,没有号码牌不能乱走,但是也有一些地方没有限制,比如公共通道和厕所。
薇利亚拉着利奇进了角落里面的一间厕所。
这是一间很小的厕所,没有男女之分,本来是让一个人用的,只有一个马桶。
一进来,薇利亚有些粗鲁地按着利奇坐在马桶上,她自己则飞快地将自己脱了个精光,特别是脱内裤的时候,她几乎是一把将皮真内裤扯了下来。还好这东西挺牢固,要不然就被扯坏了。
她的底下早已经淋淋漓漓,内裤一脱,淫液就顺着大腿流淌下来。但是此刻她已经顾不上这些了,脱完自己的衣服,薇利亚七手八脚地把利奇的皮带也解开,然后一下子把利奇的裤子也扒到了膝盖处。
她跨了上去,屁股猛地往下一坐。
当那昂首的巨棒没入她的花径之中时,薇利亚的喉咙里面轻吐出一声满足的呻吟,与此同时她的眼泪也泉涌般流了出来。
此刻的她确实感到很悲伤,她为自己变得如此淫荡而悲伤,也为自己对丈夫的不贞而悲伤,可惜身体却由不得她,心灵凄苦不堪的同时,肉体却感觉到异常的满足。底下那被撑得胀胀的感觉是那样美妙,她甚至还希望自己被彻底顶穿。
薇利亚心中所想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就已经变成了现实。她的身体一阵僵硬,还剧烈地颤抖了起来。此刻她的脑子里面除了快感,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幸好在彻底失去理智之前,她抢先一步将左手塞进嘴里,这才不至于叫出声来。
利奇此刻是禁招尽出,他虽然对男女性事已经有了新的认知,明白了和谐的美妙,不过他却也知道,现在的薇利亚最需要的是彻底的发泄。
薇利亚此刻的模样让他感觉心疼。
她的乳房和屁股上到处都是伤痕,有些是皮带抽的印痕,有些是被巴掌打的,最触目惊心的是在她左侧臀部和右乳根上各有一块烙印。
臀部上的那个烙印是一朵残了的玫瑰,一片残叶和两片花瓣飘落在一旁。
乳根上的那个烙印是一只破碎的蝴蝶。
这两个烙印非常精致,肯定是用香头一类的东西一点一点烙出来的。
他不敢想象薇利亚承受了多么巨大的痛楚。
有那么一瞬间,他恨不得找摩撒赖决斗,但是转念间他又心灰意冷了,因为他根本找不出理由。
人家毕竟是夫妻,反倒他扮演的是不怎么光彩的角色。
利奇心中黯然,他心疼地抚摸着那两个烙印。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手刚刚摸上去,蔽利亚就产生了特殊的反应,她的身体一阵猛抖,雪白的皮肤一下子变得通红,更奇妙的是,她的底下一下子吸力大增。
这突如其来的超强吸力让利奇差一点把持不住。
当初刚刚得到薇利亚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她有什么不同之处,没有想到调教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她拥有的居然是名器,而且是名器之中最深藏不露的“璇旖泥潭”。只要一插入她那里面,就会感觉像是陷入了泥潭之中,怎么拔都拔不出来,而且会越陷越深。
他连忙深吸一口气,克制住爆发的欲望。
这招以前真试不爽,没有想到这一次居然不灵了。不运功克制还好,斗气一发动,薇利亚的吸力立刻增强,而且她那底下也同样渗透出一股斗气,迅速散入他的体内。
两股斗气一碰立刻发生激烈的碰撞,几乎在一瞬间利奇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与此同时,原本身体绷得紧紧的薇利亚,整个人一下子弯折了过来。她那“璇旖泥潭”的名穴卷起了一阵阵的漩涡,似乎要把吸进去的一切都拖入泥隙最深之处。
不只是绝强的吸力让人发狂,还有那一阵阵剧烈的震动,这是薇利亚独有的妙处,别人想要模做都模做不了。
没有办法克制就只能全力反攻。利奇催动斗气,刺激着薇利亚体内的每一处敏感点,而且怎么强烈、怎么刺激,就怎么干。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做爱,而是看谁的承受力更强了。
下知道过了多久,蔽利亚的身体一阵猛抖,眼睛一下子往上翻白,大量的淫水从两个人密合的部位喷涌而出,迅速打湿了她的屁股,带着利奇的大腿也变得湿漉漉的。
她的崩溃同样也影响到了利奇,他也是屁股一阵紧缩,深深插入薇利亚体内的那根东西不停地抽动起来,差不多过了五、六秒钟,大团的精液喷涌而出,直接灌入薇利亚的子宫里面。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利奇感觉到浑身乏力,他松了下来。
薇利亚仍旧没有从高潮巅峰上滑落,她的身体紧绷着还不停地颤抖,底下仍然一阵阵地紧缩。
所有和利奇做爱的女人身体都会变得非常敏感,变得很容易高潮,而高潮的时间则会变得很长,薇利亚同样也没有例外。不过这一次的高潮比平时更强烈,时间也更长。
大概持续了近十分钟,她突然软了下来,前一瞬间还僵硬得如同石块,下一瞬板就变成了面条。
虽然两个人都已经精疲力竭,却没有分开的意思。
利奇对这样的美事当然求之不得,而薇利亚心里充满了羞涩和悔恨,但是身体却不争气,底下撑得胀胀的满足感,让她想一直这样下去。
这两个人泡在里面不要紧,被关在门外的雪蜜尔就感到郁闷了。
一开始的时候里面还有一些动静,渐渐地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她原本以为两个人云收雨毕就会出来,没有想到足足等了半个小时都没有动静。
这个女孩可不是循规蹈矩的人物,性子上来就会不管不顾,所以她用力地敲起门来。
敲门声一响,利奇和薇利亚同时感觉一阵羞愧,偏偏两个人都不想动,因为此刻的感觉确实很美妙。
和薇利亚待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利奇越感觉这个成熟的女人是不可多得的尤物。虽然她没有诺拉那样的美貌和高超性技,没有莉娜的狂野和放浪,没有克丝琴娃的娇弱和柔媚,没有爱莎的善解人意和女人味,但是她有着另一种美妙之处,那就是温馨的感觉。
和薇利亚做爱很舒服也很安详,让人不知不觉沉溺其间。
利奇封薇利亚恋恋不舍,薇利亚同样不希望就这样结束,她已经苦苦忍耐了这么久,这一个星期来,无时无刻不在忍耐。
但是她的心中又充满了矛盾。她的身体终于得到了解放,但是心理却完全相反,因为刚才那一瞬间,她终于知道了一件事她已经彻底沉沦于利奇的胯下,从今以后再也无法摆脱肉欲的控制。
两个人都不想动,犹豫了半天,利奇艰难地抬起手,拉开了门上的插栓。
门一下子打开了,雪蜜尔朝着里面看了一眼,稍微愣了愣,紧接着她闪身挤了进来。
她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再说她同样也有着淫荡的天性,要不然当初不会在第一次认识利奇的时候就和利奇做爱了。而这段日子她一直都跟在利奇的身边,以她淫荡的个性,肯定不会守身如玉。
这个女孩比另外两个人更肆无忌惮,一进来,她二话没说就把衣服脱了个精光,然后身体倒翻过来趴在薇利亚的背上,她的屁股搁在薇利亚的肩头,头则没入微利亚籼利奇交合的地方。
这个厕所是给一个人用的,三个人挤在里面显得异常拥挤,但是薇利亚和利奇都没有说什么。
刚才两个人相处的时候虽然很美妙,却也有些尴尬,现在多了一个人进来,尴尬的感觉突然消失了,只剩下更多的淫靡味道。
利奇感觉一根湿漉漉的舌头在他和薇利亚相连的部位上扫来扫去,还把他那两颗蛋蛋吞进吐出。
突然他的身体一震,因为他感觉到肛门一紧,一根纤细的手指正轻轻地往里面顶。
甩手在女孩雪白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利奇骂道:“别乱来。”
女孩正含着他那两颗东西,嘴里含含糊糊地应道:“你们这些男人就是霸道,你不是挺喜欢这么弄我们女人,为什么我碰你一下就不可以了?”
虽然嘴里抱怨,雪蜜尔却也没继续下去。帕金顿人从小就要学会一件事,尊卑上下的区分绝对不允许有丝毫的差错。
而此刻她是帕金顿圣国用来取悦利奇的礼物,所以她只能顺从。平时使点小性子还可以,但是绝对不能真正违拗他的意思。
似乎是为了证明这一点,女孩抱怨的话刚刚落下,就感觉有两根手指深深插入她下面的那个洞眼。
那是利奇的手指。
没办法反抗,女孩将气发在薇利亚的身上,她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缓缓地插入了薇利亚的肛门之中。
利奇身边的女人全都有清理肛门的习惯,所以用不着担心肮脏。
如果是以往的薇利亚肯定会把女孩的手拉开,但是这几天和丈夫在一起,她的性格变得扭曲,不但逆来顺受,甚至这种肉体上的“痛苦”还能够让她得到心灵上的安慰。
看到薇利亚毫不在意,雪蜜尔感到有些奇怪,不过她并不打算饶过薇利亚。
用另外一只手轻轻抚摸着薇利亚屁股上的那个烙印,这个刁滑的小女孩问道:“这东西是你的丈夫烙上去的?烙的时候你痛吗?”
这个家伙不安好心,她这一问,既想让薇利亚感到心酸,又想借机会刺激利奇一下。
不能不说这个家伙的手段很高明,对人心的把握也很到位。利奇确实心头一跳,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自己的女人被欺负总是会让他感到难过和愤怒。
虽然那是人家夫妻间的事,和他无关,但感觉总是不怎么舒服。
没有想到薇利亚却淡淡地回答:“这也是我让他烙的。”
如果是别人说这话,利奇未必相信,但是薇利亚却是一个直肠子,在这种事上不会撒谎。转念间利奇就明白了,蔽利亚想必是用这种方式,证明自己永远是愧于丈夫的。
听了这话,说他不嫉妒绝对是不可能的,但是再嫉妒也没用,而且心不在他身上的并非只有薇利亚一个人,他纵然得到了那么多女人的身体,但是真正的爱却没有得到多少。
爱他的,恐怕只有莉娜、诺拉和玫琳,师傅黛娜小姐或许对他也有那么一丝爱意,除此之外只有金妮那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7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