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

第275章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第275章

小说: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密斯拉现在说起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已经连草稿都用不着打。
「我是问你自己的看法。」
安妮莉亚微微有些不满,刚才的那番话,她听得多,也看得多了,现在连自己的女儿也这样应付她,这让她多多少少感觉到有些不舒服。
密斯拉的脸微微一红,她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此刻四周无人,母亲想要看到的是她真实的表现,而不是她敷衍的本事。
「这件事错在情报局,情报局应该只是耳目,不应该有自己的思想。但是这一次的事,很显然情报局内部的一些人受到了外界的影响。」
密斯拉说道,这话说得不重,但是句句直指核心。
女皇的脸上多了一丝笑意,这才是她要听的。
「这次的事正好给了我们一个借口,是时候把某些人的位置重新调整一下了。」
密斯拉看着母亲的脸色,她说这话多少带着一些试探的味道。
任何国家部有极力的博弈,帕金顿虽然皇权独大,但是皇室不可能把所有的权力部都在自己的手里,总是要分权下去。帕金顿的基石是骑士,不过它的主干仍旧是普通人,普通人的数量占据总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九。
情报局在政府名下,而这个政府则控制在三大议会的手里,其中上议会管的是外交和战争这类重大事务,对国家的管理其实是中议会和下议会的中议会又称贵族院,成员不是骑士就是念者,很少会出任政府公职,就算出任政府公职也只是挂一个名头。政府的各个部门其实是下议会的人在管理,而下议会的人就是所谓的政客。
包括密斯拉在内,很多地位崇高的人物对这些政客都不太喜欢,把情报局交给这帮政客管理,完全是为了政治上的平衡。密斯拉此刻的提议实际上意味着收回权力。情报局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那些政客手里其他的权力也会一点一点地被剥夺干净。
「现在还没到时候。」
女皇陛下微笑着说道。
密斯拉心领神会,母亲没有否定她的提议,只说没到时候。这让她明白,母亲同样也看到了下议会的一些人不安分的表现。
帕金顿的政客,可以说是最没有机会,也可以说是最有机会的人。
帕金顿森严的等级制度让这些政客没办法一直往上爬,能够进入下议会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但帕金顿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国家,附庸国众多,还有很多并非附庸却也听命帕金顿的国家。对于那些政客来说,如果能够被外放到任何一个附庸国,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在那里,他们就是土皇帝。
用不着调查,密斯拉也可以猜到,和这一次事件有牵连的那些人,打的全都是将蒙斯托克变成帕金顿新附庸国的主意。
先不论这个想法是否现实,只凭这些人向利奇身边的人下手,就让她不敢掉以轻心。
同盟的三大帝国全都在拉拢利奇,帕金顿并不特别占优势,论起和利奇之间的亲密程度,奥摩尔帝国有翠丝丽,关系绝对更深一些。罗索托帝国替利奇家的产业提供原料,这同样也是帕金顿所没有的优势。她邀请利奇参观圣殿,也正是为了拉拢这个家伙,而这次的事件很可能让她的努力完全白费。
「全面的调整确实还不是时机,不过情报局倒是很有必要重新整顿一下。」
女皇决定给女儿上一课:「这个部门实在太浮滥了,人员至少要砍掉一半。既然我们知道亚尔诺的那些手下有很多被联盟收买,那就让情报局的人调查这件事,谁调查出结果,谁就能够留下,没有成绩的人就没什么可抱怨的了。」
姜还是老的辣,密斯拉对母亲佩服得没话说。
这次事件既然是下议会的一些人私下对情报局授意的结果,情报局里面的人肯定知道是谁在里面兴风作浪。
如果直接对情报局的人进行审查,他们未必会说出其中的隐密,毕竟招了也未必有好处,不招的话,下议会的人反而会想办法解救他们,只要不是傻子,谁都知道应该怎么选择。
但是现在这样一来摆明就是,只要揪出幕后的主使者,情报局便可以没事,情报局的人不可能不动心:而将一半人员裁员的命令,也让他们不可能联合在一块儿。
如果是在其他国家,情报局的人未必敢咬出那些幕后黑手,但是在帕金顿,那些幕后黑手根本算不上真正的掌权者,失去了皇室的青睐,他们立刻变成一文不值的平民,所以情报局的人为了咬出他们绝对不会嘴下留情。而乱咬人的情报局征人们的心目中也会等同于「恶狗」,今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密斯拉似乎已经看到,一条恶狗脖子上拴着铁链,被锁在笼子里面的凄惨模样。
用情报局抓出下议会里面的异心者,再让下议会回过头废掉情报局,母亲没有表现出丝毫收权的意思,却达到了收权的效果,这招确实非常高明。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密斯拉问道,被母亲叫到这里,她的心中有了那么一丝期待。
虽然母亲让她熟悉政务,却始终没有给她一个具体的部门让她管理。这一次情报局出了事,肯定有一群人要倒霉,像这种部门要么不换,一旦调换,肯定是将管理人员全部换掉。她的机会就来了。
「我需要你解释这一次的事。」
女皇显然不打算让女儿满意,她没让女儿得到期待中的肥肉,反而扔了一根骨头让女儿去啃。
果然,听到这个命令,密斯拉的嘴微微噘了起来。
安妮莉亚用手指戳了一下女儿的脑袋,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看不出我的苦心吗?天空将会成为下一个争夺的舞台,你现在离这个舞台最近,就算不想办法把整个舞台霸占,至少也要争一个主角的位置回来。和这么大的舞台比起来,情报局算得了什么?只不过是我们手里掌控的玩具罢了。」
听到母亲这么一说,密斯拉立刻恢复了神采,她确实没想那么多。
她原本以为,母亲安排她招待利奇只是为了拉拢那个家伙,根本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深的考量。
帕金顿以战甲起家,对于这种里程碑式的技术所引发的效应,比其他任何国家都有更深的认识。
稍微一想,密斯拉立刻发现了更多的隐密。
她适才发现,派给利奇的三十个女荣誉骑士都被单独列了出来,直接受三个帝国的皇室支配,各团军方对她们全都只有指挥权,没有调派权。
以前她只以为这是为了保密,现在她终于明白了。
这种新的技术在短时间里面只会控制在三大帝国皇室的手里。
就像当初发明了真正意义上的战甲,她的祖先第一代圣皇并没有大规模组建骑士兵团,整整半个世纪里面,骑士兵团只有五个,而这五个骑士兵团一道都由皇室直辖。
显然,不久的将来,除了这五大近卫兵团之外,马上要再增加一支近卫兵团。
让密斯拉感到不高兴的是,这支近卫兵团由飞行职甲组成,最合适的名称应该是「凤凰」或者「飞龙」,可惜这两个名称都已经被使用了。


第五章 团聚
三天的假期泡汤了,原本只是想探望老妈、玲姨和表姐,最后却变成了一场惊险剧。利奇甚至没能在老妈那里过夜,他先是披拉到医院里面做了全身检查,然后又接受询问。
当然所谓的询问只是走一个程序,这边还在询问,那边已经开始安排背黑锅的人了,这当中又涉及到各个层级的博弈,唯一可以肯定就是,最大的黑锅由那个员警和年长的特务背,这两个人不但被关了起来,连家人亲友也全都被控制。
询问结束,利奇就回了驻地,接下来的几天都显得异常太平,他连图书馆都不去,整天就在驻地里。
有那么多女人陪着,他倒也不感觉无聊。更何况他已经见识金刚的强悍自然想早点把金刚修炼到小成的境界。
利奇倒也不是二十四小时都在做爱,他有很多事要做,那天戴上智慧头冠之后看到的东西全部需要整理。
那天看到的东西很多又很乱,和武技有关的部分记得比较清楚,和战甲有关的部分就有些模糊不清了。
好在他不急看把「明王」全都改上一遍,那会显得太过突兀。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半调子,马努埃姆他们看重的并不是他在战甲设计方面的实力,而是他不受约束的思路和那不时闪现的灵感。如果他突然间弄出一部完美的战甲,别人不起疑心才见鬼呢。
他能够做的只有像以前那样,画出一些草图后再大致解释一下自己的思路,然后把这些东西扔给那位公主殿下,让她去找人制作。
利奇绝对不担心没人实现他的设计。帕金顿圣国是第一个制造出真正意义上战甲的国家,对战甲制造师的重视和培养自然远远超出别国。所以论战甲制造师的数量,帕金顿是各国之首;论战甲制造师里面大师的数量,帕金顿同样是第一。
只不过悠久的历史和森严的等级,使得论资排辈的现象在这里比在其他国家要严重几千倍,所以这里的战甲制造师有着最扎实的功底、最丰富的知识和最精湛的技术,但是缺乏灵感、没有创新,大师的数量虽然众多,却已经很久没有站在战甲制造师顶峰的人物了。
在联合会里面,帕金顿圣国的战甲制造师被称为「经典派」,而经典的背后代表的无疑是保守和滞后。
对这些经典派的战甲制造大师,利奇认识得并不多,因为艾斯波尔和莎尔夫人身边的那些大师要不是革新派,要不是自由派,想法和经典派格格不入。利奇经常和他们混在一起,对经典派自然有些疏远。
利奇同样也不担心帕金顿的大师们拿着他的设计不当一回事。
经典派有一个可爱的地方,那就是迷信权威,再说,在帕金顿这个皇权至上的国家,公主殿下拿着草图过去,谁都不敢随意敷衍了事。肯定会对草图进行仔细研究。利奇对那些草图绝对有信心,或者说得更确切一些,他对智慧头冠有信心。除了画草图,他在驻地里面另外一件事就是找人对决。当然他绝对不会去找那三十个女荣誉骑士,这样做纯粹讨打。如果用「明王」的话,他倒是有信心能够打赢荣誉骑士,不用「明王」,他就只能挨揍了。
平时练习他当然不会用明王,那玩意儿根本不受控制,一旦交手,战甲肯定会出现损伤,他可不想练习一次就修理一次战甲。驻地里面除了那三十个女荣誉骑士,可以当敞对手的只有那些刚刚成为王牌的女骑士。对付这些人,利奇多少有点恃强凌弱的味道。
为了不让人说他欺软怕硬,每一次利奇都是一个人打十几个。他固然能够熟悉新的打法,那些刚刚晋升王牌的女骑士们同样也可以学到战阵的妙用。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离天之祭也越来越近。
随着利奇荒淫的程度越发加剧,他身边那些女人的实力也随之迅速提升。
越来越多的女骑士晋升为王牌,更厉害的是,她们对战阵的运用也变得越来越纯熟。
和往日一样,练功房里面一会儿「乒乒乓乓」响个不停,但是过了一会儿,又变得静悄悄的。
只见靠墙的一排架子上绑着十几个女骑士,她们全都仰天躺着,双手倒背在身后,双腿高高翘起,露出两腿间的地方。
她们被绑得很紧,一点都勤弹不得。
利奇正趴在其中一个女骑士的身后,他的手里拿着一支针筒,针尖深深刺在阴蒂上。
那阴蒂有葡萄般大,红得就像是血一样,随着药水被缓缓推入,阴蒂更加肿胀。
除了阴蒂,她的双乳、阴阜、阴道口和肛门上同样也有针孔。
针筒里面灌注的是淫药,就是瓦雷丁人制造美女犬用的那种针剂。兰蒂把配方分析了出来,原本是打算制造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