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

第211章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第211章

小说: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对於这样的景象,他并不感到陌生。当初的格拉斯洛伐尔就和这一模一样。
进入市区之後才稍微好一些,至少还有一些店铺在营业,营业的大部分是布店、米店和餐馆之类的地方。那些专门赚有钱人的钱,卖高档衣帽、珠宝首饰之类的店铺,此刻不但大门紧闭,隔着橱窗可以看到里面空空荡荡的,値钱的东西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大街上也看不到什麽马车,往日熙熙攘攘的商业街同样凄凄凉凉。唯一有点人气的就只有咖啡馆,可以看到一些落寞的身影坐在那里。
利奇隔着车窗看了 一眼天空,天空是碧蓝的,而且难得不下雪;云很螅遣恢谗嶝芨芯醯接兄只页脸恋母芯酢
或者真正灰沉沉的是他的心。
「能不能半路上放我下来?」
利奇转头看着队长嘉利小姐。
「可以,我放你半天假。」
嘉利没有犹豫,这点权力她还是有的。
她原本也是这麽打算,要不然,她根本就用不着穿越整个城市,直接从外圏的公路绕过去。虽然路稍微长了 一些,但是道路要宽得多,也更直一些,肯定能更早到营地。
车在小巷口稍微停了停,利奇从车上跳下来後,车就开走了。
看着两边紧闭的大门,再看了看别的店铺也都关着,只有不远处的咖啡馆还在营业,利奇的心底颇有些不是滋味。
店门既然关着,表姐肯定不会里面,利奇朝着自己家走去。
家门的钥匙总是贴身带着,打开门,摸黑走了进去,上上下下找了一遍,利奇一个人都没有碰到。
重新关上门,从小巷里面出来,利奇顿时感到有些茫然。
他不知道现在应该去哪儿? ;记得老妈走的时候说过,表姐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 ;说一两个人现在已经住在一起,过着如胶似诺同居生活。
一想到道些,利奇就感觉到酸溜溜的。
看了一眼店铺门口 ;那里积着不少尘土,至少有I个星期没有开门了。
在利奇的记忆之中,表姐是I个非常喜欢钱的女人,他刚刚看过楼底下的朋间当曲仓库的房间,里面还放着几件已经包装好的战斗服,显然,表姐是扔下生窓,把店阕了起来。
让爱钱的表姐放下生意不做,和男朋友双I飞,利奇想像不出那一要多麽巨大的魅力,心里的那股酸溜溜的感觉顿时I更强烈了。
他当然不愿意在这个地方傻傻站着,转念…想,现在还有几个地方可去。
可以去军需部找老笆,不过现在的老笆肯定忙得四脚朝天,要不然表姐也不敢门欧业,去和情郎鬼混。'第I面可以去的地方就是艾米丽那里。
这一次他匆匆忙忙赶回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艾斯波尔走的时候没能够把艾米腰她们I起带走。按照海格特当时的说法,共和国螅愣缘ぬ赝说奶群孟褚丫辛说惚浠
既然艾斯波尔和莎尔夫人起不了作用,就只能想想其扩法了。
不过利奇并不打算马上去艾米腿那里,因爲他要在那里过夜,所以那里肯定是最後去的地方。
除了这两个地方,伊洛那里肯定也要去一趟,不通他不太敢肯定伊洛还在不在蒙松克,最後一次和伊洛联络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前了。
还有I个地方也可’以去,那就是下等区^「七姐妹」那里。当初离开裴内斯的时候,他让这娶人去找老笆,这可是一步很重一棋。
这两个地方比来,伊洛那边肯定更加重要一些。
从一腰松小包里面掏出那两片滑续,踩在脚底,利奇軏着旅馆区溜去。
城里现在空空荡荡的,没有什麽车辆,就连行人都异常稀少,所以只是一会儿工夫,利嘉到I^里卡德钣店。
虽然有I段时间没来了 ;不一作爲这里的常客,钣店的侍者I眼就认出了利奇。
「哎呦!您好久没来了,您肯定是来找伊洛先生吧。很遗憾,他已经回国了,不过他有蒙西要我交给您。」
那个侍者引利奇上楼。
听到伊洛回国了 ;利奇的心里空荡荡的。他和艾斯波尔、莎尔夫人虽然也很熟,不过那两位神工一的感一是有点距离,反倒是现个矮胖子罾关^^近的。
侍者把利奇引到了伊洛住的房间。现在裴内斯冷冷滑清,别说住旅离人,就算是原本住在道里的有钱人也拚命往外搬,所以这里大部分房间全都空着,伊洛住的那间房间有人会去剿。
打开门,那传者直奔壁扩,壁播里面吊挂着一件浴抱,这是钣店提穷。
把浴袍移到I边,侍者用力一推,旁边的木扳居然滑了开来,露出一个暗格。
「这是伊洛先生留给您的东西。」
那个侍者朝着利奇挤了挤眼睛,一9身㈣罾2:口走去。
利奇颇爲疑惑的走了过去。
探头往暗格里面看了 一眼,就看到里面放着一个样子怪异的背包。
背包很大,高度有一米二左右,又宽又厚,表面是一块一块的,顔色灰暗,却又带着隐陈的金属光泽。
利奇感觉到有些熟悉。
想了好一会儿,他突然想起在哪里见过类器东西了。
当初在伊洛的营晷面有一个制作檑,那里面就浸着一部「夜叉」。
难道这玩意儿就是那部「夜叉」?
他小心翼翼地将背包从暗格里面拎了出来。这玩意儿还挺重,大概有一百多公斤,不过和正规的「夜叉」比起来,却又多了。
当背包碰到地板上的时候,发出了 一声沉闷的声响,幸躬现在是冬天,地板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要不然肯定会在地上压出痕迹来。
背包外露的地方顔色略撖发白,摸上去感觉像是金属,又像是皮革,用力按挺硬,不过表面微微有点弹性,感觉和一块钢片外面包裹着二铅一像。
在一的I侧,有一楚闪闪镜面抛光的圆球。
这玩意儿比一别,利奇用麦摸了摸。
手刚碰上去,就听到「卡嚓卡嚓」一连串轻响,好^十个锁扣同时打开了。
葛猛地弹了开来,原本蜷缩成一团的各个部位全都舒展了开来。
「这倒是有趣。」
利奇心中暗想。伊洛居然会想到把战甲折#起来。
「夜叉」原本就雄细单薄,平时看上去体积不小,其实就是I个空殻,完全折叠起来,确实不大,而且这种战甲没有脊椎支柱,这I次伊洛连肋骨和胸腔框架都拆了;确实是想怎麽折就怎麽折。
突然利奇看到一张纸片从战甲里面掉落出来,缓缓地飘落到地上。
他弯腰将那张纸片捡了起来。
我等不到你。来了,走得资在有点勿忙,因爲我被告知蒙斯托克高层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动,这种变动对你、对我、对我们所柚心的人都不会有任何好处。
非常抱歉,不能够像当初允锘的邳样将艾米丽她们蒂走,她们现在相当於被软禁箸,速我都没有办法见到她们。
我现在唯I能够做的就是把这件战甲交给你,我有一种预感,你可能用得着它。这家饭店是艾斯波尔老师的老朋友开的,用的也都是知根知柢的老人,所以我让他们把这东西转交给你,你拿到手之後,另外找一个地方藏起来,要不然可能会有麻烦 ^」迩没把信看完,利奇就感觉到非常不妙,那字里行间之中透。出来的东西远比他之前想器多。
地走到窗前,掀开窗帘的一角往外张望。
刚才来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有没有人监视,也不知道身後有没有人跟踪。
利奇没有学过反监视、反跟踪的课程,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麽难尊,皿殳罾通的侦察骑士迩要厉害一些,任何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朝着四周扫了半天,直到确认没有人盯着这边,他这才将窗II重新拉好。
重新拿起那张纸,利奇仔细看了起来。
除了一开始的那些问候和警告的话之外,大部分内容都是在说这部「夜叉」与众不同之处,以一殊的使用方法,罾背後还I 一幅圆。
圆上画的是利奇要的新滑翔翼,当初他来不及和伊洛当面解释,伊洛就返回了裴内斯。前些时候他透过兰蒂和乱洛联络了一下,把想法I说,伊洛居然就帮他实现了。、以伊洛的名头,应该很容易就可以把寊物做出来,那个矮胖子却没有这麽做,而是给了他设罾,利奇并不认爲这是因爲时间不够。
看样子,高层之间的争斗,已经到了连伊洛这样的人都感到忌恽的程度。
把圔折叠起来塞进战斗服右胸前的口袋里面,利奇按照信上所写的方式,把思件战甲重新恢复成^2样子,然後趁着没人监视,迅速地雕开了里卡蜃店。
二…I 出了门,走没多远,他就II身董了 I条小巷里面。
裴内斯的小巷常常是断头的,走着走着就看到I堵高墙挡在前面,和格拉斯洛伐尔的四通八达根本不能相比。不过对现在的利奇来说,那些螅槐舅悴坏檬谗幔蟛糠指呃寄芄籌 跃而过,只有少部眷别高的牖壁,需要在半空中借一。
就这样穿街走巷绕之後,利奇停了停,他竖起耳朵朝着四周一。
如果有什麽人跟踪他,跟得紧的绝对躲不过他的耳朵;远速跟着的,肯定已经被他甩了。
站在僻静的巷子里面等了五、六分钟,也没有听到I点脚步声,利奇总算放心了。
天使大道是I条六线的环形大道,同样这也是中心城区和外园城区的分灵。
外圔城区主要是工厂、码头和仓库,当然也包括下等居民区。
和其他地方的凄凉冷清比起来,这里倒是热闹依旧,甚至比当初他离开的时候更篇几分。
不过利奇始终感觉,这种麓之中多少带着一藉废和发泄的味道。
现在还是中午,以往这个时候是没有人鬼混的,但是现在却到处可以看到男男女女肆无忌惮地站在街边调笑,那些男的里面身穿军装的人不在少数。
利奇不记得今天是星一了,但是有一骷可以肯定,就算是星期天,在此刻前线正打仗的时候,想要休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只有像他这样刚刚从前线下来的人才会被允许有几天休假。利奇可不覆这麽巧眼蝥些人也都是刚刚从前线歪。
看着这些歪戴着帽子、军服贤松垮垮披在身上的家伙,利奇觉得只有I种可能丨丨军队已经失去了控制。
「嘿!帅哥,想放松一下吗?」
一个女人突然凑了过来,这个女人矮胖肥硕,年纪大概在四十多岁,比利奇的妈妈都老。
利奇感觉到寒毛直竖,连忙跃开^…^^步,唯恐让这个女人碰到。
「我找七姐妹,你知道她们在哪儿吗?」
利奇I拥手,几张钞票立刻从他的手指尖跳了出来。
一3招是从蒂迪那里学来的,她家的很多训练方法都是从9一法师、杂技演贝那里学来的,这招就是用来锻链手指的协调能力和手的。活性。
「哦!皐帅,你迩是一个III术师?」
那个恶心的胖女人啧睛称奇,突然她的手一挥,就想把钞票抢过来。
可惜利奇的动作要快得多,他的手一缩,躲开胖女人的一抓,然後手一晃,钞票全让失了。
「带我去,刚才那些钱就是雇於你的。」
利奇笑了笑说道。
「不想给就算了。」
胖女人堪,着说道:「现在雅都不知道那几个女人在明里!不只是她们,连她们手底下的人也全都失踪了 ;很多人都在找她们,有道上的家伙,也有警察……」
I边嘟囔,她一边II身走开,似乎不想在这件6一。一。二。
利奇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伊洛的那封信已经镶他感觉到异常唐阁,此刻连二些女人一 了事,他感觉好像有一个大麻烦正等待着他。
手指一弹,I张面额小得多的纱票突然出现一尖,他轻轻弹了弹,那张妙票发出「憩韹」的声响。
'…一。…找个安静的地方喝一杯怎麽样?我想知道最近发生了什麽事。」
幽暗、拥挤、味道不好,一进这里,利奇立刻感觉很不舒服,唯一的好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