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

第161章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第161章

小说: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利奇操纵着滑翔翼完成了一个接一个的惊险动作,滑翔翼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
又是一个跟头,当滑翔翼整个倒转过来的时候!利奇感觉到浑身的血液彷佛沸腾起来,他喜欢这种刺激。
滑过四分之三的圈,滑翔翼头朝下,几乎是笔直往下冲,不过转眼间就又拉平了。
就在完全拉平的一瞬间,左侧的机翼一阵猛烈的抖动,紧接着卡嚓一声响,左侧机翼在一尺半左右的地方折断了。
正感觉到兴奋的利奇,突然觉得身体失去了控制,连人带滑翔翼急速旋转着朝地面落去。
利奇的反应挺快,他酌手猛地一挥,击在了右侧的机翼上,机翼立刻就被打得折了,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完全展开,那层包裹在身体四周的风的外衣突然张开,像是一个网兜似的,兜住了周围的风。
虽然人仍旧急速掉落,却已经不再加速了,稍微有些不妙的是,斗气的消耗非常迅速,不过此刻为了保命,利奇霾顾不得这些了。
眨眼间,他距离地面只剩两百多米。
利奇竖起右手,食指和拇指环扣,然后猛地一挥。
一股直径差不多有一米的气旋随着食指的弹出朝地面打了出去,利奇并不打算攻击任何人,他只是想要划开前方的空气。
果然一道真空裂缝凭空出现。
对准这道真空裂缝,他整个人都撞了进去。
利奇发招的时候是斜四十五度发出,身体一撞入这道真空裂缝上就封像是掉进了一根管道一般,笔直掉落的他,变成了斜四十五度滑落,还没等他从真空裂缝之中掉出来,第二发半月杯又打了出去,这一次割裂的真空裂缝和地面的夹角只有五度左右。
几乎在眨眼间,原本斜四十五度滑落的他,变成了近乎于和地面平行。
从空气裂缝中出来的那一瞬问,利奇再一次张开了风的外衣,落下的速度顿时减慢了许多。快要着陆的时候,利奇抱紧了脑袋,身体缩成一团,只是将双脚伸出。
脚底猛地一震,利奇感觉到整个脚底都震麻了,他的身体顺势往前一滚,就像是一颗球似的咕噜噜滚出好几百米。
雪地被压出了一道深沟,在这道深沟的尽头。是手脚张开趴在地上的利奇。
此刻的他感觉头量目眩,双脚更是一阵阵发麻,背脊也有些疼痛。
他挣扎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那群大学生从山坡上跑过来。
跑在最前面的正是那个短发女大学生,一边跑、她一边还嚷嚷着:“骑士都像你这样不要命吗?”
利奇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第二章 御风术遨游
昏暗的房间里面……
一盏灯忽明忽暗,照耀着床上的那一堆赤裸的胴体这些女人横七竖八地躺著,你叠著我,我叠著你,她们都睡得很沉,因为她们都太累了,累得连抬起一根手指都做不到。
一阵迷人的哼声在房问里面回荡著,发出声音的是一个美艳而且娇小的小女人。
这个小女人软绵绵地坐在利奇的身上,虽然被利奇用手夹著,却仍旧摇卷晃晃,好像随时都要倒下一样,她的双腿同样软软地垂着,这个小女人正是克丝琴娃,利奇所有的女人里面最漂亮的那个。
漂亮的女人总是特别受照顾,这种照顾有的时候是一种宠爱。不过有的时候却是一种负担!
只要到这里来,十次里面至少有六七次,利奇会整晚插著这个女人过夜,并且把大量的精液倾注在她的身体里面。以前是注入阴道,现在则是直接射进子宫里面,利奇的性器全都在克丝琴娃的体内,就连两颗睾丸都没入阴道之中,龟头更是进入了子宫里面。这种强劲性爱的结果就是,和他做爱的女人事后要在床上躺好几天!越是受到他宠爱的女人,躺的时问就越久。克丝琴娃躺在床上的时间总是最长,这段时间,利奇来得比较频繁,一个月来她几乎没有下过床,阴道和肛门也一直都红肿著。
和这个做妈妈的比起来,女儿金妮就要好得多,她同样也是利奇特别照顾的对象,不过她得到的照顾却是另外一种,利奇很少会狠命地操她,每一次都是适可而止,所以每一次她第二天就可以起床。
这倒不是因为利奇不喜欢金妮,往这群女人里面,金妮这个小妖精的受宠程度绝对可以排到第四位,前三位分别址克丝琴娃、艾米丽和英格瑞。
克丝琴娃受宠是因为她的美貌和她温婉的性格,是利奇最心爱的“宠物”金妮、艾米丽和英格瑞受宠是因为她们的能力,实验室就是由她们他们三个人负责的。
这其中,艾米丽的名声比另外两个人要响亮,她是实验室名义上的负责人,经常和艾斯波尔、莎尔夫人这样的大人物见面。所以排在克丝琴娃的后面,不过真正论受宠程度,还是她的妈妈英格瑞更高些,原因是英格瑞的性技高超,在普通女人身上。只有她真正能够令利奇感到刺激。
一只手轻轻绕到克丝琴娃的屁股后面,利奇抚摸著那根尾巴。
克丝琴娃已经麻木的身体突然间一震,有气无力挣扎了俩下,她的阴道也不由自主地蠕动了起来。
那根尾巴原本是给女骑士们用的。利奇重新做了一条,拿到这里来一试,立刻发现效果比用在女骑士身上还要好。
这东西不只是能够用来助兴,还可以把女人们体内的阴气一滴不剩榨出来;被榨乾的躯体就像是乾涸的土地。只要浇一点点水,就会完全吸收进去。
利奇浇的当然不会是水,他浇的是精液和斗气,前者可以滋润女人的身体,后者可以改变女人的体质。
最好的证明就是,她们做爱的时候能够支撑得更久了。利奇摸了摸克丝琴娃的屁股,又按了按阴道周围的肌肉,这些地方虽然没有像女骑士那样变得硬如石块,不过明显比以前有弹性得多。
他用力捏著,一开始只是捏,渐渐地变成了挤压。两片柔嫩的雪白屁股在他的手底下就像是软泥一般。变换著不同的形状,颜色也渐渐变成桃红色。
利奇可不是在过手瘾,随著他的挤压,一部分肌肉被他手上的暗劲扯伤。
和他做爱的女人会在床上躺好几天,共中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肌肉酸痛。最难受的是第三天,往往翻个身撒个尿都会让她们酸上半天,更别说是下床走动。
不过难受过后好处却也不小,肌肉在斗气的滋润下重新长合之后,会变得更有力,也更有弹性,这收女人被训练成美女犬的那段日子,受到了非人的摧残,再加上注射的那种淫药对身体也有损伤,所以她们的体力和耐力都远比常人弱得多,不过经过这段时问的“修整”她们的体力和耐力已经恢复正常的水准,而他的目标是再提高两到三倍。
不知道什么时候战局又会恶化,说不定到时候又要逃命,拥有比常人更强的体力和耐力,对逃命绝对有好处。
利奇的手顺势而下摸到了大腿上,他同样也在克丝琴娃的大腿上揉搓起来。
他每一次都会揉搓女人们腰腹。臀部和大腿的肌肉,需要强化的也就是这些地方。
当然他也不完全是好心,强化这些地方的肌肉,对做爱也有好处,可以让他更爽。
随著他的揉搓,被他深深插入著的那个小女人渐渐皱起了眉头。被揉搓的地方,事后又痒又涨又麻,但是揉搓的时候却有催情的效果,克丝琴娃原本就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只是因为泄得有些虚脱,所以才这样半死不活。现在被外力一催,她就感觉到五脏六腑就像是有几万只蚂蚁在爬似的,痒极了,痒得撕心裂肺,痒得让人发狂。
突然这个小女人的身体僵硬了起来,她感觉到肛门就像是被电了一下似的,这股电流窜入体内之后,立刻兵分两路,一路通过尾椎窜入脊髓,一直向上伸延、爬过会阴,钻人了阴道之中。
几乎在一瞬问,这个小女人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唯一有的便是强烈的快感。
这种快感比以前感受到任何一次高潮都要强烈得多,以前最厉害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彷佛一半身体在天堂之中,一半身体往地狱之中,但是这一次。她感觉到身体就像是被撕扯成了几万片,每一片都被扔进了地狱烧炉里面化成了灰烬,然后又被洒在天堂之河中浸泡著。
更可怕的是,以前高潮的时候,感觉时间变得很慢,但是这一次,她就觉得时间彷佛静止了似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问里面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吼声。
声音是利奇发出的,就在那一瞬间,他也达到了顶峰。他站了起来踮着脚尖,身体站得笔直,汨汨的精液源源不断注入了小女人的子宫里面。
克丝琴娃软软地垂著,她已经连发出哼声的力气都没有了,什么叫软瘫如泥,此刻的她绝对是最好的证明。
这个女人让利奇爱不释手,成为他最心爱的“宠物”除了美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的“软”不但长著一身软肉,而且软若无骨。
虽然已经彻底虚脱,不过利奇仍旧没有放过她,他仍旧紧紧抱著她,底下也照样深深地插入著。
看了一眼床上横七竖八的女人,利奇的心里涌起了无尽的征服感。
他随手拉开了房门。
外面是一个大房间,平时当作客厅,稍微重要一些的东西也都会放在这里。
房间的窗帘都拉着,倒是用不着担心被外面的人看到里面旖旎的风光,利奇抱着克丝琴娃缓步走了出来、在房问的一角放著一件战甲,如果说他之前设计的,被艾斯波尔和莎尔夫人这样的神工认可的那种新型战甲,给人的第一个感觉是漂亮的话,那麽眼前的这件战甲给人的感觉就没有那麽好了,不管谁看到它都会感觉丑陋。
它确实丑陋。这件战甲不大,连轻型战甲都算不上,是一件超轻型战甲,它的高度就比人高那麽一点,上身和手臂的长度和人简直一模一样,只是下肢梢微长一些。
之所以说它难看,是因为它整体来说就像是一个梭子,上半身看不到肩膀,中间看不到腰。
最丑的还是头盔,这部战甲的头盔很大,有点像古代游牧武士的那种带有锥形围脖的圆钟头盔,头盔的下沿恰好和后膀平齐。
利奇自己也感觉这束西很丑,不过没有办法,这件战甲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间,那粗大的脖头恰好能够容纳听音器和高倍观察镜。
而且这东西活动的空间主要是在天上,没有肩膀,通体呈流线型。这样的设计,阻力可以减弱到最小。
运起“御风术”的时候,确实可以让空气阻力变得很小,不过维持“御风术”的状态却需要消耗斗气。
只有那些天阶其实才用不著担心斗气的消耗,他们已经到了斗气随散随来的程度,但是在成为天阶之前,任何骑士对斗气的运用都是精打细算,大部分攻击技都是瞬间爆发,消耗斗气也是瞬间的事情;防御技虽然持续消耗斗气,不过真正大量输出斗气也只是承受攻击的那一瞬间。
这几天来,他已经试过“御风术”的消耗。如果持续使用的话,以他此刻的斗气总量,最多能够维持九十分钟的飞行。
想飞得远的话,他就只能学习老鹰的做法,飞一会儿。滑翔一会儿。
他也曾经想过,像鸟那样靠拍打翅膀飞翔,那样绝对可以持久得多,不过试过之后,他才发现,飞翔绝对不只是拍打翅膀那样简单,这里面肯定有很多学问。
单单鸟顺翅膀构造的奥秘就没有一个学者可以解释得清,更别说,鸟类拍打翅膀的其体方式了。为了搞清楚鸟是怎么拍打翅膀的。他甚至借来了一个记录仪,把鸟飞行的情况录了下来。结果他发现,鸟拍打翅膀的方式非常复杂。他根本就模拟不出来,而简单地拍动翅膀的话,不但飞不起来,身体反而会往下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