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

第140章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第140章

小说: 骑士的血脉 全本作者:血珊瑚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张板凳当中缺了一块,表姐舔着舔着,舌头滑落到利奇的肛门上,那尖细的舌尖慢慢地往利奇的肛门里面钻了进去。
利奇正把设想画在新买的本子上,那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他感觉到一阵发晕,手一抖,差一点在纸上留下一个墨点。
先是一阵狂怒,不过怒过之后,利奇对这个表姐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他叹了口气,把墨水笔放下换了一支铅笔,这样就算画错了也很容易改过来。
“舒服吗?”
表姐用双手揉搓着利奇的两颗睾丸,笑眯眯地问道:“你尽管做你的事,我会把你服侍得极好。”
说完,她又玩起了毒龙钻,她的手还不停地在利奇的腹股沟搔弄着。
这招其他女人也干过,不过利奇在其他女人那里感觉到的是刺激,但是此刻,他却觉得很舒服。
“这又是从学校学来的?”
利奇感到非常好奇。
“当然,在学校里面,我们做这种事一开始是因为好奇,后来是因为刺激,不过到了最后却都是因为舒服,女人和男人不一样,男人有征服欲,所以男人更追求高潮的强度,喜欢瞬间的辉煌,但是我们女人更在意快乐的时间和次数。”
一边说着,表姐一边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观点,她缓缓地将利奇硕大的阴茎吞进嘴里,不过她没有吞得很深,只是把整个龟头含在了嘴里。
她没有用力转动脑袋,也没有前后抽插,只是用嘴轻轻吸吮着,用舌尖在龟头、马眼和肉沟的部位轻刮慢舔。她的手也非常轻柔地呵护着利奇的性器,一会儿套弄阴茎,一会儿揉搓睾丸,有的时候,她也会将手指在利奇的肛门附近轻刮几下,或者轻轻搔弄睾丸和肛门之间的地方。
利奇深吸了一口气,他感觉舒服极了。
论性技,诺拉肯定最厉害,和诺拉做爱就像是品尝名厨烹饪的大餐,是从其他地方得不到的享受,而表姐却是另辟蹊径,她走的是从清淡中寻求滋味的路子,让人怎么吃都永远都不会感到腻。
突然表姐把利奇的龟头吐了出来,她把身体往前挪了挪,将屁股轻轻抬起,用一只手扶住利奇的阴茎,缓缓地插入了自己的肛门之中。
表姐的性技当然远远不能和诺拉比,不过她也有她的绝招。
利奇只感觉到表姐的肛门里面像是有许多软肉似的,不停地旋转着,轻刷着他的龟头。
“你是怎么做的?”
利奇惊问道。
“这是秘密,你问什么问?尽管享受不就得了?”
表姐的嘴很紧,她将利奇的两只脚抱了起来,放在了自己柔嫩的双乳上。
脚踩着两堆软绵绵的乳球,性器插在不停蠕动着的紧窄肉洞里面,用不着动,就可以得到最美妙的享受,实在没有比这更舒服的了。
“你继续做你的事,一切都交给我。”
表姐轻笑着说道。
“你现在服侍我,等一会儿我服侍你。”
利奇一向讲究有来有往。
“算了,算了,你的那种服侍我才不稀罕呢!其实现在就不错,我让你舒服的同时,我自己也非常舒服。”
表姐连忙说道,她其实有些担心利奇会把她弄得神魂颠倒,然后趁机把她的处女之身夺走。
利奇实在有些弄不明白这个女人,不过转念一想,他感觉到非常自然,家里的这几个女人从老妈到玲姨再到表姐,全都不是他能够弄明白的。
第二天清晨利奇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趴在书桌上,他的左脚仍旧踩在表姐的乳房上,性器虽然已经软了下来,却还是紧紧塞在表姐的肛门里面。
两个人居然就这样过了一夜。
利奇低头欣赏着表姐的阴部。
表姐的阴部看上去鲜嫩极了,粉红色的阴道口有一片薄薄的肉膜。
这玩意儿就是表姐死活不让他碰的宝贝。
利奇倒是很想恶作剧一把,干脆把这层膜捅破。
不过他只敢这么想并不敢动手,他如果做了,老妈肯定饶不了他,更重要的是,老妈肯定会逼着他给表姐一个交代,那才是最大的麻烦。
小心翼翼把表姐抱到那张床垫上,利奇收拾起桌子上的东西。
他唯一要带的是昨天晚上完成的设计,至于那些从骑士总部的储藏室拿出来的册子,当然是重新装进袋子之后放在家里。
等到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利奇这才发现时间好像太早了一些。
他已经习惯早起,但是家里的其他人都还在睡觉。
穿上衣服,给老爸老妈留了一张小条子,利奇便出了门。
他当然是先去医院报到。
昨天晚上他已经想好了,身为骑士的他以后有得是“旅行”的机会,这次假期就算了。
让利奇觉得意外的是,玛格丽特居然比他还早到,不过放在角落里面的一张军用折叠床让他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可以在医院过夜。”
利奇的眼珠骨碌碌地转着。
“如果你是一个女的话,确实可以在这里过夜。”
莉娜一脸坏笑:“我帮你化个妆怎么样?保证可以让任何人都不会怀疑你的性别,那样的话,你就能够名正言顺地在这里过夜了。”
和莉娜绝对不能呕气,利奇很清楚,这个女人没皮没脸,和她斗嘴,最后被气个半死的只可能是自己。
来医院当然不可能看一眼就走,这实在太没有礼貌了,于是利奇就在病房里面和莉娜、玫琳、三姐妹闲聊。
突然利奇停了下来,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老人站在门口。
“父亲,您怎么来了?”
莉娜异常惊讶地问道,在她的记忆之中,父亲从来没有这么关心过她。
“今天有一个会议,我便顺路来看看。”
老头显然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两句话一点都不让人感到温馨。
“祝贺你们击败了一名荣誉骑士,特别是你,成功击杀荣誉骑士的感觉怎么样?”
老头看着利奇,这对他来说已经是难得的善意表示了。
可惜,利奇还记恨着昨天听说的那件事呢!
“马马虎虎吧,这只是开始,一个荣誉算什么,以后说不定有可能干掉几个辉煌骑士呢!说到感觉……我的感觉挺悲哀的,在前线拼死拼活地打仗,可是在后方,有人却拼命算计我的家人。”
莉娜的父亲被利奇的话噎住了,当初他说服艾斯波尔的时候,并不知道105小队有任务,在他看来,他的选择没有错误。事实上即便是现在,他仍旧坚持他的观点,但是利奇的话却让他感到怅然若失,与此同时,他又感到非常头痛。
这绝对是一件忌讳的事,如果利奇把这件事往外宣扬,肯定会让士气大受打击。
“我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我希望你能够理解。”
老头无奈地叹道。
“可惜我知道的内幕却不是这样。”
利奇是一个小市民,小市民看问题一向很直接。
在莉娜的父亲看来,一件错事如果对国家有利,那么就算这件事是错的,也可以默认它的存在,但是对利奇这样的小市民来说,错的就是错的,更何况这件错事还损害了他的利益。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才会对莉娜的父亲如此记恨。
老头唉声叹了口气,他不打算继续争论下去了。
“我还有其他事,明天再来看你们。”
利奇感觉有莉娜的父亲在这里,就浑身难受,干脆站起来告辞。
莉娜的父亲同样感觉到有些无趣:“你还是待在这里吧,我有会议,就不多留了。”
利奇当然不会听老头的话,老头让他待在这里他就待在这里,那不是太没面子了吗?
于是他径自朝着病房的门口走去。
不知不觉中,两个人前后从医院里面出来,想了半天,莉娜的父亲还是觉得有必要和利奇解释一下。
没有想到他还没有开口,利奇先转过头来问道:“博斯罗瓦先生,您一向把共和国的利益看得最重,我有一个问题,如果有朝一日,证明您本人就是对共和国利益的最大危害,您会怎么办?”
老头的脸顿时升起了一丝怒色,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对他说过话,青年军的那帮人虽然很狂妄,也顶多扭头不搭理他。
话说出口,利奇其实已经后悔了,他知道自己算是彻底得罪了这位。
虽然一直以来,他都没有从这位身上直接得到过好处,全都是莉娜在帮他,不过莉娜能帮得了他,最终还是因为这位的缘故。
可惜话既然说出口,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两个人在医院的门口就这样僵持着。
好半天之后,莉娜的父亲转身朝着红宫走去,走出五、六步之后,他淡淡的说道:“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我会用自己的力量为共和国尽最后的一分力。你会看到我冲杀在战场的最前线。”
老头缓步而行,渐行渐远。
看着老头的背影,利奇的心里感觉到一阵莫名的苍凉。……
随手拦了一辆马车,利奇朝着郊外那座湖而去。
那几栋小木屋现在已经变得异常热闹,到处是走来走去的人。
湖边本来有一片树林,现在被推成了开阔的平地,那里放着七、八件战甲,这些战甲全都被拆卸开来,十几个人正围拢着争论着,听得出争论非常激烈。
利奇还在马车上离那边老远,就已经知道都是一些什么人了。
类似的争论他已经听过许多次了。
马车远远地就停下了,自从这群贵宾经常来这里,共和国上层已经把这片区域划为高度警戒区,路口就有人站岗放哨。
好在利奇有通行证,因为艾斯波尔和莎尔夫人的关系,他的通行证级别非常高。
利奇并不是空手而来,他的胳膊肘下面夹着一本十六开的本子,里面是他昨天一个晚上的整理结果。
想要找艾米丽,肯定要去那个噪音传来的地方。
远远地利奇就看到了莎尔夫人挥舞着雨伞,这是老太太习惯性的动作。
利奇一靠近,旁边立刻转过来一个内务部的骑士,这个人是生面孔,利奇以前没见过。
幸好这个时候艾米丽恰好朝着这边扫了一眼,然后小丫头立刻高兴地挥手叫喊着:“你总算来了。”
她这样一叫,其他人当然也注意到了,那些老头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矮胖子伊洛还朝着这边点了点头。
那个内务部的骑士看到这番景象,自然知道这不是他能够招惹的人物,连忙溜开了。
利奇走到艾米丽身边,两个人拥抱在一起。
那个内务部的骑士显然感到非常惊讶,因为骑士绝对不会特意亲近普通人中的异性,这是他们从小就养成的习惯。不过周围的那些人全都毫不在意,利奇和女孩们的关系自然瞒不过他们的眼睛,以他们的身份,想要了解利奇和这些女孩背后的故事当然轻而易举,所以就连莎尔夫人这样女权至上的女强人,对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和艾米丽亲热过后,利奇的注意力转到了那些战甲上面,这些他全都认得。
这些都是被认为是非常成功的制式战甲,其中就有一架“瓦尔基里”不过他更感兴趣的是旁边放着的一排模型。
这些全都是标准的比例微缩模型,高度差不多在半米左右,就像是制作精巧的玩具。
利奇走到旁边摆弄着这些模型,这些模型的每一个零件居然都能够拆开,关节可以活动,里面的骨架和座椅也完全是按照比例缩小的。
他只能够认得出其中的三分之一,这些模型全都是老型号的战甲,有些甚至是几个世纪以前的作品。
这些战甲都曾经在历史上叱吒风云数十年,造成过无数杀戮,也成就过许多传奇。
当然它们也都是制式战甲。
那次和海格特的一番交谈之后,利奇特意翻了一下战争史,果然如同海格特所说的那样,战争到了中后期,制式战甲就成了战争的主力,那些杂七杂八的战甲会渐渐消失。
“做这样一个模型很费工夫吗?”
利奇低声问身边的艾米丽。
“并不怎么费工夫,快的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