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激情电子书 > 没落英雄 >

第5章

没落英雄-第5章

小说: 没落英雄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周文立夫妇过来与众人见礼,裘少堂却将裘华拉到一旁嘀咕好一阵。
    周文立话未出口,泪水先涌道:「霍大哥!今次我们败的好惨,「铁臂天王」史天柱、「草莽怪傑」张风和一千五百多名义军兄弟都殉难了。」众人无不落泪。
    霍纵横虎目之中泪芒闪动,上前安抚周文立道:「别难过了,这笔帐我们迟早要讨回来。」裘少堂走过来问起事情始末原由,周文立重又讲述一遍,裘少堂听罢低头不语,好半晌道:「此事透着蹊跷。」
    霍纵横看他一眼,面带疑问。裘少堂道:「此事以后再说,眼下我们倒有个绝佳的机会。」
    霍纵横问道:「什么机会?」
    裘少堂道:「利用廖宏俦和尚美珍打入敌营探摸情况。」
    苗伟道:「你是说……」
    裘少堂转身对邓建公道:「就看你「神巧手」手段如何。」众人恍然大悟。
    裘少堂道:「我们先找个落脚之处慢慢商议,况且霍盟主两个女儿下落不明,要继续寻访。」众人点头,匆匆下山而去。
    他们刚离去不久,山坡陡面一团黑影如鬼如魅,如风如电,转眼跃至山顶。
    却是一紫面青衫的老者,手中提着刚才滚下山去的尚美珍。老者将尚美珍往地下一掷,四周瞧了瞧,向尚美珍问道:「你是谁?何人将你扔下山的。」
    尚美珍神情憔悴,起身道:「晚辈尚美珍,是自己失足滚落山下,多谢前辈相救,请问前辈尊姓大名?」
    老者上下打量尚美珍几眼道:「你是「辣手销魂」?老夫司马啸。」尚美珍大骇,「「修罗」司马啸?」
    数十年来武林中公认的两大顶尖高手一个是「侠圣」云霄,一个便是「修罗」司马啸。两人一正一邪,被尊为当世武学的泰山北斗,两大宗师,眼前的老者竟然就是其中之一。
    司马啸看着眼前的女人,此时尚美珍已不是易容后的村姑打扮,恢复本来面目,身着绿色罗裙,雪肤玉肌纤纤细腰,胸挺臀翘长身丰体,一张美艳绝伦的面孔,媚眼流转勾人魂魄,全身上下迷人至极点,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尤物。直看得老魔心中细痒,欲念蠢动。
    尚美珍看到司马啸眼中的淫欲心中一震,目光扫处已看到他下身的异样,白皙的面容刹时一片红晕,紧张的挺直身躯,却更显出动人的曲线。司马啸伸手将她按倒在地,压上自己的身躯。女人温暖充满弹力的Ru房与他胸膛亲密无间的贴在一起,一股诱人体香扑鼻而来。
    尚美珍在他身下剧烈挣扎着。「前辈……不要这样……」她的手用力推着司马啸的肩膀,两条修美结实的大腿扭拒着妄图挣脱,却将男人的荫茎摩擦的更加亢奋。司马啸压住她的腿,在她脸庞耳朵颈项间狂吻着,心中的欲火越来越旺。
    他将尚美珍的右手反剪在身后,伸手探入衣内迅速准确的一把握住她的Ru房,感觉到它温暖的热力。
    尚美珍不禁「啊」的轻叫一声,整个人颤抖起来,娇艳欲滴的红唇随即被封住,上衣被用力扯开,光洁圆润的Ru房完全暴露被肆意的把玩。尚美珍的脸红的似要滴出血般,她用力翻身,却引得身后臂膀一阵疼痛。男人的手探索着褪去她的下裙,「辣手销魂」妩媚的眼眸一片恐惧。司马啸不理她的挣扎反抗,手动如飞已将她身上衣衫剥除乾净,脱掉自己下衣,露出坚挺的阳物。
    他紧紧抓住尚美珍的双手,用膝盖分开她的双腿,硬涨的荫茎在她两腿间轻轻摩擦着。尚美珍意识到在劫难逃万无倖免,放弃抵抗,全身软了下来,面颊惨白紧闭双眸,浑圆坚挺的Ru房因剧烈的喘息高低起伏着。司马啸埋头在她粉嫩的颈项舔弄着,一手抚摩美|乳一手在她赤裸的身躯上下游动。光滑清凉的身体带给他莫名的愉悦,随着他手唇全游爱抚,尚美珍身体一阵阵颤栗,光滑娇嫩的皮肤起了一排排细小的颗粒。司马啸吻遍她的全身,重又压上她的鲜唇。尚美珍紧闭小嘴,拒绝他舌头的探索。
    光线下,「辣手销魂」白嫩的娇躯美丽洁净又充满了迷人的诱惑力。司马啸俯跪在她身上,贴近她的身体,阳物探索着插入迷人|穴口,那里已经有些润滑,司马啸突然发力荫茎尽根而入。「啊……」尚美珍一声痛楚的悲鸣,全身绷紧,腔道里的肌肉剧烈收缩,将男人的荫茎夹的紧紧的,口中嘶嘶吸着长气,泪水从眼角流了出来。
    司马啸开始在「辣手销魂」体内抽插着,与她冰冷的身体不同,腔道里一片火热,有一种紧紧的束缚和弹性,将荫茎和Gui头夹烫的舒爽之极。看着尚美珍麻木的表情,司马啸心中升起征服的欲望,他加快了动作,同时用手狠狠的揉捏那对柔软的美|乳。随着男人冲刺的加剧,尚美珍脸颊再次泛起了红晕,肌肤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彷彿吸收了男人体内的热量,她的身躯渐渐开始热了起来。
    司马啸心中得意,继续加快了动作,身下女体内越来越润滑,越来越火热,摩擦产生的快感如潮水般涌遍他的全身,让他每次都更加用力将荫茎更深的插入美人的躯体。他整个上身压在尚美珍的胸脯上,将她骄傲的双|乳压的扭曲变形。
    双手抬起她的丰臀,用全身的力量一次比一次更深的插入。尚美珍媚眼迷离脸色红润,微微张开小口喘息着,两手不知不觉抱住男人背部,臀胯轻轻摇动,任男人在她美丽的身体里予取予求。
    刺激过於强烈,「辣手销魂」的腔道每一次收缩都给司马啸带来极大的快感。没多久,他感到尚美珍的指甲深深陷入自己背部,疼痛带给他更高的兴奋。「啊……!」随着尚美珍一声长吟,她的手将司马啸紧紧的抱住,荫道肌肉一阵强烈的收缩,将男人荫茎紧紧夹住。这种感觉立即将司马啸送上了快感的高潮,荫茎不受控制的痉挛,随着那难以形容的快感涌上脑部,他闷哼一声,Jing液一股股喷涌而出,深深的射入尚美珍腔道的最深处……
    极度舒爽后,司马啸趴在尚美珍身上休息一会,起身在她大腿上擦拭自己的物件。看到满处秽迹中的片片落红,不由惊奇道:「你竟然是处子之身!」目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尚美珍将头扭至一旁,眼泪从紧闭的双目中断线流下。她虽外表风流放荡,内心却自视极高,寻常男子根本入不了她的秀眼,一直期望遇到一位心仪的男人以托终身,不想今日竟失身於这老魔头之手,心中自是淒惨。
    司马啸穿好衣裳,神情冷漠道:「我收你做侍女伺候左右,以后你要尽心服侍,若有半点不周之处,莫怪我手段狠毒!」尚美珍闻听心中一痛,自知从今以后身陷苦海再无自由,不禁悲从心升暗自歎怜…………
    ****
    元营军帐之中,宇文君正在设宴迎接无恙归来的廖宏俦和尚美珍,这两人是周文立夫妇易容假扮的,同席的还有铁菩陀、风云双邪等人。周文立、裘华分坐在宇文君左右,宇文君举杯道:「恭贺廖兄、尚姑娘得胜归来,仅以此杯薄酒相敬。」说罢一饮而进。
    周文立起身道:「都统之言愧不敢当,如没有「玉面公子」裘少堂出现,想已将「九臂神龙」夫妇擒获。如今在下空手而回,实在惭愧已极!」

()
    宇文君道:「廖兄此言差矣!听铁大师言道,那玉面公子武功甚强,「九臂神龙」夫妇更是当世高手,两位以二敌三仍将周文立打成重伤,实在令宇文佩服之至。」
    聂风道:「廖兄莫要自谦,兄弟敬你一杯。素知你海量,今日不醉不归。可惜李兄不在,否则就更加痛快了。」
    周文立道:「李兄尚未回来吗?」
    宇文君道:「李兄去迎请一位前辈,莫要管他,咱们痛饮就是。」铁菩陀等人随声附和。
    裘华暗自心惊,她素知丈夫一向不善饮酒,这等饮法别露了破绽。正自寻思,忽觉大腿一热,霍然一惊。低头看去,却是宇文君的大手正在摩挲自己的大腿,不禁又羞又怒,正欲愤然起身,忽然想到自己现时身份,不觉一软,重又跌落座上,粉面已是娇红一片。宇文君见了暗自得意:「平日里这尚美珍自视清高,不得近身,看来今日有机可乘,倒要好好把握。」
    周文立见妻子欲起又坐,脸色异样,只道是担心自己酒量不够,怕露了形迹。转念之下暗运纯阳内功,将碗中酒一饮而进。众人叫好,当下举杯共饮,笑语喧哗,气氛倒是热烈。只有裘华如坐针毡,暗自焦急。宇文君整只手握着她的腿上下摸动,间或手指搔弄几下。裘华虽受侵犯,却不敢叫嚷,只有正襟危坐,当没事发生。
    宇文君手越来越快,更开始向上摸索,手指在裘华大腿内侧游动,不时还触碰她的羞处。裘华身子一震,险些叫出声来,从未让丈夫以外的人触摸过自己的身体,如今竟让自己的死敌当着丈夫的面随意轻薄,心中倍感羞耻。又寻思道:「这尚美珍号称「辣手销魂」,作风当是豪放,自己如不小心泄了形迹,岂不误了大事。」想罢心中一横,飘了宇文君一眼,竟带有几分风情,把个宇文君看的心中一荡,险些失了魂魄。
    他的禄山之爪终於直捣黄龙,隔着裤子不断揉搓裘华的私|处,撩拨掐弄尽情把玩。只把裘华挑动得呼吸急促,脸颈粉红。裘华深吸口气,强按心头骚动,却感到自己下身渐渐湿润,分泌越来越多,不觉为自己的反应暗自羞愧。担心自己把持不住,当众现眼,也怕润湿裤子被宇文君察觉耻笑,裘华按住宇文君的手,阻止他的挑逗。宇文君的手指又深戳两下,才收回魔爪移向腰部。
    裘华站起身来笑道:「各位尽兴,小妹不胜酒力,早些歇了。」宇文君等不免挽留一番。裘华看了丈夫一眼,转身走出帐外。众人又畅饮一会,宇文君起身道:「我还有些公事要忙,各位慢饮!」说罢离席而去。周文立暗自寻思脱身之计,表面上开怀畅饮,暗运内功将酒逼出体外滴在桌下。铁菩陀等人见他喝的凶猛,不敢对饮,又过一会,周文立身形不稳,口齿模糊,聂风笑道:「廖兄醉了!」
    与吴青云一起掺扶周文立走出帐外。
    ***
    裘华回到睡帐反覆思虑如何着手,却无丝毫头绪,想到今晚情形不由心头一动:「何不利用尚美珍的身份接近宇文君,也许探到波什勒经的下落。」又想到这岂不是拿自己作诱饵,不觉面上一红。正自寻思,有人扣动帐门,裘华以为是周文立,急忙开门,却见宇文君立在门口,不由一楞:「都统深夜来此……」话未说完,突然想到:「如果尚美珍与宇文君早已有染,自己岂非……」想到这浑身不由一阵战栗。
    宇文君跨步迈进,回手关上帐门,一把将裘华搂在怀里。裘华一下懵在那里,不知该做如何反应。宇文君俯首吻上裘华双唇,舌间启开贝齿探入口内,捉住香舌尽情吸吮逗弄,左手隔衣握住丰|乳不停揉搓,右手在裘华圆臀大腿间来回抚摩。
    裘华被挑拨得娇哼细喘,胴体轻颤,心头阵阵慌乱,奋力推开宇文君定了定神,柔声道:「都统这般心急好生唐突。」
    宇文君呵呵笑着又从后面拥住裘华道:「装什么圣女,刚才在酒席之上不是已经唐突过了吗!」一手搂紧纤腰一手顺着裤上方探摸下去,目标直奔女人羞处。裘华正在思索解脱之法,突然感觉到男人的手指已经抚上自己的荫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5 37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