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激情电子书 > 没落英雄 >

第4章

没落英雄-第4章

小说: 没落英雄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番僧当真了得,十指如钩,硬抓硬夺,掌法忽快忽慢,虚虚实实,变幻多端,将苗伟攻势轻描淡写的挡开。苗伟有「铁汉」之称,对手越强越能激起他的斗志。他长啸一声,单刀幻成淡影,当真是梦刀光芒,如矢应机,霆不暇发,电不及飞。番僧亦是吃惊不小,招数一变,拳脚大开大阖,招数以刚为主,见招拆招,忽守忽攻,与苗伟斗得激烈无比。
    两人身形转动,打得快极,这一番交手当真惊泣鬼神、云月惨淡。酣斗良久,苗伟渐落下风,心中盘算:「此人武功之强不下於宇文君,自己不是对手,倘若时间拖长,对方强援再至,恐怕脱身都很困难。」想至此猛攻数刀,呼啸一声招呼邓建公,两人奔西而下。番僧哪里放过,紧追不舍。三人边走边斗,打打停停又奔出四里多路。
    正自追斗,迎面来了个二十一二岁的少年,面目十分俊美,虽然略觉清惧娇弱,但神朗气爽,气宇不凡。那少年在一旁看三人斗了一阵,忽然开口道:「「雪峰上人」!多年不涉世事,怎做了鞑子的鹰犬?岂不令雪山一派蒙羞?」番僧被人道破来历不由一惊,喝道:「你是何人?」少年并不答话,忽然进身呼的一掌,便往番僧胸口拍去,竟是中宫直进,迳取要害。
    那番僧正是塞外奇人「雪峰上人」铁菩陀,执掌雪山一派。他见少年没甚缘由忽然动手,心中气恼,脚步错动,早已避过,身形闪处,伸指戳向少年背心。
    少年左臂后挥,守中含攻。数招一过,少年掌势渐快,掌力凌厉。铁菩陀大惊,见他年纪甚轻,武功却比自己差不了多少,眼看苗伟又挥刀攻来,知道自己难以取胜,怒喝一声,双掌连续拍出,乘着对方攻势稍钝,抽身疾掠,袍袖生风,转瞬已去远了。
    苗伟、邓建公向少年致谢,互报姓名。那少年名叫裘少堂,绰号「玉面公子」,竟是裘华的表弟。
    裘少堂听到两人名号,欣喜道:「我和霍盟主途中相遇,结伴而来,到此方知义军在黑风山谷吃了败仗,於是分头寻找突围失散的兄弟,可巧让我寻到你们。」
    苗伟一听惊喜道:「我义兄来了?他在哪里?」
    裘少堂笑道:「我们这就去和霍盟主会合。」此时天已大亮,三人正要起身,苗伟忽然「哎呦!」一声,想起洞中的翟影不知现在怎样,急忙让裘少堂与邓建公先去会合义兄,自己展开轻功发足急奔。一路上心急如焚,生怕翟影有什么闪失。奔了数里回到山洞,却已不见翟影身影,急忙四处寻找高声呼叫,寻了一个多时辰,将周围附近全都寻到,依然没有翟影下落。
    重又回到洞中仔细搜索,终於在地上发现一小滩血迹,不由心如火烧,只道翟影遇到什么不测。出得洞来仰望天空,心中悔恨,责怪自己粗心大意料事不周,心中烦躁不由仰天长啸,啸声洪亮犹似龙吟,绵绵不绝。忽听一人道:「什么人大呼小叫,扰人耳清。」苗伟寻声望去,见远处有两人飞掠而来。一人身材高大,相貌凶恶,苗伟识得是黑道恶名卓着的魔头「四海毒枭」李海江;另一个是身穿白袍面色苍白的陌生老者。


    李海江见是苗伟,不由笑道:「原来是「铁汉」在此,黑风山谷一战让你逃脱,今日可没那么幸运了。」
    苗伟面色铁青,冷声道:「就凭你吗?」
    李海江道:「我恐怕没那个道行。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无敌天下的一代宗师——「九荒神魔」白老前辈。」
    苗伟霍然一惊,「九荒神魔」白伏威威镇边陲数十年从未一败,号称塞外第一人,确是了不起的武学宗匠,难道就是眼前这白袍老者吗?白伏威上下打量苗伟几眼道:「「铁汉」之名在江湖上倒还有些份量,我就以他做见面礼送给卓大人。」
    苗伟一听气往上撞,单刀一横高声道:「晚辈苗伟,自不量力向白前辈讨教几招。」
    白伏威不理不睬,目光斜视。苗伟知道对方十分了得,暗调真气凝聚全身,一声暴喝,刀风呼啸,第一招抢先攻出,刀尖直奔白伏威丹田要|穴,出手之凌厉猛悍,直是匪夷所思。白伏威滑步相避,蓦地里苗伟单刀疾闪,划向咽喉。白伏威瞧得奇准,伸指在单刀的侧面一弹,身子倒飞了出去。苗伟手臂酸麻,虎口剧痛,单刀被他一弹之下几欲脱手飞出,心头大震。
    他正欲再次出招,白伏威展开身法,便似足不点地的凌空飞行一般。随即抢身而进,右手前探,挥掌拍出。苗伟右膝弯曲,举刀削他手腕,白伏威变拍为拿,反手勾处,已将单刀轻轻巧巧的夺了过来。苗伟身形疾退,脸色大变。出道以来首次落败,而且如此之惨,令他对白伏威的武功惊骇不已。
    忽听一声「接着!」苗伟反手一抄,手中已多了一把长剑。目光看去,豪气顿壮。见裘少堂、邓建公和一手持银枪的中年人疾步走来,正是自己的结拜义兄,侠义盟的盟主「定天银枪」霍纵横。
    苗伟欢声道:「大哥!你来了!」
    霍纵横笑道:「贤弟!白前辈乃世外高人,岂可无理。」
    白伏威冷声道:「你就是霍纵横?来得正好,省了我一番工夫。」
    霍纵横大步上前,朗声道:「就让我兄弟俩一起领教白前辈的绝学。」白伏威嗤笑一声面带轻蔑。霍纵横银枪一抖,幻出九朵枪花直攻白伏威。「九荒神魔」面色一竣,登时收起轻视之心,一刀划出,寒光闪闪,发出嗤嗤声响。
    苗伟更不怠慢,长剑挥舞,使出「乱披风」势来,白刃映日,有如万道金蛇乱钻乱窜。只听得场内嗤嗤之声大盛,白伏威招数凌厉狠辣,以极浑厚内力,使锋锐利刃,出极精妙招术,青光荡漾,刀气瀰漫,苗伟等人只觉有一个大雪团在身前转动,发出蚀骨寒气。白伏威亦是心中惊诧,但见苗伟剑招忽快忽慢,处处暗藏机锋,但白伏威一加拆解,他立即撤回,另使新招,几乎没一招是使得到底了的。白伏威暗道:「原来他武功甚是高明,自己刚才出其不意获胜,若以真实功夫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霍纵横手中银枪更是犹如蛟龙,神诡莫测,舞动如风,枪法精奇,武功造诣尤在苗伟之上。白伏威不敢大意,施展神通与两人展开激斗。转瞬过了六、七十招,白伏威突然攻势大盛,顷刻间连出九刀。两人奋力抵挡,到第九刀上,苗伟手臂已然受伤。霍纵横大吼一声,枪花疾展招式繁眩箍怨ィ缥耙嘟J萍咏簦牖糇莺嵯喔ㄏ喑桑亢敛宦摇
    白伏威猛地里一声清啸,纵高伏低、东奔西闪,只在一盏茶时分,已接连攻出六十余招凌厉无伦的杀手。霍纵横、苗伟两人各受了五六处刀伤,白伏威心中却肝火越旺。自己已经竭尽所能,虽大佔上风,对手却越挫越勇,临危不退,短时内又奈何不得他们,对方尚有两人,如果陷入苦战对自己极为不利,心中一横,便要使出辣手绝招。
    正在此时,忽听得一阵抑扬箫声,缥缈宛转,若有若无,但人人听得十分清楚。
    远处四名白衣少女,每人手中各执一枝玉箫飘然而来。一个身披粉色轻纱的美女在乐声中缓步走近,扬声道:「明雾峰云霞宫恭请白老前辈移驾,不要在此妄动干戈。」白伏威一怔,身形掠开望着五女发愣。好半晌才闷哼一声道:「今日就此作罢!问你家宫主好。」说罢愤然离去,李海江急忙跟上。
    见白伏威远去,苗伟转身向那粉衫女子抱掌行礼恭敬道:「多谢姑娘解难,芳名可否见示,侠义盟铭记此恩。」
    粉衫女子淡淡一笑,道:「小女子幽居深山,自来不与外人往还,姓名不说也罢。我家与苗大侠颇有些渊源,些些微劳,何足挂齿?我们去了。」说罢转身掠去。
    苗伟道:「姑娘……」
    粉衫女子忽然回头道:「苗大侠何时暇闲,请明雾峰云霞宫一往,小女子香茗以敬恭候贵客。」顿时箫声再起,五女飘然而去,片刻身影皆无。众人惊歎,真是来去飘逸,犹如仙女。
    苗伟重又与义兄见礼,裘少堂等人问起翟影行踪,苗伟详细述了一遍,众人也均感忧虑,分头又寻了一遍,依然没有收穫。
    裘少堂提议道:「我们还是回头寻找其他兄弟吧。翟姑娘吉人天象,定能逢凶化吉。」苗伟等人同意,一行人继续向黑风山谷方向寻去。找了两日,这天正在前行,裘少堂忽然指着前面一座小山道:「山上有人打斗。」苗伟等人望去,隐见山头有光芒闪动,显是兵刃发出的反射之光。众人急忙加快脚程,向小山奔去。
    来到山头,见四人分成两对斗的正紧。「雪剑丹凤」裘华与「辣手销魂」尚美珍对剑展开快攻,兵刃相交的叮噹之声密如急雨,竟是旗鼓相当,看不出谁佔优势。另一边「九臂神龙」周文立与一黑衣老者空手相斗,但掌风呼呼,威力远及数丈,显见二人都是绝顶身手。裘少堂沉声道:「是「幽冥客鬼」廖宏俦!」
    苗伟等人闻言俱是一惊,这廖宏俦原是邪派有名高手,曾一度掀起江湖恶浪,后来得罪了一位世外高人,便在江湖上销声匿迹,想不到今日在这碰到。见二人相斗良久,劲风扑面,锋利如刀。廖宏俦招数诡秘古怪,全是邪派武功,攻势极是猛恶,周文立上盘各路全处在他双掌的笼罩之下。周文立招数甚是繁眩笫只蛉蛘疲浠媚猓沂秩创渴鞘种傅墓Ψ颍逯赣倘绺俟纳鎏艉瞿恚龅霾Γ魏曩钡墓ナ凭∈狻
    众人看到妙处不禁暗暗叫好。再斗片刻,那边尚美珍渐渐落在下风。她武功本就稍逊裘华,况且用剑也非她的专长,又见苗伟等人到来,心中慌乱,被裘华一轮快攻逼的手忙脚乱,渐渐退向陡坡。突然间裘华长剑破空,疾刺尚美珍胸膛,剑到中途,剑尖微颤,竟然弯了过去,斜刺她右肩。尚美珍急忙沉肩相避,不料铮的一声轻响,那剑反弹过来,直刺入她的左手上臂。她「哎呦」一声向后急退,不想竟已退到边缘,足下一失,叽里咕噜滚下山坡。
    廖宏俦一直关注周围变化,见情况不妙便欲脱身。那知裘少堂早已识破他的企图,几人分散形成包围,断了他的去路。廖宏俦心中焦躁,一跃而起,快如闪电般连击三掌,然后身形急转,扑向裘少堂。在他看来,这里是最薄弱的一面。
    裘少堂神定气足,双掌飞舞,有若絮飘雪扬,拳脚出手却是极快,廖宏俦见状竟丝毫不敢大意,以攻为守,挥拳抢攻。
    忽听身后一声:「看镖!」便觉数道暗器破空袭来。「九臂神龙」最擅长的就是暗器功夫,抖手六枚飞镖罩住廖宏俦全身。廖宏俦顾不得突围,转身急纵,空中身躯微一转折,姿式飘逸,避过暗器,苗伟等人见了也暗自佩服。廖宏俦身未落地,便感背后劲风及体,此时无可闪避,无可抵禦,只得运劲於背,硬接来招,同时右拳猛挥,只盼拚个两败俱伤。
    噗的一声,裘少堂「弹心素指」点实,廖宏俦一声大叫,浑身劲力全失,第六枚飞镖先发后至无法躲避,正中前胸贯心而入。「幽冥客鬼」扑倒在地再无声息。

()
    周文立夫妇过来与众人见礼,裘少堂却将裘华拉到一旁嘀咕好一阵。
    周文立话未出口,泪水先涌道:「霍大哥!今次我们败的好惨,「铁臂天王」史天柱、「草莽怪傑」张风和一千五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5 3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