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都市电子书 >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 >

第63章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第63章

小说: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好一会儿,像是意识到还没有被发现后,心底竟闪过万分庆幸地轻松,随后,咬着牙,几近咬出血般地用力扶着墙站了起来。
  “要不就把他送走吧,国外的国家随便选个,就别再回来了。”
  肖父这颇为信手拈来,听着就像是没有一点处理困难的话,那么坦然自若地说出口,却压垮了肖齐身上最后一丝力量。
  身形摇晃不稳,像是拖着千斤重的身躯颤颤巍巍回了房间,一关上门,整个人就彻底瘫软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被轻轻敲响,他才像是被惊动般回神,正对他的方向,墙上大钟显示马上临近新年整点,他知道是肖母过来找他了。
  出于怕肖母会看出他的异样为他担忧的本能,抬手就要擦拭脸上泪渍,却发现脸上干干静静、清清爽爽,什么湿意滑腻都没有。原来,刚刚,他竟然都没有哭。
  “齐齐,你还说会叫醒我呢。这都几点了啊,幸好我自己醒来了。”肖母对着开了门的人假意嗔怨。
  肖齐房间内灯没开,背着光,肖母看不清他的表情,直接挽上他手臂就下了楼。
  只是微微奇怪心疼,“手怎么这么冰?再穿件外套吧
  ,我们一会儿要到庭院里放烟火,外面还是比较冷的。妈妈可不想你生病哦!”
  肖齐头略略垂着,“不用,不冷,去放烟火吧。”
  肖母一时觉得肖齐有些不对劲儿,却说不上来哪儿不对劲。她心里面此时是十分开心的,这么多年小儿子都长这么大了,他们竟还能像他小时候那样在家里放烟火,这是又难得又充满童趣。她只当肖齐可能也是跟她一样感受,只是别扭的不好意思了。
  下楼看见已从书房结束谈话出来的父子,肖齐脚步一顿,快速的低下头,心里闷地生疼,撕裂般地疼。他们才是父子,是真正的父子。
  整点钟声敲响时,肖家邸宅庭院内放起众多烟火,漂亮夺目、绚烂非常,肖齐几乎是面无表情的看完了烟火点着、升空、落幕整个过程。身边除了肖母、肖父、肖礼,还有一些没回老家住在偏宅的佣人,本是热闹非凡的气氛,他却看的毫无知觉,竟然是不悲不喜的。
  他对自己有些纳闷,怎么了,他不是该心里难受的要死么?之前,他以为自己会哭,也没有哭;现在这么绚烂夺目的烟火看的也是不悲不喜。他开始怀疑,那个有感觉的自己是不是死掉了。
  肖母像是终于察觉他的异样,关心地问他几句,他也默不知声,脸上跟打了马赛克似的,看似有表情,实则看不清。
  回到房间门口,肖母还要执着地再多问他几句,他却抬起了头,眼睛定了神,黑的跟一汪深潭水似的,说了句,“你还要关心我,你还不去休息,你老公要跟我生气了。”
  肖母一下愣住,好半天,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竟被这小东西调笑了,于是,赧红了脸,轻轻掐了他一下,转身走了。临走,没忘记嘱咐肖礼照顾下人,别真生病了。
  因为肖父肖母的房间与肖礼一样都在二楼,正好一头一尾,使得肖家住宅空间大到都在二楼形成一个走廊了。肖齐此时正站在房门口,看着肖父肖母相携走向走廊的另一边,依稀还听见肖母小声在跟肖父嗔怨,说什么肖齐不乖,都没有跟她说新年快乐。
  刚刚整点钟声响起,烟火升空时,他们每人都跟他说了新年快乐,而他什么都没说。因为那一刻,嗓子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噎得他太难受。他有些糊涂了,也觉得可笑,这是他可以说新年快乐的一家人吗?
  侧身看了眼身边的高大男人,他转身先进了房。
  直到两人并肩都躺到床上时,肖齐也没什么表情,始终安静着没说过一句话。他的异样,肖礼不会比肖母发现的晚,只是肖母一直都待在肖齐身边,没有他关心发问的机会。
  “怎么了,心情不好?”
  “……”
  肖
  礼伸手想把背对他的人往怀里抱抱,被抱的人先是一僵,身体还微颤哆嗦,好一会儿,都没有停下来。
  “冷?身体不舒服么?…又病了?”
  “……”
  肖礼把他揽在怀里,贴上他的额头,试了试他的体温,除了肌肤凉了些,并没觉得有热度。
  两人陷入恁久地沉默,半晌,肖礼像是无奈般叹了口气,轻轻拍着他的背部。
  “不能总这样啊。男孩子怎么能跟小姑娘似的心事那么多,还都喜欢藏在心里,说不高兴就不高兴了呢。新年了,要高高兴兴的才好。”
  “我困了,你别说话了,好吗?”
  肖齐埋在他肩膀处的嗓音闷闷地传了出来,肖礼听的一愣,不知为什么,这句话他既觉得唐突怪异,又觉得听出了些几乎不可能出现的不耐烦,皱了下眉,他也真不出声了。
  肖礼第二天醒来时,肖齐已经收拾干净、着装完毕,端端正正的坐在房间内的沙发上,视线直视着刚从床上起身的他。
  “早。”
  “…早。”肖礼愣了下,声音有着晨醒的暗哑,“怎么起得这么早?”微扬的眉峰彰显了他的诧异。
  “你之前说我可以从你这里随便要什么新年礼物,这话还算数吗?”
  肖礼笑了,“想好要什么了?”随手拿过椅子上的睡袍,穿了起来。
  “嗯。”
  “要什么?”
  “三个问题,我要你三个答案。”
  肖齐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表情有多认真,甚至都有着一种壮士断腕的悲绝,肖礼不由停下系睡袍的动作,盯着他。
  “……你问。”
  “圣诞之前那晚上,是你跟我发生了关系,对吗?”
  肖礼表情微愕,随即坦然,“唔。”
  肖齐眼睛一直睁的很大,一眨不眨注视着男人,生怕错过他丝毫表情,却在听到他“唔”的一声回答后,眼睛睁的更大了,端坐的背脊也挺得越发笔直,握在一起的双手捏成了团。
  “我帮你挡了一刀,你心底是不是很感激我?”
  肖礼皱了眉,“……这是自然。”
  肖齐猛地站了起来,呼吸急促,双手放在腿边握成了拳,身形也微微哆嗦,像是极力在压抑些什么。
  “肖齐!”
  肖礼大步向前要靠近他,却被他伸出胳膊阻挡在一臂之遥。
  “别、你别过来!还有一个问题。”
  脸上笑容已经甚是惨淡,“你、你就没觉得太委屈自己了吗?”
  肖礼的脸色不好看了,“大清早,这是发什么疯!”
  肖齐摇着头,平复呼吸,“好了,你的新年礼物我收到了。”
  转身就要走,肖礼伸手拉住他一只手臂,却被他慢慢拨
  开了,“你先洗漱吧,我下楼了。”
  


    ☆、第70章

  等肖礼再从楼上下来时,偌大客厅视线逡巡一圈,都没见到肖齐的影子。走到庭院里,转了一圈,也未看见。肖礼眼皮不由地开始跳。
  问张妈是否看见肖齐,张妈说肖齐从楼上下来就直奔庭院去了。她以为他一大早要呼吸新鲜空气,只嘱咐多穿些衣服,就去忙别的了。
  肖礼皱了眉,安静了几秒,拿过车钥匙便出门。
  肖家邸宅是肖氏早年间开发的别墅区,当初那里建别墅时都以面积大为首要前提,墅群不多,卖出去的也少,如今也只零星几户在那里住着。在S城,这里颇有些闹中取静的意思,虽不是在市中心,但道路建设、绿化环境都是极好的。
  肖礼一路放缓车速,等出了别墅区了,也没有在一眼就能看到尽头的路上看到肖齐的身影。他手指不停摩挲敲打着方向盘,看了眼车上的电子时钟,调转车头原路返回。
  意料之中的,肖父肖母已经起身,正坐在客厅,悠闲地说着话,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着一贯的隽永美好。肖母脸上清雅温婉依旧,从他这个角度看去,甚至能看见早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室内,在她脸上蒙了一层暖暖的光晕,显得她气色好极了,心情估计也很好。
  室内大厅扑面而来的暖意与他刚才出门带进来的冷气有着太鲜明的对比,肖礼不自禁颤了下,刚才开车暖气都忘开了。
  他微微皱了眉,新年的第一天,一家人是要和和睦睦、欢欢乐乐吃团圆饭的。
  “张妈说你刚才开车出门了,有什么事吗?”肖母对着站在门口的人温言轻问,脸上还挂着浅浅的笑意。
  “……妈,看见肖齐了么?”
  肖母愣了下,“你们没在一起?不是一块出门的吗?”
  肖礼沉默了。
  可也许仅仅是几秒钟光景,他一直皱在一起的眉头开始有有序地一道一道散开。
  迈开步伐,脚步不见一丝紊乱,依如平日的坚定优雅,走到肖母面前,拥上她的肩膀。
  “妈,您现在听我慢慢跟你说。你不要激动,不要慌张,也不要担心,事情我来处理,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好么?”握着肖母肩膀的手有些用力,不放心地再强调一遍,“…您不要激动,别忘了您的心脏不好。”
  肖父听到后面一句,不由看了他一眼,挨着肖母坐的近了。
  “肖齐出去了,不在家里。”
  肖母被他刚才的一番态度弄的心里七上八下,隐约开始有不好的预感,却也不急着发问,只点了点头。
  “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他在跟我闹别扭。”
  “……你跟爸先吃早饭,我出去找他,等下就带他回来。”
  肖母脸色依旧温雅不变,只是脸上刚才那
  层暖暖的光晕消失了,凝视着肖礼久久,才轻声道,“我没事,你别担心我,去接齐齐回来吧。”
  肖礼“嗯”了一声,跟肖父对视一眼,拿过钥匙便要再出门。
  他开门的瞬间,肖母脸上温雅不再,开始破裂,竟有着藏不住的慌张,踉跄起身,“要不、要不妈妈跟你一起去吧?”
  肖礼慢慢转过身来,安抚意味明显,“外面天冷,您在家等我们就好。”
  浅言轻笑、自信然然,“别担心,没事的。”
  他的话似是安抚了肖母,只见肖母迟疑地轻点头,“…你也还没吃早餐,我让张妈给你备点车上吃。”
  “不用,一会儿我们就回来了,到时我们家吃团圆饭。”
  肖礼打了宋逸电话,得知肖齐没过去时,他吩咐了人在宋逸家楼下等着,那里会是肖齐最大可能去的地方;然后,他开车去了肖齐之前住过的公寓,门上喜庆的贴了福字对联,门下一层淡薄的灰尘却显示不像有人来过。
  而后,他开始给相关酒店、车站、机场打了电话,甚至连肖齐的中小学母校也吩咐了人过去。每一样事情的处理,有条不紊,不见一丝慌乱。
  然而,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没人跟他汇报说有了一丝肖齐的消息。
  只他早上洗漱的那一会儿功夫,肖齐却像彻底凭空消失了。
  晚上肖礼回家时,肖父肖母仍像清晨阳光明媚时那般坐在沙发上,可气氛已与早上一天一地。远远地,肖礼便觉得了压抑、沉肃。
  “没、没有接到吗?”
  “齐齐呢?”
  “他、他还是不愿意回来?”
  眼见肖礼独自一人的身影,肖母一句问的比一句心颤。
  肖父揽过她的肩膀不停安抚,冷静地看向肖礼,沉声道,“说说怎么回事吧。”
  这事情,你让肖礼说,他也说不清事情的起因到底是为何的。昨晚不是他一个人觉得肖齐异样,可谁都不知道肖齐异样的原因是什么。
  一早起来,他就听见肖齐近乎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