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都市电子书 >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 >

第6章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第6章

小说: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肖礼拧眉,肖母走之前好像也是有跟他提到过肖齐认床这事情。
  看着神情蔫蔫、眼睛半睁不闭就是不肯睡的人,肖礼轻声吩咐。
  “张妈,你打个电话给福伯,让他送些我换洗的东西过来,等他来了,你就跟他一起回去,明天再过来吧。”
  张妈心里犹豫半天的话,这下都咽在了肚子里。出门给福伯打电话了。
  
    ☆、第07章

  “今晚我睡旁边的床,有事情可以跟我讲。”肖礼温和的摸摸床上的人。
  肖齐晚饭那会儿对今晚可以回家住是抱有期待的,满心等着男人的到来,可随着等待的时间变长,男人迟迟不出现,又过了他平时作息的时间,对在哪儿住他已经没什么要求了。只是跟随本能的,就是睡不着,即使旁边陪着他的是从小熟悉的张妈。
  其实,肖齐不仅认床,确切地来说,他是认环境。也许是跟5岁之前孤儿院生活的那段经历有关,从小肖齐对陌生的地方就有种恐惧感。当年,他刚到肖家那会儿,由于肖家太大了,有些地方不是一下子就能熟悉的,肖母为了带他熟悉环境,有时会把他一个人先放在某地,肖齐每每都是被惊得满脸无措、恐惧,最后,吓得大哭。
  起初,肖母是没料他反应这么大的,毕竟她仅仅是离开几步,去接个电话而已。后来,心里隐约就觉得肖齐可能心理上有些问题。自然地,就请了心理医生咨询。医生的说法也无非是小孩子嘛,刚到一个新环境,总要有一个适应过程的。想改变的话,就是身边的人多照顾、多陪伴,时间久了,状况自然就能好转的。
  在肖母的陪伴下,肖齐的状况确实是渐近转好,刚来时的那股陌生感和紧绷感渐渐消失,人也多话、活泼起来。
  可就是莫名的认床,肖礼走后,肖父肖母给他备了自己独立的房间。当时,肖齐是乖乖地听话搬过去的,晚上认床睡不着也没有闹腾,只是白天他直瞌睡。这情形仅持续了两三天,就给当时一心把放他心上的肖母发现了,可把肖母给心疼坏了。最后,就还是搬回肖礼的房间睡了。一直到现在,就没变过。
  福伯送来东西后,张妈就和他一道走了。肖礼用病房内的那个独立卫生间,简单冲洗下,就和衣躺在了另一张床上。
  他知道肖齐一直没睡着。尽管关了灯,看不见小孩儿那半睁不闭的眼睛,可只听那不断翻身弄出来的被褥摩擦声他也知道,那小孩儿没睡。
  后来,肖礼是听着肖齐那面的窸窸窣窣声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肖礼醒时,肖齐还在睡。站在病床前看了眼还在睡的人,他心知肚明这人昨晚是肯定没有睡好的,瞧那眼睑下的青色便知了。
  等肖齐醒来,肖礼早就走了,带了早饭过来的张妈都等了他好一段时间。
  盯着睡眼惺忪的人,张妈心里清楚这小孩儿昨夜里肯定没睡好觉,赶紧的伺候了他梳洗,要开始喂早饭。
  肖齐接过张妈想喂他的粥,自己端着放在了病床边的小桌子上,喝了两口,才有点憋不住的问道,“张妈,我哥呢?”
  他从刚才醒了,就没见到那人,
  内心里早就想问了。昨晚明明是那人陪夜的啊。
  “小祖宗,你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大少爷一早就出门做事了。”
  肖齐这才下意识的看看病房内墙上的时钟,哦,都快11点了啊。
  “那我哥也吃过早饭了?”无意识的拿着勺子瞎搅着碗里的粥,语气有点儿莫名的低落。
  此时的肖齐,他也说不清自己现在心里是个什么样的感觉。以前生病时,肖母总是片刻不离的陪在他身边,就是肖父,一天也能见个大半天的陪着他。可这次生病,他身边没有肖母、没有肖父,仅有的一个大哥,也仅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来看他一下,却是连话都说不上几句的。就像昨晚。
  张妈摸摸他的头,指着旁边另外一份精致的食盒,“早上过来时,家里有准备大少爷的早饭,他吃过走的。” 
  肖齐默默点头,看着也没什么精神继续吃了。
  张妈想劝他再多吃点,可话到嘴边,想起昨天肖礼的那番话,又咽了回去。
  只面上扯开点笑意的说,“你还担心我们会苛待大少爷不给他吃的么?现在还是应该先顾好你自己的身体,不然,夫人知道是要心疼的。”
  一下子提起肖母,肖齐更是没了什么精神,歪歪扭扭的就躺倒在床上,窝进了被子里。
  张妈自是明了他的心思,叹了口气,也没多劝什么,就把吃剩下的东西收拾了。
  昨晚回去,她心里是犹豫了很久在想要不要告诉肖母肖齐生病住院的事情的,可最终也没那么做。先不说肖母现在人在国外知道了只图添担忧外,就是提这个事情,也不该由她提的。想来,要是说的话,大少爷应该会说。
  肖齐一整天人都蔫蔫的,医生再次过来询问病情时,还以为他病情加重了,可仔细查了查,发现并没有,就照例给继续输液,消炎用。
  肖礼仍然是晚上过来,肖齐还没睡,整个人就那样无精打采的躺在病床上。
  问张妈这是怎么了,张妈亲眼看着肖齐过的这消沉的一天,不免有些忍不住,试探性地提议说,要不就让小少爷回家静养吧,以前也都是医生来家里的。
  男人听了没什么反应,站在床边,伸手探了探肖齐的额头,“回家这事儿不急。”
  觉得手底下的人有些微触动,又道,“张妈你跟福伯先回去吧,他就在外面,刚才送我过来的。今晚还我陪着肖齐就行。”
  张妈无法拒绝,只得照办。她离开后,肖礼简单冲洗下,就躺旁边床上了。
  肖齐微微侧头,看着另一张床,原本的单人床,在躺了身躯高大的人后,显得那么狭小。想着家里那张大床,即使是睡了他们两个人,也依然是足够大的
  ,并且舒适。这人,睡在那么狭小的床上肯定不舒服吧?那为什么不回家休息呢?仅是为了在医院陪他么?那,完全可以让他也回家啊。为什么不呢?
  这样想,就想开口说些什么,可嘴唇动了动,到底也没开口。
  肖齐睁着眼睛在胡思乱想、天马行空,却没有一点睡意,他闻不惯这病房内的气味,看不惯这洁白的病床,触手可及,没有一样是他熟悉的物品,就连偏头看向窗外,一草一木,都不是他熟悉的。
  眼睛很酸涩,身体很累,可他睡不着。
  但到底是小孩子的身体,还是病后的状况,肖齐呼吸开始绵长,抵挡不住困意睡着的时候,肖礼慢慢睁开了眼睛,朝他的方向望了一眼,似有所思。
  从生病那晚开始,肖齐连着三天都没有睡好觉了,所以,即使再不适应医院的环境,在白天的时候,他还是止不住的打瞌睡,只是每次都睡不沉,睡睡醒醒,醒醒睡睡。
  张妈在旁边陪着,看的着实心疼。她也不明白男人为什么不让肖齐直接回家休养,虽说这急性肠胃炎不是什么大病,可小病耐不住磨,仅指望肖齐靠这样的休息方式恢复身体,那怎么可能,小病都怕磨成大病了。
  由于白天肖齐直瞌睡,今天输液的时候就晚了些。肖礼过来时,肖齐输液还没结束,只是人还在睡,张妈握着他手,没给乱动,怕跑针。
  输液完了拔针时,肖齐都没醒,张妈就知道,这小孩儿是真的困了,估计心里也难受的累了。也好,睡睡醒醒的还不如彻底给累的睡着。
  等肖齐手上止了血,肖礼吩咐张妈收拾下东西,今晚要带肖齐回家住。
  张妈一愣,脸上总算有慌不迭的笑意,忙忙活活开始收拾。等收拾完了,肖齐还是没醒。
  肖礼抬腕看看时间,20点了,这一觉,小孩儿睡得还挺久的。没有多想,上前抱起床上的人。
  “大少爷,你这……”张妈很不解,语气里还有点儿担心把人吵醒。这大少爷说回家就回家,急也不急这一刻啊,等人醒了再走也不晚哪。
  “我先把人抱下去,张妈你把重要的东西拿着下来吧,不重要的东西改天回来取。”男人淡淡说着,声音没有刻意压低,但也不算大声。最起码,怀里的人即使被抱起,也没有被吵醒。
  肖齐是在出了医院的大门醒过来的,迎面而来的热气即使是在夏天的夜晚也不会有丝毫减少,没有了室内的凉气,尤其明显。
  迷瞪的睁开眼睛,察觉自己是被人抱着的时候,下意识的就蹬了两下腿,“我…我……”
  “我什么?睡醒了?”肖礼看了眼那两只在空中乱蹬的白脚丫,低头对着人笑笑。
  就着福伯已经打开的车门,把人先放了进去。自己随后侧身,也坐了进去。
  出了医院门到进了车里,尽管就几步路,怀里人也轻的没什么重量,但抱着人的肖礼也觉得了一点热感,边松着衬衫的袖口随意往上卷了卷,边笑着开口。
  “现在就回家了,咱们的二少爷可不可以给个笑脸,别再一脸委屈了?”
  肖齐眼睛亮了下,藏在病服里的身体有着被点中心思的微窘,在座椅上不好意思的的扭了几下。
  肖礼揉了揉他的头发,忽略他那点儿别扭,又把没穿鞋袜的那两只脚丫也给放到了座椅上。
  微微缩了下双脚,肖齐脸蛋微红,“张妈呢?”
  顺着肖礼眼睛的方向,他看见后备箱那儿,福伯正在帮张妈把东西放进去。
  看到人齐了,肖齐心里总算有了点儿脚踏实地的感觉。
  这下,是真的要回家了啊。
  一路上,肖礼时不时的看看身边的人,始终没有看见身边人嘴角的那抹弧度消失。
  回家,就真的有这么高兴么?
  视线不经意的瞥到那屈膝并排放到座椅上的一双脚丫,在车内纯黑真皮座椅的映衬下,竟显得格外白皙了。
  


    ☆、第08章

  肖齐没穿鞋子,下车也是肖礼抱着的。
  进了肖家大宅,无论是庭院内的路灯,还是室内的沙发、屏风、桌椅,看着任一样东西;肖齐都能抿嘴笑半天。人被抱到沙发上,随后进来的张妈就把拖鞋递给了他。
  穿上鞋的人,站起来就开始四处走动。抱抱沙发上的抱枕,摸摸屏风边的感应灯,走到厨房摸摸他平时喝水用的马克杯,重点还摸了下马克杯上刻印的风筝,打开冰箱再看看他平时爱吃的那些零食,竟全部都在,还有阳台上他喜欢的花草、餐桌上他最爱的桌垫……
  直到把家里大大小小的地方逛完了一圈,人才算老实的坐回沙发上。而眼睛里的笑意,却挡也挡不住。
  如此明显的高兴,肖礼想忽略都忽略不了。记得前几天他刚回来那会儿,这人早上坐在沙发上还一副木木的样子,显得尤其孤伶可怜,现在,可是完全不一样的景象了。
  浑身上下充满着享受、自在、欢喜、愉悦的气息,重点是放松、无拘无束。
  肖礼失笑,看来那天早上肖父肖母的突然离开还是吓着这小孩儿了,或者说连带他的一番话也吓着他了?……不然,在自己的家里本就应该如此吧。幸好,现在这样,也为时不晚。
  “张妈去厨房给你煮面了,等会儿吃完,就上楼休息。”
  对着已经步入楼梯的人,肖齐有些疑惑,“你不吃么?”
  “晚饭我吃过了,听说这几天你都没有好好吃饭,这回到家里了,就多吃点东西,不许再使性子了。”
  眼看说完话继续淡定上楼的人,肖齐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