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都市电子书 >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 >

第38章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第38章

小说: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定政府里那些人更看重他。也有可能,人家只关注你们导师,顾不上你们这些小跟班。”
  肖齐给他玩笑说的,心里轻松了些。也是,还有Andy师兄和金斯曼先生呢。谁会顾得上他这个毛头小子呢。
  忽略掉对这些不一定会发生的事情的担心,肖齐觉得今晚整
  个身心都是通畅愉悦的。能够跟久别的好朋友见面,分享彼此现在的心情,亲证彼此近年来的变化,这种感受让人觉得轻松而且美好。
  不得不说,刚回国的这一晚,他是睡了一个好觉。
  

    ☆、第42章

  第二天有政府准备的接风宴,肖齐心知这就是宋所说国人最喜欢的饭局,但也只能陪着导师和师兄参加。
  吃饭的地方就在这家五星级酒店的楼下,包间选的很大,看样子是有不少人参与。估计都是政府一干领导。
  其实,不只他们跟S城政府有合作,S城的S大也有参与。说大些,这能算是一个跨国合作项目。但是被政府买断,他们学校负责提供技术。
  听陆续来的人讲S大也有人过来,肖齐心里还想着也许能遇上以前认识的人。
  不得不说,他的直觉还算灵敏。熟人是遇到了一个,可不是作为S大的代表。尽管,人家也是S大出来的。 
  肖齐见到赵钰身着黑西装、内搭白衬衫,一副政府公职人员专有打扮的模样出现时,心里着实惊跳了一下,但面上却什么表示都没有。
  移了移身形,往房间的角落边避了避。
  赵钰是在人到齐了,大家都坐到酒桌上才发现肖齐的。
  一圈人彼此这么互相介绍下来,肖齐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他就知道,这人是早就看见他,但却不想表现出来是认识他的。
  心里一时说不上什么滋味。
  时隔几年,回忆当初,他知道自己是对这人动了心的。当时也不知怎么,就能傻到一点自觉都没有。
  其实,也难怪,以往都是别人上赶着追他、对他好。甭管男女,看的顺眼了,他就跟人处一段时间;看不顺眼的,连给个好脸色的都不曾有过。
  那时他对肖齐每每都和颜悦色,一身温良无害的气息,这本就有为常性了。可他自己还不觉得怪异。要知道,平日里对其他人,他身上的大少爷脾气是很明显的。说他骄纵蛮横、目中无人,也都不为过。看那一帮肆意惹事的狐朋狗友便知了。
  饭桌上,肖齐知道赵钰一直在打量他,那视线不是他一会儿向前坐坐、一会儿向后坐坐可以躲避掉的。
  半边脸都给他看的不甚自在起来,饭桌上偶尔还要替导师他们翻译下不太好理解的中国话,心思不定,也解释的有些混乱。心里就越发焦躁了。
  “齐,那位赵先生一直盯着你看,你们认识吗?”
  坐在肖齐旁边的Andy感觉倒是敏锐。
  “不…不算认识。”
  Andy看向离他们中间还隔了几人远的赵钰,眼睛里有着毫不掩饰的打量;赵钰倒也不怵,举杯示意的干了下。
  他毕业后家里就安排他进政府工作了,现在跟在他父亲以前一个手下后面做副手。说是下基层锻炼,将来方便提升。其实,每次接触的工作都是有油水可捞的,像这次政府跟肖齐他们导师的合作项目,他就要参与其中。
  桌上不知谁闲聊提及,“说来,我们这里现在有不少S大出来的高材生哪。喏,林局是的,张处也是的,还有赵钰呢。”
  金斯曼先生微笑,“我的学生,齐,以前也在S大念过大学的。”
  “哦,是吗?小肖也是S大出身?”
  肖齐点头,“念到大二,后来就出国留学了。”
  有些不自然的拧眉,“小肖”这样的发音会让他想起很多不愿意想起的事情。
  “您可以直接叫我肖齐就好。”笑着拘谨地补了句。
  “好好,肖齐年龄看着不大,估计跟我们赵钰在学校是有过几面之缘也说不定呢。”
  中国人酒桌上,就爱拉扯关系,不管有没有可能,嘴里的话也都是先说说的。
  肖齐给这人说的一愣,脸上有些尴尬。刚才明明都径自聊着,没人注意他,此时话题却像全奔他而来一样。
  “是有过几面之缘,不过,估计肖齐是不记得了。来来,我敬林局一杯。”
  赵钰适时搭了话,把话题转移了。
  肖齐有看到赵钰在喝酒的空挡向他投来一眼,不甚自在的偏了头。 
  虽说他只是金斯曼先生的学生,但对于这个项目是有参与权的。在酒桌上不免就要被人劝着喝点酒,他的酒量那是绝对不行。这一点,他自己比谁都清楚。
  所以,肖齐一直坚决的在拒酒,可奈何不了形势所迫,多少还是喝了点。
  没多久,整张脸就开始泛红,头脑也浑噩不清,在椅子上也似坐不太稳了。
  金斯曼先生和Andy知道他酒量不行,但也没有想到能差劲到这个地步,可第一次跟这面的合作者吃饭,再有外国人的自我随性,也不好意思说先走。
  还是赵钰看不下去,建议先送肖齐回房间休息,这才救了人。
  问了肖齐在楼上的房间,赵钰亲自扶着他上楼。
  把肖齐扶到了床上,给人盖好被子。
  他安静的站在床边,赵钰觉得自己心脏处有着不正常的跳动,刚才那么近距离的接触过这人。
  他的变化不大,气质还是那么干净、单纯。身量抽长不少,但脸上那两个经典梨涡还在。待人也越发的礼貌,说话声音还是不低不高的调,听的人心里软软的。
  四年了,当初在医院那冒然的强吻,事后他没有丝毫后悔,只怨自己当时傻到竟没有其他任何动作。
  只是也有些无奈,之后再也联系不到这人。本以为有了手机号码,两人以后还能联系上,可当初在医院,这人慌张跑掉,连掉了的手机都丢下了,那刚交换的联系方式又付诸东流。
  他也在肖家大宅附近等过他,就像之前他受伤时,他在肖家大宅附近等到他去医院复诊
  一样,可惜,这次什么结果都没有等到。
  一日比一日心焦,拉下脸面问过宋逸肖齐的去处,得知肖齐出国留学了,他还有些不太相信。这人竟然走的那么悄然安静。
  再次到肖家附近流连时,车窗被人敲响,这人的大哥很有礼貌的问他有事么,他却失魂落魄的问肖齐是主动要出国的么,什么时候会回来。
  肖礼只很奇怪的看他一眼,告诉他,肖齐短时期内不会回国,他要是有重要事情找肖齐,他可以代为转告。
  脸色有些惨败的摇头,他再有重要的事情找肖齐,跟他大哥是不能说的。
  而这人出国的这么突然,连宋逸都说之前从没听讲过。只被自己强吻一下,就走的那么干脆安静,避他如洪水猛兽,那一刻,他是知道自己动心了,却也知道心动了,而又无处安放。
  肖齐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才从被窝里把脸稍微露出来,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像是憋了很久一样。
  刚才喝的他是有些晕了,但没有醉到人事不知,桌上听闻有人可以送他回房休息,他才灵机一动,顺水推舟。
  知道扶他回房的人是赵钰,心里惊跳不已,却不敢有任何醒过来的趋势。既然说醉了,那还是装醉到底,一声不吭的好。省的醒了面对这人,也不知如何应付。
  当年的那一吻,虽然之后被更重要的事情压的沉了箱底,可他却是没忘记的。虽然四年来的国外生活让他无从想起这事,可今晚的偶遇,他是通通想起来了。
  不想知道赵钰当年是如何想的,现在又是如何想的,他只愿意跟他做陌生人。
  而且还是要连擦肩而过都不必要的陌生人。
  第二天早上,Andy来到他房间,跟他一番抱怨,中国人的饭局太不容易吃了,喝酒都是要轮番来的,他跟金斯曼先生,最后也喝晕了。还说,幸好肖齐逃跑的快,不然也会醉的人事不知,像他现在这样,头疼的厉害。
  肖齐好笑,简单安慰了他几句,说一会儿吃完早餐应该能好受些。
  两人正说着,房间门铃响了,肖齐去开门。在看见门外站着的人时,毫不掩饰的尴尬和惊讶。
  “昨天你喝醉了,我让人熬了醒酒汤。”赵钰拎了拎手上的保温壶,好看的脸上有着笑意。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肖齐让他进来也不是,拒绝也不是。
  “齐,是谁?”Andy在他身后探出了头,“赵先生?”
  赵钰昨晚对肖齐的那番直白打量,他可没有忘记,果然,这两人是认识的。
  赵钰跟他点点头,敛了脸上的笑意,手上一直没有被肖齐接过去的东西也往下放了放。
  Andy看了看傻站在一边,
  显得有些无措的肖齐,主动上前一步,“我跟齐正要去楼下吃早餐,赵先生,您愿意一起去吗?”
  赵钰看了眼此时搭在肖齐肩膀上的那只粗壮手臂,有些复杂的看了肖齐一眼,转身走了。
  Andy明显看见肖齐紧接着轻吐出一口气。
  “齐,你跟赵以前就是认识的,对吗?”
  肖齐犹豫着点点头,不经意地避开肩膀上的手臂,他不太习惯跟一般男性保持这么亲密的身体接触,即使Andy是他认识快两年的师兄。
  手臂被隔空,Andy眼睛里的神采暗了许多,对于这个来自东方的小师弟,他是既欣赏又喜欢的。他不像既有印象里,东方人那般的阴险狡诈,他的身上有着很好的教养,心思纯净、待人也真诚,尤其他的两个中国古典式酒窝,每次笑起来都让他看的心中悸动欣喜。
  “那你对他很冷淡,是不是因为他以前得罪你了?”
  “不是…,我只是跟他不熟悉。”拿了房门卡,顺手关了房门,“刚才不是说要吃早餐么,我们下楼吧。”
  “齐…?”Andy不太死心。
  “Andy……我跟他以前就不是很熟悉,之后我又出国这么久,一时也不知能跟他聊些什么,所以……”肖齐无奈的耸了下肩膀。
  Andy状似明白的点点头,心里却认为,那位赵先生跟肖齐的想法肯定是不一样的,他的直觉如是告诉他。
  肖齐没有在赵钰的事情上再多想,尽管他知道这次的合作过程中不可避免要与赵钰打交道,但这些他都不担心。
  公是公、私是私,而且在他看来,他跟赵钰之间也不算存有私交。
  他是想的简单容易,但挡不了赵钰要把事情复杂化的。
 
    ☆、第43章

  赵钰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他视线里,无论是公事上还是私下里。公事上他还可以跟他坦然自若的交谈几句,但对于私下里总是按响他门铃的人,他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时,还要躲到Andy的房里以此回避。次数多了,Andy看他的眼神都充满怀疑。
  肖齐不仅为赵钰频繁找他而烦,住在酒店里最大的不方便就是每次有人请吃饭,都会有专人到房间里邀请,让他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而每次饭桌上,再不能喝酒,也还会被人劝着喝些。
  一个星期坚持下来,肖齐觉得身心俱疲,还整天担着一颗心。无奈之下,只有找宋逸帮忙,他要换地方住了。
  宋逸一听他讲的苦处,立马笑着答应给他找地方。
  正好手里有许蓓蓓结婚之前住的一套单身公寓,离肖齐现在住的酒店有些距离,但有地铁可以直达,方便也省时。两人结婚后,空着还没有出租,这下便宜肖齐了。
  更为关键的是这套单身公寓,离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