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都市电子书 >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 >

第2章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第2章

小说: 相亲相爱作者:菡萏花开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去学校…上课?”肖齐眼中有着显而易见的慌张。
  男人无视他的慌张,笑的温和,“是,学校已经选好,入学手续我今天就着人去办,你还可以在家痛快玩上大半个月。”
  肖齐心里有些惊讶,却只黯然地默默低头,“是因为妈妈不能再跟我一起上课了吗?”所以,他又得回学校上课了?
  以前,他也是去过学校的,可那里的小朋友们他一个都不认识,还说着他听不懂的话,玩着他从没见过的小玩具,衣服穿的更是漂亮的像是童话里的小公主和小王子。无论做什么,都有模有样的,说话也是不紧不慢、一字一句,即使是玩闹,也不会出现大吵大闹的情形,跟这样的孩子呆在一起,他不仅拘谨,更是害怕地只想远远的躲开。
  这样的情形好在只维持了很短很短的一段时间,他就再不用去学校了。
  他被肖母接回了家里,之后,便一直都是在家受教学习的,肖家给他请了专门的家教老师,从他5岁开始到如今的12岁,7年时间他的所有课业学习都没有出过肖家大宅的门。这样的受教方式,肖齐是乐于接受的,因为每次上课的时候,肖母都会陪他一起上课。而且是真的上课,像他一样的坐在书房,他们彼此有自己
  的写字桌,课后练字、写字,做家庭作业,温习功课,肖母一样没拉下的陪着他。
  这样有人相伴的感觉,对于对肖母有着不可磨灭依赖的肖齐来说,是幸福无比的。
  所以,对于外出上学校就读,肖齐从没有过这个想法。尽管,慢慢长大后,他也知道了正常的孩子都是去学校学习上课的。
  男人听了他的疑问,心中对肖母临走前的交待有了更深的体会。
  “肖齐,我没有具体的了解过你之前的学习受教方式究竟如何,也不想去了解。我只想告诉你,走出家门,多跟外面的世界接触,对现在的你而言只会有好处。”
  肖齐不太理解男人温和的笑容怎会收起的那么快,也不太明白他此番话的意图。
  是想说……他呆在家里不好么?
  心思有些被集中,肖齐眉头皱得紧紧的,脸上虽有干涸的泪渍,却好像有些忘记爸妈出国未有知会他一声的事情了。
  不想再有过多的解释,男人把他从床边双手抱下来。
  “现在下楼去吃早饭,吃完饭,我们再来谈这个问题。”
  吃完早饭,肖齐有些木木地坐在客厅沙发上,位置是他平时躺睡玩闹惯了的,触手所及的东西也是他平日用惯了的,可平日总跟他待在一起的肖母却不在,于是,这所有的东西他竟都不再觉得熟悉,反而有种束手束脚的恐慌。
  刚才,哥哥说要把他送到学校去上课,那是不希望他再呆在家里了吧?
  ……好像是因为他呆在家里不太好,可是……如果去学校,肖齐有些苦恼的蹙眉,他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就很排斥那个地方了,现在,又要那样了么?
  男人喝完咖啡,走进客厅时,看到的便是诺大的沙发上那个小小身体的孤零零缩影,双手使劲儿绞着裤管,眉头都要拧到一起了,还用牙齿啮咬着下唇,怎么看怎么都是一副令人有些心疼的画面。
  “让我猜猜你在苦恼些什么,是因为见不到爸妈了还是因为要去学校上课了?”
  话音落地,男人也同步落座于沙发上,肖齐能明显感觉沙发的另一端有些凹陷,惊慌无措的抬头看去,却在碰到男人静沉似海、明亮如星的眼眸时,缓缓又低下了头。
  “我应该两个都猜对了吧,我们的二少爷又想妈妈又不想去学校上课。”男人双手抱胸,左手摩挲着下巴,面上有些许笑意。
  肖齐听他提到肖母,眼眶有些泛红,从来,他都没有跟肖母分开过一天的。
  有些倔强的强忍着不哭,半晌,到底还是示弱的点了点头,“……我想妈妈了。”
  男人手指轻点着下巴,像是思考了一会儿,开口,“等去了学校认识新的同学后还想找
  妈妈,再来跟我说吧。”
  “刚刚你说……我可以跟爸爸妈妈视讯,现在可以吗?”肖齐像是没有听到男人的话似的,只转过头满含期待的小心询问他此刻最关心的问题。
  男人的眼睛沉了一下,面上却仍露出微笑,“他们现在应该还在飞机上,电话不通,电脑不通,暂时没办法视讯联系。”
  肖齐眼中的期待顿时消散,嗫嗫的“哦”了一声。
  男人看着一下子安静的无声无息的人,心思微动。
  “肖齐,你很怕我?”
  肖齐对他的问话没有反应,很是安静的坐于自己沙发上的那一角,揉捏着双手,啮咬着下唇,瞧那唇上的痕迹,应该是用了力的。
  “肖齐?”男人伸手碰他。
  “唔?啊…!”肖齐受惊的应声。
  “怕我?”
  肖齐忙摇头,后又有些迟疑的点点头,然后像是有些后悔地又摇了摇头,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要摇头还是点头了,只眼睛睁的大大的,显得很无辜。
  男人看着他的表情变化,惊奇无比,而后开怀大笑,最后,使劲儿揉了揉他的头。
  肖齐睁大眼睛看着笑得好大声的人,脸上不自觉露出丝腼腆,他不明白男人在笑什么,他的头发已经被弄乱了,头也被揉疼了。
  男人止住笑声,温和的看着他,用么指碰了碰被他咬出痕迹的下唇,“男孩子遇事不要有咬嘴唇的习惯,这个帮不了你克服困难,解决问题,只会泄露你自己的所有情绪给别人知道。”
  肖齐下意识的要用舌头舔舔那有痕迹的地方,却一不小心舔到了男人的手指,急慌收回,脸红的低下头。
  男人看着手上沾到的他的口水,微愣后笑了笑,竟擦在了他的嘴边。
  “不用那么怕我的,我记得这几年每次跟爸妈视讯的时候都有跟你打招呼的啊,虽没有跟生活中实际相处过,可也算不得陌生人吧。好了,收起你的心惊和胆颤,我们接下来,和睦相处?”
  男人微笑着起身,双手放进了裤口袋,“我现在要出去,你在家按照平常习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男人一转身迈动步伐离开,肖齐就急忙站了起来,一脸的激动,仔细看看,都能察觉鼻尖上沁出的那点汗滴,嘴唇翕动,明显想说些什么,一直等到男人的身影快要消失于客厅的屏风出时,才嚯然张嘴,“我,我没有怕你的!”
  男人微惊,止步,侧过身体,面带微笑,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肖齐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一屁股直直瘫坐回沙发上。有些紧张,有些刺激,心都在怦怦跳。确实,不应该怕这个人的。早上他还帮自己揉麻痹了的腿,
  把哭泣的自己从地上抱起来,就是刚才他还大笑着揉自己的头,轻碰着泛疼的下唇呢。
  真的,肖齐觉得这些动作都是温柔的,他模糊的能从中感觉出些温暖。可这种温暖又跟肖母在一起时的感觉不一样,跟肖母一起他整个身心都是愉快的,如沐春风的那种。
  所以,肖齐心里其实还有些慌的,懵懂中还是觉出了点惧意。尤其是想到今天早上听见的男人口中所说的话,他就怕了。
  那每一句都为自己好的话中却有着那样不可忽视的态度,这么多年来,从没近距离接触过男人的肖齐,根本不知如何应对,平日里在妈妈面前撒娇任性的本事竟一点都没敢流露出来。
  唯一让他觉得有些熟悉男人的地方,就是刚才男人转身那句“好,我知道了”。男人说这句话时的表情和态度,让肖齐觉得就跟以前男人每次同爸妈视讯时,最后总要对自己说的那句“肖齐,下次见了”是一样的。
  那样的态度无不透露出男人淡然的礼貌,温和却不可接近。

    ☆、第03章

  以前的每次,全家跟男人视讯时,男人从来都不是多话的。总是肖母说的多,肖齐每次被肖母拥在怀里,推在电脑最前面,可话是比男人还少。肖母也总是笑着说,只有那个时候的肖齐在家里面还算老实,不复平时的玩闹跳脱。
  男人虽不多话,可每次视讯结束的时候,总会主动的跟他说一句,肖齐,下次见了。
  两人这种近乎多余的打招呼方式,追溯起来,已经很多年了。
  肖齐习惯的是这种相处模式。
  要说在肖家已经生活这么多年,他的一切,外在内在,无一不是有着质的变化。也不是没想过要尝试主动跟男人聊聊天的,可这样的想法每次在见到那宽宽屏幕里浅淡笑谈、温和有礼的男人时化为心里一次次的悸动,从没实施过。
  好在,这样的相处,从最初的局促不安、仓惶压抑到后来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倒也不会令他特别排斥。毕竟这也是全家人默认的一种交流方式,因为男人外出留学几年来从没回过家,除了肖父出国见过他几次以外,男人仅是定期主动视讯的。
  肖礼是一个言出必践的人,早上说过晚上会跟肖齐一起吃晚饭,那就肯定会那样做。虽然他说出口时的态度让人听着随意的成分居多。
  傍晚,肖齐在房间里画画,来敲门的张妈告诉他肖礼已经让司机福伯在门外等着了,这就载他去吃饭的地方。
  对张妈和福伯,肖齐不陌生,他们两人是夫妻。宅子里除了肖父肖母,能接触到他生活、照顾到他生活的也就这两人,他们算是看着他长大的。是以,肖齐对他们熟悉且愿意亲近。
  在听到张妈的话后,肖齐有片刻的愣神,而后扁下了嘴,哀求着不甘愿的唤道,“张妈……”
  张妈心里又叹气又好笑,这小少爷,真的是被夫人溺惯坏了。
  “扁着嘴干嘛,大少爷要带你出去吃好东西了,还不够开心高兴的么?”
  肖齐的眼睛里有一抹惊喜闪过,却转瞬即逝,而后踟蹰的缓缓摇头。出去吃东西,出去玩,肖母以前也带他出去过的,可那时候从来都是他跟肖母两个人,确实是很开心的。可现在呢?
  张妈软言软语的给不太情愿的肖齐换了衣服,送进了车里,临走时,顺便又悄声跟福伯嘀咕了几句,可肖齐心神不宁,没注意到。
  到了肖礼指定的地方,福伯停下车,给肖齐开门,可肖齐坐在车里,双手绞着裤管,竟是不愿意动了。
  “小少爷?”福伯缓声低唤。
  肖齐轻轻抬头,眼睛透过车窗胡乱的看了两眼外面半黑的天,昏暗又明亮。啊,天都黑了呢,明明刚从家里出来时,天还是亮的,肖齐心里想道。
  现在
  是夏天,虽然白昼长的多,可此时晚饭的光景,S城内但凡能亮的灯,估计都亮了。因为不会有人在这个城市里还在乎那么一点点地蝇头电费。
  算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福伯哪会看不出肖齐眼睛里的那点儿无措与慌乱,老婆走时叮嘱了要尽量顾着小少爷的情绪,实在不行,让大少爷让着点吧,毕竟好心好意的一顿饭,别吃糟糕了心情。
  关了车门,背过身,福伯给肖礼打了个电话。
  肖礼打开车门坐进去的时候,肖齐极尽所能的低垂了头,手还绞着裤管,额头上有了明显的汗水,尽管车内的空调仍然开着,很是凉爽。
  下巴被托起,嘴唇被轻触碰到的时候,肖齐受惊似的发出了细微声响,“唔……”
  入眼便是男人含笑的脸庞,“不是早上才说过男孩子遇事不要有咬嘴唇的习惯么,这么快就忘记了?”
  肖齐懵懂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