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GL电子书 > 弟媳,请住手 >

第64章

弟媳,请住手-第64章

小说: 弟媳,请住手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知道小狐狸一晚没睡,让我更加讨厌那些个混蛋了。尤其是闻素方才走的时候,说的什么第三重考验。
  
  小狐狸虽然浑身无力,极度爱干净这点还是让她受不了这般躺着。“才不要,本宫要先沐浴,本来一个晚上不洗澡就够难受的了。”
  
  “唔,那我陪你去洗好不好。”本大吼及时献殷勤,一想到那么爱干净的她竟然为了自己一个晚上没洗澡,心里就无比的开心。
  
  “别,你和我洗准没好事,你等我洗完。”她仿佛笃定本君非常之没有自制力似的,拍了拍我的脸就要起身下床。
  
  “潋滟。”抓了她的手腕,我突然觉得好舍不得。
  
  “嗯嗯,乖了,我待会儿就回来,你再歇会儿,昨日你实在闹得太厉害了。”爱撒娇的小狐狸难得耐着性子哄我。
  
  “你要快点回来呀。”
  
  “知道,知道了。”
  
  放手的余温在之后的日子不停的被记起,提醒自己,那一刻的决定是一件要后悔一辈子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好想吐槽自己竟然把章节都写错了】这个是,小清新啊,这是小清新。




☆、第三十八章

  潋滟走后我才发现身上确实还有些疲惫,抱了被子不一会儿便有些模模糊糊的,只一边想着小狐狸何时回来一边担忧着闻素那变态上神要给咱什么考验的时候,突然被一阵心惊激得顿时清醒。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我沉重的呼吸。
  
  “潋滟!”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所谓的野兽直觉,只心慌得自己已然没有一点的思考能力,匆匆套上中衣便向外面冲去。
  
  “蒲桃,你家公主呢!”待我赶到的时候,只有小狐狸的贴身侍女在收拾东西。
  
  “哎哟,是姑爷,”她到了现在仍旧不太待见我,语气酸溜溜的道:“你这般穿着便出来,实在是有碍风化啊。”
  
  我如今哪有力气与她瞎扯,上前几步,控制着自己的颤抖提了她的衣领,咬牙一字一句的问道:“本君问你家公主呢?”
  
  她似乎被我唬住了,愣了一下,露出一副要哭的表情,“公,公主她一出去,就,就被一位,一位紫衣裳的贵客唤,唤去书房说话了。。。。。。”
  
  “该死!”低咒一声,打死我也想不到闻素竟然已经没品到要和一只才两千多岁的小狐狸较劲。
  
  扔下蒲桃赶去书房,我只能一边祈祷着是自己多心,一边骂闻素。
  
  “小狐狸,小狐狸。”再也顾不得心中对闻素的忌惮,一脚踢开书房的门,只见小狐狸被闻素横抱在怀里,已经陷入了昏迷。
  
  “你在干什么!”这副景象几乎让我的理智溃散,冲上前抱过小狐狸,将她撞开。
  
  闻素从容后退一步,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语调平常,“本君只是,帮公主解了缠情之毒而已。”
  
  只是,帮公主解了缠情之毒而已。
  
  幻想了无数遍的可能,原来竟是可以被如此一句简单的话,便化作噩梦的么?
  
  强自镇定的自己,瞥了一眼闻素,抱着小狐狸往外走。
  
  “你难道不应该感谢本君么?”她竟锲而不舍的跟在一旁,仿佛是为了让我生气一般,说着她不太可能会说的话。
  
  我确然应该感谢她的不是么?可是现在,本君心里除了怨便是乱。
  
  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的是,我一直在怕,怕小狐狸喜欢我,只是因为那缠情。而更害怕的是,有朝一日,此毒一解,她便再也不会喜欢我了。
  
  这是我怎样也无法承受的,闻素却让它变成了现实。
  
  我沉默着不去回答,身边的人却自顾自的接着道:“还是说,你在害怕?那么没有自信么?”
  
  压抑着心中的怒气,将潋滟抱回房间,安置到床上,我不想让她看出自己被说中心事的狼狈。
  
  “本君还以为,你们能足够笃定自己和对方的感情呢。”闻素站在门边,用正经的语气,说着嘲讽的话语。
  
  小狐狸安稳的睡着,熟悉又百看不厌的脸庞,那么恬静的模样。
  
  我总是在想,这么好的她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为什么能偏偏对自己情有独钟。
  
  紧紧握着她的手,放到唇边亲吻。
  
  总是在想,是不是有一天就会醒来,发现这只不过是一场梦。
  
  笃定自己和她的感情么?
  
  我自然是笃定的。可闻素,冷血残忍如你,将阿棉一片真心尽数践踏的你又怎么能够理解我心中的不安?再怎么笃定的感情,也不可能没有不安。
  
  越珍惜,越不安。
  
  你若是在意,若是害怕失去,便再也不可能信誓旦旦的保证,不敢拿这小心翼翼呵护着的东西去作为任何可能出现意外的赌注。
  
  “小狐狸。”
  
  小狐狸,我求你。
  
  “不要离开我。”
  
  不要,不再爱我。
  
  若是你已然得到过一份可以让你满心欢喜的爱,那么最残忍的事,是这爱在你最幸福的时刻被没收。
  
  一遍遍的亲吻着她圆润漂亮的指尖,一遍遍的将吻落在她柔软温暖的掌心,脸上的水渍无声落在上面,将它沾湿。
  
  我害怕过好多东西,好多事情,向来外强中干,胆小怕事。
  
  可如今我才知道,原来真正的害怕,是这般平静又磨人的。
  
  “她若是爱你,自然还会记得你,”闻素的声音仍在纠缠不休。
  
  “你,是什么意思?”若是不爱呢?若是不爱,便是要将我的人也忘记,将我们所经历的事也忘记么?
  
  我终于抬了头望向门边站着的人,怨恨无比,“你自己不懂,自己得不到,所以便要拆散别人是不是?若不是你,阿棉不会受那些苦,若不是你,阿念也不会受那些劫,如今又要来管我么?是不是,只要与你扯上关系,就不会有好结果?”
  
  闻素的脸色瞬间清冷下来,垂了眼睑并不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冷淡着声音道:“她若爱你记得你这结果有什么不好?她若不爱你对她来说不记得是最好的,而你要一份虚假的感情又有何用?”
  
  我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为了她这不能反驳的话,也为了自己被戳穿的狼狈。“那么,我该怎么办?”
  
  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哭声,我现在不想见到她,不想见到任何人。
  
  “你走,不要等我动手。”
  
  她静默的站了一会儿,望了一眼床上的小狐狸,才缓缓的道:“她本是你的锁,若是她不记得你。。。。。。”
  
  “你给我滚!”第一次,这么不客气的对着她吼。在她眼里,我的小狐狸便只是我的一把锁,可有可无。
  
  闻素不知是什么时候走的,我靠在床头,将潋滟抱在怀里,听着她和自己的心跳。从与她相遇开始,回忆着我俩的点点滴滴。
  
  期间有苦楚,可对我来说,多是甜蜜。
  
  静静坐了一会儿,我业已冷静下来。怀里的人身上是沐浴完的清香,比起她来,本君着实狼狈。
  
  正在犹豫着是等她醒了去洗个澡还是在她醒前洗个澡,怀里的人竟已幽幽有了转醒之象。
  
  我只觉得自己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方才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她便是真忘了自己,也定要纠缠着她,让她重新爱上我,此刻这一身狼狈,万一留下个不好的印象可怎么办?
  
  “潋滟。”低声唤她,声音有些嘶哑。
  
  “嗯?”羽睫轻颤,她终于睁开了双眼,透着一丝迷茫,定定的望进了我的眼里。
  
  我不敢出声,良久对视。
  
  小狐狸似是恢复了一些清明,慵懒起身,一边撩开垂在脸侧的发,一边打了个呵欠,“本宫怎么在这?”
  
  她没有问我是谁,态度也很平常。
  
  是说还记得我是不是?
  
  心里一喜,想要将她拉回怀里,“闻素那家伙让你晕在了书房,本君将你抱回来了。”
  
  “唔,你身上一股子汗味。”潋滟避开我的手,捂着鼻子微微皱眉。
  
  我一下有些尴尬起来,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实在不晓得问题出在哪里,只望着她忐忑的问道:“你,你知道我是谁么?”
  
  小狐狸望着我歪了歪头,突然现出柔媚娇俏的神情,诱惑万分的对着我软糯轻语,“嗯,我怎么会忘了你是谁呢?”她撑着身子,靠近了一些,却又保持着距离,眯着眼,模样轻佻,“朝云之国储君,号称十几万年不出的望天犼,望天仙君不就是你么?”
  
  我被噎了一下,一时有些惶然,“你,你真的还记得我是谁?”
  
  她笑着坐直身体,将手搭在我的腿上,似有若无的来回抚摸,“阿姊,弟媳我,怎么可能会忘了你是谁?”
  
  咽了一口唾液,我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为着她确实还记着自己,为着她这句已经许久不用的暗示。
  
  当初我俩刚刚通了情意的时候,她最爱用阿姊,弟媳来调侃我,然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激情。
  
  我按捺了几番,实在有些按捺不住,正想要伸手直接将她压到的时候,小狐狸却突然收回了手,一脸正经的道:“对了,婆婆找关关找得怎么样了?虽然阿姊你侍寝是不错,可这么拖着不成亲也委实不是个事啊。”
  
  。。。。。.
  
  房间里坐了一堆的人。
  
  我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脑子一片混沌的洗了澡,穿好衣服。
  
  司寒和蒙枝站在小狐狸身边一脸着急,兼虚细心的查看诊脉,小狐狸打着呵欠不明所以,闻素喝着茶神情淡然,我只觉得一片茫然。
  
  小狐狸记得我,可又不是记忆中的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对着闻素大吼大叫,如今我早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你对她做了什么!”
  
  坐着喝茶的人放下茶盏,抬眼看了我一下,“本君也不是十分清楚,缠情之毒之前也便只解过一次,如今这状况倒是有些奇特。”
  
  奇特你妹啊奇特,你能不能不要用这么淡定的语气来掩盖自己的饶有兴趣?
  
  “混蛋!”
  
  我跳脚。
  
  小狐狸记得我,记得我是她未婚夫的姐姐,记得她是我弟媳,记得我给她暖床帮她修尾巴,就是不记得她喜欢我。
  
  还关关,关关。
  
  我回去就把关关给掐死。      
作者有话要说:看啊,我就说不虐嘛。




☆、第三十九章

  “这样不是也很好?”闻素挑挑眉,“免得你因为不确定她是否是因着缠情爱你,而心魔横生。”
  
  心魔,本大吼的心魔被你这么搞会更厉害的好不好!
  
  “哎呀,我什么问题也没有,你们干嘛这么紧张!”我正想与闻素争辩几句,小狐狸却终于不耐烦的娇声埋怨起来。“烦死了,兼虚你干什么!阿娘,我没病!”
  
  狠狠瞪了一眼闻素,刚紧张的移步到小狐狸身边,便听得司寒紧张的问道:“兼虚诶,滟儿怎么样啊,有没有关系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 1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