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GL电子书 > 弟媳,请住手 >

第61章

弟媳,请住手-第61章

小说: 弟媳,请住手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康囊膊⒉皇侨玫劬芽埃侨镁攀ト床剑鞫胫技跞ピ鸱!U庥胨此得挥兴亢了鹗В惶赡芡蝗槐湄浴
  
  除非,此间还牵扯了其他什么大事。
  
  “哎呀,望天仙君竟然是没有接到请柬么?”守门的天兵见我良久不语,问了一句,“娘娘还要在那边摆宴三日,请了诸多仙人呢,可惜卑职地位低微,无缘得去。”
  
  他的一句话,将我唯一的希望也打破了。却仍止不住问道:“不周山寻迷仙君也去了么?”
  
  “那是自然。”他点点头不再言语,退后而立。
  
  究竟是,为着关关的刑罚摆得这三天宴席,还是这三天宴席被人利用了?
  
  无论是哪一种,如今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
  
  沉了眸子望着眼前的两位守门天兵,暗叹一声。
  
  关关,姐姐会救你的。
  
  “仙君,你要干——”
  
  眼前两个一脸惊恐模样软身躺下的人,本君也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迈着小方步,朝天牢方向遁去。
  
  既然这会儿人都去了东昆仑,此时不劫,更待何时?
  
  这些日子一来,我也一直在熟悉自己新得回的力量,此番耍来得心应手的很。天界果然没了重兵,剩下一堆虾兵蟹将,不足为惧。
  
  放眼如今天界,谁能想得到有人胆大包天去劫狱啊,本君可委实应该自豪一番。
  
  到得天牢门口时,晕在我收下的天兵已经将近百来个了。南天门到天牢,横跨半个天庭,也是咱倒霉,过往跟着阿念太过高调,认识我的不少,个个都晓得我不能轻易在天庭行走,这一路过来,也只能用暴力手段了。
  
  我旨在先救关关出去,避开刑罚,等帝君回来,再做打算,自然不会下重手,这样到时候给我判刑也能轻点。
  
  从晕倒的守卫身上搜出钥匙,轻车熟路的摸到最里面的牢房。只见阿弟仍旧窝在一个角落里,听到声音只抬了抬头,看到是我便又低了下去,闷声道:“怎么,来见我最后一面?”
  
  他一句话堵得本大吼一阵气急攻心,开了锁进去,在他惊讶的目光中狠狠的踹了他一脚。揪了他的衣领往外拖,一边拖一边道:“最后一面你个头,跟姐走。”
  
  我料定他个倔脾气会挣扎,那一脚便踹得有些重。前段日子见他的时候便看出身体有伤,被我踹完的时候便呕了一口血,此时也只能被我乖乖拎着。
  
  “你,你,”他被我拎着无法动弹,缓了一口气,满脸惊恐的望着我,断断续续的道:“阿姐,你。。。。。。”
  
  他这不争气的模样看得我一阵心烦,将他拖到门口便化了形,一爪子扔到背上,“你个死孩子,劫个狱大惊小怪什么。”
  
  这孩子身子不能动,嘴巴却不停,“姐,你不能!”
  
  他这声姐难得那么情深意切,语气却凄怆了些。
  
  本大吼一边往外飞一边道:“什么我不能,你有志气断人家命根,你姐我就劫不得狱?”
  
  这天庭忒个麻烦,下了禁制,本君保命的逃跑招数用不了,只能老老实实的飞。
  
  “放,放我下来。”背上的人此时完全没有之前所见的冷淡摸样,着急的道:“姐,你会受到牵连的!”
  
  本君自诩脾气不错,只这熊孩子实在太恼人了,忍不住对着他厉声而言。“牵连!你觉得现在就没有牵连到?你个混孩子,你要是有事,让阿娘和阿爹怎么办?你只以为性命是你自己的么!”
  
  “反正爹娘有你不是么。。。。。。”他带着哭腔,委屈又虚弱。
  
  我真丫想一巴掌拍醒他,这种时候竟然还能说出这种混话。本君若是死了,一定是被他给气死的。没想到爹娘调教得这么不利索。
  
  “你给我闭嘴!”再怎么生气这也不是说话的地,等本君将他安全带出后,再好好调教一番,看他乖不乖。
  
  “姐。。。。。。”
  
  我虽与他说话,速度却没有慢,眼见着就快到南天门了,这说话分了一分心,再回过神来却隐隐感觉到不对。
  
  遥遥朝南一望。
  
  一句话不其然的冒出心头。
  
  本仙君,这是妥妥被坑了么?      
作者有话要说:等福利的孩子要失望了,兽耳狐尾虽然很萌,但是写起H来真的太重口了【虽然清水说此文本就很重口】碎碎想要守住自己的节操与下限。大家自行想象吧。接下来兔子妥妥被坑,大家看她苦逼吧。嗯,不过不会虐。快完结了快完结,番外依旧不定。




☆、第三十五章

  远远只见一片云缠雾绕,仙气腾腾,金光闪闪。这阵仗,本君这么多年也着实没见过几回。打头站着两位将军,身后数列天兵,两边各种仙人,最后头华丽丽的圆盖高轿上赫然坐着的不是那该死的帝君老头是谁?
  
  “。。。。。。姐。”背上的人僵硬的叫了一句;似乎有些无措。
  
  此时,本君倒是已经淡定下来。
  
  这模样若说不是个局,本大吼的名字就倒过来写。但设了这个局分明是针对我的,既然是针对我,便说明关关应该没啥大危险。
  
  只这般一想,便禁不住咧了咧嘴,呼啸着到了南天门。
  
  “望天仙君,”帝君老头高高在上,神情轻淡语气威严,“你这般却是在做甚?背上可是令弟雎鸠?”
  
  在心底冷哼一声,本君真想将这只虚伪的龙族头头咬一口。
  
  “回禀帝君,斯生听闻关关将在三日之后行刑,可日前得知此案另有隐情,本欲向您禀报,奈何听闻娘娘雅兴大起。。。。。。”
  
  我虽然讨厌他,解释却还是要的,却不想,我这解释到一半,上面的老头却打断道:“嗯哼,这件事情本君已然知晓,今日想来凑巧,原天界冬季掌司司寒仙子来东昆仑说有事禀,之后又是白风仙君将将转醒传有要事相告,本君思忖此事蹊跷,便回来天庭,不想望天仙君如此好兴致,带着自己弟弟在此处散步。”
  
  他一句话将前因后果解释清楚,却憋得咱一口气没上来。
  
  梅花丈母娘你鲜少干好事,如今却好心办坏事,虽然这很有可能只是托词,可也实在让人心血沸腾啊。
  
  “风,白风,他醒了?”阿弟的心思显然不在这上面,我有时候真怀疑他和自己是不是同一个老娘生的。此刻听他语气也不知是喜是怒,“他,他怎样?”
  
  那白风个混蛋,伤他如此之深,竟然还这般关心,真是没骨气。
  
  帝君摸了摸胡子,竟然有些和蔼的模样,“他如今便在这里,你可以听他自己来说。”
  
  在他说话期间,本君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些个天兵和那些个仙人,貌似都十分严正以待的模样,仿佛本君能将这天庭拆了一般。
  
  帝君话音一落,便见着从高轿后有一瘦弱的身影被颤颤悠悠的扶了出来。
  
  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加上一脸病容,不是那比曾经更加女态的白风却是谁?不过他这副模样竟然好看了不少,真是奇了个怪。
  
  “。。。。。。风。”老弟哀怨的唤着,语气柔软缠绵,让本君一阵气血上涌,十分想将之从背上抖落下来。
  
  “关关,”白风一把声音温和沉静,倒不是我想象中的尖声细气,却也十分似了女子,“别来无恙。”
  
  他说得一句话,便咳了好多声。
  
  “白风,你之前说此事有些误会,如今便可细细澄清。”帝君温言细语,仿佛极尽爱怜。
  
  白风转了头,望了他一眼,垂下眼睑,“白风本就是女儿之身,雎鸠所犯之事自然便是无稽之谈。”
  
  。。。。。.
  
  安静。。。。。。我毫不怀疑,此时落一根针在地上,都能听得到声响。
  
  “怎,怎么可。。。。。。”耳边是关关那不可置信的声音。
  
  我只觉得心中蹭得冒出一团怒火,脑中的第一个念头是,我靠,第二个念头是,好想摔东西,第三个念头是,将这两只统统拉去人道毁灭。
  
  而在这三个念头转过之后,心头的火已经控制不住,让我浑身颤抖起来,将背上的东西甩掉,狠狠的望向眼前的一帮子人。
  
  这帮混蛋,一帮混蛋,本君活该被耍是不?这场闹剧,到底有多少人参加?又究竟是为什么要这样设计于我?
  
  “姐。。。。。。姐,你,你冷静点!”
  
  这声音只让我觉得更加愤怒。
  
  本君不眠不休三个月,低声下气求人,四处打探收集证据,不惜罔顾天规劫狱,最后便是落得这个下场?
  
  我只觉得心思这般清明,脑海却又万分混沌,只沉了声音对他道:“阿弟,你好,你很好!”
  
  “不,我,我不知道,姐,我不知道。”他慌乱又无措,转头望向了远远站着,闭了眼的白风。
  
  “既然如此,那令弟的罪自然不成立了,”高高在上的那人在笑,气定神闲,仿佛一切都在掌握,“可望天仙君这般作为着实有违天规,不免有藐视天宫威严之嫌,你看,若是忍得一忍,此事不就简单得很么?”
  
  忍得一忍?
  
  本君如今,可是忍无可忍!
  
  事情发生得如此之快,一声长啸在耳边响起,待得南天门那象征性的玉石门柱被毁,我才发现这声音是出于自己之口,也才发现,面前的列阵被一阵劲风吹得东倒西歪。
  
  我只觉得一股怒火夹杂着澎湃的仙力直冲脑海,神智开始慢慢模糊起来。心中唯一的念头,便是破坏。
  
  惊叫声,呼喊声,兵刃撞击声,施法结咒声,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递过来,却又仿佛就在耳边。
  
  时间仿佛只在一瞬,又仿佛过了很久很久。
  
  最后,是一个熟悉又让我眷恋的声音。
  
  “斯生!”
  
  眼中的画面,定格在被闻素带来的潋滟向我扑来的场景。
  
  想本君悠悠哉哉将近三万年,什么大事小事混事丑事没见过?只那时候都是抱了手臂远远站着,一边与阿念调笑,一边当了八卦的。
  
  自己虽则是威名远播的望天犼,偏偏自小便挨了教训,落得个坐骑下场不说,还被束缚了大半的力量,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我在梦里望着自个儿过去那些个事,不禁悲从中来。不想如今好不容易得回属于自己的力量,根本还没有春风得意,便被打落云端。
  
  本君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呢?难道就真的这么让人讨厌?这么不受人待见?
  
  龙族那群王八蛋,本君定要与他们势不两立。
  
  还有,闻素,这家伙带着小狐狸来,定然是早就算计好了我。
  
  还有还有,关关那个混蛋阿弟,喜欢个人喜欢了这么多年,竟然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废了人家?
  
  一边将一群人骂了一遍,一边伤心的发现,得回力量的自己并不比过去好多少,尤其是在这心高气傲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一切的努力,一切的殚精竭虑,都是自以为是。
  
  在一个人自觉万事俱备的时候,让他晓得一切努力都是白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 1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