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GL电子书 > 弟媳,请住手 >

第57章

弟媳,请住手-第57章

小说: 弟媳,请住手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究竟是哪门子协会的哪门子规矩啊?
  
  等待总是特别痛苦的,特别还是在你有满腔热情与力量时,却只能傻乎乎的等待。
  
  比起我的纠结来,司寒显然很是春风得意。
  
  她不挽着自己家老狐狸的手却巴着我家小狐狸,害得我只能和老狐狸一块儿有一打没一搭的聊着,等待着那只在做准备的兼虚狐狸。
  
  “斯生啊,”老狐狸目光悠远的望着坐在不远处的司寒与潋滟,一脸的满足,“如今你们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啦,我也可以暂时松口气了。”
  
  这只老狐狸当初第一眼见着只觉得漂亮得过分,后来觉着莫名有股沧桑感,再后来,我看到他便只能想到两个字,奇葩。
  
  “是呢,”我点点头,对着这位奇葩老丈人,还是很有好感的,“还多亏您的谅解。”
  
  他斜眼横了我一下,莫名的艳丽,“你也不用说我的好话,我家女儿为着你吃了那么多苦,说当初不怨你也是不可能的。”顿了一顿,将目光调回了那对母女身上,“可情之一事本就已经万分坎坷,又是两人之间的问题,我们即便是做父母的,也着实不好插手,有的时候,也不过是越帮越乱。”
  
  他叹了一口气,仿佛有些无奈,“若是你们自己拎得清,无论吃多少苦,总是值得的。”
  
  我这老丈人,真要算起年岁来,还没我大,可这副历经沧桑的模样,委实让我佩服得紧,“您说的是。”
  
  “唉,”他揉着眉角一副头疼的模样,低声的喃着,不知是对我说还是自言自语,“没事的,只要坚持,革命终将是会胜利的。”      
作者有话要说:唔,今天一天没电,悲了个剧




☆、第三十章

  大约是因为兼虚这家伙之前便一直准备着,故而等得并不十分久,半个时辰之后,只见她满面笑容的从门外进来,悠悠然的逛到我面前点头道:“万事俱备。”
  
  “喂,你个该死的兼虚,”潋滟不知是对被忽略了不满还是对上次本君被骗的事情耿耿于怀,“本宫还没找你算账呢,混蛋。”
  
  兼虚一脸无所谓的摊摊手,对着潋滟道:“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姑姑我的么?”
  
  我算是知道了,这两只一见面不吵吵架便要牙痒的,咱这地位低下的两只都得罪不了,只能在一旁咧嘴笑着打哈哈。
  
  “咳咳,兼虚啊,既然都准备好了,咱们也别耽搁了。”老丈人虽然对自己这个堂妹也很是无奈宠爱,到底还是护着自家女儿的,“来来,斯生你带滟儿随兼虚去吧。”
  
  “是了是了,”我连忙起身,跟着老丈人的台阶下,几步走到潋滟身边,“咱们别斗气了,身体要紧。”
  
  她轻哼一声伸手示意我扶她起来。
  
  扶她起身时又在她耳边低声道:“等你身体好了,咱就不怕她了。”
  
  “唉唉,女儿啊,”司寒一脸的紧张模样,起身握了我家小狐狸的手嘱咐道:“要是疼你可千万别忍着,反正这只,额额,斯生在,你就咬她,千万别忍着啊,阿娘会心疼的。”
  
  。。。。。。丈母娘啊,我阿娘也会心疼啊啊,难怪你们这么不对盘。
  
  嗯,不过嘛,给小狐狸咬着,本君自然是心甘情愿的。
  
  “嗯嗯,女儿省得。”潋滟笑着点头回应,在我看来却着实有些敷衍。
  
  蒙枝不知何时也已经过来,拉了自家夫人,对我俩挥手:“去吧去吧。”
  
  啊,又是这种表情,过往咱一直以为是自己看错了,这位老丈人分明很疼自己的女儿,可是为啥有的时候会露出这种看情敌一样的神情呢?
  
  潋滟对着他吐了吐舌头,拉着我向外走。
  
  兼虚在此时跟了上来,神色终于显得有些凝重,“这次还是在那个院子里,虽然之前便准备了很久,可此番仍旧有些凶险,潋滟估计会受一番折腾,斯生你千万不可自乱阵脚,一步踏错便有性命危险。”
  
  “你放心,”本君自从知晓了这件事又拿到了她嘱咐的施咒法子,每日都要练个几遍,见今早已烂熟于胸,“我省得。”
  
  “你府上今日怎么这般热闹?”小狐狸的注意却完全不在自己身上,盯着回廊上匆匆来去的人流奇怪的问道。
  
  兼虚在须弥山,相当于药君在天界地位,故而府上有不少药童,平日里来倒不怎么见到,今日却有许多人来来往往。
  
  我以为是为了准备小狐狸的事情,故而调笑道:“这不是为公主你做准备么,看,多大的排场。”
  
  当初下人间玩,这小狐狸便一直很在意人间那些个皇家公主排场大。实则她哪里知道其中差别?神仙鬼怪即便多有奢侈贪欲也早已不注重形式了,修行一道才是正途。不过嘛,狐狸们本就是享乐主义,她年纪小又看得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本子,也难怪的,故而我这番说话算是半调侃半奉承。
  
  “啊呸,”小狐狸显然不这么认为,啐了我一口,“兼虚我还不知道,能这么闹的定然是这须弥山的头子了。”
  
  诶,这须弥山的头子不就是陀螺那家伙嘛?
  
  说起来,天界排场大的,除了帝君便是这陀螺了。过往她可是骄横的很,后来被阿念收拾了一回儿就把她记恨上了,如今再看却是不打不相识来的。
  
  这般一想,貌似竹九曾经说过她娶妻了,还是打了一仗抢来的媳妇。再想想她那性子,不禁有些可怜那位阿修罗族家的公主。
  
  阿念过往一直把她当孩子看,因为与她上一世十分要好,对于她这一世的一些行径便总是往好处想。只在我看来,她那股因在上位者处久了的蛮横性子,迟早会让她吃亏的。
  
  “倒是,”兼虚沉默了片刻,突然苦笑道,“确然是帝释大人的事,不过,却是关于墨焰公主的。”
  
  “哼哼,”小狐狸一脸得意的看着我,仿佛很是自豪自个儿的推理能力,“我就说兼虚不会为着我这般兴师动众的。”
  
  我对陀螺的事很是好奇,笑着应了她一声,又对兼虚道:“怎么,是谁生病了?陀螺还是那公主?”
  
  我与陀螺的交情不算浅,她若身体出了事,我这心里自然会担心。可当我一问完,兼虚竟然是一副做贼的模样,左右张望了一下才道:“不是生病了,而是那公主。。。。。。”她顿了一下,神情微妙,说尴尬吧不是尴尬,说八卦吧也不十分像,“你也知道,那公主是我们大人抢回来的。”
  
  点了点头,对于抢妻一事,我还真是又佩服又担忧。这在人间来说,完全就是仗势欺人的恶棍啊。
  
  “咳咳,”兼虚领着我们,步伐缓慢,似乎对于有机会八卦自家大人很是欢喜,“故而,那位公主对我家大人一直有些,嗯,冷。”
  
  她皱着眉好像在考虑如何措辞,“就是很冷,虽然是单方面的,可两人一遇到,绝对会很冷很冷那种,所以,嗯嗯,所以虽然两人成亲这儿多年,但,但一直都是分房睡的。”
  
  噗,分房睡?一百多年诶我滴娘,陀螺你抢个媳妇就是为了来冻自己分房睡的么?
  
  小狐狸早已经换了一副八卦的神色对着兼虚道:“这我早有耳闻,不过今日却是发生了什么事?”
  
  兼虚虽然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我却分明觉得她十分想说。
  
  果不其然,她只装模作样了一瞬,便压低声音道:“你也知道,我家大人正值怀春年纪,对那公主又很是迷恋,在我看来能忍个百多年便实在很不容易了。前日也不知道受了啥刺激。。。。。。”
  
  我不禁一阵冷汗涔涔,心中已有了不好的预感,便听到兼虚接着道:“从前夜开始,两人便不曾出过房门,咳咳,开始那会儿动静特别大,啊啊,不要误会,是两人斗法动静大,我们须弥山的隔音效果可没有这么差的。”
  
  喂喂,请你在八卦自家大人的时候,注意重点啊。
  
  “难,难道是用强的了?”小狐狸咽了口口水,一副紧张模样。
  
  我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那陀螺若是果然做出这种事情来,便十分要命了。这公主不说不喜欢她,便是真喜欢她,被用了强的,今后又怎么迈过这道坎。看来本君这双眼睛果然是雪亮啊,陀螺的性子害惨她了。
  
  “咳咳,什,什么强啊,”兼虚虽然八卦陀螺,好歹也知晓维护,偏了偏头道:“公主是帝释大人的王妃,侍寝这档子事自然是正常的,嗯嗯,两人也许比较喜欢刺激啥的。”可说到后来便是连她自己也说不下去了。
  
  潋滟冷笑一声道:“辩解啥,如今看这阵仗,可好不到哪里去。”
  
  兼虚擦了擦额角不存在的汗水,又压了几分声音道:“今日一大早,大人她衣衫不整的亲自跑来我这里,将我从床上揪着就去了那公主的寝宫,哎哟喂,真真是。。。。。。”
  
  她默了一下,好似在让我俩随意想象。
  
  陀螺,咱是不是该提醒提醒你管管自家人的嘴巴了呢?
  
  可你此番,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那公主可真是倔强,我给她检查的时候明明是晕着的,可受了疼竟都闷住了,”兼虚再一次八了下去,“我家大人在一旁紧张得要死,衣服都没穿好,跪在床头又不敢靠近,巴巴的望着。我可从来没见过她这副丧气的模样,唉唉,在我看来,帝释大人对她是爱进了骨子里,你说她怎么就没反应呢?”
  
  我真想说一句,你就别标榜自己大人的爱情了,这般行为与混蛋何异?
  
  本君平时觉着潋滟这小姑姑还是挺明白事理的,如今再看,想还是个帮亲不帮理的。可咱也不好说她,即便我对陀螺这行为感到有些不满,她却毕竟是我朋友,只希望她今后不要自食其果才好。
  
  “看来帝释天倒真是个混蛋了,你便是这混蛋的帮凶。”潋滟可比我嫉恶如仇多了,拿着小爪子对着兼虚一指,当下开始讽刺陀螺,“要我也不会喜欢你们家大人,抢妻,暴行,啧啧,与禽兽无异,若是本宫被这样对待,早就自裁了。”
  
  “小狐狸,”她虽然说的是事实,可把陀螺比作禽兽,委实是有些。。。。。。“你,你就少说两句吧,陀螺她我多少是有些了解的,这般行为怕真是爱到情难自禁了。”
  
  “呸,什么情啊爱啊的,”小狐狸白了我一眼,正待要说什么,却突然沉默了下去,挥了挥手道:“算了,咱们还是管好自己的事吧。”
  
  唉唉,也是,人家的事还是少管了,我这厢还有要紧的事需要集中注意力呢。
  
  叹了口气。
  
  等解决完这里的事还是顺道去看看陀螺吧,真难怪乎阿念老是要唠叨什么,情爱诲人不倦论了。      
作者有话要说:电脑系统崩溃了,我个电脑白痴花了一天时间把系统重装了,正在得意的时候,不小心更新了自个儿的小说阅读器,结果码的文都找不到了,最后才在CAM里找回来,痛苦死我了,神那,劳资要换电脑!!!!




☆、第三十一章

  八完这一卦,兼虚也已经将我俩带到了当初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 1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