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文学电子书 > 床前100次梳理乱发 >

第6章

床前100次梳理乱发-第6章

小说: 床前100次梳理乱发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对我说了一大堆难听的字眼儿,粗暴的程度,甚至超过了他那卤莽的对我身体的探索。 
欢爱之后,一切又回到从前。 
他拿起床头小桌上的眼镜带上,用卫生纸把用过的安全套包起来丢出去。 
他冷静地穿上衣服,然后温柔地摸摸我的头。 
我们在回去的车上聊着拉登和布什,仿佛什么事都未曾发生过…… 
我从他身上找到的会是爱吗?我越来越不确定。   
※虹※桥※书※吧※。HQDOOR。  
第29节:10月25日   
10月25日 
这些日子,罗贝多经常打电话给我。 
他说,每次听到我的声音就会觉得好快乐,而且总是让他想做那件事情。   
最后这句话,他是压低了声音说的。 
不只是因为不想让别人听见,而且,他还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想着这样的事。 
我告诉他,我的感受和他一样,每次自慰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他。 
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亲爱的日记。 
我这么说,只是为了讨好他。 
他倒是信以为真,总是大言不惭:“我早就知道我床上功夫是一流的,所以女生们都被我迷得团团转!” 
好一个自负的“天使”,真让人受不了。 
他的影像整天都在我的脑海里打转,但是每次想他的时候,出现的形象并非激情的爱人,却是个有教养的男孩儿。所以,每次见他突然变了个人,总让我不禁莞尔。 
我心想:他真会拿捏平衡之道,总是能在不同的时刻转变成不同的人! 
我却刚好完全相反,始终一个样子。 
我的激情无所不在,而且时时刻刻想使坏……   
◇欢◇迎◇访◇问◇虹◇桥◇书◇吧◇BOOK。HQDOOR。  
第30节:12月1日   
12月1日 
我告诉他,后天是我的生日。 
他听了马上惊呼:“太好了,我们一定要用特别的方式帮你好好庆祝!” 
“罗比(我对罗贝多的称呼),昨天我们才狂欢过,难道你还不满足啊?”  
我笑着糗他。 
“哎呀,不是啦……我是说,既然是你的生日,那就要来点特别的嘛。你也认识毕诺,对不对?” 
“嗯,我当然认识他喽!” 
听到他的问话,我奇怪地回答。 
“喜欢这个人吗?” 
“啊?”他是什么意思啊…… 
我心里七上八下,就怕说了什么让他不高兴的话。但迟疑了一下之后,我还是决定说实话实说。 
“嗯,很喜欢啊!” 
“呵呵,很好。那么,我后天来接你喽!” 
他神秘莫测地说了一句。 
“OK,没问题!” 
和他约定好,我们就挂了电话。 
突然觉得很兴奋。 
我的好奇心已经蠢蠢欲动,不知道他会想出什么样的特别方式。不管怎么样,我相信他。   
虹桥书吧BOOK。HQDOOR。  
第31节:12月3日凌晨4:30(1)   
12月3日  
凌晨4:30 
今天是我的十六岁生日。 
我多么希望生命能够停留在此刻,别再继续往前走了。 
十六岁的我,将为自己的行为做主,但同样也要为个人的放浪形骸负责。 
“既然今天是你的生日,特别准你晚归。” 
出门前,妈妈这样告诉我。 
我根本就不甩她,什么话都没说就关门走了出去。 
走出家门后,我一眼就看到了罗贝多的黄色汽车,但那里面不只坐了他一个人。 
阴暗处,隐约可见黑色雪茄的影子,这是怎么一回事?带他来是什么意思? 
而那个自负的天使,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径自上了车,假装没有看见毕诺坐在后座。 
“怎么了?”罗贝多问道。 
“你难道没什么话要说的吗?”说着,他的头往后座的方向点了几下。 
我回过头,看到毕诺正懒洋洋地瘫在后面,眼睛布满血丝,神情显得很迟钝。 
“你哈草了?”(注:哈草,抽大麻)看他这副样子,我转头问他。 
我看到他点点头。 
接着,罗贝多替他补上一句:“他何止哈草而已,还灌了一整瓶烧酒呢!” 
“好!”我说道,“可以上路了。” 
市区的街灯映在车窗上。 
商店都还在营业,大概所有的店家都在热切期待圣诞节的来临吧? 
人行道上,情侣们或是全家老小在悠闲地散着步。 
我和这两个男人坐在车子里,却不知道自己会被他们带往何处。 
车子穿越艾特纳大道之后,我看到了前面灯火通明的大教堂,四周围绕着高耸入云的棕榈树。 
这条街的尽头有条河流过,河床上满是浮石。好静的一条河,让人轻易就忽略了它的存在。 
就像我宁静的思绪一样,机巧地躲在脑壳下面,急速奔驰,甚至把我自己抛得远远的。 
每天早上,在这附近都会找到卖鱼的市场,渔夫们的手上都沾染了海洋的味道,指甲缝里塞满了鱼内脏的碎屑,皮围裙上也是这些东西。 
→虹→桥→书→吧→。HQDOOR。  
第32节:12月3日凌晨4:30(2)   
他们从水井里打水上来,冲洗着活蹦乱跳的鲜鱼。 
在一处房子前下车之后,我发现海洋的味道已经转变为大麻烟味,皮肤晒得黝黑的老渔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拥有奇特发型、钻了耳洞的年轻人。 
生命无处不在,只是换了个样子。 
我下了车。 
一个全身发出恶臭、穿着一身赤红色衣服的老太婆走过我身旁,手上抱着一只金黄色的病弱老猫。 
她来在我身旁,唱起了民谣: 
漫步艾特纳大道, 
灯海多耀眼啊! 
人群真拥挤呀! 
就在咖啡店前面, 
我看见身穿牛仔裤的年轻人, 
搔首又弄姿。 
卡达尼亚的黄昏分外迷人。 
明亮月光映照下, 
山头喷红火, 
仿佛炽热的恋人们。 
…… 
她像个鬼魂似的,行动很轻缓,眼神很呆滞。 
就在我站在一旁等他们两个男人下车的空当儿,她好奇地盯着我看。 
然后,老太婆伸手摸着我的大衣袖子,我不知为何立刻莫名其妙地恐惧了起来。 
我们四目相视,虽然很短暂,但感觉异常强烈,我真的很恐惧,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在里面会遇见死神。破碎的心是补不回来的呀,丫头,你会死在里面的,有人会把你埋了。没有人会送花给你的,一朵也没有。” 
她瞪着那双看起来很邪门的眼睛,表情诡异、神情空洞地对我说道。 
我听完猛起鸡皮疙瘩,这个老巫婆真是把我吓坏了! 
我反正不理她就是了。 
正在这时,我看到那两个帅帅的、坏坏的男人向这边走过来,便立刻露出了笑容。 
毕诺一直走在后面,始终默默无言,罗贝多也没和我聊上几句,跟上一次完全不同。 
罗贝多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钥匙,打开门锁之后,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门推开,然后再用力地关上。 
我没有说话,也不想问为什么。我似乎有些清楚——让毕诺也跟来是为什么了。 
步上老旧的楼梯,我觉得这房子的墙壁好像一把就能推倒似的。 
我真怕它会突然倒塌,然后把我们压死在里面。 
此刻,我的心里忐忑不安,很想逃跑,腿却不听使唤。疯了,梅丽莎,你知道自己是在干什么吗?这个世界简直是疯了! 
墙上的裂痕多得数不清,在昏黄的灯光下,蓝色的墙壁倒呈现出了半透明的效果。 
我们在一间有音乐声传出的房门前停下脚步。 
“怎么,还有别人吗?”我惊慌地问道。 
“没有,我们出门前忘记关收音机了。” 
罗贝多这样回答我。 
毕诺马上就往洗手间跑,连门都来不及关上。 
我看到他在撒尿…… 
罗贝多到另一个房间,把收音机的音量关小。 
我则站在走道上,好奇地偷瞄了所有的房间。 
那个自负的天使笑容可掬地走回来,在我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然后指着其中一间,对我说道:“你先到那个欲望牢房里等着,我们马上就来。” 
欲望牢房…… 
我忍不住好奇了。 
居然用了这么一个奇怪的称呼! 
我听他的话,进了那房间:好狭小啊! 
那里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样。 
墙壁上贴了满满的模特裸照、涩情片剧照以及印度爱经里的爱抚姿势…… 
此外,天花板上则贴着对于罗贝多而言,不可或缺的格瓦拉肖像。 
天啊,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啊! 
我暗想着。 
说它是xing爱博物馆可能还更贴切呢……什么样的人会住在这种地方啊? 
就在我对着房间正纳闷的时候,罗贝多拿了一条黑色的手帕走进来。 
他抓着我转个身,把我的眼睛蒙了起来,然后似乎又把我转向他。 
“哈哈!你这个样子好像幸运女神呢!” 
我听到他笑着说道。 
之后,耳边传来了脚步声,看样子是有人在窃窃私语。尽管有心里准备,我却还是一阵战栗。 
接着,有两只手脱掉了我的牛仔裤,还有上身的高领毛衣和胸罩。我身上只剩下丁字裤、丝袜和细高跟靴子了。 
虹桥书吧。HQDOOR。  
第33节:12月3日凌晨4:30(3)   
我想像着自己被蒙起来的样子,一张脸只剩下一双红唇——这双唇,是要他们两个人品尝吗? 
突然间,我身上手的数目好像变多了,现在我感觉到的是四只手。 
两只在上半身,轻抚着我的胸部;另外两只在下半身,隔着丁字裤搓揉着我的身体。 
我没有闻到毕诺身上的酒味,说不定他刚刚在洗手间刷过牙了…… 
当我正在纳闷这四只手会如何挑动我的情欲时,我突然感觉到后面有个冰凉的东西在碰我,是只杯子。 
那四只手继续抚摩我,同时那只杯子按压在我身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强。 
“这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呀?” 
我开始觉得害怕了,于是问道。 
墙角传来一阵笑声,然后进入我耳朵里面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我是你的酒保啊,宝贝,你别怕。呵呵……我端了一杯酒来给你喝。” 
他把酒杯凑近我嘴边,让我慢慢啜了一口——是威士忌奶油酒。 
我才舔了一下嘴唇,马上就有另一张嘴巴舔了上来;与此同时,那几只手继续爱抚着我,而刚刚讲话的那个酒保继续又喂我喝了一口酒。 
那么,吻我的是第四个男人? 
原来是这样……我今天在劫难逃。 
“哇!这屁股真不是盖的!” 
有个陌生男子赞叹道,然后继续说:“那么细嫩,那么白皙,又那么结实!我可以咬一口吗?” 
这个奇怪的问题让我觉莫名。 
“放心啦,小妞!” 
第五个声音在我背后说道。 
在他说话的同时,有人用舌头在舔着我的脊椎。 
现在,我可以想像到自己的样子,似乎感觉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这么诱人和性感:被蒙着眼睛,几乎全裸。五个男人同时舔我、爱抚我、渴求着我的身体。 
此时,我竟然涌起了一些兴奋和自豪的感觉! 
大家都没有声音,我能听见的只有四周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和爱抚声。 
有根手指慢慢进入了我的禁地,我觉得身体突然间战栗了起来。 
这时候,我突然了解到自己兴奋的原因。 
就是这几只手,在我身上游走着、轻揉着……他们是谁,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我好奇地想知道这一切。 
万一让我这样兴奋的是个又丑又色的男人呢?可是在当时,我竟然都觉得这一切无所谓了。 
然而,我现在一想到他们就觉得丢脸…… 
亲爱的日记,虽然我感觉到了羞愧,但我也知道,此时后悔已经太晚了。 
“好了!”我听到罗贝多终于开口了,“现在,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 
“什么?”我问。 
“你不用担心,宝贝儿。你可以不必再蒙着眼睛了,现在要玩的是另一种游戏。” 
在解开蒙眼的黑手帕之前,我迟疑了一会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