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77章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第77章

小说: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俺。”宋五郎像是得到遗失的宝物一样,眼睛眨也不眨的注视着王二妮

王二妮不得不感叹,都说女大十八变,男人也是一样的啊,这眼前斯文儒雅的宋五郎,哪里还看得出原来的面貌?便是露出欣喜的神色,“五郎,真的你……,什么时候时候来的,怎么不打声招呼,手怎么冰?”

宋五郎坐在炕沿上,那手被王二妮绵软的小手握住,只觉得一股暗箱扑鼻而来,身子便是有些轻飘飘的,说话的语调更是带着滴的出水来的温柔,“媳妇,俺不冷。”

“娘,他是大爹爹吗?”本来窝在王二妮怀中睡觉的宋婉晴醒了过来,一双乌溜溜的眼中闪着渴望的神色。

王二妮一愣,不自觉的仔细打量,原来宋家五兄弟中,宋二郎和宋四郎的容貌有些相像,宋三郎的模样据说是袭了他外祖父的样子……,剩下的宋大郎和宋五郎的容貌最为相似,只是一个冷清,一个儒雅,怪不得小丫头会错认。

“宝宝,这是五郎叔叔,不是大爹爹。”王二妮安慰的亲了亲女儿,指着宋五郎说道。

宋五郎目瞪口呆,刚才只主意看王二妮,这下才发现原来还有这样一个娇娇软软的小丫头在,“她是……是……”

“是那个孩子。”

“五郎叔叔,抱抱!”宋婉晴一点也不怕生,也许宋五郎和宋大郎相似的容貌,让她有种亲近感。

宋五郎愣了半天也没有反映过来,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望着王二妮,显然是想抱,但是又不知道怎么抱的样子,竟然带着几分的慌乱,“媳妇,她……都这么大了。”

王二妮看出宋五郎的窘迫,抿嘴一笑,把女儿送进宋五郎的怀里,还指着宋五郎的面颊说道,“宝宝,给五郎叔叔亲亲。”

宋婉晴也不是客气,嘟着自己的红唇,在宋五郎的脸颊上印了一口。

宋五郎只觉得柔柔的嘴唇贴着自己,带着奶香,只把他弄的心都要融化掉了。

作者有话要说:假期出去玩了,抱歉哈……

第91章

小丫头天真无暇,童言童语很是可爱,那娇态的模样不过一会儿就把宋五郎哄的晕头转向,只恨不得把宋晚晴含在嘴里一般,时时刻刻的带在身边。

这不……好容易兄弟几个凑在一起吃早饭,宋五郎却是紧紧的抱着宋晚晴不放开,一会儿喂粥,一会儿喂菜,忙的不亦乐乎,只是……很快他就沮丧了下来。

原因无他……刚学会用筷子的宋晚晴,哆哆嗦嗦好容易夹了菜给王二妮吃,“娘,你吃。”

“宝宝给娘夹的菜真好吃,还有爹爹们呢。”王二妮露出慈爱的笑容吃了一口,又用手指着其他几个宋家的男人说道。

宋晚晴很是乖巧,又夹了块菜……只是睁着大大的眼睛,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宋大郎,难过的扁着嘴,无奈把菜放到了宋二郎的碗里,“二爹爹,吃。”

宋二郎假装没有看到宋晚晴刚才的犹豫,含笑接过,夸奖道,“我们宝宝都会用筷子了,真厉害,来给二爹爹亲一口。”

宋晚晴见众人都含笑的望着自己,高兴的昂着头,像是骄傲的小公鸡一样,很快就把找不到宋大郎的烦恼抛到九霄云外,兴奋的夹菜过去,每一个都是爹爹……只是夹到宋五郎的时候却是喊了五郎叔叔。

宋五郎心里这个悲催啊,别人都是爹爹,怎么就到他这里是叔叔呢?他用无比哀怨的眼神望着王二妮,那模样要多可怜就多可怜,只把王二妮看的都不敢对视,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般。

宋三郎有些看不下去,假装咳嗽了一声说道,“五弟啊,你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吧,来多吃点。”

“就是,就是……这是蓉嫂做的菜,香着呢。”宋四郎也来解围,心中暗想媳妇不接受五郎有什么办法呢?只能靠他自己了。

吴府的后花园被雪白装饰,一片银装素裹,只那几颗树上装饰了粉色的绢花,远远望去,银白中一片绚丽的粉红色的海洋,虽然天际寒冷,到还有几分奢华的意境。

湖中的亭台上有一个老者和一个年轻的男人面对面的坐着,寒风冷冽,只吹的锦帐乱飞,衣衫凛冽,只是两人却像是没有感受到寒冷一样,竟是半天没有一声的言语。

吴昆鹏握住冷了的茶杯,淡然的说道,“三郎,念在你也曾经帮过俺的份上,就言尽于此。”

宋三郎从来不是轻易动怒的人,这些年的生意生涯已经让他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只是这一次他却是实在忍受不住了,他早就知道吴昆鹏并不是一个善人,但是没有想到竟然绝情到这个份上,“不管如何,吴掌柜总是要让俺见下俺大哥吧?”

吴昆鹏用手摩挲着茶杯,不痛不痒的说道,“他现在身体不舒服,俺看还是改天吧……再说,该说的俺都跟你说了,这些银票你还是拿回去,俺们吴家是不会无缘无故受人恩惠,你们宋家养大了俺的侄儿……”

“吴掌柜,宋大郎也是俺的至亲大哥,虽然不是同父,但却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弟!”宋三郎气愤的打断道。

吴昆鹏抬眼撇了眼宋三郎,那眼神傲气的很,“什么宋大郎,俺侄儿的本名可是叫吴沐衡。”

“你……当真要如此绝情寡义?”

吴昆鹏冷笑一声,“绝情寡义?要不是俺带着你们兄弟两个,后来又栽培于你,让你掌管俺们吴家的绸缎庄生意,你又如何有今日的体面?你们宋家如何有如今的富贵生活。”吴昆鹏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是撕破了脸,互相没有存颜面的意思了。

“真是信口雌黄,那银子是俺和四弟拼死赚回来的,四弟为了让商队如常离开青山,自己主动留下做质子……,说道绸缎庄的生意,更是可笑,俺这几年为你们吴家赚进了多少银子,用不用给你算算?”,宋三郎激动的站了起来,这话里有心酸,也有天大的愤怒,要说他对吴昆朋友没有感情那是假的,从看账本开始手把手的教着,他虽然总觉得吴昆鹏对他们宋家不是那么简单的……但是相处几年,自然是有几分真情在。

“好用的人多了去了,你怎么不说俺偏偏用你们兄弟几个?好了……,俺吴某今日就言尽于此,吴莱,送客!”吴昆鹏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吴昆鹏,你今日不让俺见到大哥,俺是不会走的!”宋三郎倔强的说道。

吴昆鹏眼中闪过几分狼狈,他还是第一次被宋三郎直呼其名,只是面上不显,越发冷冷的说道,“吴莱,还不赶紧送客?”

吴莱是吴家的老人,地位和一般的仆妇又是不同,他一直对宋三郎很是喜爱,只是到了如今……也是无可奈何,忙走了过来低声说道,“宋三爷,您还是赶紧回去吧。”

宋三郎转过身子,一副死坐到底的模样,媳妇和几个兄弟还等着他的信儿呢,难道他要回去对媳妇说,自己连人都没有见到吗?

吴困鹏皱了皱眉头,“宋三郎,俺们吴府可不是任你撒野的地方!”

“你待要如何?”

“你若还是不肯走,俺只能叫护院送你出去了!”显然……吴昆鹏已经一点颜面也不给宋三郎留了。

“你……”

正在两个人正是剑拔弩张的时候,远远的走来了一个人,宋三郎定睛一瞧,脸上忍不住露出惊喜的模样,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宋大郎。

宋大郎身子越发单薄,虽然披着狐狸毛的披风,但是脸色煞白,显然是一副病态,“吴昆鹏,你怎么没跟俺说,三郎来找俺?”

“大哥!”宋三郎一脸担忧的望着宋大郎,这才几天不见,怎么这一副憔悴的模样?

宋大郎虚弱的笑了笑,在小厮的服侍下坐到了另一边。

吴昆鹏眼中闪过愤怒的花火,“沐衡,这是对待叔叔的语气吗?”

“俺只有一个爹名叫宋大成!还有俺的名字叫大郎,不是什么沐衡。”宋大郎冷冷的说道。

吴昆鹏眼中闪过危险的神色,只不过一会又隐忍了下来,他也知道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是人?总是不好逼的太急,他相信总有一日,宋大郎会明白他的苦心。

“沐衡,大郎名字虽好……但毕竟不是你生身父母所取,你总是俺吴家的血脉,不可如此意气用事。”吴昆鹏,压抑住怒气,和颜悦色的劝道。

宋大郎哼了一声,却是没有反驳……“俺想和三郎单独说一会儿话。”

吴昆鹏想也没有想的说道,“不行,你如今身子骨不好,还是赶紧进屋去!”

宋大郎扫了眼一脸迫切的宋三郎,对方眼中的担忧和感情让他绝望的心略了些安慰,不禁心一软对着吴昆鹏说道,“三叔,俺就是想和三弟说一会儿话,俺们十几年的兄弟,总不能说断就断吧?”

吴昆鹏有些激动,这还是宋大郎第一次这么喊他,这一刻他的脑中自然浮几十年前的家人,哪个家中最小的弟弟,也就是宋大郎父亲的模样,又想到阴阳两隔的父母双亲,自己的妻儿……,那时候是多么的其乐融融,可如今只剩下这一个侄儿可以相依为命,为他们吴家传宗接代,何必要步步相逼,惹了他的厌烦,只要有哪个把柄在手,他相信宋大郎也不敢轻举妄动,便是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三叔就看在你今日第一次这么喊俺的份上……,只不过,你可别忘了,你答应过俺的事情。”

宋大郎低着头,好一会儿才说道,“知道了。”

不过一会儿吴昆鹏就离去,亭内只剩下宋大郎和宋三郎。

宋三郎见吴昆鹏一走,忙是说道,“大哥,这到底是怎么了?你怎么会回到吴家?难道俺们兄弟几个在一起不舒坦吗?难道你不要媳妇了吗?”

“媳妇她……她还好吗”宋大郎担忧的问道。

“怎么会好,整日的哭,来前还抓着俺的手说,一定要让俺把大哥带回去。”

“唉……”

“大哥……,婉晴那丫头也哭了,昨夜哄了好半天才哄睡着,只是嘴里还嚷嚷着要大爹爹。”

宋大郎想到王二妮娇俏的模样,又想到女儿天真无暇的可爱样子,心里就像是被真扎了一样,一阵阵的刺痛,脸色越发的苍白,“那小丫头,平日俺就是太惯着了。”

“是啊,大哥,家里离不开你。”宋三郎目光带着几分的哀求。

“三郎,你不明白,这里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俺毕竟是吴家的人,有些责任,俺恐怕必须要承担,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宋大郎转过头,望着远处悠悠的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道怎么这么倒霉。

好容易请了半天假准备冲文,突然肚子疼去医院,吊盐水吊到9点回家,好容易爬起来码字到现在才码一章……哭了。

不知道明天能写出一万字没……

第92章

“不就是为了吴家留后吗?俺不明白的是难道跟俺们在一起就不能为吴家留后了?媳妇肚子又不是不争气……”宋三郎想了想急切的说道。

宋大郎满脸的阴郁,像是想了很久一样,“如果只是那么简单就好了,前朝的时候吴家据说是当之无愧的首富,大户之家,吴昆鹏在那样的家中长大,怎么肯认同俺们兄弟几个共妻……”

鹅毛大雪纷飞,四处都是一片的雪白,虽然天气寒冷,但是并不影响大家过年的心情,依然都是快快乐乐的。

宋府也是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的挂起,四处都是一片忙碌的情形,东屋内,温热的炕上,王二妮抱着女儿手把手的教着她认字,她让宋五郎把女儿的名字写在纸张上,每日里得空了就教,如今宋晚晴已经完全认得自己的名字。

“这个念婉,娘,我说的对不对,大爹爹说婉字就是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2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