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7章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第7章

小说: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炀醭隼础

不过此刻……我们的宋三郎像是一尊雕塑一样立在院子的中央,满脑子都是一个词……王二妮生气了,她不喜欢自己了……

宋大郎感受着怀里的柔软,因为离的近可以看到那白皙的脖颈,他极力克制才没有忍住吻了上去,忽然眼角余光撇到一脸失魂落魄的宋三郎,他心里了然,暗叹了一口气,脑中立时有了想法。

“媳妇,俺得去把被褥洗一洗,你跟着三郎学吧?”宋大郎状似无意的说道。

“那我也要去洗被褥!”王二妮连忙说道。

宋大郎沉了脸,“听话,你刚才不是要学做边筐?这下又要去洗被褥,这样三心二意可不好!”

“噢,我知道了。”王二妮垂头丧气的说道。

宋大郎见自己的话有些重了,摸了摸王二妮的头,又放柔声音说道,“这才是乖,一会儿,你要听三郎哥的话。”

看着远去的宋大郎的身影,王二妮别过头,根本就不看已经代替宋大郎坐在她旁边的宋三郎。

“媳妇,你是不是生气了?”宋三郎的迷茫是暂时的,他很快就恢复了战斗力,他就不信哄不好这丫头。

王二妮削着手中的柳条,就当没有听见……

“媳妇,这柳条要被你削没了……俺跟你说,要这么弄。”宋三郎见可怜的柳条已经被王二妮削的只剩下一半。

宋三郎的手一过来,王二妮就本能的就想抗拒……这下一个回缩,那刀竟然划破了王二妮的食指,立时有血冒了出来。

“嘶……”王二妮疼的要缩回手,却被宋三郎拉过去,直接含进了嘴里。

“你快放开!”王二妮见宋三郎用炙热的目光看着自己,一点都不嫌脏的样子,心里一阵害羞,连疼痛的感觉都没,只觉得从脖子红到了脸颊。

宋三郎温柔的添了添王二妮的手指,还有些□的咬了一口,含着笑容,在配上那英俊的容貌,别提多么风流倜傥了……“还疼吗?”

“我……我走了。”王二妮害羞的抽回了手指,立时站了起来,只是还没等她迈一步,就被送三郎总身后抱住了,那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让王二妮心颤了颤,觉得好像,其实……她也不是生气了。

宋三郎把头埋在王二妮的勃颈处,温柔的说道,“其实俺不嫌弃你胸平!俺……啊,媳妇你怎么咬俺!别走啊!”

王二妮气哼哼的跑回了屋里,心想,色狼就是色狼,差点被他骗过去了,还以为……就知道天天想着大胸,她又看了自自己扁平的胸部,欲哭无泪的想,你可要快点长大啊,她可不想当太平公主。

第9章

宋大郎洗完被褥回来,发现两个人还是别别扭扭的,暗叹了一口气,想着平日里那么圆滑聪明的老三怎么这么的不争气呢?自己给了那么好的机会都白白错过了。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轮到了宋五郎,其实宋五郎不过才十三岁,母亲又去的早,在他眼里女人就是很新奇的物种。

两个人别别扭扭半天,让王二妮主动去抱宋五郎那是绝对不可能……直到月亮都爬上了树梢,他们两个才挨着躺在炕上。

“媳妇,你睡了吗?”宋五郎壮着胆子摸了下王二妮的手,见她没有反应,又靠了过去……

宋大郎经历了昨天的酸涩,已经有些适应了,头沾着着枕头就睡着了,只是苦了昨天还软香温玉在怀里的宋三郎,借着月光看着挨的越来越近的两个人,心里越发酸溜溜的。

第二天,天刚亮宋三郎就睁开了眼睛……他这个不放心啊,别是让媳妇受了委屈,只是他刚凑过去一瞧,忽然就乐了。

原来送五郎的大脑袋直接顶进了王二妮的怀里,手紧紧的搂着她的腰身,一副钻进母亲怀里的样子,这要是正常的情形也是一副温馨的好画面,只是……

宋五郎虽然年纪小,但是挡不住发育的好,壮实的很小牛犊子一样,这么缩在一个瘦弱的女孩怀里,要多可笑就多可笑。

“五郎,醒了……”宋三郎坏心眼的叫着。

宋五郎在王二妮的怀里拱了拱,蹭了下脸,眼睛也不睁的呢喃道,“爹,俺多睡会儿,娘这里好软。”

“什么娘,那是咱媳妇,快起来!”宋三郎揪着宋五郎的耳朵。

没想到平时很听话的宋五郎发狠了,迷蒙中喊道,“娘,爹爹好讨厌啊!”说着更是往里面拱着,王二妮只用一个绳子系带着的亵衣早就歪掉,露出里面的肚兜,宋五郎的嘴唇碰到了意想中的小红豆……他靠着久远的记忆一口咬了上去,又吸了吸……怎么没有?又使劲的咬了上去!

宋大郎正在厨房做饭,忽然听到了王二妮的惨烈的尖叫声,他吓的急忙跑了过去,“这是怎么了?”

王二妮见到宋大郎就像是见到亲人一样,好不犹豫的扑了上去,只觉得那带着白色围裙的身影是那么的高大威武,又让人心安。

直到抱着这熟悉的胸膛,王二妮才觉得心里安慰了一些,她埋在宋大郎的肩膀处呜呜哭了起来,别提多伤心了,“大郎哥,好疼……呜呜。”

“谁欺负你了?”宋大郎心疼的不行,安抚性的亲了亲她的发鬓,严厉的目光扫过在场的两个人。

“不是……”王二妮不知道怎么跟宋大郎说自己被咬的事情,还是那个地方,打死她也说不出口。

宋大郎对着宋三郎说道,“三郎,你说怎么回事?”

宋三郎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还是赶紧给媳妇上药吧,刚才被五郎给咬了,听那叫声估计伤的不轻。”一副担忧的摸样。

“咬?咬哪里?”宋大郎神色疑惑。

宋五郎终于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脸色涨的通红,磕磕巴巴的说道,“是被俺咬了。”

“你咬了什么地方,看把媳妇给疼的。”宋大郎责骂完宋五郎,又拍了拍自己怀中的娇躯,温柔的说道,“不怕,告诉大郎哥,伤在哪里了?”

王二妮听着这种简直就像是哄小孩的温柔语气,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她从小家里就姐妹多,父母虽然也是疼爱她,但是更多的是把心思用在了赚钱过日子上,在后来她就去了城里打工,做着最低层的工作,工资少不要紧还要受人白眼,哪里像在宋家这样,被大家关爱,特别是宋大郎,王二妮觉得他有时候像父亲一样劝导着她,有时候又像哥哥一样宠溺着她,越发的让她心里踏实。

“也不是很疼了。”王二妮摇了摇头说道。

宋三郎急了,刚才那叫声可真是实打实的,这么磨蹭下去怎么行呢,小丫头害羞也无可厚非,但是不能任由着她,“媳妇乖,快让俺们看看。”

王二妮被放在炕上,她的脸上泛起害羞的嫣红,小鹿一样的眼睛四处乱瞟……这也太羞人了,简直是红果果的展示,她能不能说不啊?

宋家几个兄弟可是由不得她,宋大郎轻手轻脚的拉开了王二妮的白色的亵衣,然后是红色小肚兜,一片白皙的肌肤出现在几个人的眼前。

小巧的锁骨,然后是微微起伏的小胸部上,一颗小红豆的四周都是一片红色的咬痕,因为皮肤白皙伤口显得更加鲜明刺目。

几个兄弟刚刚还带着yu望的眼神,此时充满了心疼的神色,特别是宋五郎别提多愧疚了,他抓着王二妮的手拍打着自己,“媳妇,你打俺吧,俺错了。〃

王二妮见宋五郎认错态度良好,那眼神,那神态,好像比自己还要疼,任是她在狠心,也没办不原谅他,“五郎弟弟,没事,不疼的。”

宋五郎眼眶霎时红了,这媳妇真是太善良了,被咬成这样还不生气,他吧唧在王二妮的脸上亲了一口,“媳妇,俺以后会对你更好的。”

王二妮脸更红了,她哆哆嗦嗦的说道,“那能不能先让我把衣服穿上?”

宋大郎沉着脸,显然有些生气,“小兔崽子,属狗的?咬的什么地方?去把家里的伤药拿过来。”

宋五郎连连点头,依依不舍的看了眼王二妮,急忙穿上鞋子跑了出去,不过一会儿就拎着一一盒药粉进了屋子。

宋三郎把王二妮抱在身上,让她的胸部对着宋大郎,更方便的抹药,“媳妇,你疼就忍忍,马上就过去了。”

这姿态,简直是太羞人了……王二妮看着宋大郎低着头,把药膏一点点的抹在她的伤口上,动作轻柔细腻,专注的好像是在做什么很严肃的事情,只是那男性特有的灼热气息时不时扑在她敏感的小红豆上,让她有种说不出异样感。

她其实好想对他们兄弟说,这点伤口真的没什么啊……需要这么郑重其事的抹药吗?

宋大郎心里也不好过,毕竟是二十出头的人了,也是正常的成年男子,王二妮这这种奉献的姿态真是太诱人了,把整个白皙的胸部都露了出来,近的似乎只要一抬嘴就能吃到那诱人的红豆,他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渴望,可是随着那抹药的进程,呼吸却是越来越急促,那小红豆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情绪,更加的坚硬的挺立着,在阳光下发出柔嫩的光芒,可口至极……真想让人咬一口。

屋内静悄悄的……王二妮的不安的扭动了下身子,这微微的动作,让宋大郎的温热的嘴唇碰到了她的肌肤,两个人都是一震,王二妮羞的不行,呼吸急促的说道,“宋大哥,好了,不疼了。”

宋大郎用了很大的毅力才能离开那柔嫩的胸口,他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说道,“不要碰水,明天要换药。”

“等下,这个没弄好。”宋三郎说完就去伸手把伤药涂抹在一处被宋大郎忘记掉得伤痕上,手指状似无意的摩擦着那小红豆,脸颊更是贴近王二妮的耳边,吹着热气。

本来就非常敏感的王二妮哪里受得了这个,只觉得身体一阵阵的燥热,一种酥麻的感觉涌了上来,那冰凉的指尖又一次磨砂了上来,她忍不住嘤咛了一声。

女孩甜腻温柔的声音,弄的几个兄弟心中沸腾,那帐篷又不争气的鼓了起来。

王二妮知道自己的声音太……怎么说呢,是非常的惑人,她心里害怕,真怕那一夜宋四郎的事情再次重演,带着哭音求救一样的看着宋大郎,“大郎哥,我冷了,我要穿衣服。”

宋大郎第一个回复了过来,那温柔撒娇的摸样,弄的他心软的不行,急忙从宋三郎的怀里把王二妮抱了过来,安抚的亲了亲她的额头,动作轻柔的给她穿了衣服,又对宋三郎说,“媳妇还小呢,忍着点吧……”

第10章

这一顿早饭吃的真是食之无味,几个人都是各怀心思,王二妮是因为害羞,任是谁脱了衣裳被几个才认识不久的“丈夫”围观都会尴尬好不好,而宋大郎是因为因难以纾解的悸动,宋三郎是因为忘不了的柔嫩滑腻的触感,被挑起了内心最深处的渴望,宋五郎是因为极度的愧疚和……莫名涌出的柔柔的情绪。

饭后宋三郎带着宋五郎下田去了,宋大郎收拾完饭碗,又把家里的活计做完,接着昨天继续手把手的教着王二妮编筐的手法。

王二妮对宋大郎已经没了心防,觉得家里五兄弟中没有人比宋大郎更让她自在,似乎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她能全身心的放松。

其实主要还是宋大郎的那种沉稳和内敛的性格,让处于迷茫和对未知世界恐惧情绪的王二妮找到了安慰,再加上宋大郎的刻意的纵容,更是让从小缺乏关爱的王二妮慢慢的陷了进去。

这是后话……现在我们的王二妮正坐在宋大郎的腿上,亲密无间的就像是一对真正的恩爱的夫妻,她小小的手抓着柳条,圈成了一个圆圈,对着宋大郎笑着说道,“大郎哥哥,是这样吗?”

阳光洒在王二妮的脸上,那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2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