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29章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第29章

小说: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王二妮心中越发的冷,一针见血的说道,“大伯知道我嫁过人了吗?”

王母有些无措的低下头,“这……到没有”

“看来这都是你和爹爹一厢情愿吧?”

王母紧紧的握着拳头,忽而抬头,脸上带着异样的坚定,“二妮,俺去接你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你爹有这样的打算,他也是刚跟俺讲的,到如今,你还是死了回宋家的心吧,你娘这一辈子,每日里睁了眼就想着怎么糊口,坐月子不到三天就下地干活……,每日里拼死拼活的,日子却是越发的艰难,如今有这样好的一个机会,娘不能放弃,为了你弟,娘也绝对不能放弃。”

王二妮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王母如今是下了狠心了。

早上鸡刚刚叫,王家雇来的骡车就进了院子,王父搬了行李上去,一家子都坐上了骡车,在清晨迷雾中,开始一天的行程。

两天路程,王父怕王大川再生出放走王二妮的举动,不仅紧紧的盯着不说,连两个人说话都不让,王二妮被困在马车内,双手捆绑,连嘴都给堵上了,弄的王二妮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

两日后的傍晚,几行人终于来到了东平州县城,王父也是有心眼的,他也担心宋家几个兄弟追过来,就跟众人说他们去洛城,其实他真正的目的地是东平州。

“这就是二妮侄女?”一个容貌和王父颇为相似的男人走了进来,盯着王二妮和煦的问道。

王母立即站了起来,笑的献媚,“对,这就是二妮。”

“弟妹,你坐坐。”王强示意王母坐下,细细的打量着梳洗打扮完毕的王二妮,只觉得虽然看起来幼小,但是皮肤白皙,五官娟秀,端的是一副好容貌,便满意的点了点头。

王母见王强露出一副满意之色,忙说道,“二妮这容貌在俺们村里可都是出挑的,她性子也柔顺,就是打着灯笼也寻不到。”

“多大了?”

“到了今年六月就满十五岁了。”

“看着就是有些小……也罢,大管事早就等急了,择日不如撞日,一会儿俺叫丫鬟送东西过来,你给她穿戴一番,今晚上就把亲事给办了。”说完又对着二妮说道,“二妮啊,你别怕,以后有大伯在呢。”

王二妮低头,轻轻应了一声,算是回答。

王强只当王二妮害羞,也不多说,叮嘱了一番就出了门去。

说是办了婚事,其实也不过就是穿了喜服,行了大礼,算是了事,因为新郎体弱拜堂都是其他人来代替,不过一会让王二妮就被带进了洞房。

众人退去,装饰清雅的屋内只剩下王二妮和卫城阳,王二妮借着灯光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人,约莫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身材瘦弱,脸色是病态的黄色,双颊凹陷,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

“盯着俺看什么?还不赶紧伺候爷安寝,你娘没教过你?”卫城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刻薄的说道。

王二妮点了点头,急忙上前准备伺候着脱衣,却不小心踩到自己的裙角,直直的跌落过去,刚好压在炕头上的卫城阳。

卫城阳只觉得浑身被压得疼,怒骂的吼道,“贱人,你不是弄死爷?”说完就一个耳光甩了过去,没有一丁点的怜香惜玉。

一直在屋外守着的两个丫鬟急忙涌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一愣,“少爷,这是怎么了?”

卫城阳呼吸急促,显然很不舒服,他气急败坏的吼道,“闻香,把这贱人给拖走!”

“少爷……这,今日可是洞房花烛夜……”闻香语气虽然一副犹豫之色,但是眼中却闪着幸灾乐祸的神色。

王二妮害怕的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大红色锦绣喜服上,都是泪痕……“少爷,我错了,求你饶了我吧,呜呜。”

卫城阳见王二妮擦了鼻涕的手摸向自己,那指甲上还有淤泥没有洗净,心中一阵恶心,本就听说是个乡下丫头而不喜的心情更加的加重,毫不犹豫的一脚踹了过去,只是因为久病力难免不足,但还是让王二妮翻倒在地上,“脏死了,也不知道哪里找来的乡下丫头,你以为就这样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想得到美!闻香,你聋了吗,赶紧给爷拖走!”

“可是,要是大管事问起……”

“爷要是被气死了,还要这冲喜的媳妇干什么?”卫城阳说道后来,竟然大声的咳嗽了起来。

闻香不敢怠慢,忙使了眼色,让旁人把王二妮扶走,又到了热茶过去,卫城阳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见闻香体贴温柔,难得露出笑容来,“还是闻香你体贴。”

王二妮低下头心中恨意汹涌,面上却是不显,一副惧怕恐惧的模样,好一会儿才在丫鬟的扶持下颤颤抖抖的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到了走廊,那丫鬟显然也是有心安慰道,“少夫人,少爷虽然名为大管事的儿子,但是那也是因为少爷从小体弱多病,依云山道士所言,要养在生养繁多的大管事名下而已,实际上是府里的三少爷,身份不同凡响,少夫人既然嫁了过来,就是正经的夫人,以后还要少不得费些心思,牢牢抓住少爷的心才是根本。”

王二妮仔细打量了丫鬟两眼,“你叫什么名字?”

那丫鬟微微一笑,“奴婢清圆。”

“以后还要蒙你照顾了。”王二妮诚恳的说道,这一刻的她,双目清明,语句清晰,哪里还有刚才在屋内的时候的笨拙呆傻的模样。

过了几日,那卫城阳似乎对洞房那一夜记忆犹新,只把王二妮当做空气一般,丢到了偏院,连看都不看一眼,王二妮出身低微,又是冲喜的,自然也没有人关心。

过了年后,天气渐渐的暖和起来,这一日,阳光明媚,名扬客栈门户大开,小二耷拉着脑袋,打着瞌睡,忽然听到细若蚊声的声音。

“小二……”

那小二精神一振,睁开了眼睛仔细打量,只见眼前的年轻男子,瘦弱的身材,脸色黝黑,看起来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客官,您是要住店还是要打尖啊”

“我听说,你这里隔了两天就有骡车去林雪州县的周城镇。”

“对,不过您来晚了,要等到明日早上才有,这不,坐在那边的几位客官也都是去周城镇的。”小二指了指作为大厅内吃饭的几个人。

只见靠近窗口的位子上,坐了几个人粗布衣衫的汉子,见小二说着自己,那其中有个男子抬头望了过来,长的是一派刚毅,眼中露出锐利的目光来。

“那我住到明天早上,给我开个房间吧,多少钱一夜?”

“好嘞,您是要上等房还是中等房……”

看着瘦弱的年轻男子被小二领着去了楼上,那靠在窗口吃饭的其中一个年轻男子说道,“大哥,那明明就是个小娘们啊,脸上抹着炭灰,还以为别人看不出来!”

博驲皱了皱眉头,“闭嘴!不该你管的事情少管!”

“得得,俺不说,吃饭还不行吗?”

第38章。。。

天刚蒙蒙亮,骡车上就坐满了人,正是那一日客栈中店小二说的五个男子和后来到的瘦弱的男子,总六个人,赶车的于师傅收了路费,扬起鞭子,车子缓缓的动了起来。

车内一片安静,没有人说话,面色黝黑的瘦弱男子紧紧靠在车壁最内侧,用破旧的帽子遮住自己的脸,闭目休息。

“喂,小兄弟,喝点水吧!”坐在瘦弱男子对面的孙威拿出个水袋出来,他是昨天在客栈,靠坐在窗口一行五个人中最小的一个。

“不了,谢谢。”

随着嘀嗒的车轱辘声,骡车在路上跑了起来,不过一会儿就出了城,渐渐消失在路的一头。

去周城镇是两天一夜的路程,大家都做了准备,带着干粮和水袋,晚上则是找了个客栈休息。

到了第二日,随着目的地的接近,面色黝黑的瘦弱的男子,再也压抑不住的愉悦,脸上露出的期盼的笑容,总是时不时的看看车窗外的景色,似乎非常的迫不及待。

孙威看了看笑道,“小兄弟,这么心急,家里是不是有婆娘在等着?”

一下子,车内的人哄堂大笑,连一向脸上没有表情的博驲也含笑注视过来,瘦弱男子面色尴尬,嘴上却大方承认到,“俺家里是有媳妇等着呢,还五个……”

“五个!”孙威狠狠的拍了拍瘦弱男子的肩膀,艳羡的说道,“好家伙,俺可是连一个婆娘都没有,你到好……娶了五个?”

博驲也忍不住惊异道,“小兄弟这身板,可是要锻炼锻炼了。”

瘦弱男子对上博驲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一双眼中,带着几分戏谑,几分的了然,他脸上一红,只是因为肤色黑而看不出来,“干什么要锻炼?”

他这一句反问,弄的车内几个男人笑的更加的猖狂,孙威半天才止住笑说道,“你娶了五个婆娘,如此瘦弱,如何行房?怕是她们忍不住寂寞,给你戴绿帽子!”

正在说话的空当,骡车突然停了下来,孙威奇怪的问道,“于师傅,怎么停了?”

喊了半天都没有动静,忽而传来一声惨烈的叫声,车内几个人心中一动,这分明就是于师傅的声音……

“识相的都爷爷下来!把钱袋拿好!”一声暴喝从外传来。

瘦弱男子心中一惊,难道遇到劫匪了?

阳光明媚,冬日的积雪慢慢化开,充满了春天气息,这真是让人愉悦的季节……只是这一刻瘦弱男子却笑不出来了,他对面站着六个持刀的汉子,个个身材魁梧,一副凶神恶煞之态。

“你,把衣服脱了”其中一个看似劫匪头目的汉子指着瘦弱男子说道。

“我会把钱都给你的,但是衣服不能脱,太冷了。”

“谁知道你是不是把银子藏在裤裆里?少说废话!叫你脱就脱,是不是想像那个赶车的,死在路上,嗯?”那劫匪头目眯着眼睛对着瘦弱男子说道。

瘦弱男子瑟瑟发抖,眼中露出屈辱的神色,咬住嘴唇,掏出了厚厚的钱袋,“我就这些了,真的没有了……我身子弱,受不得风,脱了衣服是受不了的。”

博驲冷眼旁观了半天,出声附和道,“好汉,这位小兄弟身体弱的厉害,他身上那衣服又不值钱,就让他穿着吧!”

那劫匪头目瞪了博驲一眼,想了一会儿说道,“你过来,俺搜搜身!”

“我……”

“怎么,摸也摸不得?难道你还是个女人不成?”

劫匪中的有个男子笑道,“大哥,俺看说不定还真是个女人,那小摸样,啧啧……你看要腰细的,快摸摸,哈哈。”

那劫匪头目本就有些心疑,听了这话仔细打量,除了脸色发黑,越发觉得像是个女子……嘿嘿的猥琐一笑,“小子,让爷爷摸摸……是个女人就带回去给俺当压寨夫人,让你尝尝做女人乐趣!”说完就顺势摸了上去。

眼看那只手差一点就摸上了瘦弱男子的胸口,站在一旁博驲,一闪身,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挡在了瘦弱男子的对面,手上蕴含内力,一掌打过去。

这一切不过眨眼工夫,只见那劫匪的头目,直直的向后退去,倒在地上,唇角上流出鲜血来。

“大哥……啊,俺跟你拼了!”身后的劫匪见状,挥起大刀冲了过去。

场面一派混乱,但是显然这几个劫匪根本就不是博驲一行人的对手,他们五个人个个都身手不凡的练家子,不过一会儿就把劫匪被打的不成样子,只拖着尾巴,勉强的逃走了。

“别追了,赶紧去把骡车找回来。”博驲拦住了几个人要追的脚步,原来刚才一番打斗中,那骡子不知道如何受了惊吓,竟然自己跑掉了。

孙威和几个男子分成四个方向,循着骡子而去,这下只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2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