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25章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第25章

小说: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知道了,三郎哥哥,你不要生气了。”

宋三郎的手轻柔的抚摸上了王二妮的脸颊,温柔而专注,“其实你现在还不明白,不过没关系,媳妇,俺会等到你慢慢长大,明白俺对你的心意。”

“三郎哥哥,我心里是明白的,但是就是觉得不敢相信,我什么都不会做,给你绣了条手帕,本来是牡丹,硬是绣的跟牵牛花似的,女红叶不好,也不会种地。”王二妮用脚在地上画着圈圈,她知道自己的想法挺傻的,但是如果是其他姑娘嫁进宋家来呢,他们也会像疼她一样疼着那姑娘吧?无论是她王二妮也好,或者李二妮,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每一个人都喜欢被纯粹的喜欢,不是因为她附带的条件,只因为她就是她,无可替代。

“你会那些做什么呢?家里人多,你都做了,俺们干什么?”宋三郎把王二妮紧紧的搂进了怀里,不断的亲吻着她的面颊,呢喃一样的安慰道。

“痒……呵呵。”宋三郎的嘴唇像是羽毛一样掠过她的肌肤,带起一阵阵的涟漪。

“那俺用点劲儿?”宋三郎眼睛放光,说完就捧着王二妮的脸吻了过去。

也许是太久没有见面,宋三郎异常的热情,他紧紧的搂着她的腰枝,灵活的舌头在她口腔中肆意的舞动,想要尝遍每一个角落。

“啊,不要摸哪里。”王二妮只觉得衣服内一阵冰凉,原来是宋三郎的手伸了进来。

宋三郎咬着王二妮的耳朵,温柔的哄到,“让俺摸摸,是不是长大了点,噢……竟然有肉了。”

王二妮听着宋三郎不加掩饰的惊喜声,真恨不得踹他两脚,这种羞人的话都说的出来,“不要说了。”

宋三郎哈哈一笑,“媳妇,你害羞了?别怕,俺只跟你说。”说完解开衣襟,一副要看到底的模样。

王二妮赶忙阻拦道,“一会儿别人要进来了。”

这一大早宋三郎就以自己腿疼为借口把王二妮拉到的没人住的东屋里,他那点想法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想着宋三郎也是很长时间没有见过王二妮,大家也都是睁一眼闭一只眼睛。

“不会的,媳妇,让俺看看,就看一眼……”宋三郎连哄带骗的,说了好多好听的情话才让王二妮停止了挣扎。

衣服被撩了上去,露出雪白的肌肤,那两颗红色的樱桃在微微隆起的小斜坡上,颇有点长大的趋势,宋三郎看的目不转睛,只觉得这肌肤白皙如凝脂一般,无一不吸引着他,他再也情难自禁的低下头亲了上去。

“嗯……啊。”一声吟声从王二妮的嘴中溢出,那温热的嘴唇亲吻着她的敏感,立时让她觉得酥麻的厉害,自从那一日被宋大郎……之后,她就尝到了些男欢女爱的滋味,这一被宋三郎挑逗,身体自然回忆起了那销魂的滋味。

这一声吟声,对于宋三郎来说,无疑是一个鼓励,他忍不住粗喘着气,抱起王二妮平躺在了炕上,而自己也脱了上衣附了上去。

肌肤贴着肌肤,带出异样的磨砂触感,特别是那敏感的红豆,随着宋三郎无意识的磨擦,越发的坚硬挺立。

宋三郎捧住王二妮的脸颊吻住,一只手也没有闲着顺着小腹摸了进去。

王二妮只觉得下腹处一阵冰凉,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自己体内,她冷的打了个激灵,“三郎哥哥,你拿出去。”

宋三郎温柔的推进了半天也没摸到那应该在的阻碍,心中有些了然,果然叫他猜对了,心里又是嫉妒又是泛酸的厉害,贴在王二妮的耳边问道,“是大哥吗?”

王二妮所有感觉都集中在了那个手指上,宋三郎的手要比宋大郎的粗糙的多,毕竟是下地干活人,只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恰恰是这种粗糙竟然带给她更多的刺激感,她口干舌燥的咽了咽口水,情不自禁的扭动着身子,“不是大哥……,三郎哥哥,我难受。”

里面越来越顺滑,宋三郎有些舍不得抽出了手指,那上面沾满了晶莹的液体,看起来真是太过……宋三郎忍不住舔了舔,那异样的味道从口腔冲进了他的大脑,只不过一瞬间,他就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呼吸越发急促了起来。

“那是谁?二哥?”宋三郎把王二妮抱起来,脱了衣服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

那火热的男性抵着她的敏感,王二妮有些不知所谓的摇了摇头,脑子已经糊的想不起其他的事情,“是四郎哥哥。”

“那家伙可是最大的,难道想弄死你不成?疼的厉害吗?”宋三郎心疼的亲吻她的脖劲,一路向下……

“嗯,很疼……三郎哥哥,我们得回去了,该吃午饭了。”王二妮努力地寻回她的理智。

宋三郎用自己撞了撞她的,温柔的哄到,“媳妇,今天,给了俺行不行?”

“我受不住……那天就不行。”王二妮想起那一日宋大郎意犹未尽的样子就有些愧疚,虽然年龄到了,但是她的身体还没长开。

第33章

王二妮身材瘦小,虽然十四岁,快十五岁了,还没有少女应有婀娜体态,这和她之前家里生活营养不良有关,虽然到了宋家不曾饿着,但是哪里就是一夜就长大的。

宋三郎知道王二妮说的对,顿时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眼睛一亮,“媳妇,那你摸摸它吧。”王二妮见宋三郎满头大汗,显然是强忍之态,也是心疼不已,难得主动的抬头亲了亲他的额头,手顺着线条流畅的腰部下滑到了腿间,那男性已经是坚硬如石头一般。

宋三郎抓着王二妮白皙的小手放到了自己的男性身上,“你看,它很喜欢你。“

王二妮娇嗔的瞪了宋三郎一眼,“它又不会说话!”宋三郎只觉得那嗔怒的摸样,娇俏可爱至极,让他心里软的都快滴出水来,简直不知道如何去疼爱,忍不住捧着她的脸亲了上去,两个人又是一番缠绵的热烈的拥吻。这个下午宋三郎虽然没有把王二妮吃干抹净,但也是给摸了个遍,只差最后那一步了。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宋大郎难得做了白菜炒肉,这大冬天的最难得就是蔬菜,王二妮看的眼睛发亮,早早的坐在饭桌上,一副期待的摸样。

宋大郎含笑的拧了拧她的鼻子说道,“小馋猫。”王二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大郎哥哥,我今天要吃两碗饭。”宋三郎正在给几个人盛饭,听到后暧昧的一笑,低头在她耳旁说道,“累坏了吧?”王二妮红了脸,瞪了宋三郎一眼,也不理他,低头给宋大郎夹了块肥肉过去,“大郎哥哥,你吃。”

宋大郎温和的一笑,“你也吃。”随即又对着宋三郎意有所指的说道,“媳妇还小呢,以后要节制点。”这下宋三郎也撑不住有些尴尬,红了耳根,宋四郎看了哈哈大笑,夹了块肉给宋三郎,打趣的说道,“他奶奶个熊的,三哥,还是补补吧。”“为什么要补啊,三哥的腿又不舒服了吗?”宋五郎喝了口汤,好奇的问道。

宋二郎摸了摸宋五郎的头,“你三哥没事,多吃点吧,明年就十三岁了吧?”宋五郎扁了扁嘴,“二宝他爹说了,他十三岁的时候也跟俺一样的个子,俺会长高的。”宋二郎憨厚的笑了起来,带着让人舒服的亲和力,“会长高的,别担心。”

王二妮知道宋五郎最大的担忧就是自己的个子,也给他夹了菜,安慰道,“多吃点,就能快点长高了。”宋五郎乖巧的点了点头,纯净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盯着王二妮,趁着她不注意亲了一口,“媳妇,你要等着俺。”说完就捧着碗就开始吃。宋三郎摇头一笑,取笑道,“这小子,个子没长多少,就知道亲媳妇了?”

“他奶奶个熊的,你没看他《遛鸟》的那股劲头。”宋四郎也跟着起哄道。几个人哄堂大笑,弄的宋五郎脸红的滴的出水来。过了几天家里收拾的差不多了,也到了过年的时候,王二妮女红进步神速,给家里的每个人都做了双新鞋,倒是把宋家几个兄弟美得不行,觉得家里终于有了女人的味道。

宋家兄弟在村里没有什么亲戚,他家是后来定居的,宋家双亲又死的早,连宋大郎都说不清家里到底还有什么亲戚,只依稀记得听爹爹说过他们祖籍黑河州县的人。

不过宋家几兄弟在村里人缘很好,特别是宋二郎,这种地的好手艺可不是谁都会的,总是有很多村户送来了一些年节礼,有人送了一颗白菜,有人送了半块腊肉,千奇百怪,把王二妮看的只觉得新鲜很。

到了除夕夜里宋大郎在厨房做饭,王二妮自然想去打下手帮忙,却是给拦了下来,大冬天的生怕让她冻了手,宋大郎可是舍不得,王二妮几次抗争未果之后,只好老实的在屋里和宋家其他兄弟聊天。

宋四郎正说着那天采到山参经过,他眉目刚硬,自带和一股凛然,“俺那一日,一脚踩空,直接滚落下去,还好死死地抓住了那突起的石头,减轻了滚落的速度,不过也撞的够呛,趴在雪地上半天才缓过劲儿来,吃了一口雪,正待起来,一只黑瞎子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宋五郎听到这里心里一紧,“四郎哥哥,你当时是不是很害怕。”宋四郎没有回答,目光扫了眼听的聚精会神的王二妮,眼中带出留恋的神色,“害怕到不至于,就是想,要是有个万一,舍不得你们……还有媳妇。”王二妮听得心里一热,伸出手紧紧的握住了宋四郎的手,含笑的望了过去,“四郎哥哥,还好……你好好的。”

宋四郎被王二妮看的热血沸腾,眼中迸发出狂喜的光芒,不管不顾的把王二妮楼进了怀里,捧着脸就亲了上去,嘴里还不忘说道,“媳妇,俺就知道你舍不得俺……让俺亲亲。”王二妮眼角余光撇到宋五郎瞪大了眼睛,她想挣扎出来,只是哪里是宋四郎的对手,宋四郎的吻火热激情,带着少年特有的痴缠,很是缠绵了一会儿,要不是王二妮快被吻的快喘不过气来,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四郎哥哥,五郎看着呢,你怎么这么不管不顾的。”王二妮羞红了脸,责备的说道。宋四郎哈哈一笑,“让五郎看看,他早晚不是要学的。”说完仍是不肯放开王二妮,抱着仔细的用手摩挲着王二妮红润的面颊,那眼中欲/望没有退去,灼灼的注视着,一副意犹未尽的摸样。王二妮知道,话虽然说的如此简单,哪里是那么轻易地,只是显然宋四郎不愿意多讲,“是在那里看到了山参吗?”

“嗯,说来也巧,那黑瞎子走的时候留了脚印,离俺最近的那个脚印上,雪被踩了下去露出了植物的枝头,俺这一看……这不就是参苗吗?”宋四郎说道这里哈哈大笑,现在想起来也是有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感觉。王二妮听的津津有味,“四郎哥哥,你说那附近是不是还有别的参苗没挖出来。”刚好宋三郎端着菜进了屋,听到王二妮的话,忍不住宠溺的一笑,打趣的说道,“媳妇你可真是不知足的,是不是嫌俺们给你买的杏花簪子不够漂亮,想多要几个?”当时在镇里卖了山参,宋三郎就说媳妇身上连个物件也没有,实在寒酸,众人就挑了个杏花摸样的银簪子,买了回来。

其实银簪子做工粗糙,打磨的也不够亮,谈不上什么好看,但是这份心意却是让王二妮觉得,这比钻石做的还要漂亮,她当时就喜滋滋的戴在头上给几个兄弟看,倒是让宋家兄弟心里愧疚,觉得媳妇这么喜欢这些东西,竟是到现在才给买了个,都暗暗下定决心,以后有了银子要加倍的买首饰送给她。

菜做好了,陆陆续续的端上了桌子,摆的满满的一桌,有烧鱼,脆皮炸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2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