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2章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第2章

小说: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脑踊睢

宋大郎怜惜王二妮一早就要起来赶路,刚才又哭的厉害,耗了体力,就让她在屋内好好睡觉。

宋家茅草屋就两个房间,西屋和东屋,西屋是几个兄弟住的,东屋以前住着宋家的双亲,只是后来两个人相继故去,房子一直空了下来也没人愿意去住,也许是怕触景生情,也许是都在一起睡,可以聊天,几个兄弟一直挤在西屋的炕上睡觉,王二妮自然就和几个兄弟一起住西屋。

王二妮嗓子很疼,刚才的大哭似乎加剧了她的伤口……昏睡中她朦朦胧胧的想着如果有金嗓子喉宝含一含该多好,一会儿又觉得虽然宋家的被子很旧,但是似乎经常晾晒,有种清新的阳光味道,很软,很舒服……渐渐的她进入了梦境,梦中她又回到了乡下的家中,母亲满是皱纹的脸,几个姐姐高兴的神色,还有父亲慈爱的笑容,以前曾经见过无数次的场景,这一次却让她留下了眼泪,她真的很想她们……

“大哥,媳妇怎么又哭了?”宋五郎稚嫩的童音。

“俺看看……她脖子伤到了,你去把晒好的草药拿过来,那个靠左边的。”宋大郎冷清的声音,带着沉着。

王二妮昏睡中感觉脖子的清凉清凉的,她舒服的舒了一口气,转了个身准备继续睡……不知道是谁从一旁稳住了她的肩膀,在耳旁说道,“不要动,马上就好了。”

低沉的声音让她愣了愣,迷迷糊糊的脑中似乎想起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山沟沟里,然后还被迫嫁给了五个兄弟做共妻……想到这里,王二妮觉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只见宋五郎正爬在炕沿上睁着一双大大的纯净眼睛注视着她,而宋大郎则坐在她的旁边,从碗中拿出一种绿色的药糊糊抹在她的脖子上,原来那种清凉的感觉是因为这东西。

王二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宋大哥,我自己来吧。”

宋大郎像是没有听见一样,继续着他的动作,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沉,是的,王二妮没有看错,是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弄的王二妮琢磨着自己哪里得罪了他。

宋大郎虽然表情不虞,但是动作很轻,也很温柔,因为体弱从小没有怎么干过活,手指白皙修长,过了好一会儿,抹完了药,又接过宋五郎递过来的白布帮她缠了缠,这才作罢。

“以后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要轻生,叫人轻贱!”宋大郎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王二妮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之前上吊的事情被知道了……

宋五郎擦了擦鼻涕,嘻嘻一声傻笑,“媳妇,大哥是想娘了,你别生气。”

“娘?”

“嗯,据二哥说,娘就是因为爹爹去了心里受不了才上吊了,是大哥把娘房梁的吊绳里放了下来……不过那时候俺还小,不知道,俺还没见过娘长什么摸样呢。”宋五郎说完难过的低下头。

王二妮真是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上吊可不是她啊……只是既然自己拥有了这具肉身,她也只能认了。

“五郎,你过来!”王二妮朝着宋五郎招了招手。

宋五郎眼睛一亮,把鞋子一脱,麻利的爬上了炕沿,坐在了王二妮的身旁,“媳妇你叫俺干嘛?”

王二妮拿过手帕擦了擦宋五郎的手背,尽量温柔的说道,“这流了鼻涕就要擦掉,可不能用手胡乱抹了,知道吗?”她想赶紧要把宋五郎不讲卫生的毛病改过来,不然她这么看着连饭都吃不下了。

宋五郎闻着王二妮身上的馨香,听着她温柔的声音,眼睛瞪的大大的,不过一会儿眼圈就红了。

王二妮还以为自己话让他不高兴了,赶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弄疼你了?”

宋五郎摇了摇头,磕磕巴巴的说道,“媳妇你对俺真好,从来没人对俺这么好过……”

王二妮轻声说道,“怎么会,你几个哥哥,还有你故去的父母心里都是疼爱你的。”

“才不是,都说是因为俺,爹娘才死的,俺就是扫把星。”宋五郎委屈的哽咽道。

“他奶奶个熊的,这是谁说的?”从门口传来一声暴躁的怒吼。

原来是宋家兄弟下田回来了,宋四郎刚进门,就听到宋五郎哭哭啼啼的声音。

宋五郎马上把身藏在了王二妮的怀里,只露出一双眼睛说道,“还不是你的相好,李家村的刘寡妇!”说完就又害怕的把头缩了起来。

宋四郎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像是被人揭开了心底最深的秘密一样,脸色通红,就像是熟透了苹果一样,配着他魁梧身材,刚毅的面容颇有些不伦不类,不过一会儿,哼的一声,摔门跑了出去。

跟随而来的宋三郎嘻嘻一笑说道,“真难得,四郎也有害羞的时候。”

宋二郎最是憨厚的,看不得别人太过窘迫,忙说道,“吃饭了,媳妇,五郎,出去吃饭了。”忽然看到王二妮脸上的绷带,有些诧异的问道,“这是怎么了?可是哪里难受?”

王二妮摇了摇头,“没事,过几天就好了。”她心中暗想别是又看出之前上吊过……她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那要不要俺……”宋二郎搓了搓粗糙的手背,不好意思的说道,“要不要俺抱着你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王二妮脸腾地红了起来,她忙说道,“不用,我自己能走。”

宋二郎有些失落的哦了一声,“那赶紧出来吧,今天大哥特意做了猪肉,可香了。”

院子内摆着木桌,宋家几个兄弟围绕着坐着,桌上放了三碟菜,一碟炒白菜,还有一碟炒土豆,还有一碟是放了几片猪肉,主食是菜粥,王二妮想,不是说炖了猪肉了吗?怎么只放了几片肉?

王二妮小时候也是苦大的,寻常也吃不到肉,鸡蛋也是难得吃,因为都要存了去卖,在后来她在酒店里当服务员光伺候别人,看着那些人吃好吃的不知道有多馋,不过也有个好处,倒是没少学些厨艺,没想到穿过了过来,这日子过的……一样的苦,她哪里知道去年这一代闹了灾荒,一般人家连饭都吃不上了,宋家算是好的。

几个人默默的吃饭,王二妮吃了口白菜,又喝了口粥,就见众人都不吃而是发愣的看着自己,她有些窘迫摸了摸脸,“我脸上有东西吗?”

宋五郎嘻嘻一声傻笑,“媳妇,你吃饭真好看,秀秀气气的。”

宋大郎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几个人如梦清醒一般,忙把头低了下来埋头猛吃。

“喏,给你!”一片猪肉被夹道了她的碗里,王二妮讶异的抬头,只见宋四郎别扭的看着自己。

“噢,谢谢,你也吃。”王二妮自然的道谢道。

“俺……”宋四郎一片欲言又止的摸样,见王二妮看着自己,终于鼓起勇气说道,“俺没有喜欢过刘寡妇……”说完脸色绯红,一口喝掉菜粥,风一样的溜掉了。

第3章

橘红色的阳光照射在院内的饭桌上……除了鸟叫声四周一片静悄悄的,王二妮窘迫的把宋四郎递过来的猪肉一口吃掉。

猪肉应该是腌过的,有点咸,但是不知道为么,王二妮竟然吃的津津有味,她心理再说,这个东西太咸了,对身体不好,还有一种奇怪的味道说不定是变味了,但是像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一样,吃完竟然还眼馋的看向盘子里,可见这具身体的主人一定饿了很久了……

宋家兄弟虽然看似都在吃饭,其实眼睛都情不自禁的瞟向了王二妮,多少年来家里第一次有个女人在,这感觉都说不出来的新奇,特别是王二妮吃饭的时候,红润的小嘴一张一合的,粉红的脸颊一鼓鼓的,像个小青蛙一样可爱。

就像王母说的,王二妮其实长的非常娟秀,虽然是乡下人但是肤色白皙,总是晒不黑,并且牙齿洁白,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确实是个美人坯子,要不王父想把她卖进窑子里,确实是那边要给的银子多些。

宋家兄弟哪里见过这情景,一想到这个可爱的小丫头都是他们的媳妇,心里更像是吃了蜂蜜一样甜滋滋的,连最喜欢装沉稳的宋大郎也忍不住眼中露出宠溺的神色。

所以当王二妮露出对猪肉渴望的眼神的时候,宋家兄弟齐刷刷的夹了猪肉放到了王二妮的饭碗里,四双筷子交叉在一起,这是何等的场景……王二妮尴尬的看了眼几个兄弟,羞红了脸说道,“不能光我一个人都吃啊,你们也吃。”

宋大郎咳嗽一声,收回了筷子,一口喝掉菜粥站了起来,“俺吃饱了,一会儿吃好叫俺过来刷碗。”

“俺也吃饱了……”

“俺也是!”

王二妮看着齐刷刷起来的三兄弟有些摸不着头脑,她碰了碰正一脸努力吃饭的宋五郎,“你几个哥哥怎么了?”

宋五郎摸了摸下巴,一副沉思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的说道,“可能是早上吃多了,着急上茅厕,他们每天都会为了抢茅厕吵架。”

王二妮一口饭喷了出来,她觉得是时候要好好的教育教育这个宋五郎,鼻涕不是乱摸的,吃饭的时候什么话不能说这茅厕之类的。

“媳妇你怎么了?”宋五郎见王二妮把饭喷了出来,吓了一跳,惊恐瞪着圆滚滚的墨色眼睛。

“五郎,吃饭的时候不能说茅厕啊,还有一些脏的东西。”王二妮特意放柔了声音,怕他不高兴,小孩子最容易叛逆了。

“为什么?”

“因为……因为你说了我吃不下饭。”王二妮只戳了当的说道。

宋五郎了解的点了点头,一副人小鬼大的摸样,“媳妇,大哥说过,俺成了亲就是男子汉了,要让着媳妇,俺以后再也不说了。”

王二妮囧了半天,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宋五郎的头,夸奖的说道,“真乖。”

“俺你是你相公,不是你家孩子……”说完还不高兴的撅着嘴。

王二妮噗嗤一笑,“知道了,吃饭,怎么了?看着我干嘛?”见宋五郎愣愣的看着自己,王二妮奇怪的问道。

“媳妇,你笑起来有两个窝窝,特别好看!”

王二妮脸上显出几条黑线,宋五郎不过才十几岁的年纪,就知道女人的漂亮和丑……她不说的继续吃饭,她需要面对的事情还很多,这一堆乱事,一定不能饿着自己。

饭桌上只剩下两个人在吃饭……王二妮吃完了土豆菜,又向白菜进攻,正吃的津津有味,忽然听到宋五郎一本正经的说道,“媳妇,你说,吃饭的时候,是不是像baba,之类的都不能说?”

王二妮一口饭又喷了出来……

虽然诸多的忐忑不安,但是睡觉的时间还是很快就到了,王二妮看着窄窄的炕,心里七上八下的,难道真的要跟几个大男人挤到一起睡?其中还有一个留着鼻涕的小P孩!

一想到早上宋家五兄弟虎视眈眈的表情,王二妮就觉得一阵心慌,早上第一次的见面场景到现在还让她心有余悸,被扒光了让五个男人光溜溜的看着,谁受得了在来一次?就在她发愁的时候,宋大郎打了一盆热水进来,手臂上挂着崭新的手巾,

“媳妇,过来洗脸吧,俺在给你脖子换换药。”宋大郎把热水放在破旧的木椅上说道。

看着宋大郎细心体贴的摸样,从来没有被男人这么关心的王二妮突然有些没出息的想,不管怎么样,这家人对自己是真的好……刚想到这她就鄙视了自己一番,呸!不能被柔情政策攻下来,她要硬起心肠来。

水温刚刚好,不热不汤,王二妮刚洗完,就被宋大郎把她抱入怀中,就像是对待孩子一样,用新的手巾轻柔的擦着她的脸颊,额头,鼻子,还有丰润的嘴唇,动作温柔,眼神专注,似乎是在做一个非常严肃的工作。

两个人彼此呼吸相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2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