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18章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第18章

小说: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但是挡不住也是个敏感的地方啊!

两个人像是触电一样快速的分开,宋五郎脸色通红,就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样,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王二妮的脸色,“媳妇……你那里,俺什么也没摸到……”

宋三郎心里好笑,觉得自己的这个弟弟真是纯真的可爱,“你没摸到什么?”

“平的,什么都没有……媳妇,你别生气,肯定没有摸到。”宋五郎这个心急啊,只是他不知道这个解释,竟是越解释越糟糕。

王二妮忽然发现其实宋五郎才是杀人不见血的高人啊,她带着无限的怨念的心情对着宋大郎说道,“大郎哥哥,我要吃猪脚!!”

院子内一阵哄堂的笑声,宋大郎强忍着笑意,安抚的摸了摸王二妮的发丝,“给你备着呢,咱多吃点,以后肯定会有的,别担心。”

宋二郎立时表起了决心,实实在在的说道,“俺真的不在乎平不平……”

到了晚上一家子围坐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个饭,王二妮化悲愤为力量一口气吃了两块猪脚,说是两块其实也不多,那猪脚虽然比起肥肉要便宜些,但是挡不住个肉啊,价钱也低不到哪里去,宋大郎为了让王二妮天天都吃上,把一直猪脚分了十几块出来,每次都给她吃一块,后日宋家几个兄弟对于宋老大的这点坚持很是赞誉,可见还是很有效果的……当然这是后话。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宋大郎在几个兄弟艳羡的目光中光荣的实行了他的陪睡任务,王二妮现在一点也不扭捏了,直接扑进了宋大郎的怀里,小声的讲着镇里的见闻趣事。

夜色静悄悄的……大家都进入了睡梦中,唯独一个人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那双狭长的眼睛,带着深沉不见底的沉思。

“四郎,你醒醒!”

宋四郎揉了揉迷蒙的眼睛,不高兴的说道,“困死了……三哥,什么事啊?”

宋三郎的眼睛在夜色里精光四射,贼亮贼亮的,“你还记得那个算命先生的话吗?”

“不记得了;别折腾俺了,俺睡了啊。”宋四郎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一副少来烦我的样子。

“你说那个明月当空,是不是指时间……你看外面的天色。”

宋四郎的目光倏然的睁开,他抬头看着窗外,一轮明月爬上了树梢……忽然一个想法涌上他的心头。“三哥,你说的是……”

宋三郎点了点头,“肯定是。”

第24章

睡梦中,王二妮皱了皱眉头,耳边传来的吵闹声,扰的她无论如何也无法继续睡下去,她迷迷蒙蒙的睁开了眼睛。

“四郎哥哥,这是怎么了”眼前的情景让王二妮立刻清醒了过来,原来屋内一片乱糟糟的,宋大郎和宋五郎不知道去了何处,宋四郎一身血的坐在炕沿上,脸色苍白,正让宋二郎给他缠着绷带。

王二妮立即靠了过去,面带担忧,“出了什么事情了?”

宋二郎正是缠绷带的关键时候,无法□出来,只得出声安慰道,“没什么大事,可是把你吵醒了?”

王二妮嗯了一声,她的声音引得一直闭目养息的宋四郎睁开了眼睛,“媳妇,你怎么醒了?”

“四郎哥哥,你伤到哪里了?要不要喝点水?”王二妮看到宋二郎干裂的嘴唇,急切的问道。

宋四郎点了点头,也许是宋二郎手上的劲儿有些大了,嘶的抽了一口气,“他奶奶个熊的,二哥,你就不能轻点?”

身后传来的恨铁不成钢的声音,“现在知道疼了?怎么做事情之前也不知道动动脑子!”是宋大郎的声音,他手上捧着一碗黑色的药汁站在门口,显然是去熬药了。

“还不是三哥说……”宋四郎看到宋大郎手中的药汁脸色一变,这下苍白里竟然透着青色,“大哥,俺不喝药!”

宋大郎重重的哼了一声,“不喝也得喝。媳妇你怎么醒了?”后面的话是对着王二妮说的。

王二妮看了眼黑乎乎的药汁,心里有些同情宋四郎,“嗯,睡不着了,大郎哥哥,这是什么药?”

“四郎中了毒,这是解毒药。”宋大郎不紧不慢的说道。

宋四郎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大哥,俺能挺过去,不喝药也没事。”

“中毒?”

“可不是,半夜跑到了后山不说,还赤手空拳的和人博弈,最后被人在胸口砍了几刀,那刀上是抹了毒药的,幸亏是普通的毒药,不然俺可是一点办法也没了。”宋大郎把药汁端了过去,放在宋四郎的鼻尖,一副药他喝的架势。

“他奶奶个熊的,俺不喝……大哥,你不能逼俺。”宋四郎从小就怕一样东西,那就是吃药,很难想象那样一个外表眉目刚硬的少年,竟然是怕吃药的。

王二妮急了,这可不是任性的时候,“四郎哥哥,不吃药怎么行呢,你快喝了吧,我兜里还有颗枫糖,你喝完我就给你吃,可甜了。”

宋四郎对着王二妮难得的哄劝的语气,竟然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虽然那语气中哄孩子的成份多点,什么叫吃了糖就不苦了……嗯,其实吃颗糖也不错,不对,他到底在想什么,不行,打死他都不会喝药,“媳妇,俺不喝也能扛过去的。”

宋大郎刚才熬药的时候就愁怎么让宋四郎把药喝了,宋四郎从小就倔强,又力大无比,他还记得上一次也是因为风寒,不肯喝药,整整在炕上躺了一周……,如果宋四郎死倔的坚持,他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下见他竟然在王二妮的劝说下有软化的迹象,心中一动,牵起王二妮的手把药碗放了过去,“媳妇,你让四郎把药吃了,俺去拿颗糖。”

王二妮坚定的接过了药碗,郑重其事的点头,“大郎哥哥,你放心,我一定让四郎哥哥把药吃了。”

身后传来噗嗤的笑声,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宋三郎在宋五郎的搀扶下走了进来,他脸上带着促狭的神色,“四郎啊,看来你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宋大郎皱了皱,“俺还没说你呢,瞧你出的什么馊主意,那刀口差那么一点就……”宋大郎忽然停下了抱怨,因为他看到王二妮正聚精会神的听着,他怕下面的话题太过血腥,吓着小姑娘。

只是显然晚了,王二妮立时红了眼圈,抓着宋四郎的手,“四郎哥哥,你怎么这么大意!是不是伤的很重?”

宋四郎被王二妮指责的眼神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如果是宋家其他的兄弟,他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吼,可是看着眼中含着水雾的可爱媳妇,他竟然说不出反驳的话来,“俺没事,那家伙根本就不是俺的对手……真的,不信,你看看。”说完就要扯开布条。

王二妮忙把手压在他的手上制止了他的动作,“别动了,刚缠好的……我信了还不行吗?四郎哥哥,喝药吧。”

“俺……不喝。”

“四郎哥哥,你不会是怕苦吧?只有小孩子才会怕吃药呢。”王二妮说的一脸认真,看到宋四郎白色绷带上的血痕,眼中的水雾更重了。

宋四郎立时觉得气血上涌,脸色通红“俺才不怕苦呢。”

“那喝了它……不然我会担心的,四郎哥哥……”王二妮撒娇的拽了拽宋四郎的衣袖。

宋四郎见王二妮担心的凝视着自己,似乎只要他拒绝,眼角的那颗水珠马上就会滑落下来,又难得听她撒娇,这一刻再是心如钢铁也成绕指柔,他暗叹了一口气,“好吧。”

王二妮高高兴兴的把药端了过去,宋四郎闭着眼睛,如上断头台一般,一狠心,咕噜噜咕都喝了下去,很快药碗就见了底,王二妮用手帕给宋四郎擦了擦嘴角,又拿了块枫糖放进了宋四郎的嘴里。

宋四郎苦的脸都皱成了一团,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媳妇你看,俺可是都喝光了,俺就说了,俺不怕苦。”

王二妮高兴的点了点头。

宋三郎已经被宋五郎搀扶到了炕上,他听见两个人对话,闲闲的说道,“这药可是要吃七天呢,四郎,你话可别说太早!”

刚刚有些回了血色的宋四郎,听了宋三郎的话脸又苍白了回去,“还要吃几天?”

王二妮赶忙安抚道,“四郎哥哥,我还有枫糖没吃完,都给你吃……不要怕。”

宋四郎挺了挺胸膛,别扭的把脸转开说道,“俺才不怕呢。”

“这是什么?”宋五郎好奇的询问道。

只见一张鹿皮被铺在炕上,大的几乎把整个炕都铺满。

宋大郎沉吟了半天,摸了摸鹿皮上的字体说道,“这是一张九州舆图,极其珍贵的宝物啊,四郎,你是怎么得来的?”

在古代地图并不像现在这样的普及,属于军事机密,只有上层军将或者皇帝才会拥有的东西,极其珍贵,当然那种地图是属于军事用途,还有一种地图,那就是商业地图,只有那些生意遍布九州的世代富甲大商人才会有,他们会把走过的路线一一记录下来,一代一代的传下去最后就变成了无比精确的商业地图。

可以说宋家拿到的这份舆图,如果不是伪造之物,那就是千金价值的东西了,不,应该说千金难买之物。

宋四郎指了指东屋,“是哪个老人家给俺的……他以为自己快不行了。”原来宋四郎不仅和人血拼了一把,还救了一个老人回来。

王二妮好奇的问道;“什么老人?”

宋三郎沉默半响才说道,“媳妇,四郎救了个人回来,就是那个给俺们算命的老先生。”

“啊!这是到底怎么回事,不行,四郎哥哥,你快跟我说说,这半夜的,你怎么会受伤,又怎么会救了个人回来。”王二妮惊异的睁大了眼睛。

宋三郎见众人沉默,站出来说道,“俺来跟媳妇说吧。”

第25章

“哐当”一声黑色的粗瓷陶碗被摔在地上,四分五裂,滚烫的药汁四散开来,形成了水迹。

炕上躺着一个瞎了眼睛的老人,面色苍白,和他褴褛的穿着大为不同的是,竟然带着少见的高傲和冷漠的神色,“俺不喝,俺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以后别再把心思用在俺身上了。”老人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他能撑着一口气活到今天,也不过是因为大仇未报,如今……他已经生无可恋,不想拖累这一家子好心人。

宋大郎沉默的捡起地上的碎片,他动作轻柔,似乎根本不为老人话生气,待到收拾完毕,推门而出。

门半开,屋外的阳光照射进来,映射在宋大郎白皙的清俊的脸颊上,越发衬得他容貌俊秀,他忽而停步,头也没有回的说道,“老人家,俺爹娘去的早,这村里有又没有什么亲戚,都是哥几个互相扶持才熬到今天,其中之艰辛自是不必说,只是俺常常感怀,如果爹爹还在世该有多好……”

老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从刚才一直就仔细的“听”着宋大郎的反应,虽然自己摔了碗,但是见宋大郎竟无一点怒意不说,竟然还说出这一番情真意切的话,心中微动……只是却强忍着不说。

宋大郎见老人,握紧了拳头,显然是因为自己的话有所触动,紧接着说道,“如果大郎的爹爹活着……蝼蚁尚且知道偷生,何况,老人家也是少见的睿智之人,何苦纠结于过去,那九州舆图已经在放在边上,本就不是俺家之物,没道理授着,老人家自行拿去。”

宋大郎说完也不等老人回答,出门而去。

王二妮手里捧着饭碗刚要给老人送饭,就见宋大郎走了出来,就问道,“那人还不肯吃药?”

自从宋四郎阴差阳错把人救回来之后,王二妮跑去一看,果真是给他们算过命的那个老先生,王二妮不禁心里打鼓,这个人到底什么身份?

要说那一日宋三郎偶然听到了那个男子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2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