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10章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第10章

小说: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酒精的亢奋加上宋三郎诱导一样温柔的抚触,王二妮渐渐迷失在这心旌摇曳的感官世界中。

怀中的少女,那迷离的眼神带着一层迷雾一般的懵懂,就像是一个纯真的孩子,带着全然的信任,这一刻,宋三郎的心从来没有过的柔软过,带着yu望的激动渐渐的消散,剩下的只是小心翼翼的满满怜爱。

直到宋三郎最后的一个啄吻,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去,王二妮还全身绵软的靠在宋三郎的怀里,她眼神有些迷迷蒙蒙的,那眼睛好像是在说,结束了吗?

银色的月光照在王二妮微张的红肿的嘴唇上,带出胭脂一般的红润,宋三郎好不容易克制住的渴望,在一次燃烧了起来,

“咳咳,三郎,该睡觉了。”宋大郎干咳了一声,适当的出言阻止。

王二妮只觉得从宋三郎的怀里又被抱入了另一个人的怀中,那有些坚硬的胸膛,还有充满力量身躯,紧紧地把她搂住,炙热的气息袭来,接着是一阵晕眩一般的激烈的拥吻,滑动的舌头,急促的呼吸,都在表达着对方急切和迫不及待,直到那厚重的力道捏疼了她的腰肢,才有些回过神来,“疼……”

王二那妮小猫一样的软糯的叫声,根本不惧一点威胁,在旁人听来更像是一种鼓励,宋四郎瞳孔伸缩,发出舒服的咆哮声,柔软的舌头更加的深入,想要把王二妮口中每一寸的角落都要尝边,他的手更是难耐的伸进了王二妮的衣襟之中,一路的摸了了下去。

粗糙,带着茧子的手在凝脂一般的肌肤上滑动,带出一阵阵的刺痛,但是刺痛之余又有一种说不出的酥麻同时侵袭着王二妮,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有些心慌,她耐的扭了扭身子,想要挣脱开这紧密的怀抱。

宋四郎越发的激动,只觉得气血上涌,身体简直不像是自己的……但是他还记得那一日王二妮眼泪,酸涩的泪水滴落在他的手臂上,是那么的刺痛,第一次他带着令他自己都惊讶的毅力,把唇从王二妮的身上挪开,“该死的……大哥你抱着媳妇回去睡吧……俺去吹吹风,怎么这么热呢!”

王二妮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本就有些酒醉的脑子更加的迷糊了起来,接着又被带入一个怀中,那带着淡淡的药香味是如此的熟悉,是令人心安的味道,她把有些发烫的脸颊贴在对方的胸膛上喃喃的说道,“大郎哥哥,是你吗?”

额前的发丝被人轻轻的撩开,带着温和的男声在头顶响起,“乖乖的,睡觉了。”接着是身体悬空的感觉……

寂静的夜里,屋内鼾声四起,充分的代表着屋内男人的疲惫,特别是宋二郎和宋四郎,这几天为着打猎根本就没有睡好觉,晚上又喝了酒,几乎是沾了枕头就睡着了。

唯有肩负着带着王二妮睡好觉,睡个“安全”觉的宋大郎失眠了……原因其实无他,因为王二妮同志确实有些兴奋过头了。

深更半夜的,王二妮的眼睛亮晶晶的,带着朦胧的醉意,要多诱人就有多诱人,更要命的是一个劲儿的往宋大郎单薄的亵衣里钻,要知道这件亵衣个可是宋大郎唯一还算能穿出来的衣服了,也只有抱着王二妮睡觉的时候才会舍得穿上,别是这样给拱坏了吧?难道下次要穿着那破了个大洞的亵衣抱着媳妇睡?

“媳妇乖,咱们睡觉了,你看夜都深了。”宋大郎放柔了声音,努力的劝哄着。

王二妮嘟着嘴,“不要……我不困。”

那粗棉做的亵衣膈的王二妮难受,她动手直接从两边解开了绳子,让宋大郎露出了因为常年不晒阳光,比女人还要白皙细腻的肌肤。

王二妮用脸颊蹭了蹭宋大郎的胸膛,那柔腻的触感不亚于女人的肌肤,“大郎哥哥,这里手感真好。”

第13章

宋大郎闷哼一声,清俊的脸上带出一抹少见的嫣红,王二妮柔软的嘴唇咬着他的胸口,涌出一种说不出的麻痒感,让他腿间的男性坚硬的如钢铁一般,生生的胀疼。

“媳妇,乖,放开,俺们睡觉了。”宋大郎手指放在两边,紧紧地握着拳头,根本不敢放到王二妮的身上来,生怕控制不住自己。

王二妮嘿嘿的傻笑了起来,“大郎哥哥,你这皮肤像是果冻一样的。”

“果冻是什么?”

“就是一种吃的。”王二妮用脸颊蹭了蹭宋大郎的肌肤,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只要你想吃,大郎哥哥一定给你弄来。”

“真的吗?”王二妮的眼睛亮晶晶的。

宋大郎见王二妮离开了自己的胸膛,舒了一口气,又见王二妮说的可爱,忍不住笑了出来,“嗯,告诉大郎哥哥。”

“我还要吃汉堡包,薯片,还有炸虾……”

王二妮十六岁就开始在酒店当服务员,别人吃饭她只能干巴巴的看着,口水只能往肚子里咽,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一天能吃上酒楼里那个软炸虾仁,当然还有只吃过一次的肯德基,这些对别人来说触手可及的东西,对于她来讲却是可望不可及的奢侈品,因为一个几十块的套餐,可以抵得上她一天的工资。

“什么是涵宝宝?”宋大郎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王二妮难过的埋进了宋大郎的怀里,“大郎哥哥,你知道吗?我刚听到肯德基还以为是一种烤鸡的名字,后来发现自己真土……总是被人嘲笑。”王二妮说道这里有些难过的低着头,刚从山里出来,穿着衣袖有些短的,不合体的衣服,不知道被酒店里的同事嘲笑了多少次。

宋大郎有些听不懂王二妮的话,但是他能感觉到对方语气中的酸涩,这种感觉让他心疼的不行,他也顾不得怕控制不住自己克制,一个伸手就把王二妮抱入了怀里,像是安抚孩子一样哄着,“媳妇,你想吃鸡肉是吗?家里不是养着鸡呢,明早就杀了,炖给你吃,不要难过……”

王二妮她顺势紧紧地搂住宋大郎的脖颈,“大郎哥哥,家里的鸡不能杀,那是下蛋的鸡。”宋大郎的一席话让那个王妮渐渐清醒了起来,下蛋的鸡对家里多重要,没人比她更清楚了。

“这有什么,只要你喜欢,就是都吃了家里也没人闲话,今年让二郎多养几只鸡,你不知道吧,你二郎哥哥养鸡,种地可都是很在行呢。”宋大郎亲了亲王二妮的鬓角,豁然的说道。

王二妮只觉得心里热烘烘的,“大郎哥哥,你对我太好了,好的……我真怕一睁眼,这些都不是真的,有一天……你不知道,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

宋大郎想起王二妮家里的家境,理解的摸了摸她还有些粗糙的小手,可怜的丫头,在家里肯定受了不少苦,“不会的,俺们会一直一直对你好,媳妇,不要怕。”

王二妮听的心里甜蜜,谁不喜欢这种甜言蜜语呢,哪怕知道,时间永远不是停滞不前的,哪怕知道也许有天,承诺都会变成昨日的老黄历,只是这一刻……她只想感受着这份只属于她的宠爱。

“大郎哥哥……”王二妮抬头,璀璨的目光望着宋大郎,那红嘟嘟的嘴像是某种邀请。

宋大郎喉咙一阵发紧,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慢慢的底下了头,忽然王二妮有些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下面有东西膈着她。

“大郎哥哥,你……”那硬硬的东西分明就是……王二妮的脸腾地红了起来。

宋大郎一阵尴尬,轻声说道,“俺们还是早点睡吧。”

王二妮在宋大郎的怀里找到一个舒适的位子,努力地闭上了眼睛,只是身后的那坚硬似乎越来越绷紧,她咬紧下唇,迷迷糊糊的想着宋大郎对她的疼爱,心里不知怎么就忽然难受了起来,这要是男性的本能吧?她想了又想,终于鼓出勇气说道,“要不,我帮帮你吧……”

女孩呢喃的声音,就像是羽毛一样抚弄着宋大郎的心,让他身体无法克制的颤抖了起来,他努力想要去忽视这个声音,不行,这绝对不可以,媳妇还小呢,她不懂事,但是他不能……

王二妮明显感觉到了宋大郎越发僵硬的身子,她心一狠,转过头面对着宋大郎,白嫩的小手哆哆嗦嗦的顺着他的胸膛摸了下去。

宋大郎的肌肤并不像是宋四郎那样坚韧,充满着阳刚的气息,但是身形比列完美,皮肤白皙细腻,别有一番清俊,王二妮初时,只是想为宋大郎的排解yu望,可是渐渐的被手中的触感迷惑,带着几分好奇,几分探索,又有几分的欢喜,如果说这几个兄弟有能让她这样放下心里的顾忌,恐怕也只有宋大郎了吧。

秋日的天气,已经有些冷意,宋大郎却觉得浑身燥热的厉害,王二妮那小手贴在自己的皮肤上,燃起了点点的火花,当这种的热源渐渐的聚集,最后变成一团不可磨灭的火焰,在他心中熊熊燃烧起来的时候,他在也忍不住,一个翻身把王二妮压在身下,呼吸不稳的说道,“媳妇,俺实在受不了。”

王二妮脸色绯红,酒意慢慢的散去,理智渐渐的回归,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闻着那令人心安的药香味,却让她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她努力稳住自己的心思“你……躺下,我帮你。”

宋大郎的眼睛明亮如星辰一般,热气吹在王二妮的脸上,“要怎么帮俺?”

王二妮被宋大郎的气息扰乱的酥麻了起来,这太危险了,她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失身,但是在这样下去她还真怕控制不住自己……她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了起来,鼓起勇气忍住羞怯说道,“你要躺着。”

宋大郎把王二妮抱在自己的身上,自己躺在褥子上,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眼睛却是一动不动的盯着王二妮,那意思好像是想看她怎么弄一样。

就是在大胆的被这样的盯着也会不好意思,何况王二妮还没经历过男女之事,更是被看的满脸通红,她转过头避开宋大郎的视线,手顺着肚子来到了腿间的鼓起,看着那傲然挺立的男性,握了上去。

宋大郎发出一阵舒服的吟声,鼓励的说道,“继续,别停……媳妇你的手真软。”他的手情不自禁的摸进了王二妮的衣服内。

手中的男性坚硬而滚烫,王二妮红着脸,学着上下的拖动。

……

寂静的屋内传来的女孩弱弱的声音,“怎么还没有好?”

男人暗哑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痛苦,“应该快了……”

又过了一会儿,女孩的声音已经带着疲惫,“好久了……大郎哥哥,你是不是……”

“咳咳,马上了。”

夜还很长……这个晚上让王二妮充分明白了,男人不是随便招惹的,点火容易,灭火太难。

属于秋日特有的天空,又高又蓝,宋家几个兄弟在一起商量着秋收的事情,眼看稻子就成熟了,总是要打算打算。

所以这一日王二妮终于见到了穿越之后的稻田,山里的水田都是梯田,一层层的,覆盖着金灿灿的稻子,像是金色的海洋,在秋风中摇摆着。

“这都是我家的地?”王二妮那一脸欣喜的模样,十足的地主婆架势。

宋二郎憨憨的一笑,“其实咱家的地也不多,不过媳妇别怕,饿不着俺们。”

“那边的地也是咱家的吗?”王二妮指着最右边的一块梯田问道。

“不是,那是村里王大牛家的。”宋四郎用布带缠了手掌,准备下田割稻子。

“怎么感觉遭了灾一样……”那一片梯田上的稻子一眼望去,就像是被够啃了一样,参差不齐,还有些发青,有种营养不良的感觉。

宋三郎笑的自得,“就是遭灾了,谁叫王大牛当初不听二郎的话。”

说起这事最生气的莫过于宋四郎,似乎那王大一副小人模样的表情还在他眼前晃动,“他奶奶个熊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2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