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BL电子书 >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

第9章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第9章

小说: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犬夜叉这个世界的武力值小得让人叹息,当然也可能是厉害的宅在家里没出门,如果说我和全盛时期的杀生丸对打要用10招才能赢的话,那么对上奈落这分/身,我可以秒杀。
  战斗不止可以公平的一对一,偷袭啊围欧什么的都可以,只要你用得好,秒杀根本就不是问题。
  对上一个完全没什么善良因子的妖怪来说,我才不管什么公平不公平,能省力就是最好的,于是扯出一串用线连好的符纸拍在刀上,净化之光和雷光交错闪烁。
  我挥刀,那个小不点影郎丸格挡,然后就只见它惨叫一声,冒着烟被打飞撞到墙上。
  回身一张定身咒贴在兽郎兽头上,他就以扑过来的诡异姿势定在了原处,然后以刀当棒,再次拍飞不死心飞过来的影郎丸。
  普通的刀果然不经用,只是短短的两次相击就再次碎裂。
  拍拍手上同样碎裂的符灰,我走向不死心的影郎丸,虽说是为了留他一条命没下重手,但被净化之力和雷击同时击中会很痛的,这家伙抗打击能力不错。
  “怎么样,服不服?”捉着他的尾巴把他拎起来,坏心地晃了几下。
  “我要把你切成几百段,从内脏开始吃,最后从身体里钻出来!”影郎丸恶狠狠地叫嚣着,就着抓住他的手臂向上,胸口一痛,眼前只余下一道残影。
  我不以为意地甩了甩手,被切成好几段的右手和胸前的大洞就完全长好了,只是有点痛而已,还好我已经把心脏拿出来了。
  那边一击得手的影郎丸桀桀直笑,在地上以一个高难度姿势立起身体,嘴里叼着一块差不了多少就完整的黑色四魂之玉,正是从我身上拿走的。
  然后,他一口吞掉了四魂之玉,黑色的肉眼可见的妖力让他娇小的个子迅速高大起来,至少比我还高。
  视线微微飘移,我分神了几秒,话说那块四魂之玉和影郎丸的脑袋差不多大,居然就这么吞下去了?咳咳,我没看到他被咔住,没看到啊!
  变得又高又大的影郎丸显然很满意,那居高临下的小眼神得意极了,抖了抖自己骨质增生了不少的身体,立刻就一招泰山压顶扑过来。
  虽说孩子对父亲热情是好事,但叛逆期的孩子还是要高度镇压比较好,第一次当爸爸桑,总觉得找不准重点,要多学啊!
  不慌不忙地从衣服里摸出净化符,一招黑虎掏心——妖怪的身体还没碰到那只握着符纸的手就消失了——准确地抓到了影郎丸身体中的四魂之玉。
  四魂之玉迅速退却黑色,变成纯白,同样的,影郎丸的惨叫也响起来了。
  轻松一勾,在影郎丸即将被净化消失之前把四魂之玉拿回来,撇着地上抽搐缩小的影郎丸,在心里为他身上贴上了‘外强中干’的标签。
  “四魂之玉还要吗?”拎着暂时反抗不能的影郎丸,不时用四魂之玉逗弄他,影郎丸像只小虾米一样蜷起身体,尽量躲开纯白四魂之玉的触碰,这个小家伙总算得到教训了。
  撕下兽郎丸头上贴着的定身咒,还没等我收回来,他张嘴就咬,把那张符纸连同我的几根手指一起咬掉,吧叽吧叽地嚼起来,看似涣散的双眸什么都没有。
  “……”
  仿佛整个世界都沉默了,我只能抽搐地看着兽郎丸机械地动着嘴角,吃下算是诡异的食物。
  这还没完,仿佛还觉得饿似的,兽郎丸坐到地上,拾起地上的武士刀的碎片就往嘴里塞。
  这妖看似弱不禁风的样子,但绝对是个大杀器,这点从他面不改色咔嚓咔嚓地嚼着刀片就可以看出,他的胃就像连接着次元空,什么都装得下。
  无语地看着兽郎丸啃完刀片开始拆地板后,我把影郎丸直接扔过去,本意是想让他阻止这家伙继续吃下去的,结果兽郎丸抓着影郎丸照吃不误,一口就吞下去了。
  然后,更诡异的事来了,好像吃不饱的兽郎丸居然停了下来,像具木偶一样待在原地不动了。
  = =!!!感情这两只要合体才能从破坏补丁变回木偶吗?
  走过去,兽郎丸完全没反应,摸摸头……没反应,挠下巴……咪眼了,他居然咪眼了诶!真像一只大型宠物……
  “奈落大人……”
  就在我给新收的宠物顺毛顺得不亦悦乎时,缩在角落护着昏迷神无的琥珀弱弱开口。
  “什么事?”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我恢复了优雅(装的),至少要给BOSS留点面子。
  “……神无醒了。”琥珀少年可疑地沉默了一下,然后移开身体,后面是已经自己坐起来的神无。
  本应纯白无暇的神无一身白衣却带着刺目的红,表情却还是没变,此时正安静地观看着自己手里的镜子。
  妖怪的自愈能力我信得过,当下检查起神无的身体,那件被划破的和服被我扯得大开,伸手探向神无裸/露出来的身体。
  “奈落大人!”
  一只和服的袖子被扯住,耳边传来琥珀的大叫,我那只手就堪堪停在衣服凌乱大开的神无身上。
  撇头看着脸都快冒烟却还是坚定扯着我衣袖的琥珀,有一瞬间他的气势弱了,但马上就更用力把我的手从神无身上移开,“这种事情……就算你们是父女也不能做!”
  我说孩子啊,你到底想到哪个不和谐的画面了?不就是扒衣服扒得利落了点,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上次我扒了杀生丸,神无还不是一句话都没说。
  这时候,神无也一脸疑惑加无辜地望着琥珀,不明白他这不敢看她却又脸红激动的样子是为什么。
  “放手,不然下次见面,我就把你姐姐也扒光!”轻描淡写地威胁了一句,成功让琥珀少年惊吓得后退了好几步,脸上青白交加,只差没写着‘你怎么这么无耻!’
  其实我也只是说说,但真要做的话……也不是下不去手!
  深感自己在变态道路上一去不回头后,我继续之前打断的事,扒开小萝莉的和服,检查了身上本应见骨的伤口——没有伤口了。
  神无的能力本来就是防御为主,会受这么严重的伤,估计是因为没发现藏起来的影郎丸,被一击得手。
  “还痛不痛?”把破烂的和服一裹,单手将神无抱起来,看到小萝莉摇头立刻转移了话题,“那去洗个澡然后换身衣服,对了,你们两个也是。”
  我对着木偶一样的兽郎丸招手,他抬起无机质的双眼看了看我,然后四肢着地走过来了。
  ==!果然越看越像宠物了!
  不出意料的,在兽郎丸接近的一瞬间抓住了闪电般袭来的影郎丸,这个小家伙还是没死心,替神无介绍。
  “这是小影和小兽,如果他们不听话的话,就用镜子关起来就好了。”把手里的影郎丸晃晕,不等他说话就又塞进了兽郎丸的肚子里。
  “小影、小兽。”神无喃喃地重复着。
  “对,是宠物哦,记得喂食就行了。”
  “宠物?不是弟弟吗?”神无疑惑了。
  “神无记错了吧!他们的确是宠物来的。”我肯定地强调。
  “我明白了。”神无恍然地点了点头,原来他们不是弟弟而是宠物啊!
  这座人见城五脏俱全,但就是人手严重不足,要洗澡就要先打水。
  因为灰刃坊暂时离去而闲下来的悟心鬼自告奋勇去河边打水,挑下了这项苦力活的重担,所幸这家伙的速度够快,做事物超所值,被夸了几句就满足了。
  神无和那两只新收的宠物去洗白白之前,她把镜子转向我,画面是身着华丽十二单的神乐。
  画面转了几次,最后消失不见,我也得知了这个她的近况。
  总体来说神乐还是比较乖的,不乖不行啊!她的妖力被我封印了。现在的她本身就只是个弱女子,想逃出那防范严密的城堡也不是不行,机率不会太高就是了。
  神乐学了几段舞,临时到大名面前替跳,原来的舞者被不和谐掉了。
  一炮走红,神乐被大名圈中,打算晚上好好乐一乐。
  于是那天晚上,此大名被杀了,但是没死成,神乐发现了这大名身上有四魂之玉,顿时觉得自己知道奈落为什么把她丢到这里的原因。
  就在神乐快得手的时候,转折来了,这座城堡被妖狼袭击,各种惨叫狼嚎不停,神乐也被突然闯进来的某位妖狼族少主当成战利品和四魂之玉一起扛走了。
  画面到这里结束,神无询问一下接下来要怎么做。
  我就说配角之一的钢牙怎么没出场,原来在这里啊!让神无放了一下神乐在妖狼族的生活,发现没生命危险之后就没管她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我在考虑自己要不要从现在开始准备嫁妆……
  不过钢牙身上的四魂之玉还是要回收的,这东西太引怪了,留着不好,而且也要早点搬家。
  咪了咪眼,就算要看戏也得找个风景好不会被波及的地方才行,要好好计划一下搬家的事,在此之前嘛,先要确保不会被打扰才行。
  我拿出纸笔就开始写注意事项,把重点标出来,比如白灵山啊不妖璧啊七人队啊蓬莱岛之类的,最重要的是这战国的地图还有妖怪的分布图也要列出来才行。
  密密麻麻地写了好几张纸,我找到了目前最应该做的事,先把这具身体换了再说,因为明晚就是奈落的妖气尽失的朔月之夜了。
  沐浴之后的神无已经回来了,我让她放出了犬夜叉和杀生丸的此时行动的画面,两队人正朝这边过来,有结界挡着暂时不用担心。
  只是明天失去妖力结界也会消失,需要让他们互相牵制一下。
  犬夜叉就交给桔梗了,珊瑚让琥珀少年搞定,戈薇的话,嗯——我摩挲着纸上写下的一长串名单——就让黑巫女椿去诅咒她吧!顺带可以牵制法师。
  至于杀生丸虽然难搞了点——我把视线定到犬夜叉一行多出来的那个少女身上——也不是不能搞定。那个穿越女又复活了,就是上次被杀生丸暴走时撕碎的那个,如果杀生丸知道这女人还活着,嘿嘿,那还不会追杀她?
  打定主意,我把四魂之玉扔给神无——事实上也只有她能跑腿了——交待她去找椿,顺便把计划说了一遍。
  看着神无隐入黑暗消失,我笑了,明天肯定会很热闹的。
    
                  
 
混乱的一天(上)
   黑夜,隐匿了无数黑暗的夜里,有人在痛苦惨叫,有人露出得意的奸笑。
  削成人形的木偶上刻着生辰八字,被巫女丢进了火焰中,怦然而起的火焰将它缓缓燃烧成灰烬,同时也带走了一人的生命。
  这就是所谓的咒,那巫女也是人们避之不及的黑巫女。
  悄无声息的白影捧着镜子出现,全身素白到无一点杂色的少女抬起波澜不惊的黑眸,手上的镜面如水般波动着,最终画面定格到犬夜叉一行正在烧水泡面的戈薇身上。
  “你还恨桔梗吗?她就是桔梗的转世……”捧着镜子的神无把戈薇的脸放大,那张和桔梗相似的脸让椿从内心深处窜出无尽的恨。
  怎么可能忘记这张脸!就是她,就是桔梗那个可恶的女人反弹回她的咒术还让她毁了容!
  “哼,妖怪,找我什么事?”椿压下心底的恨意转而问起神无的来意,不管怎么说,巫女和妖怪可不能共处,谁知道这只妖怪在打什么主意。
  “父亲大人希望你出手,为此,特奉上四魂之玉作为见面礼。”神无收回镜子,面无表情地拿出被结界封印的黑玉,不封印的话早就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