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BL电子书 >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

第4章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第4章

小说: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当然,我是不会感谢库洛洛那个混蛋的!
  我知道要得到就要先付出,但关键是我当初我根本没想着往蜘蛛脑发展,后来硬生生被库洛洛扭转成文职员助手,真是各种扭曲。
  哼哼,当初他被酷拉皮卡抓走后就应该多挨几下,反正被打成猪头的样子我已经记录下来了,不过很可惜,那手机连同里面的卡一起毁在最后的蚂蚁大战里了。
  嗯,光线怎么变暗了?
  发散的思绪总算恢复过来,一看才知道外面飞过一只奇大无比的鸟,好像四魂之玉也在它体内,我感觉得到。
  那老和尚和小和尚等那只怪鸟飞走才松了口气继续念经,我瞄了一眼被放在供桌上的佛珠,裂开了一条缝,大概撑不过明天。
  心里有种模糊的念头,大致有底了,翻出草纸和毛笔蘸着清水就开始画鬼画符,本来应该用朱砂或黑狗血写的,但无奈硬件奇缺啊,只能将就了。
  这个鬼画符就是要一气呵成,断笔停顿都不可以,注意力聚中,笔走龙蛇,终于画了几十张四不象后,找到感觉了。
  这次画完后,纸上的水渍并没消失,反而像渗进了纸里。
  那老和尚和小和尚不知什么时候围过来了,当下拿走了我完工的第一张符纸啧啧称赞着,然后就念叨起符纸这东西的起源和用法。
  这老和尚虽然罗嗦了一点却还是有点底,给我普及了一下符咒入门学,我就当贡献自己的耳朵学点新知识。
  这一讲就讲到晚上,期间听不懂老和尚说了什么的小和尚出去了一趟,带回难以下咽的斋饭,我决定就此告辞。
  作为打扰了他们的报酬,我把佛珠裂开的事告诉他们,然后拿起刀和弓就走了,准备找个地方试试这符咒的威力,又或者说,试试作为妖怪的我能不能使用这符咒的能力,比如说那个‘净化’。
  哪知还没走多远,新鲜的血腥味就从天上传来,同时一个黑影俯冲而下,我一看就咧嘴笑了,这不是三番四次从天上路过的怪鸟吗?
  在林间跳跃挪动了几步,终是给这速降的鸟儿让出了停机场,同时,一团血红的肉团被这怪鸟给扔到我脚下。
  其实那不是肉团,是个人,是刚刚我离开那座小庙的小和尚,只是四脚俱被野蛮扯断,大量的血喷撒出来才像个血色的肉团子。
  这个小鬼还在抽搐,神志不清,但离死也不远了。
  我抽出腰间的刀刺入他的心脏,立刻,这抽搐也停止了,也不知这小鬼到底会恨我杀了他还是感谢我让他解脱了。
  那怪鸟落下来后就没有动,我可以很肯定四魂之玉在这鸟身上,还可以从怪鸟身上感受到对我的怨念,仔细一看,那怪鸟红色的双眼略显呆滞,看起来不像是自愿过来的。
  被控制了?被谁控制的?四魂之玉吗?
  如果真的是四魂之玉,那之前感受到的怨念就是真的喽?话说我好像没对它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吧?
  不过,既然活靶子送上来了,那放过也太不应该了。
  抽出一张没试验过的净化符裹在箭尖,我拉满弓,在怪鸟竖起羽毛进攻的一瞬间放开。
  如此近的距离没可能射不中,那怪鸟扑腾着翅膀卷起旋风,说是旋风也不过是妖气形成的壁垒,如果是净化之矢的话,一点作用都没有。
  怪鸟尖啸一声,那支箭正中胸口的四魂之玉,猛然被净化之光炸成无数碎块消失。
  我的猜想果然没错,借助其他东西,比如这符咒的力量就可以使用和妖气不同的净化之力,果然,人要学会创造才行。
  黑色的四魂之玉静静躺在地上等着人去拾起,我却找了根树枝坐下,再次裹上净化符纸拉弓。
  可惜,这张符纸失败了,普通的箭矢还没触到四魂之玉就消散无影。
  再接再励,我一共画了51张符咒,成功了5张,分别是净化咒2张,雷咒1张,风咒1张和水咒一张。
  四魂之玉还真是结实,被我召来的雷击中也没碎,只是在我捡起它的时候,那一闪而过的怨念似乎更重了一些,我当成没发现。
  四魂之玉有自己的意识?别开玩笑了,这是不可能的哦,不可能!知道得太多就不好玩了。
  托这只鸟怪飞来飞去的福,最近一只妖怪都找不到,没有代步工具的我只能可怜地自己用瘴气飞着,真是太不环保了,没看到下面的花花草草都枯萎了吗?
  不过还好,有四魂之玉这个引怪雷达,不久就涌上来一群杂碎,挑了一只顺眼的,其他全都杀掉,我终算不用辛苦地自己飞了。
  我选的方向似乎不好,除了山就是树,人类的踪迹完全没看到。
  偶然路过一天然温泉时起了去泡泡的心思,但随即被前面光秃秃山头吸引了。
  火山诶,还在冒烟的活火山哦!难怪没人了,连妖都没有。
  驱使着身下不敢前进的小妖怪,在到达火山口的时候终于大发慈悲放它走了,结果这小家伙运气不够——运气够的话也不会被我抓住了——离开之前,那火山口震了一下,不知哪来的天外飞石正好把它砸个正着,摔下来后脑浆和血液崩溅得特别有美感。
  想了想这一路的经历,我恍然大悟,原来我的RP不只负到了极点,连接触过东西的RP也会跟着下降吗?
  我为那只小妖怪默哀了三秒,这其实不是我的错,怪就怪你RP本来就低吧!你看我和桔梗美女还有琥珀少年亲密接触过他们都还活得好好的。
  默哀完毕,我隔着浓浓的烟气往下望,硫磺味挺重,但什么都看不到。
  找准落脚角,想也不想就往下跳,当然不是自杀,我只是想近距离欣赏沸腾的岩浆而已,真的,听听我如此真诚的声音。
  火山的入口不算大,下面却宽阔许多,还有一个天然的熔洞,大概有个篮球场大吧。
  在岩壁上借力一跃,顺利跳到那个宽大的平台,入脚有些热,连皮粗肉厚的妖怪都可以感受到。
  这里真是个好地方,适合毁尸灭迹。
  我摸出四魂之玉,看了看岩浆又看了看它,不知道把它丢下去会发生什么事?被彻底熔化?还是引起火山喷发?或者出现什么熔岩怪?又或者在岩浆里等着有人把它捞起来?
  不过,真的有人或者妖怪能把它从岩浆中捞出来吗?还真期待啊
  觉得以后有人望着岩浆内的四魂之玉叹气的画面很有趣,我拎着这东西靠近翻腾个不停的岩浆。
  就在我马上要松手的那刹那,那黑色的四魂之玉居然发光了,然后,有很强的力量撞进我的身体,撞得我后退好几步,接着便是身体撕裂成碎片般的剧痛,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这一次昏迷不知道有多久,当我意识清醒过来后才发现自己还在火山里,身体不受控制。
  再低头一看,原来我只剩一个头了,身体变成一堆古怪的不时伸出几根触手的软嗒嗒物体,很让人有干呕的欲望。
  这个情况还不明白我就白活了几个世界,我被这小心眼的四魂之玉报复了,居然把自己全部的力量不分三七二十一就灌输进来,我都没做好准备。
  结果呢?结果就是这没融合多久的妖怪身体又解崩了,真像一摊一摊的烂肉,只差苍蝇在上面转悠了。
  既然分离出来了,我也懒得再合体,发挥我毒辣的,经过库洛洛权威认证的双眼挑出一块最顺眼的好肉融合,慢慢幻化出身体和四肢。
  但同时,那堆烂肉居然也鼓起了两团肉包,慢慢的越变越大,里面居然还有心跳声。
  就算武器不在身边,我还是能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也不管那两个肉包会变成什么怪物,干脆把注意力都聚中到化形上。
  等我确定身体正常,没多出什么眼睛鼻子嘴巴后,才看向那两个肉团,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那肉团已经长到半人高。
  接着,左面的肉团先动了,一只幼小的手从肉团里伸出来,接着像确定了什么,另一只手也伸出来,那肉团被两只手撕扯出一条又长又深的口子,有东西想钻出来。
  同时,另一个肉团也有了动静,动静却比左面的大,就像有什么猛兽在肉团内猛烈挥爪。
  两个肉团同时被毁,一大一小两个赤果美女跌倒在地和我对望,我再也忍不住忧郁望天。
  虽然送美女给我很开心,但能不能不要用这种方式让我见到熟人啊!TMD,老子,哦不,本小姐又裸了。
    
                  
 
长女和次女
   瞅着面前萝莉和御姐的组合,我真的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啊!
  由奈落的半妖之躯分裂的出来分/身也只能是半妖,但为毛她们一分裂出来就有武器啊口胡,这让现在作为奈落的我情何以堪啊!
  “你们的名字?”
  我努力让自己无视眼前的状况,裸就裸吧,反正是自家人,迟早有一天我会习惯的……掀桌,为毛要习惯这种事啊!!!
  “神无。”全身上下除了眼睛都是白色的萝莉开口,双手抱着一面镜子。
  “神乐!”长得极其艳丽的御姐妩媚一笑,赤色的眼波流转,右手却唰的打开一把折扇,凌厉地挥下来,“感谢你让我出来,我就留你个全尸好了。”
  如月牙般的风刃带着呼啸的声音而来,我微微一笑,散去了化形的能力,重新变成一团烂肉,然后趁她没回过神的时候出现在她背后。
  懒得幻化下半身了,干脆就裸着上身亲昵地搂着她的颈,紧紧贴在神乐同样赤/裸的背上,另一手死死地扣住了她大动脉的死门。
  “一醒来就弑父可不好,如果你不听话,哼哼,我就夺走你的自由,把你关在小黑屋里几百年,想试试吗?”
  想必大家都对犬夜叉里的神乐印象深刻吧?她最大的愿望是自由,剥夺自由,那简直是她无法容忍的事。
  在神乐反手击过来的瞬间,我从她背后消失,回到了原位,顺便接住傀儡送来的衣服,话说他用的时间也太久了点吧,虽然我也知道这附近荒无人烟。
  “记住了,我是奈落。”把手上一大一小两套和服扔给她们,我收回傀儡。
  神无自始至终表情面瘫未曾变过,神乐的表情倒是丰富得变个不停,真是看不出这两人居然是姐妹。
  刚想让这两美女陪我去泡温泉,反正都来了,不泡白不泡,没想到眼前一黑,有什么东西打压着我的意识往下沉。
  这种情况我是第一次经历,不过也不是不明白,先前丢弃四魂之玉的时候就已有所察觉,当下也不慌了,在意识下沉时把那个夺走身体控制权的家伙也一同拖下水。
  意识深处比我想象得还要无趣,除了刚及脚踝的浅水和无边的黑暗外,就只剩下那些杂碎妖怪本能的低吼。
  这个地方挺暗的,我也没料到自己的灵魂居然没和奈落的融合,这家伙一定在那天见势不对就躲起来了。
  我感觉得到奈落那厮在黑暗中小心窥探的视线,双手搭上腰间的双刀,没错,我在银魂时擅长的就是双刀,不过那双刀是一长一短。
  我没想到在意识中的自己居然还保留着银魂时常见的装扮,可能那次穿越对我印象太深,毕竟是第一次穿越并且穿成婴儿的世界嘛!
  奈落按兵不动,我也不急,放出杀气缓缓汲水行走着。
  一时间,这个地方安静下来,只能听到我走动时趟起水花的声音。
  在黑暗中待久了不免精神会产生疲惫,精神疲惫了身体自然会松懈,奈落等的就是这一刻。
  这个霸占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