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电子书 > BL电子书 >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

第32章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第32章

小说: 奈落之相亲相爱一家亲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没人知道奈落之所以这么清楚犬夜叉他们的每一次行动并加以破坏时,是琥珀暗中报的信,这是他回到姐姐身边的代价之一,另一个代价则是不要让姐姐对奈落拨刀。
  只是每次报信之后都石沉大海,奈落似乎并不在乎犬夜叉他们的行动,这才让他没被怀疑。
  但是,自从上次奈落假死之后,每次行动受阻已经让姐姐喜欢的法师怀疑,弥勒看他的眼光渐渐改变,偶尔一闪而过的深思让他更加沉默。
  他不想撒谎,也不想让姐姐难受,所以只有闭口不言。
  事实上,有很多次他都明里暗里示意姐姐和他一起回除妖村重新生活,姐姐总是摸着他的头同意了,但要在奈落消失之后。
  琥珀知道,姐姐无法放下被灭族的仇恨,就如他怎么也忘不掉那天手刃亲人的血色之夜。而且——琥珀看了看抱着禅杖休息的法师——就算为了这个男人,姐姐也不会轻易后退,哪怕这男人身上被奈落下的诅咒已经解除了。
  昨天,在到达白灵山休息的这晚,琥珀已经向姐姐最后确认了一次,她认为要是不埋藏掉一切的罪魁祸首奈落,就无法重振除妖师一族,也无法重新开始生活。
  了解到这点的琥珀笑了,决绝地笑。
  他以为他可以重新开始新生活,忘记一切罪孽,哪怕只有他和姐姐还有云母,只有他们三人的生活也可以是幸福的,就像他这个已死的人又奇迹般重新活过来一样。但是,他小看了姐姐那颗复仇的心,也忘不了自己的罪恶,越逼近白灵山,他就越痛苦,痛苦得让他觉得这才是活着,而不是他的那些可笑妄想。
  是的,妄想,他这种罪孽深重的人怎么可能得到幸福,更何况还是一个已经死亡的亡灵。
  他很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发生的所有事,包括血液的飞溅,姐姐的眼泪,被几十支箭穿心慢慢断气的难受感。他躺在冰冷的血液中,呼吸微弱到不可闻,看到地狱的小鬼用锁链将他一层层绑起来,慢慢拖向旁边洞开的深渊。没有人可以救他,因为连他自己都放弃了,甚至开始期待他在那漆黑无底的深渊内会不会和亲人们团聚。
  ——我亲爱的姐姐,梦该醒来了,不管是你还是我。
  琥珀笑啊笑,笑出了眼泪,不过他是真的很开心,就算会在那个世界遇到那些要将他分尸的村民们也会很高兴,终于要结束了。
  琥珀再次望向窗外,天空已经泛起了白,原来天要亮了啊!
  白灵山某间主卧内,昏迷了一晚的奈落动了动手指,然后缓缓睁开眼。
  入目是熟悉的装饰,这是我的房间,我现在正躺在昨晚行凶人的怀里,以一种比较,嗯,暧昧的姿势。
  昨晚这具半妖的身体和四魂之玉融合的痛苦就不说了,为了好受点,我的灵魂逃到了四魂之玉内,见到了和一干死不了的妖怪打得难分难舍的翠子小姐,然后开始在不断的被打扰中反省。
  做人果然不能玩过火,当初把心脏扔到赤子身体里只为了以后救他一命或者被我杀掉,其实我很想在杀掉他其实是自杀之后对他得瑟地说一句‘什么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之类的东东,然后再欣赏一下他那张粉可爱小脸的表情的,现在一切都毁了。
  自从昨晚被赤子暗算后,刚刚我醒来就试了试这具身体,发现妖力和灵力全失。这代表我不能再碰邪气伤人的斗鬼神,不能再用那些奇怪却有趣的符纸,不能召唤式神,除了身体还能像妖怪一样快速自生外,我现在就跟一个人类差不多。
  说实话,我并没什么不满的情绪,就算被赤子暗算也只是我太纵容了一点,嗯,应该是自大,果然不该小看任何一个对手。其实我不太喜欢老大这个位置,纵观全局的能力我还差一点,秘书勉强可以,不过我不喜欢太累,所以我比较欣赏躲在幕后看戏喝茶的那群人,生活成那种样子也就是赢家了。
  但是现在一切都打破了预计,想象一下现在的我,你觉得这种战斗力和人类差不多持平的我能破开赤子用龙肉做成的身体?要知道,就连桔梗那样的高手也得连续射出十几支破魔之箭才能伤到鬼蜘蛛,果然龙的防御能力太强了。
  伤不了心脏代表我还得继续待在这具身体,这没什么,主要是赤子的行动太奇怪了,就算想杀我也用不着四魂之玉吧?而且他明明知道四魂之玉控制不了我,为什么还任由四魂之玉和这半妖的身体融合?
  “我知道四魂之玉控制不了你才决定这么做的。”拥有读心术并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的赤子为我解惑,原本白白嫩嫩的小手变得修长,指尖摩挲着四魂之玉应该在的位置,“它控制不了你,却可以影响你,特别是你现在这种失去了净化力量的时候。”
  “你应该知道我想做什么,四魂之玉不是告诉你了吗?”赤子掀开没什么作用的薄被,露出下面暧昧交错的肢体,比如双腿间被强行插/入其中的另一人的腿,原本穿在身上的深色和服有一半都脱离了原本的位置。
  我承认赤子说得不错,四魂之玉的确对我存在影响,这从我以前吃了不少杀殿的豆腐来看就知道了,没有四魂之玉的话,我大概不会碰杀殿一根狗毛。
  现在,四魂之玉接收到赤子邪念并扩大其影响,身为宿主的我第一个受害,一股强烈的欲念从心底引发,老实说我真没想到赤子对我居然会是欲念。
  作为一个被扳弯并开过荤的成年人来说,这种欲念太熟悉了,那种滋味就像毒品,一旦沾染上就再也戒不掉,更何况我来这个世界之后就一直禁欲。
  身上传来湿润有力的撕咬,这刺激了我试图抵抗的理智,喉咙干涸微张,心痒痒的,恍惚地看着那雪白带着浅紫的长发晃动,露出一段看上去很可口的肌肤。
  眼神暗了暗,顺从本能,一口咬上那白嫩的肌肤。我大概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不想停下,甚至产生了为什么要停下的疑问。
  伸出自由的双手环住那比自己年轻的身体,曲起一条腿,按住那颗不老实的小脑袋,技巧性一翻身,我们之间的姿势就完全转变了。
  现在换成我支着身体在赤子身上,一条腿不上不下正好卡在对方的要害处,半跪着压住那扑腾的身体。
  别看我在猎人世界被压得厉害,我可是策划过反攻的,虽然偶尔会‘不小心’被库洛洛破坏,当然飞坦对反抗得太厉害的猎物本能会折断骨头也是原因之一。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心理原因,在银魂那一世我可是个正宗的女人,就算后来变成男人了,也没想过用那东西,这差不多就是我每次反攻失败最根本的原因。
  只是男人嘛,这种行为是本能,做过一次可能就会了。
  于是我怀着雄心壮志准备在今天给冷落了很久的兄弟开荤——如果我以后作为男人的某一世想留下后代的话——猎物就是今天送上门来的赤子。
  “你不该玩火,赤子。”
  我亲昵地撕咬着那小巧可爱的耳垂,说着只有我们两人才能听到的低语,那双无瞳孔的紫红色双眼里满是对自己身处劣势的不满,在他爆出强有力的一击之前,我的手已经游弋着掌握了他的要害。
  环着瞬间瘫软下来的身体,略过双唇(不想被咬),我在他的颈部留下一个个小巧的印记,同时手部快速活动着,盘起的双腿压制着被分开的另一双腿,在畅快无阻的手部运动中愉悦地听着那隐忍似的断断续续的闷哼。
  我也有点想要,就带着赤子的一只手覆盖上去,和另一只手保持相同的频率,然后在怀里的身体突然僵硬的时候加快了速度,一起释放。
  不给他反应的机会,我现在妖力尽失的力量没他大,一旦被他掌握了主动权,大概今天别想出门了……也许是两,咳,三天,毕竟妖怪的体力不能和人相比。
  借着手上滑湿的液体摸到了后面的隐密处,一下子就陷进去半根手指,不过赤子的挣扎也强了起来,不给他说话或是挣脱我的机会,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将怀里的赤子翻身压在地上,未完全褪下的和服反而成了禁锢他的道具——虽然经不起他一次妖力暴发,但足以耽误他一刻——趁此机会我已经伸进去两根手指了,努力寻找着可以让他战力全失的某个弱点。
  终于,在他身上那件和服完全报销后,我按到了他的弱点,他身上凛冽的妖气瞬间混乱消散,身体抽搐着软倒了。
  松了口气,继续往里面扩展,并把开始呜咽的赤子抱坐到自己身上,并抚上前面一起动工。
  待到我觉得差不多,要开始人生第一次作为攻方开动时,门外传来敲门声,白夜询问的声音惊醒了我,欲/火也退了大半。
  大脑渐渐恢复清醒,视白夜如无物,按了一下赤子濒临爆发的前面,同时用手捂住差不多呻/吟出声的嘴,在他颤抖着平静下来的时候勾起一抹嘲笑,声音低到门口的白夜听不到。
  “你的技术还不行啊,小鬼!”
  无视那双冒火的眼睛,我淡定地将赤子裹成一只茧拉开房间,门外站着一只哀怨的美人,假惺惺地抹着泪,“呜呜,你们玩也不叫我一起。”
  “滚!”我挑眉,在耐心用尽前离开,当然留下了活儿,“还有把房间里面打扫干净!”
  “当然,在完全命令之前,能不能先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身后的白夜只余下一个虚影,因为那家伙已经站到我面前了,我第一次见他靠得那么近还是男性状态,他执起我一缕长发轻嗅,“这种妖力全失的状态,新爱好?”
  “出了点意外。”我抱着人继续走,赤子已经开始挣扎了,妖怪的恢复力就是好,“大概会一直保持这种样子,如果不喜欢待在这里,你可以离开。当然,如果违反了某些规定,现在的我照样能惩罚你。”
  白夜没当回事就消失了,他一向聪明,离开和留下都没什么差别。
  找到神无小萝莉,把赤子往温泉里一丢,吩咐看住他以后,我去找雪女制造了一个冰池,然后把自己泡在里面下火。
  玩火的下场从来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自焚。
  难得天时地利的反攻计划被人和破坏了,此外,已经和四魂之玉融合的这具身体也是个大问题,影响力如此之大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果然还是应该及早毁了这东西。
    
                  
 
调和
   在泡了个透心凉后,我拖着差不多冷静下来的身体坐在浴池边擦头发,决定最近一段时间要和赤子保持距离——在我想到能毁掉我的心脏前。
  擦到一半,外面就传来闹哄哄的声音,夹杂着白夜和两只宠物的幸灾乐祸。
  我叹了口气,失去妖力连外面有哪几个小鬼都分不出来了,不止如此,居然连我灵魂穿越带着的那两把利刃也召唤不出来,真像回到了最初穿越什么都没有的时候。
  扯了一件浴衣披上,外面一溜儿没事干的闲妖围成一圈,罕见的是,雪女居然也在,往常她都是有吩咐就过来,没吩咐就一直宅在自己的区域内,很少凑热闹。
  不过雪女的事先放一边,我嘴角抽搐地望着地上被粉色羽衣缠成毛毛虫扭个不停的赤子,实在很怀疑当初把赤子分离出来时,是不是把鬼蜘蛛的脑残也分了一半给他,不然这小鬼怎么越来越幼稚,行为完全低龄化。
  “神无,你做得很好。”先表扬了自己的大女儿,乖巧可爱的小萝莉完全没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6

你可能喜欢的